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哥掰酒:葡萄酒史话

在上篇中,咱们聊了老祖宗的白酒历史,这次就正式开掰葡萄酒吧。没有人确切地知道人类最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酿造葡萄酒的,不过大部分的考古学家认为是在公元前5000年到7000年之间——这可能正是人类第一次在野生葡萄生长的地区定居的时候。那时的人类不再逐水草而居,学会了储备夏天生产的粮食在冬天食用。以当时的条件,葡萄在贮藏时很高几率自然发酵成为酒。通过对葡萄籽化石的分析,一般认为最早酿造葡萄酒发生在外高加索地区,靠近里海和黑海之间,也就是今天的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地区;别看现在那里不怎么地,当年可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

图片来源:wikimedia

图片来源:wikimedia

曾经雄霸两河流域的闪族人非常喜欢葡萄酒,这个其实也很好理解,冷兵器时代,不把自己灌醉,谁砍起人来能不要命的?通过贸易和战争,闪族人将葡萄酒传播到了埃及和腓尼基。埃及人迅速成为葡萄酒的超级热爱者,而且很快就自给自足的在尼罗河三角洲开始种植葡萄。他们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记载了葡萄酒的年份和葡萄园,并且在陶罐上刻上了酿酒师的名字。所以,现在的酒标要是溯起源来,还得算是埃及人的发明。而腓尼基人则是天生的航海家,聚居在今天的黎巴嫩境内,以贸易和殖民立国。他们在整个地中海地区进行贸易活动,并在北非和南欧建立大量的殖民地,同时也带去了葡萄的种植技术,为今天的葡萄酒带来更加持久的影响。

随着腓尼基人的殖民和贸易,处于地中海北岸的希腊人开始接受了葡萄酒。希腊人是如此的热爱葡萄酒,以至于专门创造了酒神—狄俄倪索斯(Dionysos)来供大家膜拜。作为西方文明的起源,希腊人有着帝国主义的一切坏毛病,他们热衷于贸易、战争和殖民。通过一系列环地中海建立的希腊城邦,希腊人成功地把新的适合酿酒的葡萄品种和酿酒技术引进到了法国南部、西班牙、意大利。顺便说一句,当时全世界的葡萄酒圣地可绝对不是波尔多——那年代,波尔多还是穿着毛皮的蛮夷混世界的地头。而希腊人发现意大利南部种植葡萄如此普及,所以自作主张地把当地命名为“Oenotria”——掌握葡萄种植规律的国家。(这个词词源为oinotron,指种植葡萄时插在中间让葡萄藤攀附的那根棍子,引伸为懂得种植葡萄的人,当然你可以认为希腊人在喊意大利人“棒子”)希腊医生甚至把葡萄酒当做一种药物。原理大概是酒精有消毒作用,而酒液又可以抚慰心灵,放松身心。

希腊神话中的酒,欢乐、戏剧和狂喜之神狄俄倪索斯(Dionysos),常以赤裸的英俊青年形象出现。被罗马神话吸收后,成为罗马人信奉的巴克斯(拉丁语:Bacchus)

希腊神话中的酒,欢乐、戏剧和狂喜之神狄俄倪索斯(Dionysos),常以赤裸的英俊青年形象出现。被罗马神话吸收后,成为罗马人信奉的巴克斯(拉丁语:Bacchus)

随着希腊文明的衰退,罗马人登上了历史舞台。作为西方文明的辉煌时代,罗马人创造发扬了光辉的文明,其中当然包括葡萄酒文化。罗马人归纳了葡萄的栽培技术和葡萄酒的酿造技术,并且用手稿记录了当中的要点。一旦养成了记录的习惯,葡萄酒产业的发展顿时飞速起来。很快罗马人总结出了土壤、方位、坡度、气候对于葡萄种植的重要性,为后来的葡萄种植提供了基础。

随着罗马帝国的扩张,欧洲广泛种植起了葡萄。没办法,罗马大爷们把这玩意当水喝,你不在当地种植,啥都要从罗马运来,物流成本高不算,路上也不安全,有事没事的哥特高卢日耳曼众哥们还来劫个生辰纲,那怎么整啊。随着罗马军团一路向北,葡萄的种植和酿造也越过了阿尔卑斯山。渐渐地,大爷们发觉征服的地域越来越冷了,冷到很难再种出能够酿酒的葡萄,伟大的罗马军团快要没酒喝了。哎呀呀,那可是真正要命的事情,是要直接影响战斗力的大事哦。当然啦,这种事情怎么会困扰他们的帝国英豪呢,于是凯撒庞培渥大维那群大佬们让殖民者们沿着交通线(当然,在高速公路出现前,一定是河流)种植葡萄,酿出酒运往北方解决需求。这大概是为什么很多古老的葡萄酒产地都是沿河建设的原因之一吧。

罗马时代宴饮用的酒杯,由于没有底座,需要饮者喝完杯子里的酒之后,才能放下。

罗马时代宴饮用的酒杯,由于没有底座,需要饮者喝完杯子里的酒之后,才能放下。

大约在公元四世纪的时候,罗马文明快速衰落,日耳曼蛮族攻进罗马,昔日横跨三大洲的超级帝国,开始步入风雨飘摇的灭亡之途。说句题外话,不久前,上海一家著名商学院的读书会,还专门组织了一次论坛,讨论《罗马人的故事》这本书。立意当然是好,可惜找了两位嘉宾,一位是热爱登山的前房产大亨,一位是忙于跑步的前央视名嘴。裝哥倒是没有什么不尊重嘉宾的意思,无疑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都是一等一的人物,不过估计这两位平时实在够忙,也未必有时间好好看过那厚厚的十二本书,结果就挑着大家伙爱听的东西侃了一下午,于是中国的长城成了禁锢压迫封建专制的象征,而罗马的大道成了开放民主团结进步的坦途。说得台下一群平时也忙得没时间看书的EMBA们连连点头,频频喝彩。两位嘉宾有没有点其他意思,裝哥不知道。不过嘉宾们嘴里代表禁锢压迫的长城最终帮中华文明抵挡了各种各样的零星战火,而修建开放的罗马大道的帝国却在476年就崩溃了,令人骄傲的罗马文明自此衰落,至于欧洲大陆相伴的葡萄酒来说,即将开始的千年中世纪,又会是另一段故事。

(本文原载于新闻晨报红酒俱乐部,发表时有修改)

相关阅读:
装哥掰酒,唯有饮者留其名(上)
佳酿背后的历史和人物
大王你够了:欧洲“王者之酒”趣谈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