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秒赔掉4万块,只因不识波美侯?

前几天刷到一条新闻,让人哭笑不得,又莫名羡慕。

故事是这样的,就在上月15号,在一家英国著名牛排店 Hawksmoor Manchester,客人下单了一瓶标价260英镑的波尔多二级庄红葡萄酒碧尚女爵(Château Pichon Longueville Comtesse de Lalande),服务生却误把一瓶价值4500英镑的酒——同一年份但价格足足高了17倍的里鹏(Le Pin)——上给了他们。

事后服务生十分自责,表示因为两瓶酒“长得很像”才会不小心拿错。虽然餐厅蒙受了不小损失,老板还是很佛系的,不仅体谅了她的无心之过,还在餐厅的官方推特上大方祝贺了幸运的客人,这样的暖心之举也获得网友大赞,还有人开玩笑说,以后去那用餐也要指名那位服务生。

餐厅在推特的发文瞬间点赞过万,也算是变相做了个成功的广告了。

结局虽然圆满,但看到这里,真是忍不住要对这个冒失的服务生说道说道了。这两支酒显然都是波尔多名头不小的大牌,而且一个是来自左岸的波亚克(Pauillac),一个出自右岸的波美侯(Pomerol),这都能搞错,说明葡萄酒水平不过关啊。

欢迎进行世上最简单的“大家来找茬”游戏

当然,真要较真起来,这支酒自己也有责任。因为呢,不管是酿造了它的里鹏酒庄,还是孕育了它的波美侯产区,都实在是贵的太低调了!

为了防止这样的“闹剧”再次发生,是时候来认真的讲(chuī)一下波美侯这个产区,跟大家好好说说它究竟有多贵,以及凭什么这么贵了。不管你是酒店、餐厅或是酒吧老板,还是喜欢在家里床底下偷藏着波美侯大酒的隐形葡萄酒富豪,都建议赶快把这篇文章收藏起来,转发给身边需要的人吧。

 

1

波尔多最小的产区,也是最贵的产区

波美侯(Pomerol)的葡萄园不足800公顷,是波尔多法定产区中最小的一个。这里的酒庄规模都不大,而且连最有名的那几家都极其朴素,更没法跟梅多克(Médoc)或是邻村圣埃美隆(St-Emilion)的雄伟城堡相提并论。但正是这里,诞生了波尔多最贵的葡萄酒,无论从品质还是价格上,都绝对有着凌驾于其他波尔多酒王的实力。

波美侯全村最瞩目的建筑,应该就是这座教堂了

相比梅多克的早早成名,波美侯的发家史也显得单薄许多。可以说在二战前,这里都只是个名不见经传之地,自上世纪70年代才算是真正崛起。而这里之所以能取得如今的名声,则不得不提一位名为 Jean-Pierre Moueix 的商人了。

1937年,Jean-Pierre Moueix 在波尔多右岸建立了同名的酒商公司,开始经营波尔多葡萄酒生意。作为预见到右岸潜力的伯乐,他很早就拿下了帕图斯酒庄(Petrus)的经销权,致力于将波美侯的酒推广至法国以及欧洲的上流社会。1947年,帕图斯出现在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婚宴上,令波美侯葡萄酒开始受到国际瞩目。

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后,Jean-Pierre Moueix 又在50年代开始扩大事业版图,在波美侯买下了帕图斯之花(Château La Fleur-Pétrus)和卓龙(Château Trotanoy)酒庄,并在60年代成功收购帕图斯。这段时间,他也着手进军对波美侯一片空白的美国市场,用帕图斯征服了肯尼迪总统,令波美侯成为美国名流竞相谈论的热点。再加上后来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对这个产区持续的高分助力,波美侯产区从此声名远播。

波美侯有8家酒庄得到过帕克满分,其中帕图斯一家酒庄就达9次(资料来源:wine-searcher.com)

2

梅洛为王

波美侯由多尔多涅河(Dordogne)支流冲积而成,这里的土壤是由砾石、沙子和黏土组成,石灰岩含量很低。葡萄园主要分布在平缓的坡地上,相对坡向,土壤成分对葡萄的影响更为显著,并最终赋予酒款鲜明个性。比如西边海拔较低的葡萄园,酿造的酒款更偏轻盈新鲜;而海拔稍高的地方,特别是东北部的波美侯高原(Pomerol Plateau,这里并不是一座真正的高原,只是相对波美侯其他地区地势要高一些),土壤中砾石和黏土的含量更高一些,出产了波美侯单宁最饱满,也最具陈年潜力的葡萄酒。

波美侯高原里有一块蓝黏土含量很高的独特地块,帕图斯正出自这里

众所周知波美侯以梅洛(Merlot)闻名,而它在这里的历史却并不长。曾经品丽珠(Cabernet Franc)、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甚至是马尔贝克(Malbec)都种的比梅洛要多。不过,在根瘤蚜灾害爆发后,马尔贝克因为嫁接后表现不佳而逐渐没落,取而代之的正是适应性更加出色的梅洛。

更大的转变发生在1956年,当时波尔多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霜冻,导致大量葡萄藤根部死亡,大部分酒庄不得不在后续几年重新种植整个葡萄园,最终,梅洛在波美侯的种植面积达到了近80%。品种的变更直接影响了葡萄酒风格,也奠定了波美侯展现给世人的全新面貌。

虽然帕图斯酒庄已经开始尝试完全使用梅洛酿酒,但是,我们也不能忽视品丽珠在这里的作用。如果说梅洛能使酒更加强劲,那么品丽珠则使酒更加优雅。波美侯大部分的酒庄会按照80%梅洛和20%品丽珠的比例种植葡萄,著名的拉弗尔酒庄(Château Lafleur)甚至一半的葡萄园都用来种植品丽珠。

 

3

波美侯名庄

波美侯面积不大,却被上百家酒庄瓜分,平均每家占有的葡萄园只在5公顷左右,拥有几十公顷葡萄园的萨乐斯(Châteaux de Sales)、嘉仙(Château Gazin)和柏安特(Château La Pointe)已经算是特例,而当地最小的酒庄葡萄园甚至不足1公顷,这一点与勃艮第有些相似。

虽然没有官方分级,人们对酒庄品质的排名倒是相当一致。帕图斯自然是公认的第一位,它的对手包括卓龙(Château Trotanoy)、老色丹(Vieux Château Certan),以及后起之秀里鹏(Le Pin)等。今天我们就为大家盘点一下波美侯的名庄,以正牌酒款的 Wine-Searcher.com 不含税国际均价排序,价格仅供大家参考。

 

1

帕图斯酒庄

Petrus

国际均价:22,669元左右(税前)

波尔多公认的酒王,也是酒庄中的一股“清流”,并没有雄伟的城堡,仅有品酒室和酒窖,简洁到令人难以置信。正因为如此,酒庄名字里也干脆不带“Château”这个词。酒庄直到2005年才进行了一次翻新,为建筑增添了一点景致,比如在墙上挂上了大大的“PETRUS”字样,也添置了些现代化设备,但也仅此而已。

Petrus 是耶稣使徒、天国钥匙掌管者圣彼得(St Peter)的拉丁语拼法,他的形象也出现在帕图斯的酒标上

帕图斯可以看作波美侯崛起的缩影。不得不承认,酒庄的历任管理者都是一等一的市场推广高手。当然除了营销策略和酒评家的推动作用外,帕图斯的成功也离不开极其严苛的管理方式。酒庄年产量仅3万瓶左右,不仅从不生产副牌酒,甚至会在一些不好的年份选择停产,可见它的成功并非没有道理。上世纪60年代时著名酿酒师 Jean Claude Berrouet 的加入也令酒庄如虎添翼。

电影《飞驰人生》中还特别描写了沈腾用碗喝“1991年份帕图斯”的桥段,其实因为霜冻原因,帕图斯并没有推出过该年份酒款

帕图斯的葡萄园位于波美侯高原一处独特的蓝黏土地块。最初的葡萄园约7公顷,Moueix 家族在1969年完成收购后,又在同一年从嘉仙酒庄手中买下4.5公顷葡萄园作为补充。酒庄种植大比例的梅洛(95%)和少量品丽珠,并且近几年已经将品丽珠全部拔去,改为完全种植梅洛。

 

2

里鹏酒庄

Le Pin

国际均价:22,106元左右(税前)

这几年里鹏的价格与帕图斯咬得很紧,绝佳的年份(比如1982)甚至已经反超,可谓势头正好。但要回溯到上世纪80年代,相信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的好事会落在这个仅有1公顷葡萄园、所酿之酒全部以散装酒形式出售给酒商的小酒庄身上吧。

Le Pin 是法语松树的意思,得名于酒庄的两棵大松树

里鹏的转折点发生在1979年,来自比利时的年轻人 Jacques Thienpont 将这里买下的那一刻。虽然年轻,他所在的家族可是来头不小,早在19世纪便涉足葡萄酒生意。他们在上世纪20年代开始投资波尔多,并买下了波美侯当时最好的酒庄——老色丹(Vieux Château Certan)。

Jacques 相中这里的原因很简单,葡萄园位于优质的波美侯高原,距离老色丹酒庄很近,风土也相似,正好可以买来为老色丹扩充产量。不过,整个家族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了不小分歧,归根究底是觉得价格不划算。最后,Jacques 自掏腰包买下了这里,之后又陆续买入周围大约1公顷的葡萄园,形成了里鹏酒庄如今的规模。

酒庄与帕图斯一样种植了大面积的梅洛(92%)和少量的品丽珠。Jacques 对于酒庄的管理非常严格,但最初几年并没有掀起什么大波浪。直到80年代中期,里鹏的葡萄酒开始被酒评家认可,特别是帕克在1998年将1982年份里鹏提升到100分后,令酒价一飞冲天。

 

3

拉弗尔酒庄

Château Lafleur

国际均价:5,139元左右(税前)

拉弗尔酒庄也被称作花堡。酒庄距离帕图斯不远,这片土地早在19世纪初已经开始种植葡萄,不过直到1872年被 Henri Greloud 买下后才正式建成酒庄。买下这里之前,Henri 已经是临近的乐凯酒庄(Château Le Gay)的主人。但他并没有将两处合并,理由是他认为这块葡萄园拥有独特的风土,应该独立运营,事实的确印证了他的看法。酒庄拥有4公顷的葡萄园, 种植了各一半的梅洛和品丽珠,这种在波美侯独树一帜的配比方式也令酒款风格与众不同。

虽有城堡之名,但其实这里也是没有城堡的,甚至比帕图斯还要不惹眼。

酒庄在上世纪40年代后就诞生了不少高质量酒款,拿下过多个帕克满分,奠定了不错的国际声誉。80年代时帕图斯酿酒师 Jean-Claude Berrouet 的加入令酒款品质提升不少,由他一手酿造的1982年份再一次得到帕克满分。1985年,酒庄的所有权转至 Henri 的曾曾曾孙 Jacques Guinaudeau 手中,并且一直保持着稳定水准。

 

4

紫罗兰酒庄

Château La Violette

国际均价:1,804元左右(税前)

自从凭借2010年份拿下帕克满分后,这座波美侯新星酒庄无论在价格还是质量上都在直线上升。紫罗兰酒庄位于波美侯高原,在卓龙和里鹏两座酒庄之间。酒庄1.68公顷的葡萄园种植着100%的梅洛,其中还有许多是在1956年霜冻灾害中幸存下来的、年龄接近80岁的珍贵老藤,再加上酒庄施行的低产量和严格筛选方式,得以酿造出波美侯中颇具代表性的饱满扎实型酒款。

 

5

卓龙酒庄

Château Trotanoy

国际均价:1,637元左右(税前)

卓龙和帕图斯同属 Jean-Pierre Moueix 旗下,同样种植了高比例(90%)的梅洛,并且共享酿酒团队。酒庄的葡萄园拥有高黏土和砾石含量,在下雨后很容易形成板结,变得像水泥一样坚硬,给耕作带来很大难度,因此酒庄被命名为 Trotanoy,这个词来自于法语 Trop Ennui,意思是极其麻烦。

这座酒庄在18世纪时就小有名气,也是当地的大地主。只可惜后来没逃过被分割出售的命运,最终只剩下位于波美侯高原的一块7.2公顷的葡萄园。酒庄的所有权也几经辗转,最终在1953年被 Moueix 家族收入囊中,品质方才稳定下来,逐步回归优质酒庄行列。

 

6

克里奈教堂酒庄

Château L’Eglise-Clinet

国际均价:1,637元左右(税前)

近些年来,克里奈教堂酒庄在价格一路飙升的同时,品质也有肉眼可见的进步,已跻身波美侯一流酒庄之林。这里种植葡萄的历史可追溯至19世纪初,酒庄最初的名字是 Clos l’Eglise。1882年,酒庄与邻居克里奈酒庄(Château Clinet)决定合并,开始以 Clos L’Eglise-Clinet 的名字出售葡萄酒。直到1955年,酒庄才被正式命名为现在的名字。后来酒庄被 Durantou 家族收购,现在由 Denis Durantou 掌管。

酒庄拥有4.5公顷葡萄园,种植了大约85%的梅洛和15%的品丽珠,其中包括年龄近80岁的珍贵老藤。值得一提的是,酒庄虽然酿造副牌酒,但正副牌所使用的葡萄园并不重合,副牌酒出自酒庄单划出来的含沙量较高的1.3公顷葡萄园,因此两者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

 

7

帕图斯之花

Château La Fleur-Pétrus

国际均价:1,619元左右(税前)

帕图斯之花酒庄因地处拉弗尔和帕图斯两座酒庄中间而得名。酒庄拥有不到15公顷的葡萄园,种植了80%的梅洛与20%的品丽珠。这座酒庄也由 Moueix 家族管理,他们于1953年购得酒庄后进行了重新整修,包括扩大土地及建设新的酒窖,终于使得酒庄发展为今天的规模。

 

8

老色丹酒庄

Vieux Château-Certan

国际均价:1,549元左右(税前)

在19世纪中期,老色丹就已经是波美侯公认的酒庄头名了。Certan 来自古法语词 Sertan,即土地贫瘠之意。这块土地因过于贫瘠而无法种植其他农作物,却正适合种植葡萄。1924年,酒庄被来自比利时的大酒商 Georges Thienpont 收购,作为打造了里鹏的传奇家族,他们对老色丹酒庄倾注热血,对于葡萄园实行耗时耗力的精细化管理,酿酒则奉行减少干预的理念,令酒庄一直保持顶级水准。

 

9

乐王吉酒庄

Château L’Evangile

国际均价:1,470元左右(税前)

从历史地位来看,乐王吉是可以和老色丹比肩的波美侯顶级酒庄代表。其名字来自于法语福音之意,酒庄拥有13公顷葡萄园,位于波美侯高原,北边是帕图斯,而南边仅由一条辅路将其与圣埃美隆产区的白马酒庄(Cheval Blanc)隔开。这座酒庄经历了多任主人,并在上世纪末被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收购,随着酿造车间和酒窖的翻新,酒庄也开始展现了全新格局。

 

10

康色扬酒庄

Château La Conseillante

国际均价:1,311元左右(税前)

康色扬酒庄的名字来自于18世纪时的主人 Catherine Conseillan。后来 Nicolas 家族在1871年买下酒庄,并一直保持家族运营模式。酒庄位于老色丹酒庄的正南方,拥有12公顷葡萄园,酿造着波美侯经典风格(调配比例正好是85%的梅洛和15%的品丽珠)葡萄酒。酒庄自2004年聘用 Jean-Michel Laporte 和 Gilles Paquet 担任酒庄总管和酿酒顾问后,品质有了明显的进步。

波美侯就介绍到这里了。其实,如果不想细细分解波美侯,只要知道这里的平均水平非常高就好了,当然,这里的酒价都不会很便宜。

文 | Daniela
编辑 | Yunwei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