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水,一城,一片葡萄园

知味主笔苏雅在作为评委参加国际长相思葡萄酒大赛时,重访了著名的舍农索城堡,这座超过600年历史的城堡如今也是获得了都兰(Touraine)新的风土产区认证。钟灵毓秀下的一杯美酒,分不开的风土与人情,葡萄园和历史从来互为背书。

舍农索城堡(Château de Chenonceau),来源:苏雅

舍农索城堡(Château de Chenonceau),来源:苏雅

故地重游是一种很奇妙的缘分,我在罗马城池下投下的祈愿硬币尚未把我带回意大利古城,却先在让我在卢瓦尔河的长相思品酒大赛里重访了舍农索城堡(Château de Chenonceau) —— 卢瓦河谷城堡群是法兰西的建筑瑰宝,达芬奇亦长眠其中(昂布瓦斯城堡 Château d’Amboise)。城堡群的官方资料上是这样记载舍农索城堡的知名度的:除了凡尔赛宫,这座横架在谢尔河上的雄伟城堡是游客访问量最多的法国城堡。多年前匆匆一览,再回首一切依旧,短暂的时光没有在古老的城堡里留下一丝痕迹,却带来了一片追随它永恒和卓越的葡萄园——风土和人情向来分不开,葡萄园和历史从来互为背书

卢瓦尔河谷葡萄酒行业协会把长相思大赛的二十国评委请到了城堡前,宣布经过十五年甄选风土的努力,新的法定产区都兰-舍农索(AOC Touraine Chenonceau)于2011年迎来了第一年秋收。这个产区隶属都兰产区,由法国产地命名管理机构INAO允许在Appellation Touraine Controlée (都兰产区)之外补充标注Touraine Chenonceau(都兰-舍农索)字样,这是“地理名称”(dénomination géographique)机制,就像在勃艮第,那些村级田中一些风土卓越的克里玛(climat)被允许在AOC村庄名之上标注酒田的名称。葡萄酒原就是大地的子嗣,卓越的风土本是值得嘉奖的。

舍农索城堡的跨河长廊,来源:苏雅

舍农索城堡的跨河长廊,来源:苏雅

舍农索城堡的最独特之处就是它的跨河长廊,长廊横亘在谢尔河(Le Cher)上,河水静静流淌,远处水气氤氲——水榭楼台,总是佳人会,城堡历届女主人皆有可圈可点的故事,启蒙时代的杜班(Dupin)夫人更是让卢梭一见钟情。而谢尔河流域的葡萄园同样有不输的美貌,良好的光照、有规律的通风和低降雨量构成了都兰-舍农索产区的小气候,集中在坡地的葡萄园透水能力佳,具备了产好酒的地理条件:这是一水,一城,一片葡萄园的美。

这片葡萄园出产马尔贝克和品丽珠混酿的红葡萄酒。不错,就是卡奥尔产区(Cahors)的马尔贝克葡萄(Malbec),这个古老的葡萄品种在谢尔河流域的历史也可以追溯到根瘤蚜来袭之前。作为当地的主要红葡萄品种,马尔贝克在此地的名称叫做Côt,这种豪迈的葡萄品种在都兰-舍农索的红葡萄酒中至少占有50%的分量,品丽珠则是至少35%,做出来的酒温厚绵实,着实安慰了我多日品鉴白葡萄酒的寂寞味蕾。

这里的白葡萄酒由长相思单酿而成,在本届大赛中也有所获。在舍农索城堡前的餐会上,主办方提供了几大盘新鲜生蚝,生蚝的碘味和长相思的清爽酸度是绝配,随着生蚝的一抢而光,舍农索的长相思也被评委们赞不绝口,本已被一天的长相思弄得疲惫不堪的我,也颠颠的去找了杯舍农索白葡萄酒:葡萄酒就是餐桌上的事,还是要在餐桌绽放风华。

生蚝的碘味和长相思的清爽酸度是绝配,来源:苏雅

生蚝的碘味和长相思的清爽酸度是绝配,来源:苏雅

都兰-舍农索产地规则中还规定了若干酿造细则:产量上,白葡萄酒不得超过60公升/公顷,红葡萄酒不得超过55公升/公顷 (作为比较,波尔多玛歌村AOC的产量上限是63公升/公顷);白葡萄酒需要带酒脚陈酿至次年4月30日,红葡萄酒至次年8月31日才能上市。2011年共有17公顷的葡萄园、18个酒庄遵从了产区标准,成为舍农索的葡萄酒。舍农索葡萄酒还用了统一的高端瓶型,零售出窖价格标价在8欧元以上,这些都透露着谢尔河流域酒农做出精品葡萄酒的意愿。谢尔河酒农是要做出和这片山水、城堡、葡萄园相匹配的佳酿。家乡的故事,要用家乡的酒来叙述。这是一水,一城,一片葡萄园的故事。

相关阅读:国际长相思葡萄酒大赛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