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50度高温来袭,竟有葡萄园被烤干

上周,一场意外的不寻常高温几乎席卷了整个西欧。

01 | 有气象记录以来欧洲最热的6月

法国夏天的高温期一般是从7月开始,到8月中旬结束,但从2016年开始,高温期开始提前至6月。今年仅在6月末,法国南部教皇新堡产区附近的阿维尼翁(Avignon)的最高温度便达到了42℃-45℃!

要知道曾经造成欧洲至少3万人死亡的2003年,最高气温也只达到41.5度。根据气象预报,本周最高气温更将创历史纪录,潮湿程度也将超过往年。专家表示,今年是有气象记录以来欧洲最热的6月。

在意大利,皮埃蒙特大区最高温也达到了43℃,在其他中北部地区比如伦巴第、威尼托、托斯卡纳最高气温都达到了40℃以上,这个温度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可怕,但其实体感温度可能会在50℃左右,即使是相对凉快的罗马,最高温也有37℃。

6月27日,西班牙东北部的加泰罗尼亚还爆发了一场野火,火势蔓延到了至少有4000多公顷的土地,地方政府预测可能最后会扩展到20000公顷。

在国内还算常见的40度左右的高温,对于许多欧洲人而言,却可能是死神。法国每年高温天气日数通常不多,一些商场、办公场所、大部分家庭都没装空调,甚至连电扇都没有。在法国,只有不到5%的家庭使用空调,而在德国,还不到2%。上周法国已有多人因热浪休克死亡。据法媒报道,目前,巴黎各大商场的电风扇已经脱销……

02 | 欧洲多处葡萄园受到影响

人至少还可以躲到阴凉的地方,或者寻找空调和电扇,但直接暴露于烈日热浪下的葡萄园便没那么幸运了,法国南部一些葡萄园都被热浪活活烤干…… 2019年的热浪无疑对欧洲很多的酒庄和葡萄园都造成了巨大影响。

法国南部的埃罗省Hérault和邻近的加尔省Gard(Pic Saint Loup和Coteaux de Languedoc产区的所在地)被热浪炙烤严重,有的酒庄甚至预计要损失今年一半的收成。葡萄园外围和高处的葡萄藤是受损最严重的,热浪过后呈现出如同被火舌炙烤过一般的烧焦枯萎状,看起来格外令人痛心!

即使是歌海娜这样耐热的品种,在此次热浪中也未能幸免。当地葡萄酒生产者Catherine Bernard很担忧:“如果我们在南法连歌海娜都种不了,那我们也必须接受无法再种其他葡萄了,而且,连人类也不再适合待在此处。”

的确,对于在葡萄园间作业的酒农而言,这场意外的严酷热浪是个大挑战。根本没有人能在这样的高温下正常作业,各地酒农们不得不调整工作时间以应对热浪,早上得很早起来,在日出前就要开始工作,然后赶在最热的正午来临前完成工作。

即使有些葡萄幸运地没被烤干,这场热浪对葡萄的品质影响也是巨大的。过高的气温不仅会让葡萄产生过熟的风味,还会导致葡萄酒酸度的损失,尤其苹果酸对高温非常敏感,当温度高于30度时,它的含量会下降的非常快。

Montpellier的葡萄园里被热浪炙烤后的葡萄藤

不过,倒也不是所有产区都为此次热浪担忧,至少波尔多西南产区,部分生产者们反而觉得庆幸。波尔多葡萄酒行业委员会技术委员会主席Philippe Bardet表示:“在这个时间段,能有2-3天的热浪,实在是太神奇了!” 因为,此时的酒农们正在处理霜霉病,热浪的侵袭抑制了病菌的发展,同时,刚长出来的葡萄还很小,对于炙热的阳光并没有特别敏感。

虽然这场热浪的确给一些产区带来了意外之喜,但气象学家认为,这次前所未有的高温再次印证了全球变暖对地球的影响,而且这种“极端天气”可能会变得越发频繁。暴雨,冰雹,霜冻,极端高温,野火……葡萄酒世界的确正面临着越来越多“史无前例”的自然灾害。

暴雨冰雹袭击后,葡萄枝叶受损,葡萄园积水严重

03 | 气候变暖将令葡萄酒世界“天翻地覆”

随着气温升高,葡萄的整个生长周期都在不断提前:温暖的冬天使得葡萄早早便开始发芽,紧接着开花和采收的日期也会随之提前。而这些早熟现象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比如:早发芽会增加葡萄遭受霜冻的几率;生长季节里温度的升高会导致葡萄成熟过快、花青素降低等问题;成熟期的高温天气会让果实含糖量增加,酸度下降,出现过熟风味,最终酒精度也会越来越高,酿造出平衡的葡萄酒将成为酒农的一大难题

30年前,一瓶波尔多梅多克的葡萄酒通常只有10.4度,非常好的年份会有11度。30年后的今天,酒精度却普遍上升了3度!一些波尔多右岸的葡萄酒,由于大比例使用梅洛,酒精度有的已经超过了16度。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了法国朗格多克,美国纳帕谷,澳大利亚等产区。

下面这张图记录了法国几个产区(塔维勒,圣埃美隆,阿尔萨斯,香槟,教皇新堡)1950 –2010年间的采收日期。从1980年开始,这几个产区的采收日期一路向前。仅仅三十年间,葡萄的采收日期就提前了两周左右!

04 | 波尔多和勃艮第等经典产区可能会消失

已有众多预测表明,全球性的气候变暖会迫使葡萄酒产区从现今的纬度区域向两极发展。随着气候变暖,过去一些不适合种植葡萄的地区,成为了新的葡萄酒产区。比如纬度非常靠北的英国,曾被认为是不太适宜种植葡萄的区域,如今种植面积却不断扩大,并且开始出产很多品质不错的起泡酒。

早在2013年,美国的Lee Hannah教授和她的团队根据“2050年全球将升温4°C”的预测,重新绘制了世界葡萄种植版图。

图中红色区域将因为过度干旱而消失,绿色部分是还可以继续种植的产区,而蓝色区域则是新的产区。按照Lee Hannah教授的预测,那些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譬如法国的波尔多、勃艮第,意大利的托斯卡纳,还有美国的纳帕等等,将全数消失。到2050年葡萄园面积减少量的均值将高达68%。

也有研究人员指出Lee Hannah团队的研究方法不全面,不具有普遍性,所以预测的结果并不可靠。更可靠的方法应该是细分到各个产区逐一研究,因为每个产区的情况都不相同,涉及到的影响因素也非常复杂。

另一个预测是来自气候发展国际专家组(GIEC)的报告,报告中指出当全球气温每上升1摄氏度,气候范围将向北移动160km。受气候变暖影响最大的葡萄酒产区将是:欧洲中部和南部,美国以及澳大利亚。几乎所有主要的葡萄酒产区全部中枪。

INRA(法国国家农业研究院)预测的未来产区变化

INRA给出的这张图预测,随着气候变暖加剧,法国南部的气候将变得和如今的澳大利亚猎人谷一样;阿尔萨斯、卢瓦尔河和勃艮第的气候将变成现在的波尔多;而波尔多则会类似葡萄牙波尔图或者美国加州纳帕地区的气候。

有些酒庄已经开始选择将葡萄种植到附近海拔更高的地方,有的试图改变葡萄园的朝向,将那些朝南的、阳光照射更好的葡萄园迁移到朝向西南或者东北更冷凉的方向。但这些方法,终归只能解决燃眉之急,无法扭转气候变化的趋势。

当今世界,气候变化带来的直接生存威胁,已经不是一件“未来”的事情,应对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代人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2018年9月10日紧急呼吁各国用实际行动阻止全球变暖,“如果国际社会不在2020年之前改变方向,将错失扭转气候变化的时机,并将给地球上的人类以及其赖以生存的自然系统带来灾难性后果”。我们已经走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如若再不行动,真的会错过最后补救的机会。

如果前面提到的那些科学家预言成真,那些可能将被气候变化彻底改变的经典产区该怎么办?那些不愿背井离乡的酒农将怎么办?

今年11月22日周五-24日周日,包括葡萄酒风土理念的灵魂人物、罗曼尼康帝酒庄联合庄主、Aubert de Villaine在内的众多世界顶级名庄的庄主和杰出的葡萄酒专家将再度齐聚上海,参加第四届“风土大会”,届时大家可以通过“风土大课”和“巅峰酒展”以及大师班和晚宴的交流机会,了解他们面对气候变化的重大问题,有哪些深刻的思考和切实的行动。只有在7月8日之前报名>>,才有机会享受到最优惠的价格。

 

Dolcetta

“一个偷偷暗恋意大利酒的人”

 

编辑 | yunwei

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