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美国最贵的葡萄酒,恐怕非“啸鹰”Screaming Eagle)莫属,啸鹰稀有的长相思白葡萄酒在Wine-Searcher以均价4万2千霸占美国酒最贵排行的第一,而它的赤霞珠红葡萄酒则占据了第二名,2万4千元的均价竟是第三名价格的3倍!真是名副其实的美国葡萄酒王者。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Screaming Eagle“啸鹰”一名取自美国第101空降师师部的别名。这支负责利用直升机进行空中突击、快速推进的部队,参加了二战中的诺曼底登陆、市场花园行动,以及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是美国家喻户晓的突击部队。

“这要么是一只尖啸的雄鹰,要么什么也不是”,这是啸鹰创始人立下的志愿。如此刚毅的名字,再搭配上硬朗的“雄鹰”酒标,我相信大多数人会直觉认为啸鹰背后的人是一个霸气坚毅的男人,但其实,它的创始人Jean Phillips和让雄鹰发出第一声鸣叫的酿酒师Heidi Barrett是两位英气十足、令人敬佩的女性。


酒庄介绍

创始人Jean Phillips

啸鹰酒庄的创始人Jean Phillips女士是纳帕谷一位非常成功的不动产经纪人,曾经她工作的一部分就是帮助酒庄找到合适它们的主人。也许是房产经纪人独有的直觉让她辨识出了极好的葡萄园风土,1986年她买下了令自己心动的一块占地23公顷的地。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当时这块地上仅种植了80株葡萄,大多是赤霞珠,还有零星的几株白葡萄,但每一棵葡萄都得到了她悉心的照料。最初的三年里她仅仅是将葡萄卖给附近其他的酒庄。但后来她越来越不满足于只充当一个种植者的角色,在一个古老的石头房子里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车库酒庄,只有很简单的设备酿酒。当时她把自己酿的酒拿给了“加州葡萄酒教父”蒙大维品尝,得到了热烈好评,于是在蒙大维和其他朋友的鼓励下,她逐渐开始了自己的葡萄酒之旅。

在酿酒方面经验空白的Jean Phillips寻求了蒙大维的建议,先是雇佣了在E. & J. Gallo、Beaulieu Vineyards等许多知名酒庄工作过的酿酒顾问Richard Peterson。而后Peterson把自己的女儿Heidi Barrett介绍给了她,二人一拍即合,从此啸鹰有了自己的酿酒师。

酿酒师Heidi Barrett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被罗伯特帕克称为“葡萄酒圈第一夫人”的Heidi Barrett来自于酿酒世家,她本人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酿造科学的高材生。系统性知识学习和多个发酵季里耳濡目染积累下的经验让她25岁时就成为了Buehler Vineyards的首席酿酒师。1988年,她转型作为酿酒顾问,她在Dalla Valle的第一次出品就获得了帕克满分,而后在啸鹰的成功更是让她成为当之无愧的大牌酿酒师。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啸鹰的第一个年份是1992年,Jean Phillips在酿酒师Heidi Barrett和Dalla Valle庄主Gustav的帮助下挑选出了最好的地块来酿造啸鹰。刚拿到新酒的她就像一位新生儿的母亲,兴奋想向全世界炫耀她的孩子,送出了很多啸鹰的第一个年份,于是在还没赢得帕克高分时,啸鹰就在当地积累了很好的声誉。三年后,罗伯特帕克给92年啸鹰的99分让酒庄一跃进入膜拜酒庄行列。此后的1997、2007、2010、2012、2015、2016更是接连斩获了这位酒评家的满分。Phillips女士的成功不是偶然,她是一个标准很高的人,在不好的年份,她甚至不会允许啸鹰上市,例如2000年份的啸鹰就因为没有达到她的要求而被割舍。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啸鹰的市场登台价是75美金,在那个时代75刀一瓶的葡萄酒可是价值不菲,可却成为了啸鹰再无仅有的价格。如今一瓶正牌啸鹰的国际均价近3700美金,合人民币2万4千多块。


而在拍卖市场上,总计拍得2千7百万的啸鹰也是当之无愧的宠儿。2000,一瓶6升装的1992年啸鹰以50万美金的价格打破了当时的拍卖纪录。2002年的啸鹰是进入拍卖市场最多的年份,共计有1439瓶,其中197瓶是在其发售的2005年就被拍出,竞争激烈让人叹为观止。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Wine-Searcher啸鹰历史均价

啸鹰易主

21世纪初,扇叶病毒从相邻的葡萄园蔓延到了啸鹰,酒庄不得不进行大规模的重新种植。2006年,酒庄投资人Charles Banks和美国体育大亨Stan Kroenke一起说服了Phillips女士,并收购了啸鹰酒庄。

财大气粗的Kroenke和Banks上任后做的第一个决定是倒掉40%的2004和2005年份酒,共计550箱,估价约330万美金,因为他们认为这些酒不符合他们的标准。同时他们聘请了另一位传奇酿酒师Andy Erickson担任酒窖总管,而Andy的妻子Annie Favia则负责酒庄的种植。他们给葡萄园换了砧木,并将一些美乐替换成了品丽珠,当然赤霞珠还是这里不变的主角。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Andy和Favia夫妇

据说两位合伙人一直都合作的很好,直到后来Kroenke想要独自掌管酒庄,于是Banks把自己的那部分资产卖出,离开啸鹰独自发展。Banks曾拥有多家酒庄的股份,例如Mayacamas Vineyards、Sandhi、Qupé、Wind Cap、新西兰的Trinity Hills和南非的Mulderbosch,不幸的是后来他因为诈骗而入狱。啸鹰酒庄现在的全权掌门人百亿富翁Kroenke,旗下事业涵盖多家顶尖运动俱乐部,他是英超阿森纳的最大股东,拥有NBA球队丹佛金块,此外他还拥有巨橡酒庄(Jonata Estate)、希尔特酒庄(The Hilt Estate)。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Stan Kroenke

酿酒师Nick Gislason

如今啸鹰的酿酒师Nick Gislason同样来自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他从2010年加入啸鹰,在2011年Andy Erickson离开后,他成为了接班人。加入啸鹰之前,虽然Nick在美国膜拜酒庄Harlan等几家酒庄有短暂的工作经历,但他并没有长期在任何一家酒庄工作过,不得不说当时的Kroenke任命年仅29岁的Nick Gislason做总酿酒师是一个很大胆的决策。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Gislason的酿酒理念听起来有点文艺,他希望在酒中找到一种动态渲染的空间感。这位年轻的酿酒师从很早便一直在一家烟花公司工作,他说“酿酒其实和烟花一样,要让人们感觉到生命力。你得时刻保持一种紧迫感,在烟花上升到顶点的前一瞬将它燃爆绽放,在不同烟花之间再控制黑暗的空间感来营造一种张力。在酒里同样要塑造这样的对比和活力。”如果你觉得这太抽象,不妨下一次喝酒时打开音箱播放一下滚石乐队的《野马》,在这首歌里同样有他喜欢的张弛。

葡萄园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啸鹰的葡萄园位于纳帕河东侧的一个朝西的缓和山坡上,土壤多岩石,拥有很好的排水性和光照,就算是多雨的天气也不会积水。加上下午从San Pablo Bay吹来的风又帮助了葡萄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凉爽,让葡萄在充分成熟的同时还可以很好地保持新鲜的风味。酒庄的树冠管理也给空气流动留出了充足的余地,让风可以带走多余的湿气,保持果实干燥。当然在采摘、选果阶段也要拿出十成的细心才能酿造尖端的好酒。

酒款

啸鹰总共出产三款酒,两红一白正牌啸鹰以高品质赤霞珠为基调,丰富却不紧缩、醇美却不沉重,入口的空间感让你觉得很柔软,却不失生动和能量感。2012年开创的新品牌Second Flight是一个以高品质美乐为基调,再进一步混合其他品种的混酿。在酒庄转手之后,新团队认为美乐在这里有着很大的潜力,于是它们大幅度调整了美乐的种植方式,让它得到更好的表现。这款酒在2015年更名为The Flight,香气丰富,红色水果、香料、花香,轻盈且优雅。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据说是为了特殊的客人和餐饮渠道打造,啸鹰从2010年开始生产一款霸占美国酒最贵第一名的长相思。这款酒来自葡萄园里一个有着蓝灰色黏土的地块,不太适合种植赤霞珠,而被认为能让长相思有很好的表现。尽管酒庄似乎对自己的出品很满意,很多人仍然觉得啸鹰的长相思品质不符合价位。这些人中有一部分是从没喝过这均价六千多美金、一瓶难求的长相思而酸的凭空揣测。但对啸鹰喜爱有佳的帕克居然也评价说“这款长相思好像没有任何值得大张旗鼓赞扬的特别之处,甚至我可以想到很多比它便宜的美国长相思都比它要丰满、复杂、好喝”。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关于啸鹰,坊间一直有许多的不解和疑问。有人怀疑如果帕克等酒评家盲品啸鹰,是否还会给他打出如此高的分数?有人不解啸鹰每代酿酒师的风格有怎样的变化的?有人好奇一次易主、一次独吞,Kroenke到底出了什么价格才完全占有啸鹰?而啸鹰的产量更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这些问题神秘、低调的啸鹰很可能永远都不会给我们答案,这家酒庄甚至每年只允许个位数的人进门参观。


那号称“膜拜酒王”的啸鹰喝起来到底如何呢?今年的8月28日,知味在上海举办了一场囊括8款美国膜拜佳酿的晚宴。除了啸鹰,还有鬼才佳酿 Sine Que Non, 媲美波尔多一级庄的哈兰,以及膜拜酒新贵稻草人等等。当晚的主持人、知味讲师Echo这样评价2007年份的啸鹰: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在晚宴开始前,开瓶试第一口啸鹰时,有种时间仿佛静止了的美妙感觉。没有惊人的浓郁度和复杂度,颜色也是偏浅的宝石红,香气和酒体更偏向勃艮第的花香轻盈派而非波尔多端庄醇厚派,全和印象中的美国膜拜庄沾不上边。的确,2007啸鹰没有浓缩的果味和声势浩大的酒体,在整场晚宴的觥筹交错中,也并非最富冲击力与表现力的酒款。

 

而后续晚宴交流中,对啸鹰是否值这个价大家也各抒己见:一派认为他非常与众不同,跳出了美国膜拜酒浓郁饱满约定俗成的框架,是美国膜拜酒的一股清流;而另一派则认为,啸鹰可能在探索的过程中迷失了自己,失去了美国酒本该有的精髓。


啸鹰从一夜成名,价格连连攀升,最终今天成为最昂贵的美国葡萄酒。欲戴王冠,必受其重,不到30年时间里,从75美金涨到3千6百多美金的啸鹰,究竟是物有所值,还是市场的鼓吹,你怎么看?


文|常昕

编辑|yunwei

图片来源自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登顶美国膜拜酒的“啸鹰”,凭什么卖到2万多一瓶?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