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奢侈品大牌竟也酿酒,他们的葡萄酒怎么样?

买不起法拉利,还喝不起法拉利的酒吗?

在乡间拥有一块不小的田产,外带舒适的别墅,生活日用自给自足,并出品优质的橄榄油和葡萄酒馈赠亲友权贵并外销 — 从古罗马时代起,这就是意大利富贵之家的理想,见诸于大加图和普林尼的经典著作。由此不难理解,当代意大利的奢侈品与时尚巨头,在功成名就之余,为什么会涉足葡萄酒。

今天首发出场的,是我很喜爱的的宇宙第一拖拉机品牌兰博基尼(Lamborghini)。拖拉在意大利也是门艺术,一看意大利国家队在世界杯上比分领先后的表现便知。老兰博基尼(Ferruccio)1948年创建拖拉机厂,1963年成立汽车厂,1968年在翁布里亚大区(Umbria)购置了100公顷的庄园,连高尔夫球场带葡萄园,出品的酒颇受赞誉,价格也算亲民。

Campoleone Umbria IGT

Campoleone Umbria IGT

如今老兰博基尼的酒庄都由其女儿帕里奇亚(Patrizia Lamborghini)打理,佳作颇多,丝毫无须借助兰博基尼的名气。特别是旗舰款Campoleone Umbria IGT,以50%的梅洛和50%的桑娇维赛(Sangiovese)调配,产量稀少,品质绝佳。而儿子托尼诺·兰博基尼(Tonino Lamborghini)做法完全相反,将兰博基尼的品牌形象效果最大化,凭着出色的商业头脑,以超级跑车的速度,创建了自己的时尚帝国。他从意大利全国OEM了各色好酒,贴上红色牛头,以视觉冲击力一流的包装,行销全世界。托尼诺·兰博基尼精品酒店算是苏州金鸡湖畔的地标之一,这应该是国内他们家葡萄酒最全的地方。

要讲视觉冲击力,时装大牌罗伯特·卡沃利(Roberto Cavalli)的酒也绝对不遑多让。他们的酒刚推出时,以豹纹包装席卷全球,当真是眼球经济的弄潮儿。无论正牌、副牌、珍藏款,都是超级托斯卡纳,以波尔多品种为主,还加入了一小部分Alicante。质量不俗,没有隳了大牌的威名。顺便说一句,南非著名产区斯坦丁布什(Stellenbosch)有个卡沃利庄园(Cavalli Estate),原本是有名的马场,如今出产的葡萄酒标上是一匹矫健的金马,但估计和意大利的奢侈品牌关系不大。

Roberto Cavalli最初发布的豹纹礼盒

并非所有的大牌都愿意容忍和自己同名的存在,范思哲(Versace)就是一个例子。他们曾表示要对远在澳大利亚的酒庄多米尼克·范思哲(Dominic Versace)采取法律行动,因为多米尼克先生声称自己是范思哲创始人Gianni的远房侄子。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远亲不如近邻,结果他们把自己的Logo授权给了西西里的酒庄费碧酒庄(Feudi del Pisciotto)。这款酒我喝过多个年份,甜美得有点妖,与范思哲的品牌形象确实有几分相通。

费碧酒庄(Feudi del Pisciotto)酒庄来头不小,和托斯卡纳名庄Castellare系出同门,由西施佳雅的酿酒师Giacomo Tachis担任顾问。酒庄中甚至还有一幢完好无损的古罗马乡间别墅。酒庄请意大利的9位时尚名家设计酒标,出售酒品的部分收入捐赠给西西里岛的文物保护事业。除范思哲外,还有奇安弗兰科·费雷(Gianfranco Ferré)、华伦天奴(Valentino)等大牌。不过我想推荐的是Carolina Marengo设计酒标的弗莱帕托(Frappato)。弗莱帕托是西西里南部的本地葡萄品种,花香诱人,但单宁不足,经常和黑达沃拉混酿成为西西里岛唯一的DOCG胜利樱桃红(Cerasuolo di Vittoria)。这款酒是我喝过印象最深的纯弗莱帕托,能保留纯粹的花果之香,但又有橡木桶陈年带来的结构和深度。2007年的酒2017年喝,依然愉悦,刷新了我对这个葡萄品种的认识。

费碧酒庄(Feudi del Pisciotto)的奢侈品合集,左二就是Carolina Marengo设计的弗莱帕托(Frappato),左三就是范思哲的黑达沃拉

奢侈大牌菲拉格慕(Ferragamo)在托斯卡纳也拥有自己的家族酒庄博洛庄园(Il Borro),源自中世纪的建筑相当华美,并提供低调奢华的住宿和用餐;这里也是著名的婚礼地点,比如香港女星莫文蔚就在这里结婚。酒庄强调,葡萄酒是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和奢侈品牌是两码事儿,酒标也颇为复古,并没有Ferragamo的既视感。

博洛庄园

博洛庄园

酒庄的葡萄园里,桑娇维赛和国际品种并存。2015年,酒庄通过有机认证,在酿酒风格上追求优雅和适饮性(drinkability)。其旗舰款il Borro,采用20-25年藤龄的葡萄藤,50%梅洛、35%赤霞珠和15%西拉,进全新法桶18个月,复杂而愉悦,2015年获得James Suckling 96分,Wine Advocate 96+。采收4年之后的今天,开瓶即饮,显得颇为柔顺优雅,橡木桶已然相当整合,但在杯中时间长了,酒体和力量感逐渐凸现,回味亦长,确实是即易饮又能陈年的酒。

Anna Fendi是另一家大牌Fendi的共同创始人兼设计师,也是第一位获得意大利最高荣誉大十字骑士勋章的女性。LVMH收购Fendi后,她于2013年开创了自己的命名品牌AFV — Anna Fendi Winebar。旗下的葡萄酒与各产区的精品酒庄合作,由酒庄装瓶,AFV贴标。担纲酒标设计的,自然是她多年的事业合作伙伴,老佛爷Karl Lagerfeld。目前酒品系列超过20款,从巴罗洛、Chianti Classico到Falanghina、Vermentino,覆盖了意大利从南到北的多个产区。

珠宝名家宝格丽(Bvlgari)在托斯卡纳也有自己的明珠:Podernuovo a Palazzone酒庄。2004年,他们在托斯卡纳和拉齐奥、翁布里亚大区的交界处,发掘出一片废弃多年的葡萄园,用老藤酿出高质量的酒。我强力推荐Therra,一款Montepulciano,桑娇维赛(Sangiovese),赤霞珠和梅洛的混酿。前两种红葡萄分别是意大利种植面积的亚军和冠军,后两种则是最普遍的国际品种,这款入门级混酿可谓“最民族也是最世界的”。风格偏新派,开瓶即可饮用,但持久力也不弱,芬芳、饱满 、平衡。

Poder-Nuovo a Palazzone,图片来源:mmdusa

Poder-Nuovo a Palazzone,图片来源:mmdusa

最后要谈谈意大利的第一品牌法拉利(Ferrari S.p.A. ,第一之说来自Interbrand统计)。法拉利的创始人恩佐Enzo来自Emilia-Romagna大区,对本乡本土的起泡酒兰慕斯(Lambrusco)情有独钟。兰慕斯由于产量巨大,质量良莠不齐,在意大利的其他地区风评一般,被认为是lunch wine(意大利人午餐吃得比较随意,配酒也是随便喝喝。)但好的兰慕斯是可以让人惊艳的。采用出名难种的Sorbara红葡萄,可以获得细密的气泡和紫罗兰的芬芳,这正是恩佐所喜欢的。他还偏爱略浅的颜色,曾专门请本地酒厂混酿一些白葡萄,好酿出桃红色的起泡酒,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亲友员工。如今法拉利品牌的酒,也延续了创始人的挚爱。

法拉利Lambrusco,图片来源:JOSE LASHERAS

法拉利Lambrusco,图片来源:JOSE LASHERAS

不过,在意大利的起泡酒领域,还有一位同名的重量级选手,这就是来自特伦托(Trentino-Alto Adige)的气泡酒名家“法拉利”(Ferrari),虽然名字一字不差,但却和上文的顶级跑车毫无瓜葛。千万别觉得这款酒是在傍大款,因为创立于1902年的这家“法拉利”本身就是意大利葡萄酒的一块金字招牌。这家阿尔卑斯山脚下的酒庄在1971年,革命性地采用同香槟产区的传统酿制方法,以100%霞多丽酿造的精品气泡酒系列。当时被视为大逆不道的变革,如今已然成为行销全球的顶级气泡酒品牌。

Ferrari Perlé Metodo Classico

Ferrari Perlé Metodo Classico

综上,意大利不愧是葡萄酒的国度。时尚大牌与酒发生连接也有不同的玩法儿:如Versace、Valentino把品牌授权给优质的酒庄;或者像Anna Fendi那样精心选酒,扩充自身品牌;或者如Ferragamo,把时尚帝国和家族葡萄酒产业做刻意的切割,但其间丝丝缕缕的联系依然不失为茶余酒后的谈资。

文 | 夏昊
编辑 | Dolcetta
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