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新堡:若贪恋权柄,必被权柄所缚

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Pape)是南罗纳河的明星产地,自十四世纪以来,这作为夏宫前后接待了七名教皇,这不仅为这块土地冠上了教皇的大名,也给了当地的酒农70年在西欧舞台中心的发展机会。关于这段历史,有个专门名词——“阿维尼翁之囚(Prisoner of avignon)”。

克莱蒙五世与腓力四世

克莱蒙五世与腓力四世

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Pape)是南罗纳河的明星产地,自十四世纪以来,这作为夏宫前后接待了七名教皇,这不仅为这块土地冠上了教皇的大名,也给了当地的酒农70年在西欧舞台中心的发展机会。关于这段历史,有个专门名词——“阿维尼翁之囚(Prisoner of avignon)”。

1285年,腓力四世在法兰西加冕为王,当时没人能预料到,这位以美貌著称的法国国王,成为了罗马教廷有史以来的最大敌人。作为卡佩王朝的末代君主,腓力四世以高超的谋略和冷酷的手腕著称,糟糕的是,他和他热衷东征,支持教会的父亲和爷爷不同,毫无虔诚的基因。虽然在军事上并无建树,腓力四世却是政治领域的高手,他用一系列的举措巩固并抬升了法国在欧洲的地位。最终,他将目光放在总是不怎么合作的梵蒂冈教廷身上。1305年,在派人殴打总和自己唱对台戏的前任教皇,置其死地之后。腓力四世一手扶持波尔多大主教Raymond Bertrand de Got继任教皇,既克莱蒙五世(Pope Clément V)。作为被法国国王推举的教皇,克莱蒙五世没有胆子去梵蒂冈上任,他被迫把整个教廷搬到了阿维尼翁,从此过上了仰人鼻息的日子。于是,昔日欧洲至高无上的教权,变成了法国国王后院里的一介囚犯。

克莱蒙本人也是格拉芙列级名庄克莱蒙教皇堡(Pape-Clément)的建立者,应当是非常喜欢葡萄酒的。政局上郁郁不得志的他只好埋头在自己夏宫门外的那块田地里,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欧洲统治者的宝座,只剩下看看腓力四世今天批了什么条子,照单签字的份。自此开始到教皇格里高利十一世被圣凯瑟琳修女点拨,回到梵蒂冈为止,阿维尼翁一共诞生过七个教皇。在这里,教廷驱逐了充满传奇色彩的圣殿骑士团,创办了不少大学,发明了总理执事制度,设立了臭名远播的异端审问庭,也成就了这片小小的葡萄园。

教皇新堡葡萄园典型的砾石土地

教皇新堡葡萄园典型的砾石土地

旧约中上帝为了惩罚自持选民而背弃神意的以色列人,罚他们被巴比伦人奴役了70年。而这段教皇们在教皇新堡每日看葡萄的日子,也刚好是七十年。至今,梵蒂冈还相信,这是来自上帝的警告。

返回专题:端午怀古专题:佳酿背后的历史和人物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