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盛宴 – 贝尔热拉克美食与美酒之路

这里有百年战争的痕迹,这里有朴质好客的人民,这里的每一片土地都昭示着辛勤,这里的每一束阳光都孕育着丰收。当北京还在接受8月盛夏骄阳的考验时,位于法国西南部的贝尔热拉克省已经在清凉和静谧中赋予了游人们快乐和悠闲。得益于广袤的森林和温润的气候,这里除了生产享誉世界的鹅肝、松露、牛肝菌,还以各种果干和口感带劲的Perigord香肠闻名。如果您有机会来这片热土游玩,一定要沿着这条美食与美酒之路,来一场流动的盛宴。

clip_image002

贝尔热拉克位于法国西南部,距离世界葡萄酒中心波尔多只有八十公里。跟大多数地中海沿岸的产区一样,这里葡萄种植的历史追溯到罗马时代。但是说起葡萄酒贸易的历史,贝尔热拉克和波尔多却有一段恩怨情仇的往事。得益于公元1152 年阿基坦地区(Aquitaine)的埃莉诺(Aliénor)与后来的英国国王亨利二世(Henri II) 的婚姻,阿基坦地区从法国国王的统治中脱离出来,成为英国领土,从而开始了对英国的葡萄酒贸易。由于有公爵的庇护得到葡萄酒的免税特许,贝尔热拉克的葡萄 酒主要供应当地的内部消费,并且波尔多附近的酒商把贝尔热拉克的酒从贝尔热拉克城自多尔多涅河运送到波尔多去贩卖,贴上波尔多的标签出口。 20 世纪初的时候,波尔多的酒庄自立门户,并凭借1895年的巴黎世博会一跃成名。贝尔热拉克则坚持探索自己的酿造之路,呈现出多变和个性的特性。虽然地理位置,风土都和波尔多相近,由于酿造手法不同,贝尔热拉克的红葡萄酒比波尔多要细腻,性价比非常高。而这里生产白葡萄酒和贵腐甜酒带着特有的橡木桶培育出的香味,让人惊喜连连。

由于松露出产于冬天,我无缘品尝,但是肥厚的鹅肝和香浓的牛肝菌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一家家庭经营的餐厅中,侍者为我们呈现了他们刚从树林中采回的牛肝 菌,并佐以肥鹅肝和上等小牛肉,用特制酱汁制作了一道汉堡大餐,配上贝尔热拉克当地产的红葡萄酒,真是绝对享受。如此浓郁的味道,当然要配醇厚的红葡萄 酒。在贝尔热拉克的众多酒庄中,有两个酒庄的红葡萄酒值得驱车探访:被法国总统奥朗德惊赞的Château Moulin Caresse 和小王子的城堡 ChâteauTiregand。

岩石之心 – Château Moulin Caresse

酒庄成立于1749 年的家族产业,占地52 公顷的葡萄园代代相传至今。位于蒙特瓦产区的中心,酒庄的葡萄园距离多尔多涅河谷80公里,朝向南和西南,粘土石灰质高地,含铁下层土壤,如此相得益彰的风土条件使得庄园能够酿造出大量充满个性的干白,甜白,红和粉红葡萄酒。

在2015年的法国农展会上,现任总统奥朗德品尝了酒庄2010年生产的“百分之百”美乐红葡萄酒后直呼“太赞!”,引起法国媒体的轰动。这款酒产自种植密度大于5500 株/公顷的地块。葡萄树的疏果、疏叶和采摘均由人工完成。经过在不锈钢桶中5-6周的发酵后,酒渣下微氧化调配,随后在法国橡木桶培育18 个月装瓶。酒体呈现出美丽的黑樱桃红色,酒香精致高贵,充满灌木和非常成熟的黑色水果、黑醋栗、煮熟的李子干的芬芳。口感均衡,结构饱满,单宁圆润。整体非常清爽,体现出蒙哈维尔含铁风土的特质。悠长的余味中弥漫着黑色水果的气息,橡木的香气逐渐融合。

小王子的城堡 – Château de Tiregand

贝尔热拉克位于中央高原的西南坡,这里的石灰质粘土和碎石土壤非常适合多种葡萄品种的生长。而粘土碎石土壤中则混合了粘土和经过河水冲刷磨圆的坚硬石子,特别适合美乐和品丽珠的生长。佩夏蒙产区的深层土壤中含有一层含铁的粘土,因此出产葡萄酒的口味非常独特,酒味优雅而强劲。酒香浓郁,适合陈年。

Tiregand城堡位于贝尔热拉克市的东部15公里,属于佩夏蒙产区,有着好几百年的历史。现在的庄园属于大名鼎鼎《小王子》的作者- 圣-埃克苏佩尔家族,自19世纪起见证了家族六代人的生活。François-Xavier de Saint-Exupéry管理着酒庄的运作。作为贵族的后代,圣-埃克苏佩尔先生身上不仅散发着温文儒雅的气质,作为酿酒师更是精益求精。他的酿酒方式代表了西南地区传统和新技术的完美结合:在葡萄园里,我们看到最新型的除叶机辛勤工作,而在古老的酒窖中,葡萄酒液至少经过12个月的橡木桶发酵才被装瓶。这里生产的红葡萄酒可以说每一款都是精品,值得收藏。

美食之乡当然少不了米其林餐厅。风之塔(LA Tour des Vents)餐厅位于蒙巴济亚克(Monbazillac)山坡顶部,被葡萄园围绕,夜幕降临时可以俯瞰贝尔热拉克老城。这家餐厅是米其林一星,以当地的新鲜食材为主,最擅长用看似平常的食材做出惊艳的味道。餐厅的保留菜品是鹅肝多吃:煎肥鹅肝,鹅肝酱和鹅肝沙拉。搭配上冰爽的蒙巴济亚克地区产的甜白或者贵腐甜酒,鹅肝的鲜味跃口而出。

蒙巴济亚克产区是世界上最大的超甜白葡萄酒产区,特征是非常优雅,采摘时进行多次人工挑选,酒香强劲,充满了蜂蜜、刺槐和香料的气息,陈年后更具风味。众所周知,毗邻的索萨涅克产区是世界首位的贵腐甜酒产地,一瓶甜酒动辄数百元。我可以告诉您蒙巴济亚克产区的甜白和贵腐甜酒同样优秀,但价格只有索萨涅克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多!在隐匿在蒙巴济亚克的酒庄里,有两个酒庄值得发现:Château Bélingard 和Château Poulvère.

百年战争的见证 – Château Bélingard

Bélingard庄园是最初由德鲁伊教建立的太阳神花园,其葡萄园由基督教的僧侣于7 世纪中叶种植。自1820 年,Bélingard成为家族产业,坐拥多尔多涅河谷左岸山坡的石灰石葡萄园,保留传统酿酒方式。站在庄园的山丘上,右手边的山丘是英法百年战争的起点,左手边的山谷是百年战争的终点,地理位置可谓绝一无二。
经过一番品尝,Bélingard城堡于2012年生产的珍酿甜白葡萄酒脱颖而出。这款酒以赛美蓉为主, 混合了长相思和密斯卡岱。10 月至 11 月上旬,葡萄在贵腐菌的作用下高度浓缩,酿酒师挑取过熟的果实,通过循序的压榨和滴漏法得到品质最好的果汁。果汁在20 ° C 左右的环境中发酵。当酒精和残糖之间的达到平衡时,进行低温抑制发酵以精确控制酒液中的含硫量。酒槽中澄清2 个月后重新把酒液倒回者橡木桶中进行培育,12个月后酒汁已经呈现出淡淡的金黄色,甜度适中,可以装瓶了。这款酒散发出浓郁的白色花朵和酸棒棒糖香气,在口中能感受到新鲜度和柔软丝滑的完美平衡。

1

贵腐的秘密 – Château Poulvère

Poulvère城堡坐落于蒙巴济亚克的山脚,有一半的葡萄用于酿造蒙巴济亚克AOC葡萄酒。这片庄园与众不同的地方是葡萄园周围种满了杏子。我到访的时候庄主正在酿制杏干,整座庄园的空气中充满了甜蜜的味道,因此也难怪他家的甜酒都带上一些杏干的甘甜。葡萄园的种植者和经理BORDERIE Francis先生最引以为傲的是他的酒庄赢得的满满一面墙的奖牌:阿基坦大区葡萄酒金奖,贝尔热拉克葡萄酒竞赛金奖,巴黎农业大赛金奖,法国最权威葡萄酒榜单-《哈谢特葡指南》星级推荐….如果你发现这些奖牌只属于某一支葡萄酒,那也毫不奇怪。

热情的Francis请我们品尝了Prestige 系列2009,2010和2011年的贵腐葡萄酒,神秘地笑着请我们发现这三瓶酒的不同。原来这三个年份的酒都出于同样老藤葡萄园,由三分之一的赛美容,慕斯卡黛和长相思混酿,同样是人工分批采摘(3-4次)低温发酵酿成。却由于年份不同,呈现出程度不同的果酱,果干,甚至香草的香味和甜味,真让人感叹自然这个造物主的神奇。

在贝尔热拉克拜访了数个葡萄园之后,不禁感慨这里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酒农与自然互惠互利的良性关系。这里的葡萄园有丽春花和各种各样的植物、瓢虫和其他昆虫、小鸟、野兔和许许多多的爬虫,可谓是真正的乡村动物园!Chateau Montdoyen 的女庄主特别向我展示了她的葡萄园里无处不在的鸟巢,蜂巢和自然生长的菌类。80公顷的土地上只有30多公顷种植了葡萄,其余皆用作草场和树林。她的葡萄园不使用农药,利用环绕葡萄园的树林中的鸟类除虫。她告诉我们这个小气候不仅让葡萄更自然地生长,也吸引了一批客人:附近的小动物常常出现在葡萄园中 – 刺猬,野兔,甚至小鹿,俨然一座小森林。她对环境的尊重让我深深感受到她对这片土地的敬畏和对消费者负责的心情,也难怪这片不大的地区产生了如此多的好酒。

贝尔热拉克让人流连忘返的不仅仅有美食美酒,还有大批的古堡和法国顶尖的高尔夫球场。
当我走进入住的城堡Chateau des Vigiers时,首先被多彩的颜色吸引住了:砖红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大红色的蔷薇,翠绿色的葡萄园,放佛置身于莫奈的油画中一般。城堡位于贝尔热拉克西南角的Saussignac区,。城堡被修剪的漂亮至极的高尔夫草地包围,而内部的装饰古朴高贵,每年吸引大批欧洲人携家在这里度假。徜徉在蜿蜒的小路上,时而听到远处的游人开心的笑声,我不禁忘记了所有烦恼,只期望时间过得再慢一些,好好享受人间天堂的惬意。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