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蛇龙珠最为公正而且最有深度的报告!

作为一个早早便在中国扎根,却也长期被忽视与冷落的葡萄品种————蛇龙珠(Cabernet Gernischt)值得更多的中国酒庄、行业人士和葡萄酒爱好者和消费者认识到它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这篇由世界著名葡萄酒权威Ian D’Agata大师撰写的重量级文章,或许是你读到过关于蛇龙珠最为公正而且最有深度的报告。他通过最近这些年对中国蛇龙珠种植和酿造的深入观察,从遗传学、栽培酿造、历史人文等多个角度,论证了蛇龙珠是一个专属于中国,而且值得中国人感到骄傲的品种。期待此文能给大家带来对蛇龙珠这个品种的全新认知。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图片来自李德美)

目录

1. 前言

2. 一点经验

3. 蛇龙珠:存在还是虚无?

4. 蛇龙珠是一个中国酿酒葡萄品种

5. 蛇龙珠葡萄藤

6. 蛇龙珠葡萄酒

7. 一些感想

8. 总结

附 一些代表性中国蛇龙珠品鉴


1. 前言

大多数葡萄酒爱好者都知道赤霞珠和品丽珠。但有多少人听说过蛇龙珠?我敢说没多少,这是一个遗憾。因为蛇龙珠,与马瑟兰和小满胜这三个品种一起,为中国带来了十分有趣和独特的那些葡萄酒。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蛇龙珠酿出的酒可以成为中国顶级的红葡萄酒

七年前,我非常荣幸地与杰西斯·罗宾逊(Jancis Robinson)等人一起被邀请作为演讲者参加第一届中国葡萄酒发展峰会(特别重要、著名的专门研讨中国优质葡萄酒的峰会)。翻看我的品酒笔记和评分,我发现令我吃惊的是,第一档的好酒中,有些是用马瑟兰酿造,一个当时几乎没什么人知道的品种。但更有趣的是,有两款单品种蛇龙珠,在我的得分前十之中,人们对它的了解程度甚至还低于马瑟兰。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这不由给我一个启示!在我喜欢的前十款葡萄酒中,有两款酒用了这样一个我不太熟悉的品种酿造,这本身就很有意义;再考虑到那天出现的绝大多数葡萄酒都是用西拉、赤霞珠和梅洛等品种酿造,这使得在如此拥挤的领域中探索蛇龙珠变得更有意义。

这几年来,因为尝到许多其他优秀的中国蛇龙珠葡萄酒,我对蛇龙珠有了新的感悟。更重要的是,在中国访问酒庄期间,我多次感觉到,蛇龙珠几乎成为每一站所能品尝到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酒。相比之下,我还没有喝到真正好的中国单品种梅洛葡萄酒,另外,大多数单品种赤霞珠,虽然比梅洛好得多,但从世界标准来看,并不特别有趣。

2. 一点经验

以我的经验来看,一个又一个酒庄总是用相同的葡萄品种,酿造出所能喝到最好的葡萄酒,这绝不是偶然。比如,20多年前,当开始意识到,许多意大利被遗忘的本地葡萄所酿制的葡萄酒能有多好,我立即开始宣传它们的品质,我的读者和那些认识我的人都清楚,从那时起我就没停过。

更近一点时间,当我还住在意大利时,我开始慢慢意识到,品丽珠在宝格丽和托斯卡纳海岸北部地区,能酿造出品质卓越的葡萄酒。我清楚记得,参观的每一个酒庄,除了少数例外,我总是对品丽珠印象深刻。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那段时间,这一地区的所有酒庄都以用赤霞珠和/或梅洛酿造的葡萄酒而闻名,品丽珠只发挥了一点配角作用。然而,让我感到好奇和非常有趣的是,酒庄特别引人注目的酒总是那些用于混酿的,装着品丽珠的橡木桶。

鉴于之前对意大利本土葡萄及其复兴的经验,我很容易将二者结合起来,意识到像宝格丽(Bolgheri)、蒙特斯库代奥(Montescudaio)和里帕尔贝拉(Riparbella)这样的地区特别适合酿造世界级的品丽珠葡萄酒。我开始这样写,反复写,先是在Stephen Tanzer的《国际酒窖》杂志,后来是《品醇客》,当时几乎没什么人拥护托斯卡纳海岸的品丽珠,但是,好酒很难被压制,今天,越来越多的托斯卡纳酒庄正在酿造单一品种的品丽珠酒,并获得舆论和销售的双重成功。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由于这样的生活经历,遇到蛇龙珠及其葡萄酒对我来说很有意义。我承认仅仅十年前我对这一品种还一无所知,真的一无所知,但这几年来,我已经被蛇龙珠的魅力和其极好的酿酒潜力所俘获,成为真正的崇拜者和支持者。它绝不是一种完美的酿酒葡萄(没有任何品种是完美的),正如我将在下面讨论的那样:不过过去七年里,我品尝了足够多的用蛇龙珠酿出的好酒,知道它在中国惊人的潜力。

我真的相信,如果中国的葡萄酒酒庄想进入,更不用说赢得世界一流/高品质红酒的最高舞台,那么蛇龙珠就值得下注(显然,还有马瑟兰和小满胜)。

3. 蛇龙珠:存在还是虚无?

说了这么多,我很难过地承认,我们对蛇龙珠了解仍不够多。一些知名人士甚至怀疑它的存在。直到现在,很多人总是认为蛇龙珠是一个欧洲葡萄品种,在19世纪到达中国,但它出现在中国海岸的确切时间还不清楚。那些认为蛇龙珠(Cabernet Gernischt)是被从欧洲带过来的人指出,“gernischt“这个词很可能是一个笔误,应该是gemischt(在德语中意为 “混合”),指的是张裕酒厂带入中国时,混合托运的品丽珠(Cabernet Franc)和卡曼尼(Carmenere)(可能还有其他波尔多品种)。根据这种观点,蛇龙珠从没存在过,有的只是品丽珠和卡曼尼。

另一边,一些酿酒葡萄专家和研究人员曾一度将蛇龙珠与这两种葡萄等同。对一些人来说,蛇龙珠实际上是品丽珠(Yin ’98, Song ’05),其他专家坚定认为蛇龙珠与卡曼尼是同一种葡萄(Li’08)。还有一些人,我尊敬他们可能是有太多空闲时间,甚至大胆提出,蛇龙珠是一种奇怪的赤霞珠与品丽珠,偶发的混合物。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从左至右:赤霞珠 – 蛇龙珠 – 品丽珠,图片来自九顶庄园)

因此,对于蛇龙珠,我们只能看到相斥和大量混乱的信息,这种情况又因为那些不了解情况的葡萄酒作家而变得更糟,他们引用了一些书籍信息,而这些书籍里的说法并不一定是基于同行评议专业期刊上的发表论证。专业期刊则是可接受、可信科学信息的唯一来源。

显然,很可能在一些酒庄里,葡萄园里标注的蛇龙珠,实际上不过是被错认的品丽珠或卡曼尼。葡萄酒世界充斥着这种出于善意的误认,例子不胜枚举(D’Agata,2014)。鉴于蛇龙珠的外观和生长行为既不像品丽珠也不像卡曼尼,我认为蛇龙珠很大可能是一种独特的酿酒葡萄,而且是中国的一个品种。让我解释一下原因:

4. 蛇龙珠是一个中国酿酒葡萄品种

我为什么这么说,呃,是这么写?因为,如果没有其他理由的话,目前阶段的科学遗传知识来看,当两种酿酒葡萄被说成是基因相同时,并不总意味着它们实际上是一样的。显然,如果两个个体长得不一样,就像蛇龙珠并不完全和品丽珠、赤霞珠、梅洛或卡曼尼长得一样,那么它们就不可能是基因完全相同,因为如果它们完全相同,就会像同卵双胞胎那样长得一样。

事实是,在一个特定环境中生活了几十年的葡萄藤会自发地适应那个栖息地,以便更好地生存,如果它们不这样做,它们就会在进化中处于劣势,面临灭绝危险。

葡萄藤的脱氧核糖核酸(DNA)会随着环境的刺激而发生改变,通常被称为突变,这随之导致了新植株的出现,其外观和生长行为与原来的植物不同,通常更适合生活在该特定环境中。这些新的葡萄藤被称为原始品种的生物型(biotype)。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但是当基因突变非常多,或者击中了基因组编码中非常重要的功能部分,导致诞生出与原始植物有非常明显差异的新植物类型(并带来可辨别的不同葡萄酒),研究人员表示这时,这两种葡萄藤不再是同一葡萄品种的生物型,而是新诞生的、不同的品种因此,由于所有这些原因,即使我们同意中国的蛇龙珠在某一时期确实是卡曼尼(尽管我们中的许多人根本不同意),今时今日,它至少已经是一个融合了中国风土的卡曼尼。

换句话说,中国的”卡曼尼”与法国、意大利北部和智利的卡曼尼几乎没有什么共同之处,这三个地方的自然环境与中国的也不能再不同点了!这些栖息地有不同的选择压力,随着时间推移产生了不同的变异,导致新葡萄品种的诞生。

因此,至少蛇龙珠不是卡曼尼或品丽珠,而是两者之一的中国生物型,(而且我要强调,只有在一开始突变是来自两者之一的情况下,它才可能是卡曼尼或品丽珠的生物型),是随着时间推移,对各种多样化的中国风土自主适应,而诞生。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再进一步,也可以说卡曼尼、品丽珠和蛇龙珠所各自酿出的葡萄酒是如此不同,以至于这三个品种必须被视为完全不同的品种。换句话说,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基因改进的结果是:今天的蛇龙珠,它不仅看起来,而且酿造出来的葡萄酒,也完全不同于其他地方的葡萄和葡萄酒。因此,不管它是一个生物型还是一个独特的葡萄品种,我认为蛇龙珠必须被视为一个中国特有的酿酒葡萄品种

5. 蛇龙珠葡萄藤

卡曼尼大多种植在智利,从1997到2015年,卡曼尼的种植面积从330公顷增加到1万多公顷。排名第三的是意大利,大约有1000公顷,但鉴于大多数的卡曼尼葡萄酒是那么糟糕,如果有得选,意大利人会很高兴放弃这一荣誉。如果暂时接受蛇龙珠就是卡曼尼(OIV将蛇龙珠统计成卡曼尼),那第二名就是中国。事实上,像JM Boursiquot这样受人尊敬的葡萄科学家曾表示,在他看来,中国可能拥有多达15000公顷的卡曼尼。但是,所有这些数据都必须谨慎衡量,因为它们可能包括了真正的卡曼尼,但鉴于真正的卡曼尼在中国比较少见,估计蛇龙珠至少有8000-12000公顷的种植面积也不是没有道理。

中国方面,蛇龙珠在全国各地都有种植,但在北方最为常见,特别是华东地区的山东省,另外在宁夏,河北、甘肃和新疆等省也都有种植。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图片来自读醉)

最初,它由张裕种下,至今这家酒厂遍布全国的大型酒企,仍是中国第一重要的蛇龙珠葡萄酒生产商。另一个看好蛇龙珠的酒庄是山东的九顶庄园,他们发现赤霞珠及其紧实的果穗(或至少是这一类型的赤霞珠克隆)不适合山东潮湿的季风气候。所以九顶庄园,在他们山东省青岛莱西市院上镇山口村的酒庄附近种植了蛇龙珠。其他许多庄园也种植了该品种,并主要用于混酿,并发现梅洛特别能软化蛇龙珠更有棱角的一面。

通常来说,蛇龙珠在葡萄品种学上与梅洛、卡曼尼和品丽珠相似,但在开花后,由于卡曼尼独特的扭曲雄蕊,区别这三者变得更加容易。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如果你发现自己在想,梅洛和赤霞珠等品种是如此著名,要把它们区分开来不应如此困难,那么再想想吧。多年来,我在波尔多曾与酒庄庄主一起去过无数个葡萄园,亲眼所见,甚至他们也常常难以区分赤霞珠、品丽珠和梅洛。

根据对植物的观察,蛇龙珠的特点是相对较大且松散的果穗,中等大小的圆形果粒,果皮相对较厚。蛇龙珠受制于普遍较差的坐果率,较长的植物性生长周期和非常晚的成熟期,使其品质在天气困难年份要碰运气;不过另一面,蛇龙珠是一个抵抗力非常强,甚至是质朴的品种,能很好地应对极端天气。就是,它确实需要种植在相对温暖的地区,有较长生长季节,以便为葡萄提供尽可能长的挂果时间。

与赤霞珠相比,蛇龙珠的优势是,在健康情况下,它的糖分积累更快,所以不需要像赤霞珠那样重视更温暖的微尺度、中尺度和宏观尺度气候。因此,蛇龙珠可以种植在更边缘的气候地区。要注意的是,寒冷并不是蛇龙珠不能达到最佳成熟度的唯一原因,坐果率低是另一个原因,当蛇龙珠长势过于旺盛时,也会出现无法成熟的情况,25吨/公顷的产量显然是不合理的,葡萄酒往往有较强植物气息,但在更合理的10吨/公顷时,草本气息就没那么明显。换句话说,找到合适的土壤类型和气候区域种植蛇龙珠很重要,但更要确保低产量。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有鉴于此,选择正确的砧木以限制该品种的天然高活力很重要:3309和101-14是很好的砧木选择。在中国实际上,这往往是一个对牛弹琴的问题,大多数蛇龙珠并不嫁接,特别是在宁夏,但不嫁接的蛇龙珠几乎无一例外地展现出太多活力,所酿出的葡萄酒往往偏重草本性香味。相比之下,合适的砧木可以使葡萄生长得更慢,因此挂果时间更长,葡萄成熟度更高,味道更成熟,单宁更柔顺。结果是,得到一款更精致的葡萄酒。

病害方面,蛇龙珠对根瘤蚜虫很敏感,但是嫁接成功率一般。果穗较为松散,对恶劣天气和腐烂相关病害的抵抗力较强,尤其对白粉病的抵抗力,使其比赤霞珠等其他品种更适合中国许多地区的风土,尤其是山东这样雨热同期的潮湿风土,唯一需要留意的是,雨水过多会使蛇龙珠这样本已很有活力的品种变得更有活力。

如果说中国蛇龙珠有什么挑战,那就是许多葡萄藤都受到卷叶病的影响。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图片来自李德美)

中国的蛇龙珠葡萄藤受病毒影响的确切程度尚有争议,估计范围从25%到100%不等。酿酒顾问、中国备受尊敬的葡萄栽培和酿酒专家之一,李德美(十年前我在《品醇客》杂志担任特约编辑时有幸认识了他,并一起在那里做评委)告诉我,根据他的估计,中国可能有33-40%的蛇龙珠葡萄藤或多或少受到病毒影响,尽管他周到而正确地提醒,他还没有访问过中国所有的蛇龙珠葡萄园。

这不是一个小问题:除了患病的葡萄藤生长更慢、不太强壮之外,卷叶病毒的存在还导致葡萄成熟中期糖分积累受阻(因为叶片变红导致光合作用减少)。因此,正常情况下,蛇龙珠的糖分积累比赤霞珠快得多,但当前者患病时,它就失去这一优势,这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图片来自李德美)

李德美同时指出,关于这种病毒更糟糕的是,许多农民现在认为:不能积累超过一定水平的糖分是蛇龙珠的特点。而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

不管怎样,像山东这样拥有大量老藤的地方有更严重的卷叶病现象,这种情况导致农民不得不做出非常困难的栽培决定,是要拔掉那些一直以来都能酿出更好酒的患病老藤,然后重新种植,还是静观其变?

是大规模田间选择健康老藤,用热水处理法或分生组织培养法来培育新苗,然后用它们重建葡萄园?但是,这种侵入性治疗是否会影响新的、健康葡萄藤的生长习性,和之后葡萄酒的质量?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这些都是全世界的农民和酿酒师每天面临的问题。就如在意大利,托斯卡纳的农民不得不时刻惦记如何处理他们的桑娇维塞T-19克隆品种,这种品种有病毒,种植不合法规,但几乎总是能酿出特别好的葡萄酒(所以人们当然会继续种植它)。在皮埃蒙特,每一个配得上vignaiolo这个称号的酿酒人都会告诉你,经过处理的米切特·内比奥罗(Michet Nebbiolo)生物型(并非克隆),远不如未经处理的、带病的内比奥罗·米切特(Nebbiolo Michet)好,所以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全世界,至少在这方面都一样。

6. 蛇龙珠葡萄酒

显然,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土面积世界第三的大国,存在着无数不同的风土环境;也因此,基于不同风土有不同风格的蛇龙珠,从较热地区更饱满、更圆润,带有黑胡椒味的深色水果风格,到较冷地区的芳香、单宁柔和,酸度有辨识度的葡萄酒。当然温暖地区也存在用过低产量,和太成熟的葡萄酿出可能略带果酱味酒的情况。

只要有点经验,蛇龙珠酒的香气和味道特征就相当容易辨认。作为一个晚熟品种,显然,无论在哪里种植,蛇龙珠需要达到最佳的生理成熟度,否则酿出的葡萄酒会显出一些青草味,或绿色植物感,所以将其种植在合适的风土条件下是尤其重要的,必须有充足的阳光。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如果种植在合适的地方,用蛇龙珠酿出的葡萄酒具有中等宝石红色,卡曼尼葡萄酒那强烈的紫色在中国蛇龙珠酒中不太常见,也许是许多葡萄藤受到病毒影响的结果,强烈的黑加仑、红莓、草莓、红樱桃、紫罗兰、雪松、玫瑰、覆盆子以及黑胡椒和白胡椒的异国情调香味,加上引人注目的芳香草药,有时甚至有蘑菇香气的存在。

正是这种香气,是用赤霞珠和梅洛酿制的葡萄酒中完全没有的,在喝蛇龙珠时,会常常让人想起品丽珠。相比之下,少数蛇龙珠酒中,微妙的李子和胡椒风味占主导地位,与卡曼尼又有了更多共同之处大多数情况下,梅洛葡萄酒中相当常见的咖啡和可可味道,在蛇龙珠中是没有的。从广义上讲,蛇龙珠比赤霞珠更优雅一点、有中等酒体结构,比梅洛和卡曼尼少一些肉质和巧克力味;此外,蛇龙珠也没有卡曼尼经常出现的强烈草本气息。

看完这些,你就不会惊讶,我说中国大多数好的蛇龙珠酒与品丽珠更相似,而不是卡曼尼。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不管怎么样,仍有一些酒庄没有因为卷叶病而拔除蛇龙珠,并发现在良好的管理下,葡萄藤和葡萄酒表现良好,而且消费者也喜欢产品。正因这样,葡萄园里仍有蛇龙珠的酒庄,正在酿造越来越多的单品种蛇龙珠葡萄酒,尽管目前它仍旧经常与赤霞珠、梅洛和/或品丽珠混酿。

我个人已经被许多中国单品种蛇龙珠葡萄酒的品质所迷住。其中特别好的那些有非常值得一喝的纯净度、香气和轻盈质感。

7. 一些感想

蛇龙珠绝不是一个完美的酿酒葡萄品种,但世上也没有一个绝对完美的品种,所有酿酒葡萄某种程度上,都有其优点和缺点。

赤霞珠是全球种植面积最广的酿酒葡萄,世上特别好的一些酒来自它,但毫无疑问,世上特别差的一些酒也是用它酿造。蛇龙珠不仅要与品种本身的短处作斗争,还要与周围人的弱点作斗争。在中国,或公平点讲,不仅是在中国,许多人认为赤霞珠是目之所及第一重要、也第一优质的红葡萄品种。好吧,也许波尔多左岸和纳帕,有两块毫无疑问对赤霞珠十分美妙的风土,但在中国的许多地区并非如此,这些地方很难找到真正伟大的赤霞珠葡萄酒,意大利、欧洲其他地区、南美、新西兰和其他许多地方也是如此,这些地方的赤霞珠可以喝,但很难令人留下印象。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顺理成章的是,许多以种植酿酒葡萄为生的中国农民,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收益最高的品种上,鉴于赤霞珠的声誉,它得到了其他品种得不到的所有温柔照顾。经常,有些人在秋天匆忙地先采摘蛇龙珠,而这时蛇龙珠还没达到完全的生理成熟,这样他们就可以集中精力在赤霞珠上,因为赤霞珠的价格更高,并由此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在这方面,许多酒庄老板也有责任,首先是定价上暗示种植者应更重视赤霞珠,因为赤霞珠酿出的酒几乎总是被选作酒庄的旗舰(也是单价昂贵的)单品种酒,或主要混酿成分。但这种千篇一律或复制粘贴的心态并没有考虑到现实情况,或眼前酒的自证,毕竟更多时候,在品鉴中真正突出的是中国蛇龙珠,而不是赤霞珠。

酿酒顾问也要承担部分责任,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怀有与赤霞珠、梅洛和霞多丽等品种打交道的经验,所以也总是推动酒庄种植酿造这些品种,而放弃那些“小众”品种,或者是,那些他们不熟悉的品种。这也可以理解,因为顾问收费是为了带来结果,不论以奖项、知名度和更高的销售额这些形式,所以很难责怪顾问们想要使用他们熟悉、感觉很舒服的那些品种。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作为人之常情,已经发生的只能尊重和接受。但现状仍然令人遗憾,因为赤霞珠等少数品种已经遍布全球各地,有些甚至在不太理想的地方,以中国为例的话,就是非常潮湿的山东省,虽然我想果穗松散的克隆在那里可能会比紧实的克隆效果好,但仍然。。。

在意大利,本地品种被连根拔起,用来种植一度非常流行的波尔多品种,但现在已经没人愿意购买这些葡萄酒;更糟糕的是,为种植这些葡萄浪费的多年时间,本可以用来研究当地优质的本地品种,但没人知道它们的情况,而今本地品种却开始大放光彩。

在加拿大的尼亚加拉地区,因为无法在寒冷的冬天生存,梅洛不得不被连根拔起,而赤霞珠现在越来越多地被风干,同样是因为那里太冷,生长期太短,没有用来酿造世界级葡萄酒的希望。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世界上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各地的酒庄老板希望或被告知,要使用霞多丽、赤霞珠、歌海娜、西拉、梅洛和其他普遍种植的品种,这不仅没有认识到,并破坏了其他原生品种可用的特定风土,在中国就是蛇龙珠。如果中国的赤霞珠,和消费者能买到的,世界其他地方的赤霞珠如此相似,我相信你会同意我的意见:这不是一个长期来看能达到成功的秘诀。

8. 总结

中国的蛇龙珠葡萄酒,拥有世上其他任何品种葡萄酒所没有的香气和味道,而赤霞珠和梅洛,放眼全球则并不稀罕。这并不是说赤霞珠和梅洛不好,当然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一些葡萄酒就是用它们酿的,但如果说中国的农民和酒庄老板要重视一些重要的经验教训,那就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中国赤霞珠和梅洛葡萄酒放到全球横向对比,确实没有太多不同之处。

就梅洛而言,我确实还没尝到任何一款世界级水平的中国梅洛葡萄酒。不过另一方面,中国有一些潜在、非常好的品丽珠葡萄酒,我将在赏源发表的《世界品丽珠葡萄酒》第二部分中讨论它们。最后也最重要的是,我显然不是唯一一个高度评价蛇龙珠的人,尽管有一些困难和挑战,但它已经在中国的葡萄酒行业中占据一席之地,5月25日——“蛇龙珠日”,这是中国首次为某个葡萄品种设立节日。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总之,无论是从遗传、葡萄栽培、葡萄酒酿造、社会、人口还是历史角度来看,蛇龙珠都是一个独特的酿酒葡萄品种,一个全国人民都可以认同并为之自豪的中国葡萄品种。正如我们在这篇简论中所能看到,蛇龙珠在许多方面是一种真正能给你、给我,给其他人,带来很多思考的品种和葡萄酒。

附 一些代表性中国蛇龙珠品鉴

张裕2019解百纳蛇龙珠    90

非常漂亮的明亮宝石红色。非常干净,有明显的草莓、香油、草药和一丝墨西哥辣椒香味。入口风味也非常干净,风味种类精确、成熟的草莓味主导香草和蜜饯紫罗兰的存在。顺滑而多汁,余味悠长活泼。这款酒非常巧妙地使用了残糖,但几乎尝不出来,轻微的甜味实际上增添了受欢迎的圆润元素。这款酒的葡萄来自树龄超过10年的山东葡萄藤,在法国和美国橡木桶中混合陈酿。一款可爱的酒,当人们尝试后,会喜欢上它。饮用时间:现在-2025年。

九顶庄园2019蛇龙珠青岛精选   92+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中等深宝石红色;与九顶庄园2016年和2018年的大部分蛇龙珠相比,色调明显更深,这种色深是19年干旱的结果,导致葡萄更小,果皮更厚。强烈、迷人的花香和辛香,补充了非常纯粹的黑色和蓝色水果香气。入口也是类似的味道,更有丝丝黑醋栗、薄荷、肉桂和紫罗兰风味,增加了复杂性。收尾活泼而柔和;尽管它是如此之好,现在就可以享用,但我认为如果在一个条件良好的酒窖中再存放一年左右,这款酒会更进一步,增添其酒体和复杂性。毫不奇怪,考虑到年份特点,这款迷人的葡萄酒浸渍时间更长,25天,而不是通常的22天,温度也更高,25摄氏度,而不是通常的22摄氏度,并在使用过一年和两年的225升桶中陈酿12个月,因此,没有任何新橡木桶影响。这些年轻的葡萄藤种植于2012年,尽管它们还非常年轻,却经受住了2019年几乎是干旱的气候,这说明了蛇龙珠的抵抗力有多强。饮用窗口:2025-2032。

九顶庄园2018蛇龙珠青岛精选   90+

中等红色,带有淡淡边缘。与2016年相比,有更深更黑的水果香气,还相对封闭,只有微弱的丝丝墨西哥辣椒和碎石感随醒酒出现。入口也略显沉默,有细微的树丛和红黑樱桃味道,但还是暗示了会有相当的层次感。有肉质感,余味悠长,虽然目前还不太复杂,但却拥有隐秘的甜味和酒体;我喜欢后端的一丝草药胡椒味,这非常符合蛇龙珠的特点。在使用过1年和2年的225升旧桶中陈酿10个月(没有新橡木桶),如果它发展出更多的多面性,那么我目前的分数就会显得太低,它将值得得到92分,因此我的分数上有加号,但我不太相信它能像我希望的那样充分发展。这仍然是一款非常令人兴奋的葡萄酒,暗示着蛇龙珠在山东这一地区的巨大潜力,因为虽然葡萄藤很年轻(2012年才种植),但葡萄酒已经很出色了。饮用期:2025-2030。

九顶庄园2016蛇龙珠青岛精选   93+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中等红色带有淡淡的边缘色调。芬芳的草莓和橘子皮香气,以及大量花香,使其成为对紫罗兰和其他芳香花朵的颂歌。锐利、多汁但不尖锐,这款酒有鲜活的红色水果和草药味道,在上佳单宁和活跃酸度的支持下表现很好。收尾悠长有咸感,不断涌现花香味道。没有大片的单宁,但非常平衡和柔和,鉴于葡萄藤年轻(2012年种植),这是一款杰出的酒,主要在使用过1年和2年的225升旧橡木桶中陈酿10个月(没有新橡木)。这是九顶酒庄有史以来酿造的第一个蛇龙珠葡萄酒年份,可以清楚感知,2016年是一个杰出、令人难忘的年份,但即便如此,我想说,酒庄的酒才是真正的赢家。令人印象非常深刻,做得非常好,真的。我在两个不同的场合品尝过2016年份的酒,第二次在外面和第一次在酒庄里直接品尝时一样好。现在喝很好,但在一个环境良好的酒窖里会有更好的陈年效果。饮用时间:现在-2030年。

诗裕酒庄2018 宁夏蛇龙珠     91

红宝石色。草莓在香气和味道方面占主导地位,另有复杂的墨西哥辣椒、黑橄榄、碎石、黑醋栗和紫罗兰等元素增添风采。只是在悠长收尾的末端有点尖酸,暗示酒有可能加过酸,强烈的单宁支架(使用的橡木板)仍然需要几年时间才能被完全融合,但这款美味的葡萄酒还是非常平衡和顺滑。这款酒令人印象深刻,是我近期宁夏访问酒庄时最大的惊喜,这款漂亮的酒说明了该酒庄在该品种上,具备真正的未来潜力。80%赤霞珠和20%蛇龙珠混酿,这是酒庄酿造的第一个年份的蛇龙珠葡萄酒,不得不购买葡萄,但未来年份他们将使用自己庄园种植的葡萄来酿造。毫无疑问,这是一款迷人的葡萄酒,它很好地展示了在中国,由有心人用相对较老的葡萄藤酿制的蛇龙珠可能达到的高度。不幸的是,在这一年份,酒庄不得不比计划早一周采摘蛇龙珠,因为种植者想集中精力采摘他们的赤霞珠(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虽然可以理解,因为后者的价格更高),我从酒庄酿酒师那里得知,他相信蛇龙珠在酒庄的潜力,并正在推动对该品种的重视。我真的期待尝试这款非常有前途的葡萄酒的许多新年份。饮用时间:现在-2026年。

西鸽酒庄2018 宁夏玉鸽蛇龙珠    93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良好饱满的宝石红色。非常漂亮的红樱桃、草莓果冻、甜香料和鲜花香气,还有甜美的香草和红糖味道。收尾非常长,柔顺,单宁丝滑,口感明亮丰满。出色的酸-糖-单宁平衡。饮用窗口:2023-2029。

西鸽酒庄2017 宁夏玉鸽蛇龙珠    92

明亮的红色。清脆的红色水果、香草、紫罗兰、碾磨黑胡椒和樱桃派的诱人香气。入口干净、非常顺滑,酒体适中,口感轻盈,充满了甜美、成熟的红樱桃、草莓奶油、黑醋栗、甜香料、椰子和更多香草的味道。味道非常鲜美,简直可爱的易饮、近人余味。这款酒的另一个特点是对残糖的充分利用,使之成为一款无法抗拒的酒。这款酒的第一个年份用了30%的美国橡木桶陈酿,有助于解释其所带的椰子味,但从2018年开始,这个比例已经降低到20%。这款酒的秘密之一是,他们没有在9月中旬就采摘蛇龙珠,以便之后集中精力采摘赤霞珠,而是将采收时间推迟到10月中旬,这带来了可见的巨大差异。令人鼓舞的是,酒庄告诉我,他们计划在2019年份的酒中推出一款高端蛇龙珠,于2023年上市销售,这对所有像我一样,相信这一品种在中国风土下蕴藏巨大潜力的人来说,是个好消息。饮用窗口:现在-2027年。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作者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Ian D’ Agata

伊安·达加塔

世界著名酒评家

赏源葡萄酒评论主编

赏源风土学院院长

知味葡萄酒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Ian D’Agata),世界著名酒评家,赏源葡萄酒评论和知味葡萄酒首席科学家,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与帕克,JR等评论家并列,Ian曾被欧洲权威金羽毛奖Plume d’Or评委会评为世界八大醉有影响力的葡萄酒评论家之一,曾担任世界著名葡萄酒评论Vinous和Tanzer的高级编辑,Decanter特约编辑,负责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和德国等重要葡萄酒产区的评分和评论工作,他曾在纽约大学食品科学硕士专业教授葡萄酒和食品课程十年、在新墨西哥大学担任酿酒学研究教授三年,曾任罗马国际葡萄酒学院院长,该学院由Steven Spurrier担任主席。Ian参与合著Hugh Johnson主编的《Pocket wine book》一书,是世界畅销的葡萄酒书籍,另外著有《意大利葡萄酒风土》和《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等专著,被誉为是意大利葡萄酒的圣经,后者获得了2015年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醉佳书籍奖,并且也是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出的醉佳葡萄酒书籍之一。Ian是罗马大学医学生物学博士(Top1),曾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和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做博士后研究,主攻分子细胞生物学前沿课题。

这个足以让中国人骄傲的葡萄品种,终于有人重视了!

伊安·达加塔

赏源葡萄酒评论 Terroir Sense Wine Review主编

赏源风土研究院Terroir Sense Academy院长

国际风土协会副主席

知味 TasteSpirit 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在葡萄酒品评、葡萄酒科研写作和葡萄酒教育等方面,都取得了杰出的成果,在葡萄酒行业和葡萄酒爱好者中,享有世界性声望。作为享誉国际的葡萄酒作家,他最近的两本著作《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风土》被公认为意大利葡萄酒领域的权威著作;前者荣获2015年Louis Roederer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最佳书籍奖”,他是唯一获此殊荣的意大利葡萄酒作家,并入选《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的“年度葡萄酒书籍”榜单;后者被《纽约时报》和美国的Food & Wine杂志提名为年度最佳葡萄酒书籍。
他曾任Stephen Tanzer的葡萄酒评论International Wine Cellar评论作者团队成员,英国葡萄酒杂志Decanter的特约编辑,Vinous的高级编辑,和多家葡萄酒杂志以及网站的特约作者。他还与他的学生Michele Longo一起合著了由Hugh Johnson主编的《葡萄酒袖珍书》最新版的意大利章节————此书是世界上销量最高的葡萄酒指南,目前出版了43个版本,累计销量1200万册。

为了表彰他在葡萄酒推广和研究方面的贡献,2015年他入选为意大利著名的学术学会Accademia della Vite e del Vino的正式成员,这是意大利历史最悠久的集合葡萄酒领域集大学教授和科学院院士的学会。
多年来,他获得了葡萄酒领域的诸多奖项和荣誉,包括意大利Collio产区Dolegna城的“金页奖”,意大利名庄联盟授予的"最佳葡萄酒作家奖",2016年荣获”金羽毛奖”由法国葡萄酒生产商、酿酒师和明星厨师选为世界8大葡萄酒作家之一,2017年,他被授予加拿大Cuvée杰出葡萄酒写作和推广奖,以此表彰他对加拿大优质葡萄酒在国际上的支持和推广所做出的贡献。
伊安·达加塔精通英语、意大利语和法语,同时是一名拥有医学博士学位的研究者和科学家,他曾在罗马大学、哈佛大学等著名院校接受过多方面的严格医学训练。因为成绩优异,他成为第一位被哈佛医学院儿科系肠胃专业录取的意大利籍博士后,在细胞分子生物学领域进行了多年的深入研究,之后多年担任专业医生和加州大学UCSF医院儿科执行副主任。
他还是葡萄酒教育领域的权威专家,曾担任美国新墨西哥大学的酿酒学研究教授、纽约大学的食品科学硕士项目讲师,以及多家意大利大学和技术学校的葡萄酒管理与营销课程讲师。他还担任多家葡萄酒学校的创始人、科学总监和指导顾问,包括罗马国际葡萄酒学院、Vinitaly国际葡萄酒学院和巴罗洛的意大利国际本土中心葡萄酒和食品研究机构。所受的专业科学训练,让他的研究兴趣集中在本土酿酒葡萄品种和风土表达领域;他是这些被遗忘的意大利古老本土酿酒葡萄品种的复兴和风土文化传播最积极的推动者之一。

作者的全部文章
添加评论

伊安·达加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