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价23万,比罗曼尼康帝还贵的Liber Pater是什么来头?

说到波尔多最贵的酒庄,你能想到谁?拉菲(Lafite)、拉图(Latour),是来自左岸的五大庄,还是右岸的酒王帕图斯酒庄(Pétrus)、里鹏庄园(Le Pin)

如果我说来自格拉夫产区,你是不是觉得那一定是侯伯王(Haut-Brion)没跑了?然而现实是,一瓶侯伯王的均价只有它的七分之一。Liber Pater,以近3700欧元(Wine-Searcher均价)每瓶的均价稳坐波尔多最贵葡萄酒。

只是波尔多最贵的葡萄酒?Liber Pater的野心可不止于此,近日,Liber Pater酒庄宣布将于今年9月以每瓶3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23万)的价格发售其2015年份葡萄酒,这款酒也将远超罗曼尼康帝(Wine-Searcher均价:18108欧元,人民币约13万8),打破勃艮第葡萄酒长年的霸主地位,跃升为世界上最贵的葡萄酒,这款葡萄酒仅出产550瓶,预计今年9月只会发售240瓶。

01 | Liber Pater到底是何方神圣?

Liber Pater酒庄充满了神秘色彩,有关酒庄的介绍非常少,有说Loïc Pasquet是在2004年买了葡萄园建立了酒庄,也有说是在2005年,关于酒庄葡萄园的种植面积也是众说纷纭……总之,这个仅仅拥有不到15年历史的Super Star,即将占据世界最贵葡萄酒的宝座。

图片来源:NAINA.CO

酒庄位于格拉夫产区Landiras 村,共生产三款葡萄酒,一款主要由赤霞珠、梅洛、小维多混酿的红葡萄酒,一款由大比例赛美蓉和长相思混酿的白葡萄酒,以及一款100%赛美蓉酿制的甜白。但这些葡萄或者葡萄酒的质量只有能够达到酒庄认为的完美状态时才会出售,所以自酒庄成立以后,目前仅发布了五个年份(2006年,2007年,2009年,2010年和2011年),即将发售的2015年将会是酒庄的第六个年份,下一个年份将是2018。即使出产的年份也只有极少的产量,比如2007年就只有2000瓶。

酒庄的酿造方式按照Loïc Pasquet自己的说法“我们酿的酒可以说是艺术品”,也是如对待艺术品一般精细,每一粒葡萄都经过层层严格的筛选分类,从田间到酿造自然也是全手工操作,整个酿造过程都是在全新橡木桶中进行。作为“艺术品”的酒,酒标自然也要符合艺术气质,Liber Pater 酒庄的每个年份都会邀请一位艺术家来设计酒标。

除此之外,酒庄最大的亮点则是复兴根瘤蚜虫灾害前的葡萄酒风格。19世纪末,根瘤蚜虫灾害席卷欧洲,给葡萄园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大部分葡萄园都经历了拔除原有的老藤,改种美式根茎砧木再扦插嫁接上原有葡萄藤的改造过程。为了适应新的美国砧木,大多数产区的葡萄品种都进行了重新洗牌,当然波尔多也不例外。为了恢复波尔多最原始的风味,从2010年开始,Loïc Pasquet 新增了2.5公顷左右的葡萄园,引进栽种了波尔多受根瘤蚜虫灾害侵袭之前的古老品种,比如:Castets,Tarney-Coulant,Pardotte,Mancin等。

尽管饱受争议,Loïc Pasquet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然而他也遇到了重重阻碍。2015年11月中旬,他于五年前种植的500株Castet葡萄树一夜之间被蓄意砍断。2016年Loïc Pasquet又因“财务造假骗取补贴近59万欧元和违反AOC的种植和酿造的规定”被法国法庭判处入狱12个月(缓刑)和罚款3万欧元。不过,很快Loïc Pasquet通过上诉获得了关于“违反AOC的种植和酿造的规定”判决的撤销。而关于他的另一项罪名,Loïc Pasquet也还在努力地上诉证明自己也是受害者。

庄主Loïc Pasquet

如此吸睛的酒庄,再加上极少的产量,价格也是一路飞涨,尽管中间有所起伏,但还是成为了波尔多最贵。今年9月即将发售的2015年份,价格更是一飞冲天,实实在在地翻了7倍,直接成为世界最贵!

02 | 2015年份到底有何不同?

为什么卖这么贵?

根据几家媒体报道的新闻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100 %未嫁接葡萄

这是酒庄的第一款100 %使用未经嫁接种植的葡萄(francs de pieds)酿造的葡萄酒,并且混酿了Castets,Tarney-Coulant,Pardotte等古老的当地品种。Liber Pater 酒庄这次终于将复兴根瘤蚜虫灾害前的葡萄酒风格付诸实践,不过因为混酿了非法定标准(AOC)允许的古老葡萄品种,这款酒也被“降级”为餐酒(Vin de France)。

高密度种植

既然要回归传统,Liber Pater 酒庄不仅以未嫁接的方式种植了已经消失了的古老品种,还参照史料以每公顷20000株葡萄的种植密度种植了这些葡萄品种,而目前波尔多大多数葡萄园的种植密度为每公顷8000-11000株,一些干旱的地方只有3000-6000株/公顷,这种高密度种植难度高,工作量大,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古法酿造

为了让消费者能够喝到真正的根瘤蚜虫灾害前的葡萄酒风味,与以往不同的是,2015年的Liber Pater是在古老的双柄陶罐(Amphore)中酿造的,浸皮过程进行了两个月,之后又陈年了两年半,整个过程完全没有使用到橡木。

产量极低

Liber Pater 酒庄本来就以极低的产量闻名,而2015年份的产量连10 hl/ha都不到,最终只生产了550瓶,只有平时的五分之一。如此有限的产量,酒庄决定今年9月只发售240瓶,这可是面对全球市场的量啊,每个国家将分配6至12瓶……不过2018年份的产量有所增加,共有1000瓶,每个市场可以分配到48-60瓶酒。

图片来源:NAINA.CO

可以说这款2015年的Liber Pater是Loïc Pasquet的得意之作,不仅满足了他建立酒庄以来做一款复古之酒的心愿,同时这款酒的定价也实现了他的另一个野心,Loïc Pasquet 一直以比肩罗曼尼康帝为目标,他曾在一次采访中立下过豪言壮语:我们的价格很快就能追上罗曼尼康帝。这次他终于如愿以偿,据说Loïc Pasquet 这次的定价,就是基于去年10月在纽约苏富比(Sotheby’s)拍卖会上,一瓶1945年份的罗曼尼康帝特级园葡萄酒以55.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86万元)的天价落槌。1945年是罗曼尼康帝特级园最后一个使用未经嫁接的原生欧洲葡萄根茎种植的葡萄酿造的年份,那一年康帝酒庄挣扎着出品的康帝特级园葡萄酒,只有608瓶。而Liber Pater酒庄的这款2015年份也全都是用未嫁接方式种植的葡萄酿造的,于是Loïc Pasquet 也将他的这款酒定位于这一行列。

图片来源:Sotheby’s

不过,1945年份的康帝特级园是被很多酒评家和资深饮家认为拥有“绝世独立”的完美品质的一款酒。勃艮第最权威的酒评家之一,Allen Meadows评价它“这是我想象中最接近完美的葡萄酒,同时也是我喝到过的最伟大的葡萄酒”。1945年的康帝经过了历史的考验,得到了至高的荣誉,也成为了葡萄酒爱好者心中的“圣殿”。

康帝如今的价格是经过了漫长的历史积淀,仅有不到15年历史的Liber Pater却在短短几年内就能价格直接登顶?要知道,最贵的康帝特级园每年的产量大概在4000-7000瓶左右,Liber Pater的2015年份却只有550瓶;尽管卖到了近14万一瓶,康帝出庄的价格可远远没有这么贵,是市场决定了它“最贵”的身份,2015年份的Liber Pater却是酒庄的直接定价……除了价格,似乎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可比性。

而这种价格的不正常“飞天”,是否可以仅仅只用一句简单地“供不应求”就可以证明它的合理性呢?有知味社群里的小伙伴留言提问:那如果,我七舅姥爷全手工、超精心地酿造了一款葡萄酒,限量10瓶,定价1万一瓶,那它是否可以被称为全中国最贵的葡萄酒呢?至于Liber Pater酒庄的这款未经嫁接种植的葡萄酿造出的复古之酒到底品质如何,世界第一的出酒窖定价是否会被市场所接受,还需要等待长时间的验证。

所以,如果有足够的钱,你会买一瓶罗曼尼康帝还是一瓶Liber Pater?

如果我是你,我会花780块先去风土名庄巅峰酒展喝上个一天,200家来自全世界的顶级名庄一次喝个够,然后选出最喜欢的产区,用剩下的钱飞去产区吃吃喝喝玩玩乐乐。

新闻来源:

Thedrinkbusiness:https://www.thedrinksbusiness.com/2019/07/liber-pater-to-release-the-most-expensive-in-the-world/

Vitisphere:https://www.vitisphere.com/actualite-89892-Liber-Pater-plus-cher-que-la-Romanee-Conti-et-que-tous-les-autres-vins-au-monde.htm

yunwei

“Wine fills the heart with courage”

编辑 | 宋宇翔

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