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疫情又碰到霜冻,法国酒农们真太难了

三月底四月初的降温,让法国许多产区都遭受了霜冻的威胁。而欧洲现在正处于疫情高速攀升的阶段,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酒农们在抗击疫情的同时,还得抗击霜冻,真的是太难了。

2020开年的这场疫情,已经足够沉重,严重受阻的经济和市场已让人难以喘息。这时候的霜冻,对于酒农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酒农们不得不冒着疫情的风险,采取一系列防护措施,以防新生的萌芽被霜冻毁之一旦。

法国南部Moussac地区

不过,在法国南部的Gard省就没那么幸运了,近80%的地区都受到了霜冻侵袭。对于一些在疫情影响下现金流受阻的小酒庄来说,抗击霜冻的物品甚至是一笔无法负担的开销。

327日,波尔多部分地区的地表温度下降到 -1℃ -2.5℃,部分酒庄在葡萄园里点燃了蜡烛。

圣爱美隆(Saint-Emilion)的Château Croix de Labrie酒庄在葡萄园中点燃了蜡烛

41日至2日夜间,勃艮第多个地区的葡萄种植者采取了措施。

夏布利(Chablis)的一些产区采用洒水的方式:

夏布利一级田 Fourchaume对葡萄进行洒水保护 来源:Domaine Daniel Seguinot et Filles的Instagram

尤其在MeursaultPuligny-MontrachetBeauneLadoixAlox-Corton产区,大部分酒农都在葡萄园里点燃了防霜冻蜡烛。

看着这一只只点燃的蜡烛在田间闪烁,仿佛是在缅怀在这场疫情中的逝者。这些星星点点的希望之光照亮了黑夜,也点燃了大家心中的希望。面对眼前的灾难和不幸,大家不能放弃,春暖花开的日子一定会到来。

好在到目前为止,大部分地区尚无重大损失。春季霜冻一直以来都是葡萄园最主要的天灾之一,突如其来的降温能毁掉酒农一年的收成。为什么霜冻这么可怕?面对霜冻,酒农们又该如何应对呢?

什么是霜冻

霜冻多发生在早春季节,危险期从3月底持续到5月中旬。随着春天的到来,气温上升,万物复苏,葡萄也开始萌芽、展叶。但突然的降温,尤其当地表温度降到0℃以下,会导致新生的嫩芽发生冻害,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减产。

霜冻有什么危害

4-5月间的葡萄刚刚发芽,幼嫩的新芽非常脆弱,尤其当有足够湿度的时候,-2℃就足以摧毁葡萄新芽。而即使在湿度较低的地方,-5℃的低温对新芽也是致命的。

霜冻冻伤后的新生葡萄枝叶会变黄、卷曲

其实,发生霜冻后,最致命的一击来自翌日的阳光。第二天的阳光使得气温升高,葡萄芽细胞间的冰晶迅速融化成水,这些水分在尚未被细胞逐渐吸收前就大量蒸发,导致植株枯萎,甚至引起死亡。因此,霜冻强度越大,降温后天气越晴朗,气温回升越急剧,则对植株危害越大。

尽管春季霜冻不会让葡萄植株死亡,但它会催毁当年要结果的幼芽,更严重的情况则会影响到第二年的结果,严重影响未来两年葡萄园的收成,对于酒农来说是难以承担的灾难。

如何应对霜冻

霜冻通常都发生在温度最低的凌晨时段,为了保护一年的收成,酒农们需要彻夜保持警惕,随时做好准备采取措施。目前,用来应对霜冻的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1 燃烧器

通过燃烧产生足够的热量,让流动的暖气赶走冷空气,从而阻止结霜的形成。

当葡萄开始发芽之时,酒农们就需要时刻关注降温的消息。当收到可能有霜冻的预报,酒农们会提前做好准备,一旦发现葡萄园的地表温度降到0℃以下。就会点燃放置在葡萄园的燃烧器,最常用的方法是在葡萄园中点蜡烛或者燃烧麦秆,也可以使用火盆煤油灯等燃烧器。

Puligny-Montrachet村点起了蜡烛  来源:勃艮第著名酒商Joseph Drouin庄主ronique Drouin的Instagram

点蜡烛这种方式简单直接,尤其对小块田地来说非常有效而且保护精准,在勃艮第这种方式很常见。

每公顷葡萄园大概需要300-400只防霜冻蜡烛,每只蜡烛可燃烧8小时。大约每隔7株葡萄,就会有一支蜡烛插在地上,形成网状结构。不过,防霜冻蜡烛并不便宜,每只需要8-8.5欧,而且极为消耗人力。

2017年勃艮第Saint-Aubin村燃烧稻草来保护葡萄园  来源:mengshu

通过燃烧麦秆,或者其他可产生大量烟雾的易燃材料,其产生的烟雾能够阻挡地面热量散失,效果好的话可将葡萄园局部温度提高2℃左右。而且更重要的是,形成的烟雾屏障,能够防止新芽遭受第二天阳光的致命直射。

燃烧麦秆是相对成本较低的方式,不过这个方法需要大家齐心协力而且无风,这样才能够形成足够大的烟雾屏障。

洒水器

在气温下降到冰点的过程中持续喷水,当水结冰时,会向植株释放热量,而且会形成一个保护罩,让冰冻在里面的幼苗维持在零度,不再受外界低温的影响。部分香槟产区和夏布利产区会采用这个方法。

风机、风扇

使用风机或者风扇,通过鼓风来混合高处与低处的暖冷空气,将地面的温度保持在0℃以上。现在的风机还可以结合加热装置共同作用。一个可以保护5公顷葡萄田的巨型风扇价格约为50000欧。尽管安装这种风扇一劳永逸,但他的污染和噪声也不小,而且造价实在是太昂贵。

移动风车、热风加热器

移动的折叠风车和热风加热器比巨型风扇更加灵活便捷,当然覆盖面积也会小一些,一台能够覆盖3公顷葡萄田的移动风扇差不多需要35000欧。对于小酒农来说,根本无法负担。

面对霜冻,酒农们如何应对?

还有一种更酷的方式,那就是出动直升机。通过驾驶直升机低空飞行,螺旋桨搅动的气流将上方温度更高的气流推到葡萄园中,驱赶下沉的冷空气。

一架可保护25公顷的直升飞机,它的日租用费用约为7500欧,一般只有比较的酒庄会使用这种方式。不过,直升机只能在日出后起飞,有时可能会耽误最佳救助时间。

三月底四月初的这场霜冻,因为及时的预防措施,大部分法国产区都逃过一劫。但霜冻的威胁远没有停止,酒农们需要保持警惕直到五月中旬!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四月底甚至五月初还将可能出现霜冻的威胁,那时候基本所有的葡萄树都已发芽,一旦发生严重霜冻,新长出的嫩芽和枝叶根本无法招架。

而且由于地球温室效应的加剧,导致越来越频繁的暖冬现象。2019-2020年是法国120年来最温暖的冬天,2月的平均温度上升了竟有3℃,而温度的上升会直接导致葡萄更早地开始发芽,大大增加了霜冻发生的概率。

全球气候变暖使得每年发生霜冻灾害从可能性事件几乎变成了必然的事件,而酒农们甚至已经开始习惯了这一灾害的频繁发生。各种各样有效的应对措施,似乎让大家忘记了世界本来的模样。

就像这次突发的疫情,当整个世界都按下了暂停键,超过25亿人被迫隔离,一切活动都停止后,却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美洲狮出现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街道上,西班牙巴塞罗那野猪下山了,奈良的小鹿也开始逛街了……世界各地的小动物们加入了现实版的动物森友会

在意大利威尼斯,由于游客骤减再加上居民隔离,连运河都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澈。一场疫情,这困扰已久的污染问题就被迅速解决了。

大家都居家隔离,空气中排放的二氧化氮浓度也大大降低,根据NASA给出的数据和照片,我们可以看到,去年同时期的武汉以及今年疫情爆发后的武汉,上空的二氧化氮浓度完全不一样。

据报道,今年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可能同比下降5%,将是自2008年以来的首次下降,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下降最多的一年。一场病毒在瞬间做到了人类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一切的变化,也终于让我们有机会开始反思。我们不顾一切地向前奔跑,是否也该考虑到这背后的代价。我们似乎总是轻易就忘记了,谁才是地球的主宰。在自然面前,人类是如此的渺小和微不足道。面对天灾,我们只能想尽一切办法降低伤害,却无法幸免。

2017426日至27日席卷了波尔多产区的那场霜冻还让人记忆犹新,尽管当时大部分酒庄已经尽可能地采取了防护措施,例如直升机、洒水装置、燃烧器等等,但结果收效甚微。面对这场严重的霜冻,2017年波尔多葡萄酒的收成还是下降了40%。

我们已经经历过新冠病毒爆发时的恐惧和无助,而正在遭受新冠疫情的酒农们,如果再遭遇严重的霜冻,对于他们,这个2020未免太过残酷。一年的希望与期盼,有可能因为一夜之间的降温就被摧毁。

最后,愿世界上的每个角落都能顺利渡过难关,愿每个人对生活依旧充满希望,对大自然永葆一颗敬畏之心。

文 | yunwei
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