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知道小教堂?了解这些Hermitage单一园才算真行家

能同时出产顶级的红白葡萄酒的产区,世间少有,法国罗纳河谷北部的埃米塔日 Hermitage便是其中尤为著名的一个产区。

早在19世纪初,酒评人Andre Jullien便在他的名著《葡萄园地形学》(Topographie de Tous Les Vignobles Connus)中,将埃米塔日与波尔多和勃艮第的一些核心区域奉为法国三大顶级红葡萄酒产区,并将这里的白葡萄酒列为最高等级。

埃米塔日产区名声最盛的酒,当然是嘉伯乐酒庄的“小教堂”(Paul Jaboulet Ainé La Chapelle)和莎普蒂尔酒庄(Maison Chapoutier )旗下的几款单一园特酿等顶级酒款(被酒友俗称为Le Le Le)。

随着风土理念逐渐深入人心,单一园概念也成为了埃米塔日爱好者津津乐道的话题。再要想喝懂埃米塔日,可不仅仅是了解西拉(Syrah)和名庄即可,还要对这里单一园的风土情况和风格特色有点数才行。今天知味的文章就来深入聊聊埃米塔日产区最为重要的单一园,它们才是这个产区卓越声望的源泉。

 

关于埃米塔日

Hermitage

埃米塔日山位于罗纳河左岸,是一块朝南的花岗岩坡地,面积为136公顷,举个形象的例子,这里的大小如同波尔多的一座大型酒庄,比坐拥112公顷葡萄园的拉菲酒庄大不了多少。其中超过100公顷的葡萄园用于种植西拉(Syrah),其他地方则被用来栽种玛珊(Marsanne)和胡珊(Roussanne)这两个白葡萄品种。这里的土地被几十个拥有者瓜分,且大多都是由家族世代继承下来的,其中5家最大的酒庄控制了75%的葡萄酒产量。

当地的大牌酒庄很喜欢将名字展现于葡萄园的护墙上,想视而不见都很难

埃米塔日名字的由来,据说是为了纪念一位名为 Henri Gaspard de Sterimberg 的十字军骑士。他在1223年来到这里,开始了后半生的归隐生活,这片土地后来便被命名为 Ermitage,即法语“隐士的居所”之意。至于 Ermitage 后来为何成为了今日为更常见的 Hermitage,没有人可以讲得清楚,但这并不影响产区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澳洲甚至早期使用 Hermitage 指代 Syrah,可见这个产区的名声之响亮

在埃米塔日,葡萄酒标注 Ermitage 或 Hermitage 都是被允许的。有意思的是,有些酒庄还将二者赋予了更多的含义,比如莎普蒂尔酒庄(Maison Chapoutier )就很聪明地用其代表不同的葡萄酒等级,Ermitage 指的是酒庄选用单一园中的老藤葡萄酿造的顶级系列 Fac & Spera。

 

埃米塔日的单一园

埃米塔日由20个单一园组成。传统上说,优质的埃米塔日往往是将不同地块的葡萄进行混酿,而随着单一园概念流行到这里,越来越多的酒庄开始生产品质超群的单一园佳酿,地块的名字也在酒标上越发常见。与勃艮第一样,埃米塔日的单一园坡度、朝向和土壤各有不同,因此给酒的风格和酒体带来了微妙的区别。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20个单一园都有什么特色与好酒。

01 | Les Bessards

我们首先从西面开始讲起。这里是法国中央高原的东界,是一整块富含花岗岩的山坡地,埃米塔日的顶级酒款也主要出自这里。

Le Bessards 是埃米塔日面积最大的单一园之一,位于埃米塔日西侧的陡峭山坡上,是一块西南朝向的坡地葡萄园,土壤的花岗岩含量极高,表层覆盖着一些砾石。西拉在这里占据着统治性地位,不过德拉斯酒庄(Delas)在这里留存着极少量的老藤玛珊。德拉斯酒庄是这里的大地主,他们还酿造了该产区的第一支单一园红葡萄酒 Delas Hermitage Les Bessards

这里酿造的红葡萄酒拥有充实的单宁,极具陈年潜力,因此常被用来调配进一些埃米塔日的顶级红葡萄酒(比如“小教堂”Paul-Jaboulet Aîné La Chapelle、Guigal Ex Voto)中,为酒款赋予坚实的筋骨。拥有“Hermitage 的教皇”之称的当地另一家名庄让路易·沙夫(Domaine Jean-Louis Chave)也在这里有葡萄园,酒庄的顶级红葡萄酒“凯瑟琳特酿”Domaine Jean-Louis Chave Ermitage Cuvee Cathelin 使用了高比例来自 Le Bessards 的葡萄,从而酿造出极具集中度的精致酒款。

这支酒的名字来自于庄主的好友、法国著名画家 Bernard Cathelin,这支酒的酒标也正是出自他手。这支佳酿只在最佳年份酿造,有4个年份获得过帕克满分,也是整个罗纳河谷产区最贵的葡萄酒。当然这支酒也因为一反酒庄“避免过多后天修饰”的酿酒理念、使用了大量新法国橡木桶而引发了不小争议。

这块单一园中有一处名为 Le Pavillon 的地块值得关注,这里由沉积石块及砂质组成,覆盖在花岗岩的底土上,具有非常独特的风土条件,莎普蒂尔酒庄用其酿造了一支单一园红葡萄酒 Maison Chapoutier Ermitage Le Pavillon,是旗下著名的 Le Le Le 单一园系列中的重要一员,曾获得过8个帕克满分。

02 | Le Méal

位于 Le Bessards 的东边,Le Méal 的朝向是更加标准的正南方。这里坡势陡峭,土壤结构复杂,表层覆盖着一层小石子,令温度比 Le Bessards 更高一些,较低的花岗岩含量和一些石灰岩成分也令酒款少了些干涩,多了些果味,口感饱满精致,并且富有表现力。除了西拉外,一部分以古老冰川水形成的冲积土混合小石子的葡萄园种植着老藤玛珊。

除了在“小教堂” Paul-Jaboulet Aîné La Chapelle 等顶级埃米塔日混酿中充当重要角色外,这里也诞生了伯纳德菲力(Domaine Bernard Faurie)酒庄的 Domaine Bernard Faurie Le Méal 、菲拉顿酒庄(Ferraton)的 Ferraton Pere et Fils Ermitage Le Méal 等单一园红葡萄酒佳作。

这里还诞生了莎普蒂尔酒庄  Le Le Le 系列中的另一成员 Le Méal,包括一红一白两支酒款。

马克索雷尔酒庄(Domaine Marc Sorrel)的顶级红葡萄酒 Domaine Marc Sorrel Le Greal 虽然是一支埃米塔日混酿,但是使用了高达90%的种植于 Le Méal 中段位置的葡萄。

03 | L’Hermite

L’Hermite 位于 Les Bessards 和 Le Méal 顶部,土壤主要由花岗岩构成,主要种植西拉和玛珊两个品种。这个单一园最有名的,当属其所环绕的标志性小教堂 Sainte Christophe。

嘉伯乐酒庄著名的旗舰产品“小教堂” Paul-Jaboulet Aîné La Chapelle 正是以此命名,但注意这并不是一支单一园酒款,而是传统的埃米塔日混酿。这支酒曾多次获得帕克满分,传奇的1961年份更被《葡萄酒观察家》列入“20世纪全球最伟大12款葡萄酒”,或许也是历史上获得最多酒评家满分的传奇酒款。

嘉伯乐小教堂的旧酒标与新酒标

能代表这块单一园独特风格的酒款,应该当属莎普蒂尔酒庄的 L’Ermite ,是酒庄 Le Le Le 单一园系列中的一员,包括一红一白两支酒款。L’Ermite 的葡萄园环绕着小教堂,土壤中布满了花岗岩,十分贫瘠。这里种植着不足4公顷超过80岁的老藤西拉和1.5公顷左右的已过100岁的老藤玛珊,它们在这样的风土条件下产量极低,但结出的果实往往能达到绝佳的成熟度,风味十分浓郁而集中。

04 | Chante Alouette

这块葡萄园位于 L’Hermite 东侧,Le Méal 的上方,普遍朝西南或南边。虽然紧挨着 L’Hermite,两者的风土却大相径庭。这里的土壤主要为覆盖着精细黏土和石灰岩的黄土地,非常适合种植玛珊,出产具有陈年潜力的白葡萄酒。这块单一园的代表酒款包括莎普蒂尔酒庄的Maison Chapoutier Hermitage Chante-Alouette 等。

05 | Les Grandes Vignes

在 L’Hermite 上方还有一个葡萄园,这里以种植西拉为主,但因为海拔的原因,成熟度远不及前面三个产区,主要用于混酿。

06 | Les Greffieux

Les Greffieux 位于 Le Méal 的正下方,属于埃米塔日的山脚位置,朝向为南,坡势较为平缓,这块葡萄园被修建成梯田的形式,园中覆盖着冰川水形成的冲积土,混合着石块和黏土。这块单一园只种植西拉,可以酿造出圆润、饱满且果香清新而浓郁的高品质红葡萄酒。

莎普蒂尔酒庄在这里酿造了一支单一园红葡萄酒 Maison Chapoutier Ermitage Les Greffieux,这块2.7公顷的葡萄园完全采用生物动力法管理,产量非常小。此外该酒庄还使用这里的葡萄酿造了一支高品质的埃米塔日混酿红葡萄酒 Monier de la Sizeranne,葡萄分别来自 les Bessard、le Méal和les Greffieux 三处。

Domaine de Vallouit 酒庄也在这里拥有葡萄园,并且专门酿造了单一园酒款,他们还在上世纪末特别以 L. de Vallouit Hermitage les Greffieres 之名发布了一款顶级作品,专门选取这块葡萄园中最特别地块的老藤葡萄酿造而成。不过,随着酒庄在2001年被吉佳乐酒庄(Guigal)吞并,这些葡萄已经成为了吉佳乐旗下顶级埃米塔日混酿红葡萄酒 Ex Voto 的一份子。

07 | Les Beaumes

这块单一园正好位于埃米塔日产区的正中位置,土壤中依旧是有相当高的花岗岩含量,但表层覆盖着石灰岩、黏土和小石块。这里种植的西拉虽然在复杂度和陈年潜力上无法与 Les Bessards 看齐,但也不失甜美且果味充沛。让路易·沙夫酒庄在这里拥有不少葡萄园,他们将这里的葡萄调配在经典的埃米塔日混酿中。此外这里的白葡萄也有不错的表现,菲拉顿酒庄(Ferraton)的两支白葡萄酒 Le Miaux Le Reverdy,都是使用这里和 le Méal 两个园的混酿。

08 | Les Rocoules

作为阿尔卑斯山脉的延伸,埃米塔日东面的葡萄园土壤结构与西面有很大不同,地势也平缓许多。

比如在 Les Rocoules,除了花岗岩外,这块葡萄园还有含量不低的黏土和石灰岩,更适合种植白葡萄品种,因此这里主要种植玛珊和少量胡珊,并且有着相当高的品质。包括让路易·沙夫在内的很多酒庄将这里的葡萄作为混酿配方中重要的组成。嘉伯乐酒庄的白葡萄酒 Paul-Jaboulet Aîné Hermitage Le Chevalier de Stérimberg 中也使用了一部分这里的老藤玛珊,另外的葡萄则来自东面的 La Croix 和 Maison Blanche 等单一园。

马克索雷尔酒庄还出品了单一园酒款 Marc Sorrel Hermitage Blanc Les Rocoules,由90%的玛珊和10%的胡珊混酿而成,这些葡萄藤的平均年龄近50岁。

09 | Maison Blanche

另一个以种植优质白葡萄为主的产区,土壤以黏土和石灰岩为主,风格比 Les Rocoules 更轻盈一些。

10 | Les Murets

紧挨着 Les Rocoules 园,Les Murets 的土壤主要为富含花岗岩的冰川冲积沙土,非常适合玛珊的成熟,因此这里种植了大量珍贵的老藤玛珊,出产风味非常浓郁、复杂且酒体饱满的高品质玛珊葡萄酒。

代表作包括莎普蒂尔酒庄的白葡萄酒 Maison Chapoutier Ermitage de l’Orée,de l’Orée 是边界的意思,意味着这里是埃米塔日山丘的东部边界,同时这个词在法语中也有金色的含义,与酒液的颜色十分契合,可以说是一语双关。

Jean-Louis Grippat 酒庄曾经是这里最具代表性的生产者,不过他们已经将葡萄园卖给了吉佳乐酒庄。在吉佳乐旗下顶级埃米塔日混酿 Ex Voto 白葡萄酒中,Les Murets 占据的比例高达90%。

11 | Péléat

Péléat 位于山脚,这里的土壤掺杂着小石块、黏土和燧石,呈棕色,赋予葡萄出色的高酸度,因此,虽然这块葡萄园也种植了一部分西拉,但是种植的白葡萄表现更为出色。

12 | Les Doignières

Les Doignières 也被称为 Les Dionnières,位于 Péléat 的东边,Fayolle 酒庄在这里酿造了一白一红两支单一园酒款,都是产量极低的精品,此外菲拉顿酒庄(Ferraton)也有出品了一支单一园红葡萄酒。吉佳乐酒庄同样在这里购入了大量的西拉葡萄园,用做旗下的埃米塔日混酿酒款。

除了上面这12个核心单一园外,在埃米塔日靠近边缘的位置还分布着8个单一园,西面包括最西侧的 Varogne,山脚下的 Les Vercandières 和 Plantiers 葡萄园;东边还有位于 Les Murets 顶部的 La Pierelle 和  L’Homme,Les Doignières 东面延伸的产区 Doignières et Torras,以及位于产区东部边界的 La Croix 和 Torras et les Garennes,这些地区主要用于混酿,很少单独出现,这里就不多做介绍了。

连同介绍单一园,埃米塔日的顶级酒款也纷纷出镜,无论是代表传统的埃米塔日混酿,还是更加代表风土的单一园作品,都是承载了当地人心血的珍稀佳酿,值得大家认真探讨与玩味。这些大酒,其中有哪些大家已经喝过了?最喜欢哪个年份?欢迎在下方留言分享喝大酒的美好心情。

 

Daniela
付丹妮

-WSET 4 Diploma-
-法国雅文邑大使-
-香槟骑士团骑士-

文 | Daniela
编辑 | Yunwei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