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葡萄酒的新世界与旧世界?

什么是葡萄酒的新世界与旧世界?

历来文明的发展都是始于交流与融合,法国是产酒大国,而且对自家产酒骄傲的紧,凡外国酒就就叫做“世界酒Vin du Monde”——不过法国人也是对国门外的酒越来越好奇,毕竟,多样性才是葡萄酒最动人的魅力。

我的葡萄酒旅行记:去柏林做葡萄酒竞赛评委

我的葡萄酒旅行记:去柏林做葡萄酒竞赛评委

德国人不仅产出享誉世界的葡萄酒,也有自己的国际葡萄酒竞赛。就像德国杜塞多夫酒展已经成为国际专业酒展新星,在德国人的严谨组织下,柏林国际葡萄酒竞赛开赛数十年,逐渐成长,也俨然跻身国际上足具规模的几大酒评竞赛之列。

1

茶与葡萄酒

我越来越发现喜欢葡萄酒的人多半也会喜欢茶。近些年来,身边玩茶的酒友越来越多,葡萄酒杂志也开了品茶专栏,我自己则是大学时先玩的普洱,留学时再学的葡萄酒,也是觉得个中联系,妙不可言。

深情款款的男主人公,打动人心的葡萄酒

深情款款的男主人公,打动人心的葡萄酒

这个世界时而灯红酒绿、时而风沙滚滚,让我们不得不全副武装,把初心层层包裹,久了,就遗失了。在葡萄酒这个浩瀚的世界里,其实是年头越久,会越觉得自己懂得太少。有时倒不如脱去所谓规则的桎梏,去寻找打动人心的葡萄酒。

约翰·科拉萨和吕思清:用葡萄酒表达生命

约翰·科拉萨和吕思清:用葡萄酒表达生命

两位不同领域里的顶尖人物,两颗同样热爱生活、热爱音乐和葡萄酒的灵魂,在历经350载传承的波尔多二级名庄豪庄·赛格拉 (Château Rauzan-Ségla)相遇,道出一段段用葡萄酒表达生命的历程。

星空下的盛宴:记木桐晚宴(二)

星空下的盛宴:记木桐晚宴(二)

继续说说那晚在木桐酒庄举行的1855列级名庄协会波尔多酒展开幕晚宴的故事吧——这场晚宴,原本可以记录得简单一些,我唠唠叨叨,事无巨细的写,亦是自己学习欧洲贵族精英做事的一个过程。法国有句很老的谚语,Nobless Oblige,讲贵族要担负社会责任,现在也被用来讲知名企业要担负自己的社会责任,用在这里,还有些相宜。

那些岁月,终究是不再吸引我了

那些岁月,终究是不再吸引我了

“年少时,我们相爱,以为那就是全部。” 知味主笔苏雅开启了一项全新的尝试:通过虚构的情节来展现葡萄酒世界中真实的起落。或许大家在这则小言的细腻笔触中找到了熟悉的影子,但还是要奉上那句按语“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酿伟大的酒?不难,难的是头三百年”:记木桐晚宴(一)

“酿伟大的酒?不难,难的是头三百年”:记木桐晚宴(一)

老酒的魅力源自岁月带来的积淀,而名庄亦是同样。本月在世界葡萄酒业的盛事——波尔多Vinexpo展会期间,知味主笔苏雅亦受邀出席木桐酒庄举行的宴会,就让她带我们品味岁月光阴为这座传奇名庄带来的魅力与荣耀。

致青春

致青春

致青春大概就是,那些曾经深爱的酒,我不再爱了;那些曾经深爱的人,我也不再爱了。

陪伴喜悦的葡萄酒

陪伴喜悦的葡萄酒

我总是相信,世间再纷繁嘈杂,总是容得下一对年轻的夫妇,这样一点一滴的生活,就像纷扰的葡萄酒圈,总是容得下那么几位手捧土地去闻土地的味道的人,酿自己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