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裕森专栏|一瓶难求的普里奥拉托老酒,熟成风味中竟透着惊人的清新!

林裕森专栏|一瓶难求的普里奥拉托老酒,熟成风味中竟透着惊人的清新!

二十多年来,若不是每年旅行三个月,参访百家酒庄,便是直接在产区里待上一整年,这样的职业生涯,在去年却完全挂零,最近一次竟然已是近两年前了。在西班牙的普里奥拉托(Priorat),一早,赶在搭机飞回台湾之前,去Porrera村内的Celler Cal Pla酒庄看屋顶阁楼上的的老酒木桶组,那是一种称为Vi Ranci的型陈酒,没有加烈,通常不带甜味,只是陈放木桶中,在干燥通风且温差极大的屋顶阁楼任其蒸发浓缩成浓烈多香的粗旷风味,这是加泰罗尼亚所特有,却逐渐消失的传统味道。普里奥拉托是近三十年间才开始受到注意的西班牙“新兴”产区,现在区内还有一些酒庄保有陈年的老式氧化陈酒,有些甚至超过百年历史,让我们得以从中窥看这个现今西班牙最受瞩目的产区,当年的历史样貌。

林裕森专栏|一瓶难求的普里奥拉托老酒,熟成风味中竟透着惊人的清新!

不过,无论过往或是今日,这种陈酒大多是家族自用的小规模生产,红酒才是普里奥拉托最重要的酒种;Celler Cal Pla创立于1814年,算是当地的元老级酒庄,保有最多的陈年兰西酒,也有相当具规模,以酿造红酒为主的百年酿酒窖,不过,却是1995年才又重新开始酿酒。今日如此知名的普里奥拉托,在1989年由René Barbier和Álvaro Palacios等人开启新式风潮之前的普里奥拉托红酒是何等样貌呢?这是连当地的酿酒师们也很想知道的答案,因传统主要生产散装酒,很少装瓶保存,几已不可考,特别是在根瘤蚜虫灾难之后,大部分村民迁往城市工作,留下许多弃耕的葡萄园。

林裕森专栏|一瓶难求的普里奥拉托老酒,熟成风味中竟透着惊人的清新!

现在全区虽然有大大小小超过百家的酒庄,但在三十年前,却仅只3家。史载有八百多年历史,隶属熙笃会的Scala Dei修院,在13世纪就已经在普里奥拉托酿造葡萄酒,甚至在1878年有开始装瓶的纪录,但修院附属的酿酒窖Cellers de Scala Dei却是1974年才又复创的现代化酒厂。曾在6年前品尝过1974年的Scala Dei,大部分是整串带梗酿造的歌海娜(Garnacha),混合一些佳丽酿(Cariñena),虽然已有些老态,多菌菇以及土壤系的陈酒香,但喝起来还是带些粗旷的力量,特别是有意料之外的活泼酸味,似乎还有些潜力。

林裕森专栏|一瓶难求的普里奥拉托老酒,熟成风味中竟透着惊人的清新!

Bellemunt村位在Priorat海拔较低的南区,气候较温暖,主要种歌海娜,佳丽酿较为少见,除了页岩Licorella,也有较多的黏土与沙子。此村的酒风比较没有那么强硬,矿石气也稍微少一些。Mas d’en Gil是村内最知名的酒庄,以歌海娜和佳丽酿老树酿成的Clos Fontà红葡萄酒,是酒庄的招牌酒,但白葡萄酒Coma Blanca也相当独特,质地浓厚却又相当均衡,或许跟酒庄的葡萄园有较多的石灰质黏土有关。Mas d’en Gil虽于1998年设立,但其前身正是普里奥拉托的老牌酒庄Masía Barril。早期,酒庄的葡萄都卖给主要生产加强酒的Bodegas de Muller,通常和加泰罗尼亚其他产区的酒混调,直到1980年才开始自己装瓶,并且以Priorato(Priorat的西班牙文译名)为名上市。

林裕森专栏|一瓶难求的普里奥拉托老酒,熟成风味中竟透着惊人的清新!

Masía Barril当年将所酿造的酒依酒精度分类,13.5%的称为Extra,是添加一部分较早采的未熟葡萄酿成;15%的称为Tipico,是本区最典型的酒精度;16.5%称为Classico,甚至还有17.75%称为Especial,后两者的高成熟度在别的地区也许匪夷所思,但对这边的歌海娜来说并不太难。Mas d’en Gil的地窖里还保有一些老酒,普里奥拉托早期珍贵的酿酒历史就藏在这些酒中。十几年前我曾经在伦敦和巴黎喝过几次1980年代的Classico,风格有如不带甜味的波特酒。

林裕森专栏|一瓶难求的普里奥拉托老酒,熟成风味中竟透着惊人的清新!

几年前拜访Mas d’en Gil时,除了品尝Clos Fontà和Coma Blanca,庄主的女儿Marta Rovira还特地开了Masía Barril时期的老酒,包括1996的Extra和1991的Tipico。这两瓶酒都熟成得相当好,开始散发充满香料、菌菇与毛皮的陈酒香气,即使过了十几二十年仍保有均衡与清新。混合未熟葡萄酿成的酒以保新鲜似乎是个颇富创意的点子,不知是否有年轻的酿酒师模仿这样的制程。

林裕森专栏|一瓶难求的普里奥拉托老酒,熟成风味中竟透着惊人的清新!

美国最重要的葡萄酒杂志曾经给予1991的Tipico极低的73分评价,而且建议在1995年之前就要喝完。还好,Rovira先生和他的家人并没有太急着喝完这些到现在都还正值盛年的可口陈酒。时间常常像一面镜子,为我们反射出平时直视不到的真实。而这些最早期的普里奥拉托红酒也预示了今日普里奥拉托的成就,决不是历史的偶然。

文 | 林裕森
图片来源于林裕森

林裕森专栏|一瓶难求的普里奥拉托老酒,熟成风味中竟透着惊人的清新!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林裕森 林裕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