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宝藏产区常常被人忽略,却是大师力荐的意酒先锋!

本文转载自赏源葡萄酒评论(terroirsense.com

马尔凯产区(Marche)是意大利最鲜为人知(至少从世界范围内来看),但同时也是最迷人有趣、最令人满意的葡萄酒产区之一。这并不仅仅是出于当地引人入胜的自然风光(虽然这里当之无愧位列意大利十大最美景区之一),还出于这个地区高度的前瞻性思维。

这个宝藏产区常常被人忽略,却是大师力荐的意酒先锋!

马尔凯产区概述

首先要知道的一点是,马尔凯产区有着丰富多样的小众优质葡萄酒。该产区最具代表性的葡萄酒当属维蒂奇诺(Verdicchio)葡萄酿制的杰西堡的维蒂奇诺(Verdicchio dei Castelli di Jesi)和马泰利卡蒙蒂奇诺(Verdicchio di Matelica)(二者截然不同),但马尔凯远不止这两款名酒。加罗法纳塔(Garofanata)、贝肯(Biancame)、玛可兰蒂诺(Maceratino)(又名Ribona,即其葡萄酒名)、帕斯琳娜(Passerina)以及佩哥里诺(Pecorino)都是值得多加了解的白葡萄品种;奥菲达(Offida)和阿布鲁佐(Abruzzo)是意大利最大的两个佩哥里诺葡萄酒产区,尽管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某些奥菲达葡萄酒典型的重浸渍风格。

这个宝藏产区常常被人忽略,却是大师力荐的意酒先锋!

红葡萄酒当中,塞拉佩托纳维娜恰(Vernaccia di Serrapetrona)—据我所知是世界上唯一用三重传统法发酵的起泡酒,产自佩尔戈拉(Pergola)的阿利蒂科(Aleatico)红葡萄酒芳香宜人;拉奎马(Lacrima)葡萄酿制的拉奎马-莫罗-阿尔巴(Lacrima di Morro d’Alba)红葡萄酒同样独特,是如今意大利最热门的红酒之一;更遑论当地最著名、产量最大,尽管算不上马尔凯最好红酒的Rosso Conero,它是蒙特普齐亚诺(Montepulciano)单品种酒或蒙特普齐亚诺与少量桑娇维塞的混酿;和Rosso Piceno,一款桑娇维塞占比高于蒙特普齐亚诺的混酿,但为了酿制风格更宏大,颜色更深邃,陈年能力更强的葡萄酒,世界范围内的其他众多葡萄酒产区都在减少这款酒中桑娇维塞的比例,以提高蒙特普齐亚诺的占比,这是一个常见的误区,效果也可谓并不理想。总而言之,马尔凯产区的葡萄酒称得上是意大利最优质,最有趣的葡萄酒。尤其是维蒂奇诺葡萄酒的品质已经登峰造极,超乎外行人的想象。意大利最好的25款白葡萄酒中,有4款是由维蒂奇诺酿制而成的,放眼整个意大利,这样的数据再没有其他葡萄品种可以匹敌。

这个宝藏产区常常被人忽略,却是大师力荐的意酒先锋!

除了葡萄与葡萄酒之外,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当地的葡萄种植法和酿酒工艺。比如马尔凯产区的有机种植模式,产区内得到有机认证的土地面积超过5600公顷(年增长率约7%)。此外,学习与钻研也是这里的一种生活态度,而这种开放的理念和对品质与精进的追求正是今天马尔凯能够获得诸多成功的关键所在。该产区拥有众多知名学院:其中,马切拉塔农学院(Agricultural Institute of Macerata)为意大利实现国家统一后的农业知识体系构建做出了重大贡献;特雷亚乔治卡学院(Accademia Georgica of Treia) (全球历史最为悠久的农学院之一);卡梅里诺大学(University of Camerino)的植物系非常有名;后来创办的马尔凯理工大学(Politecnica Marche)也是一所声名卓著的研究中心。经过以上一系列的铺垫,想必大家也不难猜出马尔凯产区酿酒标准之高。虽然品质欠佳的葡萄酒在所难免,葡萄产量过高也会导致酿出的葡萄酒品质下降,但总的来说遇到劣质马尔凯葡萄酒的概率还是很低的。所以,储备一些相关知识,购买一些马尔凯葡萄酒,做好被惊艳的准备吧。

近期年份马尔凯葡萄酒评述

2019年

2019年是马尔凯产区的一个大年,在我看来是近三个年份中表现最好的一个。与2017年和2018年相比,2019年的马尔凯自然更年轻,往往也具备更高的酸度和更加垂直的个性,对于那些喜欢口感更丰富、更饱满一点的葡萄酒的人来说,18年和17年的马尔凯或许会是更好的选择。总的来看,19年马尔凯的陈年能力较17年和18年来说更强。

这个宝藏产区常常被人忽略,却是大师力荐的意酒先锋!

也许你会好奇2019年份的马尔凯葡萄酒为何会具备上述特征。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开个玩笑)。2019年的春季降水量较往年更低,降水集中在五月(该月降水量占当年春季降水总量50%以上)。五月大量的降水导致发芽期、开花期、坐果期以及转色期的开始等后序环节通通推迟了十天左右。相反,六月和七月的气温则要分别高于前6年和前5年的年均值。结果,春季的大量降水为随之而来的炎热夏季储备了充足的水分。其他天气问题还包括当年七月偶然侵袭科内罗(Conero)、杰西堡(Castelli di Jesi)和拉奎马-莫罗-阿尔巴产区(Lacrima di Morro d’Alba)的冰雹,以及给蒙特普齐亚诺葡萄带来隐患的白粉病。2019年马尔凯产区葡萄生长周期的各环节一直存在延迟,具体来说,该年葡萄总体上果串稀疏,且采收时间晚于气候变暖条件下的正常采收时间。总的来看,维蒂奇诺采收时间为当年九月中下旬,桑娇维塞采收时间为九月下旬,蒙特普齐亚诺为十月头十天。19年葡萄酒产量比18年下降了15%左右。

2018年

与2017年相比,2018年的阵雨来得非常及时;更重要的是,该年葡萄生长季节的气温最值要更低。2018年的葡萄酒浓度适宜(除非生产商选择对葡萄产量持放任态度,每当经历像2017年这样因自然条件造成产量过低的年份后,来年总会有生产商尝试采取这种放任态度)。考虑到2017年底至2018年初冬季频繁的雨雪天气,2018年显然不存在土壤蓄水量不足的问题。尽管18年的三月寒冷多雨,但四月却非常温暖干燥,五月又再度回归多雨天气。18年的夏季总体比往年更加温暖,伴随有零星的降雨和冰雹,但葡萄园基本上并未受到后者的破坏性影响。葡萄藤的发芽期如期而至,不过开花期和葡萄的转色期(尤其是桑娇维塞和蒙特普齐亚诺)较往年都提前了十天。与19年不同,18年的主要问题在于霜霉病(多见于帕斯琳娜和蒙特普齐亚诺品种)。总的来说,各个品种的葡萄均比通常早了十天进入采收阶段(比如蒙特普齐亚诺于九月末进行了采收,对于一个非常晚熟的葡萄品种来说,这样的采收时间可以说是闻所未闻的早)。2018年的葡萄产量也较2017年增长了约15%。

这个宝藏产区常常被人忽略,却是大师力荐的意酒先锋!

马尔凯产区的多云天气, 摄于2018年

2017年

2017年对于意大利的所有产区而言都是一个非常炎热的年份,酿制出的葡萄酒也呈现出宏大有力,酒精度高的特点(一些相对欠佳的红酒,会带有艰涩的单宁)。不过马尔凯产区的情况略有不同。2017年是马尔凯产区产量较低的一年(较16年低25%),冬季温暖多雨,春季气温较往年略高(平均高出1.6°C),但产区四月后期却遭到了一场非季节性霜冻的侵袭。六七两月高温的天气和降水的缺乏导致了葡萄藤遭受了水分不足的胁迫;七月尤其炎热,日均温空前地达到了40°C以上。因此,当年葡萄的生长周期较往年有所提前,马尔凯产区的某些区域甚至提前了20天。总的来看,2017年的白葡萄颜色更深,红葡萄糖分很高;葡萄果实小于平均大小,但果皮却并并不是都生长得厚。

这个宝藏产区常常被人忽略,却是大师力荐的意酒先锋!

一旦某个年份气温偏高,该年份立刻就会被贴上“炎热”的标签,紧接着对该年份葡萄酒的武断臆测也纷至沓来(往往都是在还未品尝到葡萄酒的情况下就作出的推断),这里我们再进行一些稍加深入的分析。2017年无疑在马尔凯产区也是一个“热”年,但事实上2017年的大部分时间并不炎热,甚至其实并没有比2015年热很多,比如2015年的温克勒指数(Winkler Index)为2156,而2017年的指数也只有2202;和2015年一样,2017年的年降水量高于往年的平均水平(2017年为1073毫米,2015年的年降水量为1004毫米,这两个数值要远高于2016年的986毫米,2018年的921毫米和2019年的894毫米)。2015和2017两个年份之间一个很大的区别就在于发生降雨的具体时期:以杰西堡产区为例(杰西堡的维蒂奇诺法定产区是马尔凯产区葡萄种植与葡萄酒酿造的中心地带和生命线),2015年葡萄生长期和采收期(从4月到10月)期间的降水量为667毫米,而2017年葡萄的生长期和采收期则要更为干燥(4月到10月期间降水量只有426毫米)。毫无疑问,年轻的葡萄藤以及沙土含量较多的土壤生产出的葡萄酒在2017年受到的影响更大。因此,综合考虑来看(就现有数据而言),例如在2003这个同样非常炎热的年份,马尔凯产区能够生产出浓郁,芳香、甜美,丰盈而又不失鲜活的葡萄酒,并不奇怪。

全部品鉴记录请点击此黑体字阅读原文链接赏源葡萄酒评论(terroirsense.com)

作者

这个宝藏产区常常被人忽略,却是大师力荐的意酒先锋!

Ian D’ Agata

伊安·达加塔

世界著名酒评家

赏源葡萄酒评论主编

赏源风土学院院长

知味葡萄酒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Ian D’Agata),世界著名酒评家,赏源评论和知味葡萄酒首席科学家;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罗马大学博士(年级第一)、哈佛大学医学院和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博士后,研究医学和分子细胞生物学。Ian曾担任世界著名葡萄酒评论Vinous和Tanzer的高级编辑,Decanter特约编辑,负责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和德国等重要葡萄酒产区的评分和评论工作,著有《意大利葡萄酒风土》和《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等专著,被誉为是意大利葡萄酒的圣经,后者获得了2015年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醉佳书籍奖,并且也是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出的醉佳葡萄酒书籍之一。

翻译 | 吕书凝

校对 | 常昕

这个宝藏产区常常被人忽略,却是大师力荐的意酒先锋!

这个宝藏产区常常被人忽略,却是大师力荐的意酒先锋!

伊安·达加塔
伊安·达加塔

赏源葡萄酒评论 Terroir Sense Wine Review主编

赏源风土研究院Terroir Sense Academy院长

国际风土协会副主席

知味 TasteSpirit 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在葡萄酒品评、葡萄酒科研写作和葡萄酒教育等方面,都取得了杰出的成果,在葡萄酒行业和葡萄酒爱好者中,享有世界性声望。作为享誉国际的葡萄酒作家,他最近的两本著作《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风土》被公认为意大利葡萄酒领域的权威著作;前者荣获2015年Louis Roederer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最佳书籍奖”,他是唯一获此殊荣的意大利葡萄酒作家,并入选《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的“年度葡萄酒书籍”榜单;后者被《纽约时报》和美国的Food & Wine杂志提名为年度最佳葡萄酒书籍。
他曾任Stephen Tanzer的葡萄酒评论International Wine Cellar评论作者团队成员,英国葡萄酒杂志Decanter的特约编辑,Vinous的高级编辑,和多家葡萄酒杂志以及网站的特约作者。他还与他的学生Michele Longo一起合著了由Hugh Johnson主编的《葡萄酒袖珍书》最新版的意大利章节————此书是世界上销量最高的葡萄酒指南,目前出版了43个版本,累计销量1200万册。

为了表彰他在葡萄酒推广和研究方面的贡献,2015年他入选为意大利著名的学术学会Accademia della Vite e del Vino的正式成员,这是意大利历史最悠久的集合葡萄酒领域集大学教授和科学院院士的学会。
多年来,他获得了葡萄酒领域的诸多奖项和荣誉,包括意大利Collio产区Dolegna城的“金页奖”,意大利名庄联盟授予的"最佳葡萄酒作家奖",2016年荣获”金羽毛奖”由法国葡萄酒生产商、酿酒师和明星厨师选为世界8大葡萄酒作家之一,2017年,他被授予加拿大Cuvée杰出葡萄酒写作和推广奖,以此表彰他对加拿大优质葡萄酒在国际上的支持和推广所做出的贡献。
伊安·达加塔精通英语、意大利语和法语,同时是一名拥有医学博士学位的研究者和科学家,他曾在罗马大学、哈佛大学等著名院校接受过多方面的严格医学训练。因为成绩优异,他成为第一位被哈佛医学院儿科系肠胃专业录取的意大利籍博士后,在细胞分子生物学领域进行了多年的深入研究,之后多年担任专业医生和加州大学UCSF医院儿科执行副主任。
他还是葡萄酒教育领域的权威专家,曾担任美国新墨西哥大学的酿酒学研究教授、纽约大学的食品科学硕士项目讲师,以及多家意大利大学和技术学校的葡萄酒管理与营销课程讲师。他还担任多家葡萄酒学校的创始人、科学总监和指导顾问,包括罗马国际葡萄酒学院、Vinitaly国际葡萄酒学院和巴罗洛的意大利国际本土中心葡萄酒和食品研究机构。所受的专业科学训练,让他的研究兴趣集中在本土酿酒葡萄品种和风土表达领域;他是这些被遗忘的意大利古老本土酿酒葡萄品种的复兴和风土文化传播最积极的推动者之一。

作者的全部文章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伊安·达加塔 伊安·达加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