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作为首篇详实介绍布哲宏(Bouzeron产区历史、克里马、风土、葡萄种植与葡萄酒的文章,英语原文也已被德维兰酒庄(Domaine de Villaine)转载在其官网。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酒标标了布哲宏(Bouzeron)村的葡萄酒只能用阿里高特(Aligoté)品种酿造,这让它成为夏隆内丘所有法定产区中独特的那一个。

在勃艮第这个由霞多丽和黑皮诺主导的地方,布哲宏算是唯二的另类,另一个没有种植这两大品种的地方是圣布里(Saint-Bris),地里只有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和灰苏维翁(Sauvignon gris)。

因此,布哲宏只有阿里高特,成为它第一个特点。但如果这还不够,那还有第二点:布哲宏的阿里高特品系,与勃艮第,或世上其他地方能见到的少量阿里高特有很大区别,叫金色阿里高特(Aligoté Doré)。

布哲宏的酒一般都具有一股精致精神,充满了可爱的白核桃和花香,并带有强烈的矿物感,所以,葡萄酒爱好者们可以在这里发现太多东西。

不幸的是,迷人的布哲宏小镇和这里的葡萄酒还没获得相应的名声和认可度。部分是因为布哲宏位于夏隆内丘,勃艮第更知名的夜丘(Cote de Nuits)和伯恩丘(Cote de Beaune)正南方。所以不仅布哲宏,整个夏隆内丘都是被遗忘的角落,定期被一些人 "重新发现",然后又被这些自豪吹嘘重新发现它的人遗忘。进一步想象一下,那些从没发现过的人对布哲宏能有多少了解。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一点历史

布哲宏产区里有两个小镇,即布哲宏(Bouzeron)和Chassey-le-Camp,历史都很悠久。早在公元835年的文献中就已引用过布哲宏这个名字:当时本笃会于公元590年建立的Saint-Marcel-lès-Chalon修道院,记录中提到了Boserontis这个名字,这是一个德语词,但起源很可能来自拉丁语locus,意思是”地方“,或者来自当地财主的姓氏或名字。1225-26年,"Boseron"这个名字出现在另一个修道院——Mazières的档案保管室里。

Chassey-le-Camp成立于1281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就被简单地叫做Chassey,但在1946年,被改成了现在这个更长的名字,以纪念位于其郊区的一个著名营地。奥古斯特·贝西(Auguste Bessey)1912年出版的《布哲宏村、山丘和营地》(Le village de Bouzeron, ses collines, son campretranchen)一书中,有一张关于这一营地的建筑规划和布局图。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更早的时候,据说Chassey le-Camp也被称作Petrus或Pierrede Chassey,可能源于Cassiuacus或Cassiu-acus,即"Cassius的地盘 "或 "Cassius的领地",Cassius是古罗马非常常见的男性名字,因此该镇被认为诞生于某个罗马人,或已经成为罗马公民的高卢人,所拥有的庄园。

为什么写历史?因为它有很大价值,不仅提供了关于过去信息,而且还有助于将一个地方及其物产的价值放在适当的背景下,让后人了解那些古老的时代是什么样。布哲宏和它的葡萄酒如今并不知名,但它并不总是如此。

在中世纪,布哲宏的葡萄酒显然是受到当地和其他地方葡萄酒爱好者们追捧的。贝西在上述关于布哲宏村历史的书中写道:当时"布哲宏的酒"被属于圣马塞(Saint Marcel)修道院的所有社区作为圣酒使用。

此外,鉴于布哲宏及其周边地区相对封闭,当时葡萄园的围墙存在,是对布哲宏葡萄栽培价值的肯定。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早在十一世纪,克吕尼的僧侣们就建立了这些围墙,之后圣马塞修道院的成员们建造了更多围墙。Abbott Courtépée在其1731年的《勃艮第公国描述》一文中就提到了布哲宏和勃艮第其他久负盛名的一些葡萄园,并将其葡萄酒描述为:干型但细腻,圆润且精致。

那么,为什么布哲宏和夏隆内丘在后来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部分原因是进入现代的气候变暖周期之前,该地区出现的寒冷天气。在那个时代,夏隆内丘的葡萄很难达到最佳成熟度,因此葡萄酒往往酒体单薄而酸涩,这一时期即使是勃艮第更著名的一些产区也是如此,直到近代黑皮诺才能达到最佳成熟度。事实是彼时加糖在法国是合法的,是该国大多数葡萄酒产区必不可少的操作步骤,在勃艮第也一直都很普遍。

另一个原因是,由于当时夏隆内丘葡萄酒的价格较低,根瘤蚜虫带来的影响更加巨大。简单来说,一旦这里的葡萄园被这该死的虱子破坏,农民也没有什么动力去重新种植葡萄藤,反正本地市场也已完全颓败。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现在情况则完全不同,布哲宏和夏隆内丘内许多产区的葡萄酒前景非常光明,这并非一厢情愿,因为与过去几个世纪相比,不同之处在于,今天有大量对多样性和各地风物产品感兴趣的葡萄酒购买者。这意味着,布哲宏独特的阿里高特现在拥有过去几个世纪所缺乏的消费者新兴兴趣优势,毕竟过去葡萄酒大多被视为热量来源或简单的日常饮品。

另外现代勃艮第著名产区的红白葡萄酒价格都越来越高,因此那些味道好、价格合理、具备独特性酒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布哲宏法定产区及其风土条件

约四十六到四十八公里长,八到十公里宽,夏隆内丘由1990年创建的一个半地区性产区和五个村庄组成,半地区性产区即勃艮第-夏隆内丘(Bourgogne-Côte Chalonnaise),是勃艮第大区级别的一个细分,专为索恩-卢瓦尔省(Saône-et-Loire)的红白葡萄酒创建,一般认为比那些简单标注勃艮第大区的酒品质更高。五个村庄从北到南,分别是布哲宏(Bouzeron)、吕利(Rully)、梅克雷(Mercurey)、吉夫里(Givry)和蒙塔尼(Montagny)。

多亏了罗曼尼康帝庄主奥贝尔·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的努力布哲宏作为法定产区1997年创建,是走出小城博纳向南到达的第一个产区,距离只有大约20公里,同时,距离世界著名的夏瑟妮·蒙哈榭葡萄园只有更近的约5公里。

关于布哲宏,有三件重要的事:

1)它是一个只种植白葡萄阿里高特的产区,所以不会有布哲宏红葡萄酒;

2)它种植一种非常特殊的阿里高特,被称为金色阿里高特,与勃艮第其他地区和世界上更常见的绿色阿里高特(Aligoté Vert)完全不同;

3)布哲宏所有的葡萄园都在山坡,而不是山下的平地上,这与金丘地区的情况截然不同,那里的土地价格及标有这些神圣名字葡萄酒的高价,促使人们到处种植葡萄,甚至在平原和多风的山顶,无疑这些地方不适合酿造特别优质的酒,可能它们不该享有村庄的称号,更应贴上普通勃艮第大区酒标。

布哲宏每年大约酿造2500百升的阿里高特葡萄酒,在有自己的原产地命名前,葡萄酒被标为Bourgogne Aligoté de Bouzeron。现在当地酒庄可以选择将他们的葡萄酒标为Bouzeron或Bourgogne Aligoté,后者允许更高的产量。

要明确的是,阿里高特并不是这里葡萄园中种植的唯一品种,霞多丽和黑皮诺也有种在布哲宏,主要在坡度较低、较温暖并富含粘土的地带,但它们酿出的葡萄酒只能以勃艮第大区(Bourgogne)、夏隆内丘(Côte Chalonnaise)或勃艮第丘(CoteauxBourguignons)的名义出售。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从地理和地形上看,布哲宏的地势是于西边埃米塔日山和东边福里山之间一个舌状的延伸。葡萄园主要分布在两个相对的山坡上,但它们特点非常不同,这也解释了不同山坡上酿出葡萄酒之间存在的差异。过去,人们认为东面的坡地更好,因为它们可以获得更好的光照和热量。但今天,随着气候变化,朝西的葡萄园越来越受欢迎,因为温度较低,所以能保证葡萄酒的新鲜度。

布哲宏一些比较著名的克里玛(climats),如LaFortune、l'Ermitage等,都朝东向,有大量阳光照射,但不幸的是,那里许多葡萄园选择种植的阿里高特克隆,既不是最优质的,也不适应这里特定风土的。实际是,如今布哲宏更好的一些葡萄园都朝西向,尤其是那些特定,大量几十年里已经适应当地特殊环境的阿里高特克隆。所以在布哲宏,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历史上更好的朝东地块,不幸被种上了质量较差的品种克隆,而曾经不太受欢迎的朝西地块,现在在许多方面反而更好,不仅仅因为气候变化,还因为更高品质的品种选育。这就是生活。

克里玛、克里玛、克里玛

布哲宏作为产区涵盖了布哲宏村和Chassy-le-Camp村的领土,葡萄酒只能标示为 "布哲宏",也就是这里没有单独的村庄级,和正式的单一园、特级园。在更细化方面,德维兰酒庄(Domaine de Villaine)的庄主Pierre de Benoist作为布哲宏产区主席,已经发起了一系列地质学研究,但这显然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大量时间、投入与工作,以产生足够可信的结果,从而获得各界一致认可。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虽然布哲宏现在只种植了52公顷的阿里高特,但该产区本身要大得多,实际范围上有大约161公顷。

与布哲宏小镇有关的克里玛有13个,按字母顺序排列,分别是:

En Rabeutelot(5.53公顷)

La Digoine(5.3公顷)

Le Bois de Foret(2.9公顷)

Le Bourg(8.74公顷)

Le Champ des Crots(5.36公顷)

Le Feulin(5.71公顷)

Les Bouchines(6.82公顷)

Les Boyottes(8.74公顷)

Les Cordères(9.1公顷)

Les Fias(4.63公顷)

Les Louères(5.5公顷)

Les Seurées(4.15公顷)

以及Vers le Petiti Puis(4.22公顷)

一个位于Chassey-le-Camp小镇的克里玛,名为Les Hauts duBois(0.45公顷)。

产区内的土壤大多是巴约克基岩上的褐色粘土石灰岩,或奥克斯福尔德石灰岩母岩上的白色泥灰岩。

布哲宏著名的葡萄园包括Le Clos del'Ermitage(或l'Hermitage)、La Digoine、LesClous、La Fortune(或Clous Aimé),这些葡萄园都面东向,通常位于侏罗纪时期形成的浅层土壤上。坡顶部分是上述奥克斯福尔德白泥灰岩,一种石灰石和粘土的混合,与科通·查理曼部分地区的白泥灰岩并无二致,阿里高特在坡顶和山坡中部都表现良好。事实上,同一个克里玛可以种植多个不同品种,根据其范围内的最佳成熟可能分布,比如,在La Fortune这一克里玛,阿里高特种植在坡地的中间和高处,黑皮诺在坡底白垩土壤较多的地方,而霞多丽在坡顶,那里的土壤大多是泥灰质。

纵观布哲宏的各种克里玛和与之相关的葡萄酒: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 Le Clos de l'Ermitage周围有围墙,"ermitage"这个词在19世纪之前一直有首字母 "h ",但后来"h "被去掉了,不过有些人在写这个名字时仍然会加"h ";至少对一些当地人来说,这可能是布哲宏最著名的克里玛,不过多年来据我观察,人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还是不一样的。
  • 当然,Les Clous也有类似地位,根据奥贝尔·德维兰的说法,这里过去也很可能是有围墙的葡萄园,因为"clous"这个词被认为源于"clos",意思就是有墙的葡萄园,这非常有力地表明了其葡萄栽培品质,历史上只有特别好的葡萄园才会有围墙。逻辑上同理,没有必要保护那些出产一般或较差的葡萄树。
  • 根据Sylvain Pithiot,勃艮第另一知名人物的说法,布哲宏许多克里玛的名字也与当地的地形或自然地标有关。例如,Le Bois de Foret在1827年版的土地登记册中已被提及,似乎意味着该地区一定的农业价值,还有一些克里玛的名字中也带有bois(法语森林)一词,如Sous le Bois,要么是因为它们范围里有森林,要么是位于森林附近。LesBoyottes的后缀是-otte,这在勃艮第很罕见,但在其他如法国南部的地方,是指定休耕地的意思,从而可能暗示这个克里玛的葡萄栽培潜力不佳。
  • 接下来是紧挨着Les Boyottes的LeFeulin克里玛,普遍认为是整个布哲宏地区寒冷的地方,也无疑让我们推断出它可能也不是一个葡萄栽培能特别成功的地方。Les Corcelles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克里玛,1202年的史料中就有提到它,名字源于拉丁语cortis,农场的意思,可以推测它很早就具有一定的农业价值。La Digoine是一个杰出的克里玛,位于山脚下,以泉水命名。同样,LaDigoine附近的En Raubetelot也是指在那里流淌的水。Les Fias在山的一边,多石而且很冷,名字可能是指一片山毛榉树林(来自拉丁文fagea)。
  • 看到名字,就知道La Fortune是漂亮且受瞩目的克里玛之一,位于东南方向,毕竟名字就意味着 "好运";能进一步证明其是潜在高品质葡萄园的是,人们相信它原先也是有墙包围的。就在隔壁,也反应风土概念在勃艮第是多么普遍和重要的一个明确指示,有另一个克里玛,La Basse Fortune,这里的土壤不如La Fortune,很像Mazis-Chambertin内的Mazis-du-Haut和Mazis-du-Bas之间所有的区别,尽管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这两个不同部分会酿出品质差别很大的葡萄酒。
  • Les Fremisots就在Les Corcelles上面,是一个寒冷的地方,太阳一天中很晚才能照到它,fremisots这个名字很可能源于fremiz或fromer(驴子)。位于Les Bouchines和Le Champ de Crots之间的Les Louères(源自louvière,狼区的意思),可能曾经森林茂密,是狼群的家园。

布哲宏的葡萄品种和葡萄酒

阿里高特是一个与长相思有亲戚关系的半芳香品种,与长相思一样,既可以展示出丰富个性的一面,也可以是更加冷峻和多矿物感的一面。可以说,这个世界上真正伟大的阿里高特葡萄酒是能成功展示这不同两面的那些,但根据我的经验,要想达到这种平衡很难。市面上更容易找到的是,要么肥厚,甚至接近于氧化的阿里高特,要么更多是那些高酸、甚至尖酸、非常柠檬味的葡萄酒。

不过同样重要,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在布哲宏,也很容易找到特别好阿里高特葡萄酒,有多种因素造成。首先,富含石灰石的泥灰岩通常极为贫瘠,抑制了阿里高特天然的高产和多果粒倾向。这也是为什么在这里,阿里高特主要种植在山坡的顶部和顶部下方,而富含粘土的低洼部分则留给霞多丽和黑皮诺。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左:绿色阿里高特;右:金色阿里高特

其次,前述布哲宏的特殊金色阿里高特,与其他地区更常见的绿色阿里高特相比,香气更浓,产量更低,葡萄酒的结构和层次感也更高,在更好的酒中能结合丰富感与优雅感。

金色和绿色阿里高特究竟是一个品种的不同生物型,通过几世纪以来对不同栖息地的适应分别出现,还是它们就是不同的品种,仍然有待商榷。不幸的是,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少之又少,我也不确定真相是哪个。可以肯定是科学研究的缺乏,我所看到和读到的研究大多来自罗马尼亚,甚至不是法国,由于两者之间葡萄栽培的情况不同,我不确定现有数据有多少适用于布哲宏。

在过去几年里,我与无数布哲宏当地的酒农和研究人员交谈过,但在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科学信息方面确实没什么运气。经常的情况是,大多数人开始和我谈论霞多丽,这似乎有点自欺欺人。有鉴于此,Pierre de Benoist,目前管理德维兰酒庄的人,布哲宏葡萄酒的标杆,创立并发展起一个私人的阿里高特苗圃,苗木来自对他古老葡萄藤进行的混合选择,以进一步研究这些阿里高特的栽培和酿酒特性,非常值得称赞。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这之中金色阿里高特显然特别重要,因为来源葡萄藤的年龄非常大,有些超过了100岁,它们代表了着阿里高特专门为适应布哲宏风土而进化的生物类型。它的特点是果穗中等大小、松散,叶子相当大,相比阿里高特的平均水平,好的一面是这有助于保护葡萄免受阳光过度照射,坏的一面又会阻碍空气自由流通,造成与腐烂有关的风险。

这就是为什么当地人习惯说:他们的阿里高特,一直快乐地生活在有点黑暗、梦幻、静止的世界里,只是有时"会因为惊吓而腐烂"。

可以肯定的是,当地阿里高特老式的混合选种有更好的结果,相比之下,克隆培育并不考虑考虑布哲宏的特殊性和独特性,而是打算酿造大量的葡萄酒,既可以标为Bourgogne Aligoté,也可以作为勃艮第起泡酒(Crémant de Bourgogne)的基酒。

德维兰酒庄的布哲宏葡萄酒

自1971年奥贝尔·德维兰接手罗曼尼康帝酒庄,并建立了自己的小型家庭酒庄——德维兰酒庄(Domaine de Villaine,原名Domaine A.et P. deVillaine,以奥贝尔和他妻子Pamela的名字命名)起,小镇布哲宏一直是他的家。

他们刚建立酒庄的时候,只有大约8公顷的土地。2000年以来,酒庄开始由奥贝尔的外甥Pierre de Benoist管理。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现在,庄园面积约为30公顷,并非所有的土地都种植了葡萄,除了森林、田地、霞多丽和黑皮诺,阿里高特种了8.99公顷。酒庄所有葡萄园都是有机耕作,没有除草剂和杀虫剂,唯一使用的肥料是有机植物堆肥,并在1986年获得了法国质量协会认证。

Pierre de Benoist在葡萄园和酒窖跟踪和研究他的阿里高特,已经积累了21年的经验。他的金色阿里高特葡萄藤平均树龄为65年,其中最老的有115年,分布在高坡上17个不同的地块,跨越9个不同的布哲宏克里玛。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关于山坡,Pierre de Benoist会一再重复一个重要的观点:唯有在布哲宏,阿里高特能种植在山坡上的优质葡萄园里,而在勃艮第其他地方,好位置只能留给霞多丽或黑皮诺

酒庄所拥有的布哲宏克里玛分布如下:

Fias(0.90公顷)

Corcelles Verger(0.4085公顷)

Corcelles plante(0.6331公顷)

Clous sous le bois(1.04公顷)

Digoine(0.94公顷)

Digoine Bonnet(0.50公顷)

Clous Aimé(0.6870公顷)

Fortune(0.63公顷)

Hermitage(1.98公顷)

阿里高特种植在海拔250-310米之间的浅层、贫瘠土壤上,靠近地表的地方有大量泥灰岩、粘土和石灰石。正是这些因素的结合,使有些年纪的布哲宏葡萄酒有了白垩土葡萄酒的特征,让人想起没有气泡的老年香槟。德维兰酒庄的产量很低,比AOC规则允许的最高低20%,每个地块都单独酿造,不同橡木桶的容积与每个特定地块的产量相匹配。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所有地块都以相同的方式处理,并在相同的橡木桶中酿造,De Benoist认为,每个地块都为成品酒提供了自己特定的细微差别。与单一地块的酒样相比,17个地块的混酿总是更出色,更能表达布哲宏的特点。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总的来说,朝西的克里玛,葡萄酒的矿物感和酸度更高,年轻时甚至是尖酸的,而朝东的地块则能酿造出更丰富、更饱满的葡萄酒。不同环境下的葡萄和葡萄酒当然不同,但据de Benoist说,这主要是几十年来葡萄树种植和耕作方式不同的结果,内在土壤或地形多样性的影响不大。当然,至少在葡萄树都以同样的方式耕作之前,我们没有办法真正知道真相。葡萄园有些行是居由式修剪培型,有些行是高登短枝,还有一些行是灌木修剪,之所以这样要使个别葡萄藤的耕作能对应地下土壤的结果。但即便如此,这些单一地块酿出的葡萄酒的差异大多仅限于细微之处,de Benoist引用了著名古典音乐作曲家弗朗兹·李斯特的话:"......细微之处就是一切"。他从不对他的布哲宏酒进行降级。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De Benoist是勃艮第富有洞察力的演讲者之一,我建议读者只要有机会就去听他的演讲,如果能约到时间,去庄园拜访更好不过。他热衷于介绍有关阿里高特的所有知识,并对它们了如指掌。

垂直品鉴

Domaine  de Villaine 2019 Bouzeron    95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淡黄色浅绿色调。在明亮、纯净、复杂的香气中,有白色核果、柠檬果冻、碘酒、茉莉花、马鞭草和石粉的迷人香气。相比普利尼或默尔索的顶级葡萄酒,它酒体和风味没有那么强壮丰富,但却非常精确地勾勒出其盐渍、细磨柠檬、矿物和果园水果的味道轮廓。最后,这款酒的口感非常好,细细品味,有非常微妙的花香。酒里有真正的浓郁度,做到了饱满但不显得厚重,这总是一个巧妙的技术,只有真正伟大的葡萄酒才能做到。我认为这款葡萄酒可以毫无困难地保持十年巅峰,但我仍然会在未来五年左右喝完它,以便陶醉于它神奇的平衡、新鲜,激光般和谐的酸度和娇嫩的果味中。这是一款令人惊叹的白葡萄酒,因此当之无愧地获得了高分。饮用时间:现在-2026年。

Domainede Villaine 2018 Bouzeron    93

漂亮的淡禾秆黄色。非常美妙的结合有橙皮、奎宁、生姜、麝香和蜂蜡,以及经典的白桃和新鲜柑橘香气。由于2018相对较热,这款酒在目前的发展阶段,要比19和17年的布哲宏略微饱满和出挑,非常活泼,有提升感。这是一款随和、易接近和开放的酒,已经显示出令人信服的甘甜,甚至有一定的性吸引力。余味有一丝野生草药味道,比平均来说更柔更圆润,但仍有很高的酸度,这是对典型阿里高特品种的期待。饮用时间:现在-2024年。

Domainede Villaine 2017 Bouzeron    91

黄色带金色色调。新鲜杏子多于桃子、加上菠萝和甜香料的香气,因柠檬底味而变得复杂。醒酒后显示出更成熟的核果香味。甜蜜、有质感,优雅的风格,成熟的酸很好地稳定并提升了强烈的果园水果和蜂蜡味道。余味悠长而纯正,带有白垩质的矿物感和可爱、几乎是脂肪般的质感(以阿里高特略显严肃的标准来看),很轻柔。这是我想尽早喝掉的一款酒。饮用时间:现在-2022年。

Domainede Villaine 2016 Bouzeron    93

明亮的禾秆黄色,带有绿色色调。白花和新鲜柑橘的香气占主导地位,但辅以核果、榛子和碘的存在。口感柔和而明亮,宽广而开放,但也被坚硬的矿物感支柱所提升,成熟而提亮的黄色水果味道集中。这款酒很容易享用,但在瓶中仍慢慢发展。饮用时间:现在-2025年。

Domaine  de Villaine 2015 Bouzeron    90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黄绿色带一丝金色。纯粹的青柠皮、甜杏仁酱、黄油、奶油蛋糕和矿物质香气,略带氧化味道。入口酒体打得很开,引人垂涎,对布哲宏来说,这款精细的葡萄酒展示了布哲宏酒的油脂感,稍加陈年就可以带来几近奢华的结构。青柠油的气息为漫长而优雅的后味增添了趣味。那些喜欢较肥美默尔索而不是坚硬夏布利的人将会喜欢它。饮用时间:现在。

 

作者

康帝后花园所在的这个村,会是下一个价格起飞的勃艮第产区吗?

Ian D' Agata

伊安·达加塔

世界著名酒评家

赏源葡萄酒评论主编

赏源风土学院院长

知味葡萄酒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Ian D’Agata),世界著名酒评家,赏源葡萄酒评论和知味葡萄酒首席科学家,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与帕克,JR等评论家并列,Ian曾被欧洲权威金羽毛奖Plume d'Or评委会评为世界八大醉有影响力的葡萄酒评论家之一,曾担任世界著名葡萄酒评论Vinous和Tanzer的高级编辑,Decanter特约编辑,负责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和德国等重要葡萄酒产区的评分和评论工作,他曾在纽约大学食品科学硕士专业教授葡萄酒和食品课程十年、在新墨西哥大学担任酿酒学研究教授三年,曾任罗马国际葡萄酒学院院长,该学院由Steven Spurrier担任主席。Ian参与合著Hugh Johnson主编的《Pocket wine book》一书,是世界畅销的葡萄酒书籍,另外著有《意大利葡萄酒风土》和《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等专著,被誉为是意大利葡萄酒的圣经,后者获得了2015年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醉佳书籍奖,并且也是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出的醉佳葡萄酒书籍之一。Ian是罗马大学医学生物学博士(Top1),曾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和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做博士后研究,主攻分子细胞生物学前沿课题。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知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