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篇,对勃艮第风土的认知竟又升级了!

谈及勃艮第的风土,大家常常都是一头雾水。风土二字看似简单,却只有经过长时间的累积才能有所感悟。复杂的风土,再加上年份和酒庄的变化,让这里的每一瓶酒都如此迷人。

今天,我们想给大家分享一位来自我们身边的资深勃艮第爱好者——Julien Sun 关于勃艮第风土的一些见解,孙老师多年来走访勃艮第酒庄,一个一个葡萄园地进行实地学习,对勃艮第有非常深刻系统的认识,他热爱老年份,熟知勃艮第年份特征,对过去80年的勃艮第葡萄酒有着丰富的品鉴经验。孙老师将结合自己多年来实地考察学习和大量的品鉴经验,通过几组简单的对比将复杂多变的勃艮第风土化繁为简,相信大家看完一定会有所收获!

Julien Sun

勃艮第资深爱好者,RN74葡萄酒俱乐部创始人


说到勃艮第,很多人第一反应就会想到“风土(Terroir)”。官方解释,风土是一种土地、气候以及人的结合。这似乎来的非常玄乎,更好像是一种市场推广的宣称。作为葡萄酒消费者和爱好者来说总抓不住那个“点”。而国内的一些培训机构,挂着所谓的“大师班”,自己也讲不清楚,或者对于“风土”本身也缺乏更深入的认识,可想学员们的情况了。

Jacky Rigaux 的《 A Tribute to the great wine of burgundy》是关于Henri Jayer的一本传记,或者说是多年和酒神打交道下的心得记录。书中对于”Terrior”一词的解释非常到位,他举了一个例子,将一只来自智利和澳洲的霞多丽(Chardonnay)进行比较,或许对于一些普通爱好者来说,盲品很难区别出这两个产地。如果同时将一只来自夏布利(Chablis) 和 默尔索(Meursault)的霞多丽进行对比,盲品出其区别似乎变得轻而易举。 想象下,一个需要搭乘飞机跨越2个不同国家所产的霞多丽,它们的差异性还不如同一产区只需1个多小时车程的距离,其所产的霞多丽差异大。

在这里除了夏布利和默尔索的土壤有本质的差别,同时还有人的因素在里面。对于新世界的2个国家,葡萄酒似乎更多类似工业化的产品,酿酒似乎只是几个按钮的事情,让他们所产趋于大同。而勃艮第更多的人为因素使得这些差异性更大,这种差异性表现在同一葡萄园不同酒庄,或是年份之间的差别。这些差别就是记录了天、地、人的风土之说。

01 | 一切从地开始

我们再往细里讲。下面三张不同的图片是我在勃艮地拍摄的。照片来自于三块互相毗邻的葡萄园:Meursault 1er Cru Les  Perrières,Les Genevrières以及Les Charmes。从表观上就可以发现不同:Les Perrières就犹如其名字-采石工人,贫瘠的多石土壤,往往酒体表现出更强劲的酸度,矿物质的口感;Les Charmes则明显具有更肥沃的土壤,其保水性能也更好,进入葡萄园走一圈,鞋上都粘满了泥土。Les Genevrières园中泥土与石块的比例介于Les Perrières和Les Charmes之间,不过Les Genevrières土壤更红一些。

Les  Perrières,Les Genevrières和Les Charmes:

 Les  Perrières

Les Genevrières

Les Charmes

来自同一个酒庄的三块不同的葡萄园,即使是初学者也非常容易盲品出。且不说这3块地里还细分有不同的Lieu-Dit,举例来讲:在 Les  Perrières园中, Comte Lafon和Roulot的葡萄田互相靠近,如果了解酒庄风格可以很容易喝出2家的区别。这也是风土的一部分,表现在酒庄的葡萄园管理、种植、采摘以及酿酒处理上。

02 | 天与地的结合

从天气上来说,年份的阳光、雨水、温度等也影响着葡萄酒的表现,这需要和葡萄园的土壤结合来看。多雨的年份,让土壤肥沃的葡萄园受到损害;而干燥的年份里,多石土壤的葡萄园也会受到很大影响。这些都可以从葡萄园中表现出来。

天地人永远不能单独拿出来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存在结合,更多的是在相互间的斗争。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这只是从一个角度来讲风土。

所以说,勃艮第是一个立体的结构体系。对于一块风土的理解和认识,需要时间,以及系统性的积累。对一块葡萄园的了解,不能仅仅只喝了几次,就跑出去开什么大师班,传教授业了,这缺乏更深入的了解。一只酒现在如何,10年,20年,30年乃至40年如何,它的边际位置在哪,尤其是对于一个顶级年份,一个葡萄园中的代表酒庄,可以表现出葡萄园的能力。有些时候品尝一些刚过巅峰期的葡萄酒会有很大的乐趣,以及指导意义。同样弱年份的乐趣在于也会有很大的惊喜。

翻看2014年的笔记,1994 Anne Gros Richebourg我给出了非常不错的评价,这对于往往需要30年以上陈年的葡萄园来说,往往弱年份的顶级葡萄园,尤其走强壮路线的,在弱年可以提前饮用,给予一个不错的愉悦性。3年后再次品尝时,或许是搭配上海菜的关系,发现起初还是比较符合前几年的预期,不能算是Richebourg的顶级表现,但是却有不错的开放度,适饮。不过在杯中的持久力,却远不如3年前。

而1990年份的Leroy Richebourg,我在2017、2018年2次品尝都感觉有难以逾越的鸿沟,难以靠近; 不过1992年份和2000年份的Leroy Richebourg则是有着Richebourg的厚实感,温婉圆润,酒体有着很好的融合度,香气和口感都非常的开放,表现出很好的愉悦度;但如果以一支好酒庄顶级年份并陈年到适饮期的Richebourg来衡量,92和00则欠缺一些深度和复杂度。

人们很多时候始终不够自信,多去尝试一些:“弱滋味”。其实也包括我自己。

 

03 | 天,地,人的结合

同样,互相靠近的葡萄园也可以帮助你了解他们之间的差异性。例如在Gevrey Chambertin 的一级葡萄园Lavaux St Jacques,Clos St Jacques以及Les Cazetiers。位置和朝向的变化,使得葡萄园的土壤、温度、受到阳光的照射都发生了不同。Lavaux St Jacques受到峡谷冷空气的影响,在酒体的成熟度上要比Clos St Jacques, Les Cazetiers都差一些。而正东朝向的Les Cazetiers,成熟度最好,酒体饱满浓郁,但是在酸度上不如Clos St Jacques。 因此Clos St Jacques是三者间最为平衡的一个葡萄园。在这里还需结合一些年份的特点和葡萄园的特点,像是温暖的年份会对Lavaux St Jacques有着很好的补充。

在这里,人的因素又非常有意思。

我在采访同时拥有Les Cazetiers的Bruno Clair和Sérafin时,二者给出了不同的说法。Bruno Clair认为Les Cazetiers由于受到太多阳光照射,酸度不足以支撑酒体长期的陈年,一般10年以后就可以进入适饮期了。而Sérafin则认为,Les Cazetiers有接近特级田的酒体、饱满度,需要更长时间去陈年。

对比1  
2001年份 Gevrey Chambertin 1er Cru Les Cazetiers:Bruno Clair vs Sérafin


我们通过盲品的形式对比了2001年份来自Bruno Clair和Sérafin的Les Cazetiers,非常有意思:01的Bruno Clair 具有非常典型的2001年份特色,中等酒体,活泼的酸度,小红果,十分的精致,具有女性化的优雅。各个方面多一点或者少一些都不行,十分的均衡、可爱。而Sérafin则完全不同,酒体相形下,就更加饱满,也似乎更大了一圈,更加野性一些、男性化,更有气势。这在橡木桶的应用上也可以体现,Sérafin无疑用桶更重一些,去衬托自己的酒体。不过在脆弱的年份中,单宁似乎有些粗犷了些,萃取多了一点。

盲品中,每个人有不同的喜好和偏向性。于我,更加倾向Bruno Clair。而这些差异性,酒的表现,酒庄对于”地“的观点来自于同一葡萄园不同位置,以及酒庄处理方式的不同。

同时品鉴来自同个酒庄的Lavaux St Jacques, Clos St Jacques以及Les Cazetiers可以明显感受土地,葡萄园的朝向,峡谷冷空气,年份这些诸多因素给酒带来的不同,以及同一葡萄园不同酒庄间的对比。如果说Lavaux St Jacques 和Les Cazetiers互相混合一起酿,是否可以得出Clos St Jacques? 容在下卖个关子,如果有幸品尝到Armarnd Rousseau Gevrey Chambertin 1er (最后一个年份为1989) 与其Clos St Jacques的对比(最好选择2个年份特色有差异性的年份),结果会非常有趣。

对比2
1996年份 Gevrey Chambertin 1er Cru Les Fonteny :Bruno Clair vs Sérafin


Les Fonteny这块靠近Ruchottes-Chambertin的一级葡萄园,位于从Gevrey Chambertin村北一级葡萄园(较为强劲,饱满甚至有些粗犷的特色)过渡到南边特级葡萄园下坡处的一级葡萄园(优雅,细致,女性化但酒体会相对较弱,欠缺力度)的过渡区域。

Les Fontenay和Les Corbeaux 虽然没有Clos St Jacques,Les Cazetiers甚至是Lavuax St Jacques的浓郁和酒体饱满度,但有着很好的酸度、矿物,酒体优雅,细致均衡,要比特级田下方的那些一级园好出不少。

品鉴对比来自酒庄的1996年份,Sérafin强壮的的酒体,果味更为充沛,结合1996是个高酸的年份,以及本身葡萄园的特色(上文所说),表现出更为均衡的酒体。尤其是1996年份,汁水含量比较高,Sérafin的酒表现出其他强壮年份里没有的丹宁细致感(丹宁比例较低)。

而再看Bruno Clair, 谦细的酒体风格,走精致路线,使得在Les Fontenay这块田上欠缺了酒体饱满度。地,年份特征带来的一些酸度在口中略微有些突兀;不过好在酒体柔和,酸度拉的比较长,使得回味出色,而不是在口中横行霸道。

这里我更加喜欢Sérafin。

通过这些对比,可以看出很多时候,风土是一种结合,更多是一种抗争。

 

编辑 | yunwei
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