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知道教皇新堡?南罗纳河谷的2019比你想象的还精彩

罗纳河谷是法国的第二大法定葡萄酒产区,从北到南,产区分布在罗纳河两侧。这里地域广阔,风土复杂,既有全世界最顶级的佳酿,也有简单易饮、价格亲民的作品。知味邀请到了常驻南法的葡萄酒专家qianmeng,经过实地考察,为大家揭开2019年罗纳河谷重要产区的年份情况,之前我们已经发布了罗纳河谷北部产区的年份情况,今天我们继续来看看罗纳河谷南部的几个重要产区。看完这篇,你会发现原来罗纳河谷南部不仅仅只有声名显赫的教皇新堡,还有很多品质极优并且极具性价比的产区。

罗纳河谷的南部产区位于蒙特利马尔(Montélimar)以南,河谷在这里铺展开来,葡萄园从罗纳河两岸一直延伸到两边的山坡上。多样的冲积层覆盖着这里的土壤,以石灰质土为主。这里微气候众多,适合多种葡萄的生长,9个特级产区(Châteauneuf-du-Pape,Beaumes-de-Venise,Gigondas,Vacqueyras,Tavel,Lirac,Vinsobres,Rasteau,Cairanne)出产各具特色的葡萄酒。罗纳河谷南部产区属于地中海气候,日照特别充足(每年的日照时间达到 2600小时!),降雨量充沛,当然也不能忘记这里出名的密斯脱拉风(Mistral)。

01 | 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Pape

从教皇新堡废墟上看葡萄田

2019年夏天的酷暑让人印象深刻,特别是6月末持续一周的燥热天气,让没有电扇和空调的法国人苦不堪言。2018年经过了霉菌病的侵害,2019年遇上持续的高温,教皇新堡的大多数酒农为了防止葡萄过熟,都选择了提前采收。博卡斯特家族(Beaucastel)8月27日开始进行罗纳河谷大区级葡萄的采收,到10月10日结束教皇新堡葡萄园的采收。相比2018糟糕的年份,2019平均产量有所提升。经过整个夏天的酷暑,9月18日15毫米的降雨,让歌海娜达到了糖分和酚类物质的完全成熟,产出的葡萄酒汁色泽浓郁,香气复杂,平衡优雅。

不过总有一些艺高人胆大的酒农,依靠成熟的田间管理、对土壤的精确把控和对葡萄田了精准的理解,反其道而行,选择晚采收葡萄。稀雅丝城堡(Rayas)的葡萄田在整个教皇新堡产区的北部,百分之一百的细沙土地,只种植歌海娜。细腻的沙土温度相对低,葡萄成熟度缓慢。只要在夏天有几天凉爽的天气,就会延迟整个年份的采收日期。

南罗纳河谷最晚采收的酒庄一共有三个;教皇新堡的传奇稀雅丝酒庄(Château Rayas), 哈斯多(Rasteau)产区的Jérôme Bressy 和旺度(Ventoux)产区的Saint Jean du Barroux。和往年一样,稀雅丝城堡的庄主Emmanuel Reynaud照旧晚收:11月1号才开始他2019年份的采收。“10月中旬的的雨水让葡萄园得到滋养,糖分得到平衡,果实柔和并且减少了苦味。”虽然2018年仅有20%的收成,但2019年他依然倔强地等待葡萄的完全成熟。

教皇新堡一共有三种经典的土质:大块鹅软石,方形的白色石灰石和红色细腻的的沙土。Duseigneur庄园非常幸运地同时拥有这3种土质,以及135年的老藤葡萄。当我问庄主Bernard各种土质是否会影响到采收日期的时候,他回答道: “现在的气候情况已经没有规律可循,有的年份石灰石地块先采收,有时候是沙土。最重要的是在采收季节及时的巡田和根据天气情况灵活的调整,随时品尝田里的葡萄。”

 

蒙迷哈花边山脉的佳酿

Les vignobles de la denteilles de montmiraills

蒙迷哈花边山脉的形成是地壳运动的结果:法国东南部最大的断层使得三叠纪地层骤然上升,这被称为“苏泽特刺穿(Diapir de Suzette)”,于是本来位于地下7000米深处的三叠纪的红色石灰泥就形成了罗纳河谷独一无二的蒙迷哈花边山。

蒙迷哈山脉中隐藏着南罗纳河谷的3个经典特级园;最北的吉恭达斯(Gigondas),出产骨架紧实,色泽鲜亮,单宁突出的葡萄酒,适合陈年全部葡萄田都在山中的博姆德沃尼斯(Beaumes de Venise):白垩纪的白色土壤,侏罗纪的灰色土壤和三叠纪的红色石灰泥,三种风土各有特色。山脚下的瓦给哈斯(Vaqueras),出产强劲、香气浓郁的红葡萄酒。

02 | 吉恭达斯Gigondas

蒙迷哈花边山脉最北边的吉恭达斯产区以它的的仙气而闻名。朝北的葡萄田和较高的海拔使得此地的葡萄酒更加仙风道骨,优雅中带着强劲。还记得2019年4月中旬跟Château de Saint Cosme庄主漫步在他的葡萄田:早上10点,半小时车程外的阿维尼翁(Avignon)艳阳高照,而在这里,来自蒙米哈花边山脉的凉气让穿着外套和牛仔裤的我在田里瑟瑟发抖。从花边山脉流下来的山泉水充分滋润着吉恭达斯的葡萄田,土壤以黏土为主,保水能力强。2019年也因为这些优势顽强地挺过了夏天的干旱和炎热。既没有出现平地地区因酷暑而出现的焦叶,葡萄成熟也没有任何中止现象(葡萄的成熟会因为气温的过热而出现中断)。

Pierre Amadieu家族,Jean Marie Amadieu(右二)

Pierre Amadieu的少庄主Jean Marie Amadieu告诉我:“2018年11月和12月持续小量的降雨,被很好的储存在红色黏土里,所以2019年的春天有很多的新芽。3月份温度很快升高,提早唤醒了小葡萄。4月气温突然骤降,葡萄生长缓慢,这一个月的延迟又因为6月的夏日高温被追赶上。经过整个夏天的干旱,9月10日天降甘露,恰到好处地助长了葡萄的最后成熟。我们9月15号开始进行吉恭达斯特级园葡萄的采收,10月12日结束。最终收获的葡萄酸度很好,发酵速度正常,最长达到10天。今年对于桃红和白葡萄酒肯定会是个大年份! 2019吉恭达斯每个葡萄植株结的串数量众多,但是颗粒小,厚实的葡萄皮将带更重的单宁。”

特别需要注意的一点是:通常高海拔的葡萄都会受到山里寒风和凉气的影响,采收的日子会比温暖的平地葡萄晚。但是2019年因为平地的葡萄受到干旱炎热天气的影响,葡萄熟化中断。导致最后采收日期居然比高纬度的田块晚。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以Amadieu家族为领导的吉恭达斯酒农们正在致力于创建以白克莱怀特 Clairette Blanc)品种为主导的白葡萄特级产区。白克莱怀特葡萄非常耐旱,酒精度低,初期成熟时采收带有新鲜水果香气,入口脆爽,收尾略苦带咸。选择晚收时葡萄汁色泽金黄亮丽,呈现干果和蜂蜜气息,入口油润但不失新鲜度!期待这种非常能够表现风土的葡萄品种未来能在这片凉爽的产区大放异彩(吉恭达斯的特级园现在只有红葡萄酒和粉红葡萄酒)。

03 |  Vacqueyras 瓦给哈斯

蒙迷哈花边山脚下,瓦给拉斯法定产区70%是广阔的砾石平原,被称为“灌木丛生的石灰质荒地”(Terre de Garrigue) 比较干旱,所以葡萄相对于吉恭达斯和博姆德沃尼斯产区会更早的成熟。稀雅丝酒庄的庄主Emmanuel Reynaud 在这里也有自己的酒庄Château des Tours,这里和教皇新堡的稀雅丝庄园都有很多的沙质土。不同的是,瓦给拉斯产区的深层土是透水性很好的石灰石,适合生产强劲、香气浓郁的红酒。2019年Château des Tours 依旧是整个产区最晚收的庄园。

Emmanuel Reynaud 位于瓦给哈斯产区的酒窖

 

经过17年的干旱,18年春季的霉菌和19年的炎热干旱,越来越多的酒农开始着手田间滴灌技术的铺设。像瓦给哈斯产区这样干旱的地方,如果不灌溉,在今后的10年里面可能会面临颗粒无收的局面。

近几年来,只占产区产量4%的瓦给拉斯白葡萄酒逐渐显示出它的魅力,白歌海娜(Grenache Blanc),胡珊(Roussane),玛姗(Marsanne),维欧尼(Viognier),布布兰克(Bourboulenc)和白克莱怀特(Clairette Blanc),丰富的混酿使得葡萄酒同时拥有强劲的酸度和油润的口感,还有丰富的柑橘和花边山里独特的金链花香味。Domaine MontvacDomaine La FourmoneDomaine Vallis Petra出产非常有深度和复杂度的白葡萄酒。

Rhonea 集团的酿酒师Therriy介绍:“2019年的春天很长,6月初出奇的凉爽,两个礼拜后温度骤然上升,导致葡萄的花季比往常晚了7到10天。整个夏天的炎热和干旱对于瓦给拉斯的影响特别直接:七八两个月仅有20毫米的降雨,采收的时候比往年损失了20%,且都是皮厚粒小的果实。瓦给哈斯产区位于蒙迷哈花边山脉的山脚,白天葡萄田里的温度能到35度,夜晚下降到15度。20度的温差对于2019年最终的成熟和高质量的酸度起到了很重要的推进作用。”

4 Beaumes-de-Venise 博姆德沃尼斯

博姆德沃尼斯产区位于蒙迷哈花边山中,特殊的“三叠纪岩”(混杂石膏、盐和含镁石灰质的泥灰岩)土壤能够出产与众不同的葡萄酒。博姆德沃尼斯产区于2005 年被列为特级产区,红葡萄酒颜色深暗,从樱桃红色到紫红色。还有著名的博姆德沃尼斯麝香葡萄酒 Muscat de Beaumes-de-Venise )和自然甜葡萄酒(VDN)。

麝香自然甜葡萄酒是博姆德沃尼斯产区的明星产品,早在1945年就获得了AOC法定产区的称号。Bernardin庄园绝对是博姆德沃尼斯麝香葡萄酒的始祖,从教皇时代就生产这种曾经充满荔枝、玫瑰香味的加强型甜酒。少庄主罗曼Romain向我介绍,“酒庄生产的麝香甜酒占到总体葡萄酒产量的70%。产区的小粒麝香葡萄都是种植在产区平地、博姆德沃尼斯小镇的周围。2019年的麝香葡萄收获的比较早,颗粒较小。虽然天气比较热,但是对于小粒麝香葡萄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Bernardin庄园年轻的麝香葡萄酒是橙色的,因为葡萄田里混种红、白、粉三种麝香葡萄,同时采收,同时酿造。

Saint Amant酒庄的庄主卡米尔Camille

Saint Amant 酒庄位于产区的Suzette小村,葡萄种植在海拔400到600米的坡地上。和同产区平地上的葡萄田,夏天能达到5摄氏度的的温差,在没有密斯特拉风影响的情况下,冬暖夏凉。这里的采收时间会比平地地区晚两到三个星期。

Saint Amant酒庄的女庄主卡米尔Camille介绍到,“我们酒庄有很多的西拉(Syrah)葡萄,种植比例能够达到40%。受到蒙迷哈花边山的影响,遇到2014、2016这样凉爽的年份,我们的歌海娜不能够达到成熟,这应该是教皇新堡酒农所无法想象的吧。今年我们的歌海娜葡萄直到10月5号才开始采收。相对于蒙迷哈山脉的另外两个产区,我觉得博姆德沃尼斯的葡萄酒拥有高山气候带来的水果气息,细腻柔美的单宁。2019年是一个非常干热的年份,葡萄酒更加的强劲,充满单宁。总体而言我对于葡萄田的表现非常惊喜。期待在2020年春季到来之前再来些降雨!”

05 |  拉斯多Rasteau

拉斯多产区的葡萄酒一直是闻香上拥有丰富的黑色水果香气,入口有着浓重的香料味。拉斯多小镇位于海拔 200 米的山坡上,完全朝南,与旺度山和蒙迷哈花边山相对,构成了绝妙的景观。这里风土极其多样,颜色鲜明:蓝色的海洋泥灰岩、白色和红色的湖泊泥灰岩、砂质泥灰岩,其中还混合着石灰质卵石。拉斯多不仅出产干红葡萄酒,也出产红、白、桃红的自然甜葡萄酒(VDN)。

拉斯多产区的葡萄酒必须有50%的歌海娜,配以至少20%的西拉和慕合怀特(Mourvèdre)葡萄混酿,因此这个产区的葡萄酒结构饱满,拥有精致而复杂的口感,还有黑色水果和香料的香气。特别要注意的是拉斯多此地特有蓝色海洋黏土,这种黏土是白色和红色湖泊黏土保水力的三倍,且带有丰富的矿物质。这种黏土,在延缓糖分成熟的同时,保留了更高的酸度,并给予酚类物质成熟的时间,所以黏土孕育的酒更具结构感和力量感。在2019年这种超级炎热和干旱的年份特别有帮助。

06  | 塔维尔Tavel

塔维尔产区位于罗纳河的右岸,这里是整个罗纳河谷的唯一一个只出产桃红葡萄酒的产区。这里有和教皇新堡同样的黄褐色鹅卵石和石英石。产区的另外两种土壤–细沙石和白色石灰岩带来丰富多彩的风土表现。塔维尔的桃红酒,颜色会逐渐从三文鱼粉色转为红宝石粉。其复杂的红色水果香气会发展为带核和杏仁的柔美气息,是可以陈年的桃红葡萄酒。

Château de Manissy 作为塔维尔产区的翘楚,多年使用生物动力法种植。销售总经理Antoine说道:“塔维尔产区因为夏天的干旱,失去了25%的产量。9月4号采收开始,持续了20天。整个收获的葡萄的质量非常健康,葡萄颗粒小而紧实。发酵季没有太多的问题,红葡萄的酒精度偏高,桃红葡萄酒已经全部发酵完毕。2020年1月中旬完成了第一批桃红酒的装瓶。”2020年2月10日-12日的Wine Paris 酒展上,我有幸品尝了2019年刚出罐的塔维尔桃红葡萄酒,脆爽怡人,充满红色水果的香气,酸度均衡,单宁架构突出。非常让人惊艳。

07 | 利哈克Lirac

利哈克的大块鹅卵石葡萄园

利哈克是南罗纳河谷唯一一个能够同时生产白、桃红和红葡萄的特级园。在中世纪这里就因为出产优秀的葡萄酒而闻名。产自不同风土的葡萄酒的调配塑造出利哈克的风格:口感强劲,结构饱满,香气馥郁,但始终清爽而优雅。

Domaine Montfaucon

Montfaucon城堡的庄主,也是产区的联合主席介绍到,“2019年的葡萄酒风味将会非常复杂,能够长时间储存,同时保持利哈克葡萄酒的新鲜度和特有风味。今年的利哈克桃红葡萄酒非常的精细优雅,口感圆润带甜。白葡萄酒入口如天鹅绒般丝滑,余味悠长。”

08 | 给汉Cairanne

我对这个特级园充满了感情。2015年我在法国求学期间,整个班级的同学参与了这个产区的特级园评级推动,给汉在2016年初成功晋升为整个罗纳河谷的最后一个特级园。产区红葡萄酒产量占到了97%,混酿中必须加入不少于50%的歌海娜。温暖而干燥的气候赋予了葡萄酒浓郁的红色水果和花香,入口柔美,细腻而优雅。这里的酒口感特别适合中国人。

Denis Alary(右)和儿子Jean

歌海娜和神索(Cinsault)葡萄一向色浅,在2019年确特别的深,给汉的产区主席Denis Alary介绍到,“歌海娜作为整个产区的王牌葡萄品种,今年品质特别好,成熟的单宁,多酚物质充足。在酿造过程中,今年的葡萄酒可能需要在酒桶中放置更长的时间,但是现阶段的桶边品鉴显示,葡萄酒的酸度非常好,单宁紧致,酒体平衡,构架明显。值得一提的是,给汉产区是除了教皇新堡产区唯一一个法律规定采用全部手工采收的产区。可能是认识到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的影响,给汉在产区设立之初就选择了很多酒精度不高,并且能够带来薄荷,甘草,花朵等凉爽优雅香气的葡萄品种,比如Counoise,Vaccarèse,muscardin。”

Marcel Richaud是法国自然酒的三大先驱之一。他在给汉产区的Marcel Richaud庄园一直是给汉村的最高标准,是产区最纯净细致优雅的典范。Marcel先生介绍到,“今年虽然很热,但是夜晚凉爽的气候平衡给葡萄酒提供了优质的酸度。我们的酒庄一直是使用生物动力法,所以葡萄田非常有活力。2019年在我看来在质量上会是一个大年份!虽然我们是一个年轻的特级园,但是未来给汉的酒农应该勇敢的划分出我们最好的田块,出产勃艮第式的单一田块葡萄酒。给汉的葡萄田有这样的潜质!”

09 | Vinsobres 万索布尔

万索布尔是南罗纳河谷最北部的的特级园。万索布尔丘陵朝向东北和东南,海拔超过 500米,拥有非常多样化的土壤,其潜力和丰富性为葡萄酒带来复杂的口感。万索布尔是一个只出产红葡萄酒的特级园,主要种植葡萄品种还是歌海娜。受到高海拔和丘陵地区寒风的影响,混酿中西拉的比例至少可以达到50%。万索布尔6月的时候是最美的,驱车到达产区经常会看到交叉纵横的紫色薰衣草田和碧绿的葡萄田,美不胜收!

Vallot庄园的秋季葡萄田

我们这里的葡萄酒和其他南边的产区最不一样的就是葡萄酒里与生俱来的清爽感和细腻感。”Vallot 庄园的女庄主Anais 给跟我介绍到,“这里受到丘陵高山寒风的影响,夜间和白天的温差很大,葡萄保有活泼的酸度和丰富的香味。万索布尔的葡萄酒有非常强的陈年能力。”和其他南边的特级园相比的话,万索布尔的葡萄酒会更加显现黑色水果,香料的味道。

罗纳河谷大区级别 AOC Côte du Rhône et Côte du Rhône Village

Côte du Rhône Village法定产区的葡萄园位于南罗纳河谷的冲击台地、平原以及各个丘陵的坡地上,95个市镇组成了罗纳河谷村庄级,其中20个可以出现在酒标上。罗纳河谷大区级和村庄级的酒农似乎对2019年年份特别满意。

Père Clément庄园位于维赞(Visan),是可以标识村庄名的罗纳河谷村庄级法定产区。庄主Jean Paul 向我介绍,“维赞今年夏天特别干热,9月中旬下了20毫米的雨,这场小雨使得葡萄最终有足够的汁水,9月4号开始采收克莱怀特,维欧尼等白葡萄。9月11号开始采收酿造桃红葡萄酒的红葡萄。9月末最终收获酿造红葡萄酒的西拉、慕合怀特。虽然今年最终葡萄的酒精度偏高(13.5到15度),但是收获的葡萄质量和产量都令人满意。发酵期的时候维赞天气也很热,葡萄一进酒窖就控制好温度,发酵时期也不至于进行的太快。持续缓慢的发酵使得最终的葡萄酒平衡具有有结构感。”

10 | 旺度产区 Ventoux

旺度产区是我近两年十分推崇的南罗纳河谷产区。这个产区位于常年被白雪覆盖的锥形旺度山脉的斜坡之上。是一个相当年轻的法定产区,比起教皇新堡这里要高出几百米。过去这里的酒清瘦而寡淡,如今这里更加凉爽的气候却被视为是一种优势。涌现出像Saint Jean du Barroux,蓝橡树Chêne BleuChâteau UnangClos de T 一系列精品酒庄,酒质超优

Unang 城堡的的庄主James 祖上是苏格兰人,年轻的时候还在中国金融行业工作过。由于对于葡萄酒的热爱,和夫人一起在旺度山脉买下了一片葡萄田。2020年旺度的葡萄田平均价格为每公顷两万欧元,比起三十公里外每公顷八十万欧元的教皇新堡的葡萄田,确实划算不少。Unang 城堡2019年的采收季持续了5个星期,于10月16号结束,比2018年晚了十一天。(根据罗纳河谷协会的的数据来看,整个罗纳河谷地区的葡萄采收时间比30年平均提前了17天。)

“2019和2017在旺度产区都是炎热干旱的年份,但是2018年冬天的大量降水保证了2019一年的供水需求,这个是2017年份所没有的。Unang 城堡大多是老藤葡萄,这些老滕葡萄扎根能力强,能够到深层土中找寻储存水,最终产出的葡萄颗粒均匀饱满。”

Saint Jean du Barroux庄园位于旺度山里的Malaucene 小镇,是环法自行车大赛旺度站的必经之路,平均海拔365米。山里的气候凉爽甚至可以说是寒冷。9月的酿造季,入罐的葡萄只有在酒窖里打足暖气才能够开始发酵。这里葡萄采收的顺序很特别,酒庄先采收西拉、神索和歌海娜;等到10月中旬才最后采收白克莱怀特和白歌海娜,用来酿造酒庄独一无二的La Montage 干型白葡萄酒。酿造使用传统的垂直式压榨机,出汁率极低,但是质量上乘!

总的来说,2019年对于罗纳河谷的酒农来说,是挑战的一年。田间管理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重要。酒农们需要对自己的葡萄田时时刻刻的监控,应对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温度和降水的影响,什么时候撒药,什么时候采收,是否要剪叶等等。虽然葡萄植株本身会随着环境和气候的变化自身调整。但是对于2019这个干燥炎热的年份,例如保证葡萄植株的绿叶数量,给葡萄串创造阴凉的小环境的同时保证高效率的光合作用就显得极其重要。这项措施能够防止最终采收的葡萄保有成熟而不生涩的单宁和采收的数量。

qianmeng

罗纳河谷葡萄酒骑士
法国国家侍酒师
葡萄酒贸易硕士文凭
WSET4在读
南法姑娘罗纳魂 一半阳光 一半GSM

编辑 | yunwei
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