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支获帕克团队满分的西班牙白,竟然在橡木桶中待了21年

2016年,一支来自里奥哈的白葡萄酒被《葡萄酒倡导家》(Wine Advocate)评为满分,这也是西班牙首支获得罗伯特·帕克团队100分的白葡萄酒,一时间震惊了整个葡萄酒世界。

这改变历史的酒款,是来自莫瑞塔酒庄(Marqués de Murrieta)的高端白葡萄酒Castillo Ygay Blanco Gran Reserva Especial 1986,授予其满分的酒评家则是帕克团队成员Luis Gutiérrez。当时他对这款酒进行了从1919至1986年份的垂直品鉴,除了1986外,1919和1932年份也同时得到满分,这种情况对于《葡萄酒倡导家》来说也实属罕见。

究竟是怎样的酒款,需要陈年30年后才面世,甚至在放置了100年后依旧保持着完美状态?今年,庄主Vicente Dalmau Cebrián-Sagarriga来到中国,并带着这支传奇的Castillo Ygay Blanco Gran Reserva Especial 1986,以及旗下多支见证酒庄历史的酒款,来为我们解答对于酒庄的所有疑惑。

Vicente Dalmau Cebrián-Sagarriga在接受知味记者专访

01| 少年担重任,传统中求变

在解答酒款的秘密前,Vicente Dalmau首先梳理了酒庄的故事。作为里奥哈的元老级名家,莫瑞塔酒庄的历史可被追溯至1852年。1983年,Vicente Dalmau 的父亲——Vicente Cebrián-Sagarriga——成为了酒庄的新主人。Vicente倾注了相当大的精力和财力在酒庄,并竭力将酒庄的优秀传统保持下来。遗憾的是,1996年,老庄主突然离世,所有的重担便落在了24岁的Vicente Dalmau肩上。

时至今日,Vicente Dalmau已经运营了酒庄20多年时间。谈到经营酒庄最大的挑战,他坦诚表示,面对这样一座富有历史的酒庄,既要延续传统,又要通过革新令其得到提升,并不容易。事实证明,Vicente Dalmau做得非常出色。年纪轻轻便担负重任,他必须将全部精力集中在酒庄,也因此放弃了很多自己的生活。

接手酒庄后,Vicente Dalmau首先做的是组建新团队,一个与他一样非常年轻的团队。人心齐后,接下来便是对酒款的调整。他将一切的关键归于对平衡的把握,即找到传统与现代间的平衡点,这一点在酒庄的方方面面均有体现。
以酒款为例,酒庄的核心系列Marqués de Murrieta,以及只在最佳年份才会出品的高端酒款Castillo Ygay,依旧是传统里奥哈的代表。革新则体现在新推出的酒款Dalmau上。对于这支酒,Vicente Dalmau选择了不同于传统的酿造方式,希望可以让酒款多展现一些果味,并且全部陈年在法国新橡木桶中。他将这支酒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并称其为酒庄的“叛徒”,不再是传统的里奥哈,而是展现自己个性,展现这座古老酒庄年轻的一面。

 

02| 无可替代的Castillo Ygay

谈到里奥哈近些年的革新,便绕不开单一园的话题。Vicente Dalmau赞同这个趋势,他表示自己也正在投入更多的精力在单一园酒款的酿造上。于是Vicente Dalmau拿起笔,开始边画边解说。首先他画了一个很大的圆圈,并郑重解释道,其实Castillo Ygay本身就是一个单一园,是里奥哈最早、最大的单一园。
1878年,莫瑞塔酒庄买下Castillo Ygay,连同周围一整块300公顷左右的葡萄园,酒庄的建筑正处于葡萄园正中。如今在里奥哈,像这样完全使用自家种植的葡萄酿酒,并且葡萄园都集中在酒庄周围的酒庄,实属凤毛麟角。300多公顷的葡萄园,为酒庄酿造核心系列Marqués de Murrieta提供了丰富的葡萄来源。同时,整个葡萄园又根据海拔、坡向、土壤等因素,被细分为多个更小的单一葡萄园,用于酿造富有个性的单一园酒款。

Vicente Dalmau在象征Castillo Ygay的大圆中圈出了一个单一园,写下了Capellanía名字。他介绍说,这是酒庄推出的一支单一园酒款,使用100%的维尤拉(Viura)酿造的白葡萄酒。即便这是里奥哈最有名的白葡萄品种,但在这个明显以红酒为主流的产区,白葡萄酒的产量和名气都是相当微乎其微的。
显而易见,里奥哈白已经在这里重生了。曾经,维尤拉在世人眼中,就像是赛美容(Semillon)或者雪莉产区的帕洛米诺(Palomino)一样,一直逃脱不了中性的定义。而现在,人们越发看到这些品种对于风土的表现力,与橡木桶的完美契合度,以及令人惊艳的陈年实力,这些特质都是Capellanía想要表达的。
接下来,Vicente Dalmau又画了第二个圈,这便是Dalmau的出处,名为Canajas的单一园。除了采用更偏现代的酿造方式外,这支酒所使用的葡萄比例也非常不同,特别是包含了小比例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Vicente Dalmau解释了个中缘由,这是因为酒庄在园中种植赤霞珠的时间早于里奥哈建立DO制度,因此,调配少量赤霞珠的葡萄酒依然可获得DO标志。像这样的任性,也只有如此悠久的酒庄才会享有吧。
Vicente Dalmau笔下的第三个圈明显大了许多,这正是酒庄传统风格的顶级之作Castillo Ygay Gran Reserva Especial的葡萄园La Plana所在。La Plana位于海拔近500米的宽阔坡地上,也是整片葡萄园中的制高点。
Castillo Ygay Gran Reserva Especial只在理想年份才会出品,分为红白两支。有意思的是,红与白所经历的发酵和陈年过程很相似,比如同样会在橡木桶中经历长时间的陈年,并且在装瓶后还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继续发展。此外,无论红白,这支酒都具备着令人惊艳的酸度,甚至可以颠覆大众对里奥哈酒款酸度的一贯印象。

Vicente Dalmau使用1980和2009两支Ygay红葡萄酒进行的对比品鉴,展示了酒款的风格演变和陈年实力

值得一提的是,Ygay的红葡萄酒在保持传统的基础上,也融合了一些现代方式。比如在2004年份以前,所有酒液都需要经历30个月左右的美国橡木桶陈年,其中至少有10个月是在新桶中度过。而到了2005年份,酒庄开始尝试将丹魄(Tempranillo)保持不变的处理方式,而将另一个品种玛祖爱罗(Mazuelo)放置在法国新橡木桶中陈年,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这也正如Vicente Dalmau前面所讲,传统与现代并不是泾渭分明,关键是如何把握二者的平衡。

 

03| 这支满分酒,经历了21年橡木桶陈年

2016年,当Luis Gutiérrez对Ygay的白葡萄酒进行垂直品鉴时,虽然是从1919至1986的大跨度,但他其实只品鉴了7个年份。并非酒庄小气,而是这支酒款推出的年份实在太少,从诞生至今,仅仅推出了13个年份。
13个年份中,又因为酒庄并不是所有酒款都有留存,所以Luis Gutiérrez最终品鉴了1986、1975、1962、1950、1946、1932、1919这些年份,加上1975年份连开4支都受到橡木塞污染,最终Luis Gutiérrez打出了6个分数,其中便包含了3个满分。推荐大家翻阅一下Luis Gutiérrez对于1986年份的品酒辞,足足有532个字,如同小作文一般。在洋洋洒洒的文字中,也可以感受到他对这支酒的惊讶之情。
西班牙不乏经历长时间桶陈的葡萄酒,Ygay正是其中的佼佼者,但令人意外的是,这支酒的白会比红在橡木桶中待更长时间。就比如1986年份,经历了整整21年的美国橡木桶陈酿,接着又在水泥槽中待了67个月,直到2014年1月才终于装瓶。里奥哈的白葡萄本来种植面积就非常小,加上橡木桶陈年难以避免的挥发问题,最终,这支酒一共上市了约8000瓶。
Vicente Dalmau分享了一些酒款细节,这支酒并不像Capellanía完全使用维尤拉,而是由97%的维尤拉和大约3%的更小众的品种玛尔维萨(Malvasia)酿造,先是在18000升的橡木桶中进行发酵,然后再放入美国橡木桶中进行漫长的陈年。这些美国橡木桶是酒庄非常珍贵的老桶,缝隙中布满了酒石酸结晶,可以减缓酒液在陈年过程中的氧化速度。酒款高挑的酸度,也可能是与里面残留的酒石酸有很大关系。

当品饮这支酒时,方才理解Luis Gutiérrez当时的心情。这支酒起初还有些闭塞,但随着在杯中时间的推移,香气开始逐渐显现,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果香、矿物香,直到蘑菇等陈年香气逐一铺开,更令人惊讶的是,时间越久,酒中的果味越发鲜明,的确仿佛越来越年轻了一般。高挑酸度和富有层次的香气令酒款保持了足够的活力,很难令人相信这是一支经历了30多年光阴的酒款。
当谈到这支酒是否可以继续陈年,是否真如Luis Gutiérrez预计的持续欣赏50年时,Vicente Dalmau赞同了这个看法,但谈到这里,他笑着说:“可以等,但没必要,因为它现在已经很完美。”

文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