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裕森专栏 | 来自这个产区的葡萄酒竟然如此清凉?

林裕森专栏 | 来自这个产区的葡萄酒竟然如此清凉?
西班牙葡萄酒业因为极端本土的身世,在全球化的时代反能轻易找到最受瞩目的位置,许多现今的知名名产区,原本只是默默无名的偏僻小区,但一转身,便成了风味独具的世界珍酿,甚至在十数年间晋身成为经典。如1990年代兴起,加泰隆尼亚自治区的Priorat或更晚些,2000年代中,中部高原西北角的Bierzo产区,奇迹般地让Mencía葡萄瞬间晋升为国际名种。
林裕森专栏 | 来自这个产区的葡萄酒竟然如此清凉?
原本以为,推陈出新总会有歇止的时候,没想到古老,被遗忘的传统品种却仍然不时地现身在越来越复杂的西班牙葡萄酒地图上。特别是伊比利半岛西北角落,邻近大西洋岸的的加利西亚自治区(Galicia),是近十年来蹦出最多旧品种新酒风的地方,仿佛西班牙葡萄酒的未来都在那里了。加利西亚听起来也许有些陌生,但已经是全球知名的白酒产地,以Albariño葡萄酿成,西班牙最清新爽口的下海湾(Rias Baixas)便是来自这一彷如遗世独立的西班牙角落。
林裕森专栏 | 来自这个产区的葡萄酒竟然如此清凉?
但下海湾仅只是序曲,接续站上舞台的,有Valdeorras、Ribera Sacra、Ribeiro和Monterrei等四个各有风格,但却更加偏远难至的产区,深藏著更多在地的品种以及繁杂多样的酒风。不同于西班牙其他地区的干热气候,加利西亚因邻近大西洋,有相当多海洋的影响,气候温和怡人,冬天不太冷,夏天也不会太热,少了内陆高原地区的极端以及地中海岸的干热,是西班牙最为凉爽多雨的葡萄酒产地,有潜力酿出西班牙最优雅的红酒以及均衡耐久的干白葡萄酒。舒适宜居的自然环境配上加利西亚人偏爱自给自足的个性,形成西班牙极为少见,数以万计的兼职小酒庄,这些以自酿自饮为目的的迷你酒庄,虽然不具商业规模,亦无现代酿酒技艺,但却保存了许多在葡萄酒业现代化的历程中,早该被淘汰,但现下却又变得特别珍贵,活生生的历史遗产。
林裕森专栏 | 来自这个产区的葡萄酒竟然如此清凉?
例如难以数计,看似带著缺陷,但却又自有个性的地方特有种,或者位在险峻悬崖上,必须完全手工耕作的窄小梯田葡萄园以及混种著数种葡萄,完全无法理性化管理的百年老树混种园。这些在别处早已消失的传统与葡萄古种,正是西班牙酒业得以不断推陈出新的基因宝库,提供源源不绝重新出土的古老品种。十多年来已经酿成许多西班牙未曾有过的葡萄酒新滋味,甚至已成经典。在Valdeorras产区以Godello葡萄酿成的白酒,在清爽易饮的格局之外多了厚实酒体和多层质地,成为加利西亚最有气魄的白酒产区;在葡萄园常高悬在令人晕眩的斜陡梯田上的Ribera Sacra产区,Mencía葡萄展现了更多酸味,更加鲜美多汁的轻巧酒风,不只可喝性大增,质地也更加精巧柔美,已是今日加利西亚红酒的代表。
林裕森专栏 | 来自这个产区的葡萄酒竟然如此清凉?
加利西亚近大西洋岸的Santiago de Compostela是天主教朝圣胜地之一,西班牙西北部有非常多的葡萄酒产区都位在朝圣之路上,很有可能在中世纪就有北方欧洲教区的葡萄品种被带到这边种植,例如原产自法国Jura产区的Trousseau,就经常混种在加利西亚的老树葡萄园里,在这里称为Merenzao,酿成的红酒单宁质地柔和滑细,有奔放的野樱桃与香料香气,不只远胜过其在Jura的粗旷样貌,也有西班牙最欠缺的轻巧酒体,直逼顶级的勃艮第红酒。其他的黑葡萄如Brancellao、Caiño和Souson,白葡萄如Treixadura、Doña Blanca和Loureiro都已经有不少成功的精彩版本。
为数众多的各色品种大多是近年来才从混种的老树园被辨识出来,而混种园的传统甚至比单一品种的酿造更具未来的发展性,自然而然的酿造和混调,黑葡萄混著白葡萄,常能酿成更完美协调的迷人风味。浓缩深厚,充满南方阳光的丰富滋味是西班牙主流的葡萄酒风格,而加利西亚的葡萄酒却是更具凉感,更为清爽可口的在地酒风,也更贴近现今葡萄酒更爽脆易饮的新趋势,虽然位处边陲,却是最有活力的产区,正为西班牙酒业适时的吹进一阵阵的清凉风。

文|林裕森

编辑|yunwei

图片来源于林裕森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林裕森专栏 | 来自这个产区的葡萄酒竟然如此清凉?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林裕森 林裕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