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喜龙酒行记

如果要去露喜龙(Roussillon),九月十月是她最靓的时节;阳光,清风,送走了拥挤的度假人群,尤其是居民眼中呆板客套,字正腔圆的巴黎人,露喜龙刚刚回复她平民天堂的本色。此时从法国的东北来到西班牙的门槛上,可以说是暑假之后额外的福利。如果你已经领略过佩皮尼昂腹地和地中海岸的美食美景,可知在这饮一杯小酒,也很容易让人一见钟情,豁然开朗。

在法国的最南方,众山环抱,东向入海,露喜龙的葡萄园已有2000年历史。为了金属铁生意而来的希腊人,业以安居开始种植葡萄,之后又有罗马人,带来了露喜龙葡萄酒的第一个繁荣时代。1659年入属法国之前,这一片地域战事不断,却没有妨碍她的葡萄酒愈发知名,漫长的岁月里几乎唯有露喜龙的甜酒,可以经得起长途旅行销往巴黎,因而身价不菲。几十年后,人工水道Canal du Midi的建成,将法国西南左岸右岸的亚特兰大海跟地中海连接起来,当地出产的葡萄酒顺风顺水更去往遥远的市场,在波尔多遭遇严峻的年代,甚至取而代之成了市面上的抢手货。近百年的露喜龙,历经根瘤蚜虫的灾难,有过一段酒品泛滥,索然无味的低谷时期,自1950年起葡萄园的种植面积开始大幅锐减,成为露喜龙尝试回归葡萄酒灵魂的新起点。

露喜龙的葡萄采摘季,图片来源:谢晓燕

露喜龙的葡萄采摘季,图片来源:谢晓燕

露喜龙风情如火,旗帜亦是热血的颜色。法属加泰罗尼亚人的豪迈热度,与国界那边的西班牙如出一辙,滚烫直至传说中的王子,难忍心头爱人Caurimonde情变落魄的游吟诗人,最终逼迫她吃掉情人的心脏!这一方大地一年可以收获2500小时的日照,夏季炽热干燥,冬季温暖,仅仅五六百毫升的年降雨量,几乎集中在秋天的暴风雨时节,来自北方的强风Tramontane反复来去,年年呼啸190多天,不只随时带走停留在果园的水汽,而且降低强烈日光带来的高温,作为全法污染指数最低的地区之一,当地的水质一向非常健康。因为这天赐气象,露喜龙的葡萄园病害罕见,酒农人家可以更实在的施行生物有机种植,或者,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耕种方式已达到有机种植的标准,自然健康的果实吸取了阳光的精华,故而产出品质出人意料的葡萄酒。

这里的小酒,小在优秀而价平,无论是历史悠长的天然甜酒,还是秀丽可人的干爽葡萄酒。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