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艮第老酒,你喝对了么?

​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老酒背后的故事已不为人所知,但若要喝懂一支酒,又必须对其历史有所知晓。可想而知,发掘、整理这些历史的艰辛与困难是巨大的。

今天,我们想给大家推荐一位来自我们身边的资深勃艮第爱好者——Julien Sun,孙博士。孙博士多年来走访勃艮第,逐一探访酒庄和葡萄园,深入实地学习,对勃艮第有非常深刻而系统的认识。他热爱老年份,熟知勃艮第各个年份的特征,对过去80年的勃艮第葡萄酒有着丰富的品鉴经验。

孙博士将在今天的专栏中,通过亲身经历的两个案例,为大家解释勃艮第老酒背后复杂的历史。


喝老酒,就是对于历史的一种考古

作为全世界最为复杂的产区,人的因素之于勃艮第的重要性,或许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产区了吧。酒庄一代接一代的相传,有的因为分家将昔日的顶级酒庄拆分,也有的强强联手形成一个新的酒庄 。

作为一个尊重传统,但直到近些年来才迅速窜红的产区,关于勃艮第的记载虽然近有着Allen Meadows,Clive Coates等人的著书,但实际上对于如此纷乱复杂的产区,还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关于,经过多年拜访酒庄、考证资料,以及品鉴的相互印证,慢慢积累,我个人的感觉,很多线索其实需要拨丝抽茧的整理,甚至很多信息酒庄自己也有偏差

但这也是将心比心的,试问自己父亲,爷爷在他们那个年代,干了些什么?或许也弄不清楚。于是在这样的学习过程中只能通过已有的资料,拜访酒庄,和品鉴经验来考证。

喝老酒的意义在于,目前新一代的酿酒师刚刚或者即将上位,其中不乏老牌传统的顶级酒庄,然而他们上一代,甚至上两代的酒时至今日(也与之前勃艮第不好卖,酒农们尽量将酒做的耐久一些有关)刚刚绽放出最美丽动人一面。

对于老酒的探索,尤其是当时酒庄诸如酿酒师是谁,葡萄藤当时状况,以及年份状况 ,这些知识积累是非常必要的。

但是这种探索有些时候会变得十分的困难,举几个个例子来讲:

01

Clive Coates在书中提到Clair Daü(Bruno Clair爷爷的酒庄),由于家族的纷争,Bruno Clair的父亲Bernard Clair在70年代末期,离开了酒庄。彼时JF Mugnier并没有回到酒庄,酒庄位于Chambolle Musigny的葡萄园在1976年与Faiveley租赁合同到期后,转而租借给了Louis Jadot;此时Bernard Clair受Jadot之邀,管理并且酿造了这些葡萄园一直到1984年。

而我在写信给Bruno Clair确认这一些说法得到的答复是,酒庄一直以来都拥有Musigny, Les Amoureuses, Bonnes Mares这些葡萄园,是属于Bruno Clair母亲这边亲戚的家业,委托Clair Daü酒庄照看。他不认为他父亲会帮助Jadot工作。彼时的Bruno Clair在1978年肩负属于他的那部分葡萄园(主要是父亲分给他的一部分,以及母亲的葡萄园)。

这样来自酒庄和Clive Coates的说法就有些矛盾,而且也变得难以考证。首先,Clair Daü酒庄到1984年仍旧出产上面提到的葡萄园,但已经不是Bernard Clair的作品,即使是也很难用Jadot和Clair Daü的酒款来对比确认。原因是,虽然来自同一个葡萄园,但位置的不同,葡萄藤的不同也会让酒有着本质的不同。

目前能够确认这个说法是通过Louis Jadot 和JF Mugnier。虽说JFM在84年左右回到酒庄,但是JFM的酒标却一直都有。本人品鉴过1933 JF Mugnier Musigny(目前无从考证),同时也拥有1978 JFM的爱侣园,相信是租赁给Jadot获得的一部分酒。

在自己做这种考证的时候,可以体会到Clive Coates和Allen Meadows工作的不易。 不能说他们书中的信息100%正确,但有一些纰漏也是可以理解。但这并不是让人去挑战来博上位的资本,相比于他们,后来者在功力上要相差甚远,甚至是今时今日大多数的后来者都是通过在他们的著作中学习,来建立自己的体系。

鼓励我做这样的工作的也是JFM本人,跑酒庄、增加自己的品尝经验,在前人的工作上学习考证、探索出新的认知。否则就是一个翻译而已,只是对不同的外国资料进行翻译、整理而已,并不是你自己的东西。

02

再举一个例子,很多国内的文章在写Méo Camuzet酒庄都有不少的偏差。这种偏差主要原因是只对国外资料做翻译,没有自己做考证,以及丰富的品鉴理解,大多数国内写文章的人都没喝过自己写的东西。这些文章是没有灵魂的。

说说Méo Camuzet吧,本人多次拜访酒庄,在有了Jean Nicolas的私人邮箱后,还时不时骚扰一下。庄主本人对我也是出奇的耐心,几乎所有的邮件都会答复。在一次拍卖会上,品尝到了一支1983 Domaine Méo Camuzet Vosne Romanée 1er Cru Aux Brulées,觉得诧异,因为绝大多数的书记载,以Méo Camuzet命名的酒标开始出售的是1985年(细心的朋友可以留意下,国内各种关于Méo的文字)。Jean Nicolas Méo本人答复1983年才是酒庄第一个年份,只不过当时没有商业化,更多作为酒庄私人客户、朋友的一些馈赠。

Jean Nicolas

进一步讲,熟悉当年Méo Camuzet与其他酒庄的租赁关系,会了解到,不仅仅只有Henri Jayer租赁,还有另外3家酒庄租赁包括Clos Vougeot,Vosne Romanée 1er Cru Les Chaumes,Nuit st Geroges 1er Cru Les Boudots,Echezeaux Les Rouges du Bas等葡萄园。因此,试问这些葡萄园并没有租赁给Henri Jayer,又如何是Jayer当年为Méo酿的酒呢?

年轻的Jean Nicolas和“勃艮第酒神”老师Henri Jayer在一起

再深入讲Clos Vougeot,酒庄的葡萄园位于园中多个位置,直到2007年才收回。而酒庄直接出产的第一个年份是1993。因此,07年前后的Vougeot是完全不同的,酒庄在酿造时也是分开酿造的。

类似的复杂情况还有Pierre Morey、Comte Lafon以及Leflaive的关系。这里也就不多赘述了。

文章的最后,我忽然又觉得这些东西似乎重要,似乎又来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你品鉴这些历史佳酿的时候,对于当时的人、当时的地、当时的年份的了解,与在味蕾间的美酒一瞬间有机的结合,让你心中犹如一扇明镜一般,喝着明白。来得不重要的是,这些知识绝不是一个人显摆自己有多懂勃艮第,这样太过于浮夸、低层次了。一支酒需要5~6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分享,慢慢品尝,能够多喝几轮,喝出它的变化、精妙,这样让自己心中的那面镜子越擦越亮。

这样才能够珍惜每支酒,让每支酒获得其应有的价值,和你付出的每一块钱。

编辑 | yunwei
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