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威士忌里的冰块经常是球形的?

酒吧里点上一杯圆冰威士忌可谓融合了视觉、听觉、嗅觉及味觉多重感官的相互融合,在很多人看来是非常時髦的一种饮法。

但为何非得是圆冰呢?此灵感来自于天然河床的圆形石头——大自然用千百年的光阴,以流水打磨出球状,让这些石头的摩擦力变得最小。日本艺术美学的精髓从来都是以自然为核心本真,人类的创造必须要能真切地映射出自然之精气与神韵。

为什么要圆冰

这里有个酒吧调酒概念需要重点强调一下。很久以前我曾一直误解酒保给我的鸡尾酒里放满冰块,只是为了多占地方,倒酒时可以缺斤少两。后来才悟出真理,冰块越是量多个大,融化越是缓慢,特制的大冰球与常规的小冰块,虽只是大小不同,却能成天壤之别。

表面斑驳有致的手凿冰球

表面斑驳有致的手凿冰球

小冰块接触总面积更大,降低温度的同时,冰块也融成了水,稀释了威士忌的风味。而大体积冰块充分占据杯中空间,整个周边环境都可均匀地冷却下来,溶解速度却变慢,大大拉长了有效冰镇时间。因此放足大冰块的体量,比如圆冰,既可在客人饮用时间里起到冰镇作用,又避免了过量水融稀释而影响味道。此外,这还能强化视觉感受,激发威士忌香氛绽放。同时减弱酒精原生的刺激感,最大程度维护了一款鸡尾酒原本该有的口感并提升品饮体验。

所谓长,到底有多长呢? 差不多若是凉爽春夜,预冰过的杯中倒入冰镇的酒水,圆冰最长可持续两小时,连着用上三轮;若是夏天,至少也能撑上个半小时。

除了威士忌呢?

本着以上攻略,笔者在美国任何酒吧任何时候点Margarita,都会选择冰块式而不是冰渣式——因为想在酒吧里多泡点时间,哈哈,否则少顷便手握一摊寡淡之水。其实我个人经验是,不单是日本威士忌,其它单饮的利口酒(Neat Liquor)、低身平底杯鸡尾(Lowball cocktail)如黑俄罗斯人(注:咖啡利口与伏特加调配鸡尾酒)甚至奶味的百利甜(Baileys)等,我都会用圆冰来维持低温,防止过度融水。

模具冰球表面更为光滑

模具冰球表面更为光滑

圆冰另外还有一个作用,几乎鲜有人提起——它会强迫你动作放缓、饮态优雅,因为举杯倾斜过快,冰球可能会突然滑下,撞在你的嘴唇或牙齿上,是不是有点小尴尬?

自己动手DIY

圆冰可以直接从商店购得,也可上万能的淘宝,十来元人民币便可觅得调酒制冰模具,圆得完美无缺,象人工珍珠一般因杜绝了瑕疵而了无生趣。难怪日本资深调酒师都十分抵触这些捷径,坚持自己当场雕酌,亲自侍酒。当然,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把称手的冰凿(ice pick)或冰叉(ice fork)是必不可少的。

外表更圆润的机器冰球

外表更圆润的机器冰球

视频里的Takayuki Suzuki是一位声名远播的酒吧冰雕专业人士,他目前是日本东京Park酒店的酒吧总监,江湖混名“冰人先生”。他坚持自己的酒保哲学,表示“我从来都是当着客人的面,亲自制作冰球,带着我的心和我的激情,一起呈现给将要品饮这杯酒的人,这很重要”。Takayuki技艺娴熟,可以一边与客人聊天沟通,一边手凿不辍,冰渣纷飞,宛或风中落英,堪称美景。要做到接近他的水平,至少需要三年的苦练。

Takayuki Suzuki和他的手凿冰球

Takayuki Suzuki和他的手凿冰球

冰渣的陨落与凋谢换来的是成品圆冰的绽放,一液金色倾泻而下,缓缓掠过圆冰顶端,顺势而下,手工留下微微不平的表面,在夜幕灯光中折射出剔透与坚实的质感。这一刻,一切都静止了,陪伴你的只是自冰面上悠悠滑落的时光。

相关阅读:
懂点儿威士忌:威士忌该怎么喝?
懂点儿威士忌:金色光影里的绅士豪情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