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自闭的庄主竟然在破烂的酒窖里,酿出了世界上最纯净的葡萄酒

“亲爱的Reynaud先生,我是您在英国的进口商。因为您没有留下传真或电话,我只能这样写信。贵酒庄的作品让人眼界大开,非常期待近期能有机会前往拜访。盼望回复。”

1

“亲爱的Reynaud先生,这是我第二次给您写信了,一直没能收到您的答复。贵酒庄的佳酿如今在英国声誉绝佳,如能有幸能拜访,对我个人也有非凡意义。盼望回复。”

1

“亲爱的Reynaud先生,这是第三份信了,我核对过您酒庄的发货地址也联系过邮局。不知为何您至今仍未给我回信。由衷盼望能前往参观,我可以自己开车过去,无须接送招待。只要能见见您即可,盼望回复。”

1

…………

1

“亲爱的Reynaud先生,我已经寄了快一年的信了,您有看过邮箱吗?盼望回复。”

1

“亲爱的Reynaud先生,我非常确信您收到了所有的信件,但我还没得到您的任何回复。无论怎样,我将于下个月12日下午三点到酒庄拜访,如有不便请尽快回信拒绝。回复与否随您高兴。”

当上个世纪70年代,英国著名酒商和葡萄酒作家Simon Loftus终于受够了给Louis Reynaud单方面写信后,他寄去了这份最后通牒。之后他踏上了前往法国南部的旅程,并最终在约定时间开车抵达对方位于教皇新堡的酒庄。

……他以为自己走错了。

通过曲折的乡间小道,他抵达了一座很难被界定是酒庄的老旧建筑物前。灰蒙蒙的小屋门窗紧闭,墙体还是斜的,整体风格介于废弃仓库和已经关门的农家乐之间。仔细检查半天后,他才终于从路边树枝的缝隙间勉强看到了被树叶精心遮掩起来的酒庄招牌……没走错啊。

远眺酒庄,图片来源: Ben Lewin MW

远眺酒庄,图片来源: Ben Lewin MW

紧闭的大门丝毫没有为他打开的意思,Loftus先生只能不顾危险的尝试着敲了敲那扇摇摇欲坠的大门。但除了墙壁上被震下来的尘土外,一无所获。整个酒庄寂静无声,就好像废弃了多年的危楼一样。

无奈之下,Loftus先生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车上。就在他发动引擎准备原路返回时,无意间通过后视镜撇到有人正从酒庄外的一条沟里鬼鬼祟祟的探出身来——不正是那位从未回信的Louis Reynaud先生……

哈哈,王老师都可以想象到这位Loftus先生脸上令人终生难忘的错愕表情。这就是法国教皇新堡产区最具盛名的顶级名家,哈雅丝酒庄Château Rayas和酒庄那性格古怪的老庄主Louis Reynaud的故事。

用一位转述这个故事的作者的说法,“Rayas到Louis Reynaud这一代开始声名鹊起,但任何人都不会觉得这是他在市场推广上的功劳……”他本人自闭症一样的行事风格保证了这一点。

老老庄主Louis Reynaud

Rayas的老老庄主Louis Reynaud

 教皇新堡的传奇名庄

其实不仅主人比较另类,就连Rayas酒庄本身的土地也和其它的酒庄不一样,葡萄园位于教皇新堡产区最东北的角落。这座酒庄之所以看上去像是七拼八凑起来的,原因之一就是教皇新堡详细的产区范围颁布后,Louis发现自己原来的酒庄建筑被划到了产区之外,不得不赶紧在红线内侧赶工一个新的。

和葡萄酒爱好者印象中覆盖着大量卵石,阳光丰沛的教皇新堡风土的经典风格截然不同的是:酒庄12公顷的葡萄园都是黄色沙质土壤。品种选择上也有些特殊,尽管教皇新堡以可以使用13个不同品种调配红葡萄酒而出名,Louis只选择了100%来自老藤的歌海纳(Grenache)作为红葡萄酒,白葡萄酒则用白歌海纳(Grenache Blanc)和Clairette调配。

Rayas特别的沙质土壤

Rayas特别的沙质土壤

Reynaud家族介入葡萄酒的历史史于1880年,Louis的父亲Albert Reynaud因为双耳失聪,被迫放弃原本待遇优渥的公证人工作。当时正是欧洲根瘤蚜虫肆虐时期,很多酒庄拥有者都忙着将土地和葡萄园变卖折现。借此机会,Albert斥资买下了酒庄。和教皇新堡内当时其它酒庄一样,Rayas靠向罐装商提供葡萄和散装酒挣钱。

1920年,Louis Reynaud在教皇新堡当地首次独立罐装自己的葡萄酒出售,开始了这座酒庄迈向伟大的第一步。有趣的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酒款非常不错,干脆在酒标上标注了一级名庄(Premier Grand Cru,这当然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弄的跟山寨货一样。

祖传的“自闭症”?

其实Louis Reynaud刚掌管酒庄时,大多数人都觉的酒庄要完了……让人头疼的不是他的能力而是性格,他在葡萄酒方面固执到让人震惊的程度,却又非常讨厌在葡萄酒以外的地方浪费时间,包括和人打交道。Reynaud家族的资产不少,全被Louis用来购买其它酒庄,本人则过着相当简朴的生活。虽然有人说这是颇有远见的投资,但我觉得他只是单纯懒得在酿酒之外的地方花心思罢了…毕竟,他管理酒庄的时代,从未囤积过哪怕一瓶自己的葡萄酒,就算是升值最快的时候也是如此。所有葡萄酒一经装瓶便被卖掉。直到他孙子辈开始管理酒庄后,酒庄才开始修建存放老酒的酒窖。

1978年,Louis的儿子Jacques Reynaud接管酒庄,Jacques和他父亲一样不好相处——他不像老爸那样藏身沟渠之中的唯一原因,是他更喜欢躲在酒窖里。如果访客来的时候来不及躲进酒窖,他会藏到酒庄外一个巨大的松树背后……连那些成功预约到面谈生意的进口商,也经常会按约定来酒庄时发现庄主不见了……

老庄主Jacques Reynaud

老庄主Jacques Reynaud

Jacques不只是躲猫猫高手,同样也是酿酒奇才。但很遗憾,在留下一系列传奇年份后,他在1997年意外去世。由于没有继承人,最终酒庄交给了他的的侄子,现任庄主Emmanuel Reynaud。

Emmanuel比他的叔叔和爷爷都要好相处的多,至少他终于在酒庄配了电话。这样,当你打电话来留言时,他可以通过机器第一时间拒绝你——“不要费功夫留口信了,我懒得去听”。但在他手中,酒庄终于接待参观者了,虽然你需要酒庄的长期合作的伙伴推荐,并且最好只来一次而且不拍摄任何照片。为了满足访客的需求,Emmanuel贴心的给家族旗下的酒庄都设置了小小的指路标牌,方便大家在崎岖的乡间小路上找到正确的路。尽管这些锈迹斑斑的牌子都很迷你,还经常被周围的植被遮掩起来。

牌子上写着“通往Rayas酒庄的路”

牌子上写着“通往Rayas酒庄的路”

家族自1935年购入的另一座酒庄,Chateau des Tours的招牌

家族自1935年购入的另一座酒庄,Chateau des Tours的招牌

不过,这种零星的拜访是否真的能够提升酒庄的形象,我保持怀疑……葡萄酒大师杰西斯·罗宾逊(Jancis Robinson)曾经提到过,作为每年都能拜访一次的“老客户”,她每次都能从那些头一回来酒庄的参观者的表情上获得乐趣。

“当他们第一次见到酒庄异常原始简陋的样子时,都会极力掩盖惊惶害怕的神色。地板就是光秃秃的土地,一切的一切都是灰蒙蒙的色调。装酒的桶由于年代久远,完全失去了颜色,看上去有随时散架的危险。粗糙的石墙裸露着,结满蜘蛛网。”

图片来源:Michael Davis

图片来源:Michael Davis

另一个游记的作者提到更有趣的一件事,在他终于获得了前往酒庄的资格后,通过邮件向Emmanuel询问如何找到酒庄。Emmanuel回复他说“你到当地后随便问问吧,我都不知道为啥不管怎么样(躲),那些人总是能找到我……”

现任庄主Emmanuel Reynaud

现任庄主Emmanuel Reynaud

结尾

尽管从各种周边传闻中,Emmanuel显得不近人情。但见过他的人都告诉我他本人其实非常友善,特别是对那些有幸在他酒庄实习过的年轻人来说,之后想要拜访他的酒庄不仅非常方便,他还会邀请对方多住些日子。

至今,Rayas仍然是教皇新堡产区最为昂贵,最为顶级的葡萄酒之一。酒庄的作品纯粹清新,被杰西斯·罗宾逊大师形容为“琼浆玉液”。由于产量极为有限,又收到全世界爱好者的追捧,在过去的25年里,Rayas的零售价格增长了近20倍。

王老师曾问过一位年轻时有幸在酒庄实习的业内前辈到底关于Rayas内部的传闻有多少是真实的。他非常开心的说——

“如果去酒庄你就会发现,你真的很难找到比Rayas更脏的酒庄了,所有来的人在酒窖里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慢慢前进,免得被什么东西绊死。品鉴用的酒杯也是直接摆在酒窖角落的矮凳上,挂着尘土和蜘蛛网。如果正好来了客人,Emmanuel就直接拎起那些杯子,甩掉蜘蛛网后把酒倒进去端给客人品尝。”

 

“但那些酒的味道,天哪!可能世界上最为纯净的东西了。”

王老师写到这里数了数,这篇应该是我在知味发布的第9篇行业传奇了。这个系列写到如今,最让王老师诧异的是,每次写完总能收到读者留言说这是给某家酒庄的软文。

软文?

之前几篇文章的主题,涵盖了从美国葡萄酒教父,全世界最贵的一瓶拉菲背后的假酒疑云,到罗曼尼康帝如何成为传奇等众多话题……如果这些文章是软文,也就是说知味已经拥有了葡萄酒世界里最为显赫的一群客户,而且为他们写的“软文”里还可以肆无忌惮地加入批评和夸奖他们的竞争对手。世上还有这样的“软文”?

王老师给知味的读者们讲Rayas酒庄的故事,不是为了嘲笑它内向的庄主,也不是为了破坏大家心中对小酒庄田园牧歌的美丽幻想,更不可能是拿了钱为了宣传一家本来就供不应求的顶级名家。

每每看到某些网友装作看破一切地扔出“这是软文”的冰冷言论,把所有看到读到的令人感动难忘或者忍俊不禁的故事都归于营销手段时,我就会想起Rayas这家都三代都不愿意被人看见的酒庄。

哪怕没有软文和营销,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依然有能力孕育那些精彩、传奇、甚至伟大的事物、人物和故事。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愿意相信,那我们的人生将错过多少美好的事情?

谁喝谁知道。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1条评论

  1. Randy
    2016年8月29日 14:27 #

    之前二级课上,听王老师说过这个故事。念念不忘!终于等来文章,可以反复拜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