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怀古专题:佳酿背后的历史和人物

不管东方西方,读史总让人唏嘘不已,因为史之为史,太多的动人的传奇总是黯淡离场,但史之为实,历史的精彩也是如此,从不为英雄美人驻足,当然亦不会因为美酒而停步。借着端午节的怀古思潮,一同从另一个角度回味下葡萄酒故事背后的历史。

勃艮第著名的科通查理曼(Corton-Charlemagne)白葡萄酒特级园与查理大帝有何关系?罗纳河谷的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Pape)和远在罗马的教皇是如何搭上关系的?把拉菲(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引入法兰西王室的是哪位?这些问题都与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和人物有着诸多关联,如果你同时是葡萄酒爱好者和历史迷那么或许会了解这些年代悠久的葡萄酒产区的来历。

端午总是引人怀古,或许是早几年被某国文化遗产抢申的缘由;如今每年端午,除了吃粽子饮雄黄酒,人们也都喜欢温习起历史来。最近翻阅全国各地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端午版本,单是缘起历史名人的端午节就有五个之多。除了大家最熟悉的屈原之外,沉尸钱塘的伍子胥或是制龙舟练水兵的勾践都在其中,恐怕要找一个真正缘由,反而早已湮没于岁月之中了。

一生忠诚,身殉故国的屈原,和复仇故土,鞭尸旧主的伍子胥同台登场,恐怕反是让端午节的形象变得模糊起来了,好像除了同是用粽子和雄黄酒来祭奠凭吊古人外,再无共通之处。但无论东方西方,读史总让人唏嘘不已,因为史之为史,太多的动人的传奇其实是以黯淡离场结束,高颂《九歌》,恍若身列仙班的屈原,最终化作汨罗江下的亡国游魂;背负龙渊,轻取强楚的伍子胥,也没逃过遭君忌惮,身死国灭的下场。

但史之为实,历史的精彩就在这里,史书并非童话,既有阳光烂漫的坦途,也有冷雨凄风的小路,并不只因为英雄美人而一时驻足。这次知味的端午节专题,就让我们乘这次端午节的怀古的雅兴,一起玩味几段经常被人提及的杯中故事,从另一个角度品尝他们背后的历史。

科通查里曼:爱情的陈年时间,或许比不上一瓶伟大的白葡萄酒

科通查里曼:爱情的陈年时间,或许比不上一瓶伟大的白葡萄酒

科通查理曼(Corton-Charlemagne)这片特级园位于勃艮第科通山,常被人形容为红宝石堆中的钻石。其中名家出产的白葡萄酒更是被认为有和蒙哈榭媲美的资本。这次谈的,却是这些高挑而又富含矿物质感的白葡萄酒,与查理大帝之间的渊源。

教皇新堡:若贪恋权柄,必被权柄所缚

教皇新堡:若贪恋权柄,必被权柄所缚

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Pape)是南罗纳河的明星产地,自十四世纪以来,这作为夏宫前后接待了七任教皇,这不仅为这块土地冠上了教皇的大名,也给了当地的酒农70年在西欧舞台中心的发展机会。关于这段历史,有个专门名词——“阿维尼翁之囚(Prisoner of avignon)”。

 

拉菲与香槟,美酒驻得了红颜,挽不回倾颓江山

拉菲与罗曼尼康帝:江山岂因红颜误

一次斗富失败,让名满天下的国王情妇从勃艮第之王转向了香槟酒与波尔多的顶级名家。蓬巴杜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后世注定谤多誉少,她一生褒贬因何而起?倾国倾城与祸国殃民,美人的背后,争议从不停息。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