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裕森专栏|一瓶难求的普里奥拉托老酒,熟成风味中竟透着惊人的清新!

林裕森专栏|一瓶难求的普里奥拉托老酒,熟成风味中竟透着惊人的清新!

二十多年来,若不是每年旅行三个月,参访百家酒庄,便是直接在产区里待上一整年,这样的职业生涯,在去年却完全挂零,最近一次竟然已是近两年前了。在西班牙的普里奥拉托(Priorat),一早,赶在搭机飞回台湾之前,去Porrera村内的Celler Cal Pla酒庄看屋顶阁楼上的的老酒木桶组,那是一种称为Vi Ranci的型陈酒,没有加烈,通常不带甜味,只是陈放木桶中,在干燥通风且温差极大的屋顶阁楼任其蒸发浓缩成浓烈多香的粗旷风味,这是加泰罗尼亚所特有,却逐渐消失的传统味道。普里奥拉托是近三十年间才开...
继续阅读>>

林裕森专栏|西班牙不死的经典Gran Reserva

林裕森专栏|西班牙不死的经典Gran Reserva

在葡萄酒的世界里,Gran Reserva是西班牙特有的葡萄酒类型,也许,在南美的西班牙语系葡萄酒产国也偶有使用,但原型却是源自西班牙,是一种延长橡木桶培养以及瓶中熟成的葡萄酒。“Gran ”有大或伟大的意思, “Reserva”则有特选珍藏之意,在二十多年前,许多西班牙酒厂最顶级的酒款都属Gran Reserva,比次一等的 Reserva和熟成时间更短的 Crianza 要来得昂价,特别是在最知名的里奥哈(Rioja)产区内。 虽说酒庄可能挑选质量较优异的葡萄酒制成Gran Reserva ...
继续阅读>>

林裕森专栏|想在家中常备葡萄酒,该怎么挑?

林裕森专栏|想在家中常备葡萄酒,该怎么挑?

在我们的生活里,贩售葡萄酒的地方越来越多,需要的时候再买,不就可以省下许多储酒在家的麻烦事了吗? 确实,我也希望可以这么看淡一切,过著简单朴实的生活,但我也知道,没有家中常备的葡萄酒,将会失去多少生活的乐趣。其实不用太多,只要备有一两箱挑选得宜的葡萄酒,离随时有美酒相伴的美好生活,应该就不会太遥远了。 至于,要挑选哪些酒做为家中常备的葡萄酒呢?答案其实很简单,重点在于:知汝自身。这句希腊德尔菲神殿中的铭文虽然可以让许多人穷究一生不得解,但却也可以是选酒时最简单的首要原则。什么样的人喝什么样的酒,...
继续阅读>>

林裕森专栏|这个原产自法国Jura的葡萄品种,却在西班牙大放异彩!

林裕森专栏|这个原产自法国Jura的葡萄品种,却在西班牙大放异彩!

DNA鉴定让许多葡萄品种的身世瞬间解密,但真相大白之后,有些让人恍然大悟,如发现Cabernet-Sauvignon是Cabernet-Franc与Sauvignon Blanc的后代,早在命名时就已直白泄漏天机。但也有些是完全意料之外,有不少分散各地,原本不相干,风格殊异的葡萄,却竟然是完全相同的品种,让一些品种的经典风格必须重新改写过。 让我最有感的例子是原产自法国汝拉(Jura)的黑葡萄特鲁索(Trousseau),因曾相当着迷于遗世孤立的汝拉产区,对这个仅存一百多公顷的稀有品种倒是相当熟...
继续阅读>>

林裕森专栏 | 西班牙老牌名庄,为何换掉几十年的经典风格?

林裕森专栏 | 西班牙老牌名庄,为何换掉几十年的经典风格?

半个世纪前,在Gault-Millau杂志所举办,称为葡萄酒奥林匹克(Wine Olympics)的盲饮比赛中,西班牙的桃乐丝(Torres)酒庄以年轻葡萄树酿成,价格平实低廉,1970年份的波尔多混调红酒Gran Coronas,超越多家波尔多最顶级昂贵的城堡酒庄,开启了Torres甚至西班牙在国际酒坛的知名度,五十年来都还一直是全西班牙最知名的葡萄酒品牌。西班牙酒业,在历经1990年代兴起的革新运动之后,有相当多款酒的身价已经和波尔多顶级酒并驾齐驱,甚至超越。但几乎都是以当地原生品种酿成的独...
继续阅读>>

林裕森专栏 | 这种神奇美酒,从前只有元老级葡萄酒作家才有特权喝到

林裕森专栏 | 这种神奇美酒,从前只有元老级葡萄酒作家才有特权喝到

过滤原是葡萄酒的基本制造过程,可除去酒中的杂质,让酒保持通透干净,如果滤得细密一些,也可以除去酒中的微生物,如酵母菌、乳酸菌和醋酸菌等等,降低变质风险,避免酒装瓶上市后发生意外。但在现今的顶级葡萄酒中,无过滤即装瓶却越来越盛行。倒不是因为市场时兴混浊不稳定的酒,而是大多经过漫长时间培养的高级葡萄酒,透过十几或数十个月的自然沉淀,到装瓶时就已经相当干净稳定。再经过滤不只多此一举,常可能让酒暂时失去均衡或丰润感,甚至变得空洞无味,反而得不偿失。 过滤虽已不再是必然选项,但在雪莉酒业中仍相当盛行,最早...
继续阅读>>

林裕森专栏|西班牙小酒馆里的宝藏,竟然是一瓶起泡酒?

林裕森专栏|西班牙小酒馆里的宝藏,竟然是一瓶起泡酒?

西法边界的巴斯克País Vasco,虽然很少成为葡萄酒旅行的终点,但位在法国波尔多和西班牙里奥哈两大产区的必经之路上,近三十年来竟然也造访过二十余回。不过,大多是顺道经过,真正专程拜访的巴斯克酒庄却是屈指可数。   巴斯克是欧洲的美食重镇,西班牙七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小小的巴斯克自治区就独占了其中的四家,除了精致的美食传统,巴斯克亲民的Pintxos小酒馆里也常供应全国最精细美味的菜色,这大概是常常会不小心就路过巴斯克的原因吧! Pintxos是巴斯克版本的西班牙塔巴斯Tapas,常常摆满吧台的...
继续阅读>>

林裕森专栏 | 来自这个产区的葡萄酒竟然如此清凉?

林裕森专栏 | 来自这个产区的葡萄酒竟然如此清凉?

西班牙葡萄酒业因为极端本土的身世,在全球化的时代反能轻易找到最受瞩目的位置,许多现今的知名名产区,原本只是默默无名的偏僻小区,但一转身,便成了风味独具的世界珍酿,甚至在十数年间晋身成为经典。如1990年代兴起,加泰隆尼亚自治区的Priorat或更晚些,2000年代中,中部高原西北角的Bierzo产区,奇迹般地让Mencía葡萄瞬间晋升为国际名种。 原本以为,推陈出新总会有歇止的时候,没想到古老,被遗忘的传统品种却仍然不时地现身在越来越复杂的西班牙葡萄酒地图上。特别是伊比利半岛西北角落,邻近大西洋...
继续阅读>>

林裕森专栏|将老酒加入新酒中,是怎样一番滋味?

林裕森专栏|将老酒加入新酒中,是怎样一番滋味?

             偌大的葡萄酒世界,若论最古意盎然的,西班牙的雪莉酒是其一。每回喝,常有跌进百年时光隧道之感。无论制法与酒中风味,皆如隔世之作,与现下流行的葡萄酒风没有太多牵连相似之处。雪莉之于当代葡萄酒迷,虽能牵动无尽的异国情调,但对与老派风味却常感陌生隔阂,即使欲爱之亦不得其方。   因曾蛰居西班牙南部,经常流连安达鲁西亚热闹却蒙尘的小酒馆,便如媚惑般,无来由地嗜喝雪莉。我曾经怀疑必须先爱上安达鲁西亚热烈激昂的南方生活,才可能迷恋上雪莉酒。因为一离开西班牙这个最南端的自治区,常民对于...
继续阅读>>

林裕森专栏 | 这个如野兽般的品种是如何被驯服的?

林裕森专栏 | 这个如野兽般的品种是如何被驯服的?

驯化后的葡萄品种,竟是如此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