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和他的门徒:Henri Jayer稀世佳酿垂直大师班及午宴

亨利·贾叶(Henri Jayer),一个在勃艮第葡萄酒爱好者心中已经被封神的名字。

这位广受尊敬和追捧的勃艮第酒农在2006年9月20日仙逝之后,存世的遗作不断在拍卖会中卖出创下纪录的天价,甚至可以远超同年份的“酒之至尊”罗曼尼康帝。2018年6月,他的家人拍卖酒窖里剩下的最后一批藏酒,一瓶Cros Parantoux一级园的平均成交价已经超过24万人民币,更不用说他酿造的特级园Echézeaux和Richebourg了。酒神的作品,随着市场上来源可信货源的逐渐消失和老年份适饮期的过去,将彻底成为不可能再被体验的传奇。

图片来源:bagherawines auction

2018年11月17日,在法国勃艮第的中心伯恩(Beaune),你将还有一次深度体验酒神代表遗作的机会

亨利·贾叶生前的挚友、著名勃艮第葡萄酒作家Jacky Rigaux先生,将拿出私人收藏的少见贾叶老年份遗作,为景仰这位伟大酒农和风土理念的资深勃艮第爱好者,奉上一场垂直品鉴亨利·贾叶稀世珍酿的顶级大师班,和一场品鉴“六大酒神门徒”代表酒款的私享午宴。

这场怀着崇高敬意的大师班上,来自全球各地受到邀请的13位勃艮第爱好者将品尝到酒神的6支传世遗作:

代表贾叶巅峰水准的Echézeaux特级园四个年份1988、1989、1991、和1993,以及由贾叶发掘并成就盛名的“超一级园”Cros Parantoux的两个年份——他正式退休前的最后年份1995,和他退休后仅酿造300瓶不到个人珍藏的1999年(标记为Réserve Henri Jayer)。

全部6款贾叶遗作的市场估值近200万人民币,而且因为极难复刻,这可能是一位葡萄酒爱好者用一生来回忆的一次珍贵品鉴体验,价值无法估量。

 

为了更好地宣扬推广风土理念,让最资深的爱好者有机会领略亨利·贾叶这位传奇酒农顶尖风土佳酿的风采,知味非常荣幸地争取到了这场珍贵品鉴会的3个席位

Henri Jayer大师班酒款

1. Henri Jayer Echézeaux Grand Cru 1988
2. Henri Jayer Echézeaux Grand Cru 1989
3. Henri Jayer Echézeaux Grand Cru 1991
4. Henri Jayer Echézeaux Grand Cru 1993
5. Henri Jayer Vosne-Romanée Cros Parantoux 1er Cru 1995 
6. Henri Jayer Vosne-Romanée Cros Parantoux 1er Cru 1999

大师班将于上午开始,结束之后还将伴随一场规格同样顶级的品鉴午宴,由法国著名的米其林三星餐厅Georges Blanc的厨师奉上精致风土的菜肴来搭配将要出场的13支稀有佳酿。

亨利·贾叶生前无私地指导过很多后生晚辈,其中最受器重的几位都已经成了当今勃艮第、乃至其他产区中流砥柱的顶级名家,在向酒神致意的难忘大师班结束之后,我们将在午宴中品尝六大酒神门徒达到巅峰适饮状态的代表酒款,他们是:

1. Chambolle-Musigny最为顶级的名家Domaine Roumier的庄主Christophe Roumier,我们将品尝他的特级园Bonnes Mares和最为珍稀的、年产量仅400瓶左右的Musigny特级园,而且是出自出Christophe父亲Jean-Marie Roumier之手的1971年老年份珍品,仅这支酒在近期拍卖会上的成交价格就超过了10万人民币

2. Henri Jayer的亲外甥、继承了酒神田地和衣钵的Emmanuel Rouget,我们将品尝他直接从Jayer舅舅手上接过的传奇Cros Parantoux一级园和Echezeaux特级园的两款酒,与大师杯上的酒神遗作做个比较;

3. Henri Jayer先前的雇主也是亲密的徒弟,Domaine Méo-Camuzet酒庄的庄主Jean-Nicolas Méo,我们将品尝Cros Parantoux这块传奇名园唯二两个版本的另一个来继续对比,以及酒庄历史性名园地块——Clos de Vougeot特级园的佳酿;

4. 勃艮第Meursault村的顶级名家Domaine Comtes Lafon的庄主Dominique Lafon,Meursault风土最为出色的代表性一级园Les Perrières,以及他最稀少最顶级的白葡萄酒Montrachet特级园;

5. Henri Jayer生前最疼爱的徒弟之一,英年早逝的天才酒农Denis Mortet,我们将品尝他的两款来自2001或2002年份的遗作——Clos Vougeot特级园和著名的Chambertin特级园。有经验的饮家会指导,品尝Denis Mortet传世的Chambertin特级园遗作是多么稀少而令人难忘的体验;

6. 最后一位,来自卢瓦河谷的传奇酒农Didier Dagueneau,这位桀骜不驯的酒农也曾受教于亨利·贾叶,他以一人之力将卢瓦河谷长相思的风土表达提升到了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境界,不幸的是他于2008年9月因驾驶飞机失事而陨落;午宴上我们将品尝到他的代表遗作,“燧石Silex”的2001年份或2007年份,和“纯血Pur Sang”2007年份——2007是他酿制的最后一个年份。

午宴将以著名的沙龙年份香槟(Champagne Salon)开场,整场午宴品鉴酒款的市场价值数十万元。

 

“六大酒神门徒”午宴品鉴酒款

1. Champagne Salon
2. Domaine Comtes Lafon Meursault Perrières 1er Cru
3. Domaine Comtes Lafon Montrachet Grand Cru
4. Didier Dagueneau Pouilly-Fumé Silex 2001 或 2007
5. Didier Dagueneau Pouilly-Fumé Pur Sang 2007 (Didier Dagueneau酿造的最后一个年份)
6. Domaine Denis Mortet Clos Vougeot Grand Cru 2001 或 2002
7. Domaine Denis Mortet Chambertin Grand Cru 2001 或 2002
8. Domaine Méo-Camuzet Cros Parantoux 1er Cru
9. Domaine Méo-Camuzet Clos Vougeot Grand Cru
10. Domaine Christophe Roumier Bonnes Mares Grand Cru
11. Domaine Roumier Musigny Grand Cru 1971
12. Domaine Emmanuel Rouget Vosne-Romanée 1er Cru Cros Parantoux
13. Domaine Emmanuel Rouget Echézeaux Grand Cru

 

如何报名

对本场大师班和品鉴午宴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 知味酱的微信联系(微信号ZhiWeiJiang2018)或者拨打电话021-62360991咨询。由于这场活动的稀有性和特殊性(仅限3席),应主办方要求,我们需要筛选审核候选参与者的身份,风土俱乐部会员享有优先报名权。

若您希望了解知味最新推出的风土俱乐部会员身份,请点击这里>>

主讲人

Jacky Rigaux

世界著名葡萄酒作家,法国葡萄酒评论家,勃艮第大学研究学者, “葡萄酒与文化”专业负责人,勃艮第克里玛联合国申遗委员会专家顾问,精神分析学家,知味葡萄酒杂志·教育的特别顾问,Henri Jayer的生前好友和传记作者。他著有《亨利·贾叶》、《勃艮第特级园》、《风土复兴》、《风土品鉴方法》、《风土与酒农》等著名勃艮第葡萄酒著作。

Bernard Hervet

Bernard Hervet先生是法国勃艮第地区葡萄酒文化艺术推广的核心人物,在整个勃艮第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影响力。他是勃艮第最重要的文化活动——武若园美酒音乐节的联合创办人,全勃艮第、乃至全世界最私密最顶级的葡萄酒俱乐部1243的联合创办人,勃艮第最重要酒商之一Faiveley顾问,勃艮第最重要的酒商之一Bouchard Père et Fils的前总经理,勃艮第大学青年艺术家基金会的创立者。

 关于Henri Jayer

亨利·贾叶(Henri Jayer),一位被很多爱好者称为”勃艮第之神“的传奇酒农。他的故事,还要从1939年开始说起。

这一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法国迅速被卷入战争,才16岁的贾叶不得不放弃学业回来照顾家人。为了维持二战时期日益短缺的粮食供应,贾叶受当地德高望重的Etienne Camuzet雇佣开始种植洋蓟,而之后他的成名之作Cros Parantoux 一级园在那时就是一片他耕作过的洋蓟地。

酒农出身Camuzet先生希望年轻的贾叶能在战时帮助照料他家的葡萄园,于是他开始师从勃艮第大学高等葡萄酒工艺学院的Réné Engel先生学习酿酒,并拿到了学位。之后他为Méo-Camuzet家族酿酒,一酿就是大半辈子。他慢慢凭着积累买入了一些看好的葡萄园,其中最为出名的,就是只有1.01公顷的Cros Parantoux一级园。

克罗-帕宏图一级田(Cros Parantoux)在沃恩-罗曼尼(Vosne Romanée)的位置,图片来源:winehog.com

图片来源:winehog

这块地位置极佳,与极为出名的里奇堡特级园(Richebourg Grand Cru)相邻,居于更为上坡的位置,和里奇堡园一样坡向东北,气候偏凉爽。在历史上这片地并不被勃艮第风土权威Lavalle和Rodier所看好,评价远不如周围的葡萄园。20世纪初根瘤蚜虫病入侵的时候,这片葡萄园更是被拔除荒废,无人问津。但不知为何,战争年代在这片土地上种过洋蓟的贾叶,却牢牢坚信它有着未被发掘的巨大潜力。

1951年,他从Roblot家第一次买下了这块地的一部分,开始了艰难的开垦,希望重新在这块地上种植葡萄。这是一块“无情”的土地,洋蓟的根扎得极深,为了全部清理干净,让他花了1-2年的时间,吃了很大的苦头。土壤里还镶嵌着过多的石灰岩石,“有的甚至有一辆汽车那么大”,贾叶回忆说。为了在坚硬的石灰岩土质上种下葡萄,他只能用炸药炸出一个一个洞,来松动土质。根据这位在硝烟火光中耕作的酒农回忆,他一共炸了四百次!

爆破之后,炸出的石块必需用手推车运送出来,这些只能通过手工来完成。贾叶清理出来的石块堆在葡萄园边,成了分界的石墙。直到2年后的1953年,清理工作基本完成,他才开始在这片“顽固”的土地上种下葡萄。就在这一年,贾叶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向法国法定产区命名的管理机构INAO提交了升级克罗-帕宏图为一级园的申请,令人惊讶的是,在还没有产酒的当年他就收到了允许升级的批准。除了眼光够好,运气也很重要。

Cros Parantoux一级园旁边Henri Jayer堆起来的石墙,来源:知味葡萄酒杂志 朱思维

Cros Parantoux一级园旁边Henri Jayer堆起来的石墙,来源:知味葡萄酒杂志 朱思维

但所有的辛苦都获得了回报,如贾叶所料,克罗-帕宏图的红葡萄酒展现出像它伟大的邻居——里奇堡特级园一般的精细和复杂——虽然没有里奇堡所特有的那般力道和浓郁,也稍欠深度和层次,但却具备只有在完全成熟年份的里奇堡里才能找到的那份罕有的柔软精致。毫无疑问,这是一块一级园中的“特级园”,与伟大非常接近!

Echézeaux也是贾叶极为重视的一块特级园,他强调这片土地的差异性非常大(Echézeaux共37.69公顷!),因此被划分成了11片状况各异的克里玛(Climat)。贾叶坚信自己的Les Cruots ou Vignes Blanches 是其中的佼佼者(共1.43公顷)。坡向朝东,土壤混杂有许多鹅卵石,混合基土以大理石和石灰石为主。同时这片土地含有一定的黏土,因此为老藤提供了稳固作用。Echézeaux也成为与他租用Meo-Camuzet家族的Richebourg特级园齐名的顶尖代表作品。

Henri Jayer的小房子

酒如其人,亨利·贾叶能成就一代宗师,当然离不开他所懂得潜力并且擅于表达的优良风土;另一方面贾叶并不像很多人想象中那样是一个只言自然、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而是一个既朴实地懂得尊重自然,同时也聪明的注重技术实用性的农民。

他对抗潮流,不用钾肥,也拒绝大量施肥的做法,只在必要时才使用杀虫剂。他尊重土壤和土壤中的生物,在勃艮第极端式地对产量进行限制。要知道在那样的年代,相信“要酿出好酒首先要有好葡萄,一个好的酿酒师首先要是个好的葡萄种植农”其实是一件相当富有远见的事情。另一方面,他又走在潮流之先,用筛拣桌毫不留情地把不够成熟或沾上腐霉的葡萄挑掉,酿酒的时候从不使用工业酵母,成酒之后也不用过滤、澄清这些手段。他相信有了好的葡萄原料,这些工序都是无用的。

亨利·贾叶于1995年退休,从那之后他酿制的葡萄酒获得越来越多的赞赏,名气也越来越响。那之后他仍然每年还会酿制一桶他最珍视的克罗-帕宏图一级园(标记为Réserve Henri Jayer,仅300瓶不到),但往往是有市无价,一瓶难求。

他80岁的时候,酒评家贝尔纳·布尔奇(Bernard Burtschy)在访谈中问他这一生中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夙愿,他回答说:“我很想在有生之年酿一次罗曼尼康帝(la Romanée Conti),只是酿酒,别无他求。”

4年后贾叶仙逝,成为传奇。

亨利·贾叶 Henri Jayer (1922-2006)

文 | 朱思维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