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香格里拉

尼克·兰德和杰西斯·罗宾逊夫妇于今年3月中国葡萄酒发展峰会之后,访问了云南迪庆香格里拉。他们两位最近都就这次旅程写下了各自的见闻,读起来各有一番风味,先想向知味的读者们推荐一下美食作家尼克·兰德的美味记录。

这篇文章同时刊登于《金融时报》上。

尽管站在我眼前的法国人在滔滔不绝地讲着两个我最感兴趣的话题:食物和酒,我却对他在讲些什么并没有特别在意。

相反,透过酒店餐厅的大玻璃窗,我的注意力完完全全集中在他背后发生的一切。正值黄昏,最后几缕太阳的光线倾洒于大地。毫无疑问,即将到来的用餐将是我人生中所从来没有过的非凡经历。

彼时,我们正位于海拔3500米,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飞来寺的御庭酒店(Regalia)里,在中国的西南角。我们对面,上湄公河流淌在峡谷之中,峡谷的远处则是如梦如幻的梅里雪山(如果在正午观察,常常覆盖于雪山之上的云层将会奇异地消失不见)。梅里雪山最高峰处海拔7500米,是所有西藏人的圣地。

虽然最初我是听从云南的召唤来到这里,而眼前这一派迷人的景象却变成了一幅幅幕布,伴随着我们在这个酒店里的早餐、午餐和晚餐。

阿若康巴南索达庄园酒店,来源:Arro Khampa

阿若康巴南索达庄园酒店,来源:Arro Khampa

云南省等同于法国的面积,但是人口远远少于法国。云南是农业大省,亦是一些极具特色的食物的来源之地。世界上总共2000种菌菇,而在这里可以找到其中的800种,包括日本人所钟爱的松茸。在菌菇成熟的季节,当地的人们往往花上几天的时间在这片高海拔未受玷污的乡土之地上搜寻它们的身影。法国人所喜爱的牛肝菌也非常多见。另外,数种繁多的野花在此处安家。而在世界各地的中餐馆都有供应的普洱茶则是云南的又一特产。

我们在云南享受的食物——鸡蛋,鸡肉,蔬菜,和我第一次尝试的牦牛排——都显示出了相当高的品质。但对于爱冒险的吃客来说,云南最让人激动之处远不仅限于这些大自然的馈赠。要知道,在云南生活着25个少数民族,而他们针对各种食材的烹饪方式都不一样。新鲜、干净、地道的口味是我们在这里吃到的一切食物的共同特征,而如若有机会对人们如何演绎这些食材一窥究竟,我将乐此不疲地再次回到这片土地。

每当和周围的人谈起我们的云南之旅,无论在香港、上海还是新加坡,大家都会显得十分激动。那些还没有去过云南的想加入我们,而那些已经去过的则会对我们应该吃什么满是建议,脸上还挂着显而易见的羡慕神色。每一个曾经来这儿旅游的人几乎都迫不及待地想再回去。而这里独特的自然风光则吸引着北京、上海的富有的中国人来这里购买第二套住房。这也让当地房地产价格迅速上升。

大家的激动一部分源于一个叫做香格里拉的小镇。香格里拉这个名字仅仅在2001年才出现。在此前的漫长的一千三百年间,这个位于茶马古道上的偏远的小村庄被称作中甸,西藏语中叫建塘(Gyalthang)。

当我们所乘坐的中国东方航空的飞机在一堆山峰中间颠簸着着驶向机场——一个年轻的乘务员甚至还失口惊叫出声——我们已经开始看到非凡的景致了。走向航站楼身体才开始感觉到,在这么高的海拔,如果想平稳地走路,还是需要一定的适应时间的。

来到阿若康巴南索达庄园酒店(Arro Khampa),我们舒舒服服地休整了一下。这是一家精品酒店,是一个尼泊尔商人和他的泰国夫人在2013年开设的。酒店坐落于香格里拉古城区。古城区在今年1月11日清晨的大火中几乎全部损毁。但所幸,这座酒店采用了传统的西藏厚外壁,直插入土地,且有着繁复的木质雕刻,从楼板下供热,另外采用传统的露天炉火,所以幸免于难。

在渐渐退去的光下拍照,让人仿佛化身詹姆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下的角色,闪耀着香格里拉神秘的光芒,甚至同周围的景色融为一体。我们立刻感受到了持续的风、干燥的空气和巨大的昼夜温差。这里全年的昼夜温差都在15摄氏度左右(而这巨大的昼夜温差也正是当时消防队员救火的一个巨大障碍:在清晨,蓄水池里的水都结成冰了!)。冷峻的寒意也促使我们前往餐馆,享受在云南的第一顿晚餐。

我们的这第一餐就在酒店的餐厅一张长长的矮桌上进行。火是这顿晚餐的一个主要元素。桌子的一头安置着一个巨大的露天炉火,一大摞木材堆在边上。先喝上一碗暖暖的南瓜粥,吃了些蒸煮的汤圆,然后,一个小小的烤架不断地奉上穿成串的蔬菜和肉。烤串络绎不绝,有鸡翅、羊肉、蘑菇、甜玉米,可以蘸着辛辣的辣椒油吃。年轻的西藏女服务生有着高高的颧骨,皮肤黝黑,并且明显透露出骄傲的神色,对于他们奉上的食物的美味坚信不疑。那一晚,我们睡得很香。

从香格里拉到飞来寺路程,我们只花了三个小时,途中穿越了位于4500米高海拔的关隘。伴随着车的每一次转弯,我们都能欣赏到不同的美景,或是翠绿的山谷草地,或是通往拉萨的蜿蜒公路。沿途有许多步行朝圣的行人。而我们最丰厚的报答,则是在突出重围后目睹了梅里雪山顶峰的风采,并且,常常缭绕于雪山之上的云雾竟然也令人惊异地消失不见。

那一天晚餐之前我们津津乐道地讨论起第二天回到香格里拉以后应该在哪里享用午餐。原本的计划是去松赞林卡美憬阁酒店(Songtsam Retreat)酒店。这座酒店的设计非常精妙,能俯瞰松赞林寺。但是我非常渴望能去到更有当地特色的地方。同行的法国人已经在香格里拉住了一年半,他推荐去古城区一家古朴的当地餐馆。他和家人经常去那里用餐,而且吃完以后从来也没有闹过肚子。

当日的晚餐是宴请的形式。宴请有时候可以非常无趣。但那一次是中国式宴请,一个小时内上了十五道菜。首道奉上了梅子鸽肉汤,肉质鲜嫩多汁。我们刚刚享用完,大圆桌上的转盘上就已经放满了各种美食:辣猪肝,脆咸的炸昆虫,辛辣无比的猪肚肉薄片,各种口味各式各样的野生菌菇,拌着浓厚的柠檬汁的山药片,还有茄丁胡椒肉糜。大大的圆桌上围了一桌子汉族人、藏族人、法国人、和英国人,笑语不断。接着上的是小块羊肉排,呈深紫色,还有蔬菜火锅,烤小羊肉和排骨。最后上的是卷成雪茄状的油炸牦牛奶酪塞红豆泥。

和在香格里拉一带许许多多家餐馆一样,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食物的新鲜度以外,就是人们自然的善意和在准备和奉上食物时所流露出的自豪神色。

尼克·兰德和杰西斯·罗宾逊夫妇,来源:jancisrobinson.com

尼克·兰德和杰西斯·罗宾逊夫妇,来源:jancisrobinson.com

阿若康巴南索达庄园(Arro Khampa,中国云南省香格里拉县古城金龙街东廊15号,邮编674400

电话:+86 887 8881 007

相关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 香格里拉,中国葡萄酒的“新”疆界
舌尖上的上海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