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不知道你们怎么看,但我禁不住想,是不是任何一个叫Tiberio的家族命里都带葡萄酒?

 

著名的Tiberius,古罗马第二位皇帝,因其对葡萄酒终生不灭热情而闻名。他的士兵甚至将他的全名Tiberius Claudius Nero改为Biberius Caldius Mero——“喝高纯度且温热酒的人”。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Tiberius是一个公认的精明管理者和优秀领导者,罗马在其治理下更加富裕、强大。他也知道如何享受生活,厌倦了元老院中无休止的诡计后,很早就退休去到卡普里岛,在那里继续增加对葡萄酒的认识,这点后世留下的他对岛上葡萄酒的评论可以佐证。

 

哈雷摩托牵起的情缘

 

视线来到今天,另一个Tiberio也清楚地知道他要做什么。

 

虽然我不确定上世纪90年代末时,里卡多·蒂贝里奥(Riccardo Tiberio)是否知道他的罗马名字暗含对葡萄酒的热爱。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当时确实已十分了解阿布鲁佐地区的葡萄和葡萄酒。

这让他在某个周末,神奇地买下一处带着葡萄园的房产。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这本是众多平凡周末中的一个,作为一个狂热的哈雷戴维森摩托车爱好者,他正骑着他心爱的哈雷摩托在乡下“闲逛“,正好看到美丽的Cugnoli附近有一处房产在售。这个阿布鲁佐的小镇离Majella和Gran Sasso山脉不远。

 

Tiberio立即意识到,房产所包含的葡萄园里种的白葡萄实际上是极其罕见的Trebbiano Abruzzese品种。意大利名庄Valentini用这一品种酿造着意大利绝对上佳的葡萄酒。

 

Tiberio当即决定买下该房产,并辞去了工作,开始自己酿酒。

 

罕见的Trebbiano Abruzzese品种

他的发现并非小事一桩。Trebbiano Abruzzese是Trebbiano品种一组的成员,但组员间除了Trebbiano Abruzzese和Trebbiano Spoletino之外,其他都互相没有亲缘关系,它们仍被归结为同一群组是因为具有类似的特征,比如果穗长、长势坚韧、抗病性高、晚熟、高酸、只结白葡萄果实。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Trebbiano Abruzzese是目前为止这一组葡萄中的佼佼者。事实上,它也是整个意大利白葡萄品种中的翘楚,尽管很不幸,它现在非常罕见。市面上大多数Trebbiano d’Abruzzo的葡萄酒是用Bombino Bianco、Mostosa和Trebbiano Toscano混合而成。

Tiberio出生时一定吉星高照,不仅发现了一片优质,在阿布鲁佐很少能有酒庄拥有的葡萄园。而且他的两个孩子,儿子Antonio(负责葡萄栽培)和女儿Cristiana(负责酿酒)也是天赋非凡、充满激情并努力工作。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Tiberio得以把成立于2000年,刚刚起步的酒庄交给这两个孩子,而兄妹二人也从没让他为此后悔过。在20年的时间里,这对兄妹已经把这个年轻的酒庄变成了意大利超酷的庄园之一。如今,酒庄30公顷葡萄园酿出的葡萄酒是世界各地餐馆、收藏家和爱好者争相追捧的对象。酒庄的Pecorino、Cerasuolo d’Abruzzo和各种Montepulciano d’Abruzzo葡萄酒都有狂热的粉丝,但Trebbiano d’Abruzzo Fonte Canale才是公认酒庄旗舰的葡萄酒,也代表意大利白葡萄酒的头部水平。

 

Fonte Canale葡萄园

十分特别的Fonte Canale葡萄园面积1.2公顷,种植着80-90年藤龄的Trebbiano Abruzzese,周围是一片稍年轻(60岁)的同品种葡萄藤。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园内90年老藤

 

但老藤并不是葡萄园唯一的特点:

 

首先,葡萄园的葡萄藤并未嫁接,且是独特的Trebbiano Abruzzese名为Fonte Canale的生物型,这一酿酒葡萄为了适应了阿布鲁佐这一地区的风土,几十年间随着时间推移,葡萄藤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外观和生长行为已与其他Trebbiano Abruzzese葡萄藤不同,包括Tiberio酒庄种在其他地方的葡萄树。

 

与酒庄其他也很不错的Trebbiano Abruzzese相比,Fonte Canale生物型酿出的葡萄酒更深邃、更复杂。Fonte Canale通常比 “正常”Trebbiano Abruzzese葡萄藤晚一个星期才能完全成熟。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除了生物类型,另一个区别是:虽然酒庄葡萄藤都种植在海拔380米左右的粘土钙质土壤上,底层是压实的沙土,但Fonte Canale有可以达到的地下水源,确保葡萄藤能更好度过干旱状况。

 

在美丽的Fonte Canale葡萄园中散步,可以注意到葡萄藤厚实的树干以相当低的种植密度,每公顷只有2500株,这是几十年前意大利农业界的普遍做法。意大利许多好酒都是来自那些每公顷不超过4、5000株葡萄藤的老园。

 

当然,成功非一蹴而就,在庄园出售时,葡萄园基本上是被遗弃状态,Tiberios夫妇不得不耐心为老藤恢复健康和活力。庄园里其他地块的Trebbiano Abruzzese葡萄藤2004年就开始结果,而Fonte Canale园的老藤在2007年才开始有产出,直到2012年所有的老藤才终于再次全部结果。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双层pergola abruzzese架型

Fonte Canale的老藤采用双层pergola abruzzese(也叫Abruzzo叶幕)架型,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现代pergola系统的古老版本,有助于保护葡萄,因为Trebbiano Abruzzese是一种果皮非常薄的品种。

 

葡萄的确切采收时间取决于生长季节,但通常Fonte Canale园会在9月下旬,鉴于Trebbiano一族通常要在11月采摘的晚熟声誉,这可能会让一些读者感到惊讶,但气候变化、棚架内高湿的环境以及该品种皮薄的组合意味着这一特定的Trebbiano生物型比想象的要稍早采摘。酒庄实行有机耕作,甚至不使用任何有机商业添加剂或从其他地区获得此类制剂。

 

Fonte Canale其酒

听Cristiana Tiberio描述她的酿酒过程,似乎像是被带到了萨尔河或摩泽尔河的某个地方,鉴于她对Egon Muller和JJ Prum的喜爱,并没那么奇怪。她只使用自流汁和本地葡萄园的野生酵母,不经苹乳发酵,酒液的pH值本就非常低,很少能达到3,因此也不利于苹果酸细菌的生长。最后在不锈钢和玻璃罐中陈酿18个月,换句话说,不使用橡木桶。此外重要的一点是,Fonte Canale装瓶前不经过滤。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酒庄的牧葡萄犬

 

任何年份的Trebbiano d’Abruzzo Fonte Canale都会展示出激光般、震碎珐琅的酸度,以及大量的矿物感和草药香味。根据不同的年份,一系列不同的常见香味有:青苹果、白桃、柠檬凝乳、杏仁酱、凯撒梨、茉莉花、柠檬马鞭草、薄荷、百里香、海风、滑石粉、白垩,以及让任何地质学家心动的矿物感。随着醒酒时间推移,会出现烤榛子的味道,这一点是这个生物型较特别的地方,像trebbiano Toscano和trebbiano Spoletino从不会表现出这种味道。

 

从诞生至今的垂直品鉴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Tiberio 2019 Trebbiano d’Abruzzo Fonte Canale    94+

 

黄色带浅绿色调。纯粹的碎石、新鲜柑橘和燧石矿物感的诱人香气,在呼吸后有了引人注目的浓郁度。新鲜多汁、复杂、非常精致,能巧妙地同时做到厚实与轻盈。更好的是收尾,碘化矿物感和重复出现的柠檬和酸橙味道使口感更饱和,让我感到比其他年份更为圆润,注意:对Fonte Canale来说“圆润”是一个非常相对的术语。

 

很可能这一年的低产加上凉爽的天气,增加了挂果时间,这样做葡萄酒可能变得更复杂,但减少了个性的棱角。即使在这个年轻阶段,这款酒仍传达出该年份的基本风格。与18年份的显性个性很不一样,但每个人都会有其粉丝。适饮窗口:2026-2035。

 

Tiberio 2018 Trebbiano d’Abruzzo Fonte Canale    96+

漂亮饱满的禾秆绿色。果园和白石榴香气由生姜和白胡椒的辛辣味很好的补充,并被柠檬凝乳的甜味复杂化。容易饮用,但也深沉且复杂,味道与香气相似,值得注意的是,在漫长、带有石灰味的余韵中,咸感的质量进一步增加了酒的新鲜度(并不是说Fonte Canale需要更多的新鲜度)。这款酒仍然非常年轻,发展速度比我起初想象要慢。今天,这款酒给我的印象是一种近乎有单宁的感觉,令人印象深刻,浓郁的味觉增强了酒体和口感。有朝一日可能会成为史诗级的Fonte Canale,因此我在已经很高的分数后放了加号。适饮窗口:2025-2033。

 

Tiberio 2017 Trebbiano d’Abruzzo Fonte Canale    94

深禾秆黄色,有明显的金色色调。显然比其他年份的Fonte Canale颜色更深、更金黄,反映出这一年的炎热。考虑到上述情况,却在鼻腔和嘴里有令人惊讶的新鲜感,白桃、香油、白花、燧石、杏仁酱和烤榛子味道四溢。收尾时,带有细微的咸感,加上和谐的酸度和一波又一波的干杏和鲜杏不断向我涌来,回味无穷。17年这款酒展现出在炎热年份,它也能给予更好葡萄酒的能力,确实是一款超越年份限制的酒。适饮窗口:2022-2029。

 

Tiberio 2016 Trebbiano d’Abruzzo Fonte Canale    97

充满活力的禾秆黄色,带绿色色调。碎石、酸橙汁、白花和黄花的华丽香气,加上杏仁酱、白胡椒和柠檬草的复杂香气。入口后有烟熏和燧石味,中段转为浓郁柠檬味,收尾很长,在柔和的矿物新鲜度和出色的果酸平衡之间走钢丝。一款真正意义上的Fonte Canale,多年来一直在进步,或许多年前第一次在酒庄品尝时就该给它高分。适饮窗口:2022-2034。

 

Tiberio 2015 Trebbiano d’Abruzzo Fonte Canale    96

淡,但是明亮的中等禾秆黄色。新鲜的葡萄柚、柠檬皮和黄色水果香气,加上艾雷岛单一麦芽威士忌、菠萝和芒果的异国芳香细微香气。入口后保持非常垂直的状态,有一种珐琅破碎般的酸度(据我的经验,一直是2015年份的标志),随着时间推移,这种酸度已经有点绅士化了。回味悠长而慷慨,拥有值得注意的切入感和清晰度,以及挥之不去的轻度辛辣芳香特征。适饮窗口:2022-2033。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Tiberio 2014 Trebbiano d’Abruzzo Fonte Canale    93

漂亮饱满的禾秆黄色。直接、成熟的浓郁香味,且没有被燧石的存在所支配,基调是桃子、香蕉和木瓜的香气。入口后味道和香气相似,还有复杂的蜜饯柠檬和生姜味道,再加上恰到好处的白胡椒,以及重复回响打火石,在味道精准的后味中徘徊。这款酒非常整齐地延申荡开在口腔中。虽然14年份在年轻时是款很热情的酒,充满了典型的热带水果气息,但随着时间推移,它已经驯服了其个性的这一面。

 

我记得Cristiana多年前当我们在酒罐中品尝这款酒时告诉我,由于那年天气寒冷潮湿,她认为增加酒泥搅拌的过程来增加酒的质地和酒体是明智的,但后来酒却出现了明显的热带水果味,她真的既不期待也不喜欢。多年来,该酒海一直保持着透彻的热带风味,但与过去相比,已经收敛许多。这不是我喜欢的Fonte Canale,但仍是一款非常好的酒,现在喝起来非常棒。适饮窗口:2022-2025。

 

Tiberio 2013 Trebbiano d’Abruzzo Fonte Canale    92

鲜艳的禾秆黄色。相当精致的香气,有黄苹果、凯撒梨、青柠、橘子、白花和白胡椒的细腻香气。入口口感明亮多汁,但没有这款酒常见的那种爆炸性新鲜感,果园水果和甜草药的味道柔和而细致。与其他Fonte Canale相比,似乎没有那么强大且有穿透性,甚至连标志性的燧石味也比较淡。余味悠长,带有耐人寻味的矿物感和柔和的柑橘回味。适饮窗口:2022-2025。

 

Tiberio 2012 Trebbiano d’Abruzzo Fonte Canale    95

明亮的黄绿色,带有金黄色调。有黄苹果、白桃、薄荷、打火石和烤榛子,以及麝香底味,烤榛子是正宗Trebbiano Abruzzese陈年葡萄酒的基准风味,类似Fiano品种。入口后非常优雅,葡萄柚、苹果和碎石,坚果味具有严肃的密度和精确性。余味多层次且漫长,拥有细致、半透明的质感,令人着迷。2012年的Fonte Canale一直是史上绝佳的产品之一。过去,我发现由于当时一些与软木有关的问题,瓶差较大(他们后来更换了软木供应商),但也不得不说,过去六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我所开的三瓶2012 年份都没有显示出任何问题。适饮窗口:2022-2028。

 

Tiberio 2011 Trebbiano d’Abruzzo Fonte Canale    93

漂亮饱满的禾秆黄色。非常纯正的青苹果、牡蛎壳和白花香气,辅以强烈的烤榛子和打火石气息。入口多汁、经典的干型穿透力,具有出色的留香感和真正值得注意的咸感,带来新鲜感,并延长了果园水果、矿物和花香的余味。收尾非常长,且仍然相当紧致、顺滑,给整体风味带来显著的提升和活力。适饮窗口:2022-2025。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作者

 

命里带酒:葡萄姻缘哈雷牵,地头酒窖度年华

Ian D’ Agata

伊安·达加塔

世界著名酒评家

赏源葡萄酒评论主编

赏源风土研究院院长

知味葡萄酒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Ian D’Agata),世界著名酒评家,赏源葡萄酒评论和知味葡萄酒首席科学家,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与帕克,JR等评论家并列,Ian曾被欧洲权威金羽毛奖Plume d’Or评委会评为世界八大影响力的葡萄酒评论家之一,曾担任世界著名葡萄酒评论Vinous和Tanzer的高级编辑,Decanter特约编辑,负责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和德国等重要葡萄酒产区的评分和评论工作,他曾在纽约大学食品科学硕士专业教授葡萄酒和食品课程十年、在新墨西哥大学担任酿酒学研究教授三年,曾任罗马国际葡萄酒学院院长,该学院由Steven Spurrier担任主席。Ian参与合著Hugh Johnson主编的《Pocket wine book》一书,是世界畅销的葡萄酒书籍,另外著有《意大利葡萄酒风土》和《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等专著,被誉为是意大利葡萄酒的圣经,后者获得了2015年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书籍奖,并且也是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出的醉佳葡萄酒书籍之一。Ian是罗马大学医学生物学博士(Top1),曾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和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做博士后研究,主攻分子细胞生物学前沿课题。

 

伊安·达加塔

赏源葡萄酒评论 Terroir Sense Wine Review主编

赏源风土研究院Terroir Sense Academy院长

国际风土协会副主席

知味 TasteSpirit 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在葡萄酒品评、葡萄酒科研写作和葡萄酒教育等方面,都取得了杰出的成果,在葡萄酒行业和葡萄酒爱好者中,享有世界性声望。作为享誉国际的葡萄酒作家,他最近的两本著作《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风土》被公认为意大利葡萄酒领域的权威著作;前者荣获2015年Louis Roederer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最佳书籍奖”,他是唯一获此殊荣的意大利葡萄酒作家,并入选《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的“年度葡萄酒书籍”榜单;后者被《纽约时报》和美国的Food & Wine杂志提名为年度最佳葡萄酒书籍。
他曾任Stephen Tanzer的葡萄酒评论International Wine Cellar评论作者团队成员,英国葡萄酒杂志Decanter的特约编辑,Vinous的高级编辑,和多家葡萄酒杂志以及网站的特约作者。他还与他的学生Michele Longo一起合著了由Hugh Johnson主编的《葡萄酒袖珍书》最新版的意大利章节————此书是世界上销量最高的葡萄酒指南,目前出版了43个版本,累计销量1200万册。

为了表彰他在葡萄酒推广和研究方面的贡献,2015年他入选为意大利著名的学术学会Accademia della Vite e del Vino的正式成员,这是意大利历史最悠久的集合葡萄酒领域集大学教授和科学院院士的学会。
多年来,他获得了葡萄酒领域的诸多奖项和荣誉,包括意大利Collio产区Dolegna城的“金页奖”,意大利名庄联盟授予的"最佳葡萄酒作家奖",2016年荣获”金羽毛奖”由法国葡萄酒生产商、酿酒师和明星厨师选为世界8大葡萄酒作家之一,2017年,他被授予加拿大Cuvée杰出葡萄酒写作和推广奖,以此表彰他对加拿大优质葡萄酒在国际上的支持和推广所做出的贡献。
伊安·达加塔精通英语、意大利语和法语,同时是一名拥有医学博士学位的研究者和科学家,他曾在罗马大学、哈佛大学等著名院校接受过多方面的严格医学训练。因为成绩优异,他成为第一位被哈佛医学院儿科系肠胃专业录取的意大利籍博士后,在细胞分子生物学领域进行了多年的深入研究,之后多年担任专业医生和加州大学UCSF医院儿科执行副主任。
他还是葡萄酒教育领域的权威专家,曾担任美国新墨西哥大学的酿酒学研究教授、纽约大学的食品科学硕士项目讲师,以及多家意大利大学和技术学校的葡萄酒管理与营销课程讲师。他还担任多家葡萄酒学校的创始人、科学总监和指导顾问,包括罗马国际葡萄酒学院、Vinitaly国际葡萄酒学院和巴罗洛的意大利国际本土中心葡萄酒和食品研究机构。所受的专业科学训练,让他的研究兴趣集中在本土酿酒葡萄品种和风土表达领域;他是这些被遗忘的意大利古老本土酿酒葡萄品种的复兴和风土文化传播最积极的推动者之一。

作者的全部文章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伊安·达加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