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每年花3000万买酒训练学霸的品味,恐怕只有牛津剑桥做得出来

如果你认为顶级学府只会培养学霸那就太小看它们了,像牛津剑桥的这样的老牌顶级大学更是如此。虽然在世界大学排名榜上总有起伏,但谁也不可否认这两所学校培养的人才具备非常高的综合素质。

headmasters-voice_1888174b

这都要归功于剑桥牛津丰富的校园文化和俱乐部活动,学生们会学更会玩(Study hard, play harder)。大家都熟悉牛津剑桥之间的年度赛艇对抗赛,其实两所学校之间的年度葡萄酒盲品大赛也很出名。两所学校都有自己的品酒俱乐部,每年日常宴会和社团活动在酒水上的预算也不少。2014年剑桥披露的一份内部材料显示,2013年该校30个学院在采购酒水上花费了300万英镑,按照当时的汇率,接近3000万人民币。学院数目更多,而且总是与剑桥针锋相对的牛津,在酒上花的钱估计也不会比这个数目少。

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作为英语世界中最古老的大学,可追溯的授课历史可到1096年,总计生产了26位首相,包括了撒切尔夫人和刚刚辞职的卡梅伦。1209年,牛津师生与镇民的冲突使一些牛津学者另辟蹊径,他们迁离至东北方的剑桥镇并成立了后来的剑桥大学。因为两校名字经常并列出现并且拥有相当数量的共同点,也会被人合称为“牛剑”,然而伴随着的是他们多年来的相爱相杀。

因为剑桥源起牛津,自然资格更老的牛津经常嘲讽剑桥是跟屁虫,而剑桥则毫不客气地把他们称作“黑暗世界”,据说牛津的校园气氛比较昏暗(都有电灯了能暗到哪里去)……这种针锋相对过了这么多年也依旧如此,各种竞赛络绎不绝。

很多人初次到牛津大学的时候总会疑问究竟大学在哪儿呢?不像国内大学的学院制,在牛津大学里总共有45个college,每个拥有自己的自治权,合体才形成了我们熟悉的牛津大学。正是因为这样,不同college的人脉和校友给力的程度也就决定了这个college的福利到底有好啦!

牛津大学

Oxford University

比方说牛津大学里最富有的St John’s College,仅仅500的学生规模却有3亿英镑的私人捐赠,酒窖藏品想简单都难!当然啦,像Trinity College和All Souls College这样的历史悠久的学院酒窖里肯定也有不少好货的。有了这些“壕”的赞助,St John’s College很轻易的就能够在一些平常宾客宴请上,提供波尔多一级庄和勃艮第特级园的葡萄酒了。在一整个学期中,这类晚宴会经常性举办。而反观一些囊中羞涩的College,比如Corpus Christi College这样的,没有那么厚的“家底”,就只能挖掘一下性价比较高的葡萄酒。

640px-1_christ_church_hall_2012

牛津大学 Christ Church Hall

作为一个典型的英国老牌学校,在葡萄酒的选择上也是极为偏爱法国的,而对于加烈酒,英国从17世纪开始就毫不犹豫地指向了波特酒。当然啦,作为一个盛产绅士大叔的国家,雪利酒和马德拉酒也不会少。虽然英国在政治上的确唯美国是从,但在美国很流行的烈酒在牛津的各个College的酒窖中可就难寻踪迹了。而学院的古老程度也就决定了现在上学的学生可以享用哪一辈先人采买的好酒了,据说1982年的波尔多一级庄当年买也才折合40多欧元,现在嘛……

剑桥大学

Cambridge University

再让我们来看看牛津的孪生兄弟剑桥是怎样的吧!著名的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在买酒上花的钱在剑桥所有的学院里是最高的,2013年的预算就高达33.8万英镑;排名第二的 St John’s College也有惊人的26万英镑。作为剑桥藏酒最奢华的学院,由亨利八世建立的圣三一(Trinity College)有着价值高达167万英镑的藏酒,这两万五千瓶的珍藏完全可以让英国政府的酒窖都显得黯然失色。

学院的酒窖如何管理?

这么多的酒是怎样管理的呢?介于每一个College的自治权,这些活自然是下放给每一个College自己解决了(让别人来管自家的酒恐怕也不安心)。在没有了解之前曾经以为这会有一个多么复杂严密的系统,然而并不是……

大多数的College的酒窖都在自家大楼底下,一般会委派一个University don(在任学生会推选出来的代表)来管理整个酒窖,就这么简单。作为don,职责在于参与品鉴,为学年内各种晚宴准备酒单,同时也为College的藏品做选买。各类葡萄酒的选买很少少于6箱(12瓶装箱),并且多达50箱葡萄酒同时运达的情况也不少见。不过想想那如此频繁的晚宴次数和那惊人的消耗量,也不难理解。

640px-Oxford_-_Jesus_College_-_0531

Jesus College,牛津大学的酒窖

每一个College的don工作都类似,但令人惊讶的是这样繁重的工作工资仅有25英镑,更多的收获是“葡萄酒管理员”的荣誉头衔罢了。对于他们来说,任期那短短的几年只不过是这些藏品冗长生命短暂的一部分,能够在这样一个具有历史传承意义的地方留下自己的痕迹才是真正值得骄傲的。

这样一个不具备任何私人意义酒窖的建立,更多的是为了让所有爱好葡萄酒的学生和教职工真正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属于每一个曾在牛津剑桥读过书的人。这里是传播知识与快乐的地方,不会像私人酒窖的建立那样,更多是为了满足个人的欲望。

牛津剑桥葡萄酒盲品大赛

毕业于牛津的葡萄酒大师杰西斯·罗宾逊(Jancis Robinson)可谓是当代在葡萄酒界最出名的了一位了。她在担任牛津剑桥葡萄酒盲品大赛的评委时也经常感叹后生可畏。

喜欢葡萄酒的人不少,但接触盲品后坚持下来的人却不多,盲品需要不少时间与金钱的投入,即使你幸运地具备了这些前提条件,找到合适的酒伴也不容易。

 

london2-jumbo

那牛津-剑桥盲品比赛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这场年度赛事是由这两所大学各自的盲品社团选派出代表队来参加比拼,自1953年起每年都会举办。竞赛的评委是由两队各自推选的,所有的答卷由匿名形式批改再交叉核对。

到目前为止,牛津已经获得了39次胜利,而剑桥24次,相比于赛艇对抗赛你追我赶的记录来说,两所学校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特别是自2000年以来牛津的获胜率大幅增加。参赛选手的国际化也是近年来的另一个趋势,越来越多的非英国本土学生参加到了牛津与剑桥的盲品队中,亚裔的身影更是频繁出现。

盲品的评分标准包括12款葡萄酒的品种,国家,产区,小产区,年份,以及对葡萄酒的评价。据评委杰西斯·罗宾逊大师介绍,在判卷时,主要葡萄品种项目上最高给5分,在产区项目上最高给到8分,在年份项目上最高给到2分,酒评这项最高也是5分…… 大赛每年都由丘吉尔最喜欢的香槟名家Pol Roger赞助,所以品鉴的酒的质量也不会差。

 

original_BLOG-IMAGE-oxford

剑桥与牛津的盲品对决

就拿2011年那场被Jancis Robinson誉为最为狡猾的一年盲品来举个例子。辛苦地训练了10个多星期,品尝了不数百款葡萄酒后剑桥和牛津又一次狭路相逢了,但他们没有料到的是来自Pol Roger的选酒人Cassidy Dart有多么诡计多端,就连连评委 Jancis Robinson和 Hugh Johnson两位大师都不得不承认这里面很多款酒连他们盲品的时候都抓耳挠腮了好一番,这可是真正的挑战。

知味君在这里贴出当年盲品大赛的酒单,你们感受一下:

白葡萄酒

1. Domaine Le Fay d’Homme 2008 Muscadet

2. Domaine Paul et Marie Jacqueson 2009 Bourgogne Aligoté

3. Château de Roquefort, Clairette 2009 IGP Bouches du Rhône

4. Dönnhoff QbA Riesling 2009 Nahe

5. Rustenberg Roussanne 2010 Stellenbosch

6. Domaine de l’Aujardière, Fié Gris 2009 Vin de Pays de Loire

红葡萄酒

7. San Donaci, Anticaia Primitivo 2009 Salento

8. Domaine Rochette 2009 Regnié

9. Bodegas Docampo, Mencía 2009 Ribeiro

10. Nittnaus, Kalk und Schiefer Blaufränkisch 2007 Burgenland

11. Château des Tours 2007 Côtes du Rhône

12. Domaine Joël Remy, Aux Fourneaux 2005 Savigny-lès-Beaune

牛津代表队在赛前练习中幸运地选择了一款德国 Pfalz的雷司令,让他们顺利地猜出了4号来自 Nahe的Dönnhoff雷司令。而其他的像是1号酒中性的气味,很难让人直接选中Muscadet这样的品种,毕竟中性的也有很多呢!此外一些来自比较偏的产区的小众葡萄品种比如南非的Roussanne可让两方队伍都抓破了头。一局下来尽管势均力敌,但剑桥仍领先牛津两分。

第二轮的红葡萄酒看似中和了这一年盲品的难度,然而他们很快发现这就是选酒人Cassidy Dart最爱干的事情——误导。盲品中没能猜出奥地利的 Blaufrankisch或者西班牙的 Mencia还是值得原谅的,甚至于那款“送分”的Savigny Les Beaune相比于其他2005年的Pinot Noir来说单宁显得过于重了,也不容易猜。而意大利的Primitivo也有很强的误导性,一部分人都猜成了Zinfandel(其实基因上来说就是同一个品种)。

然后就是接受审判的时候了,在公布了酒款以后也是一如既往的几家欢喜几家愁,最终剑桥获得了团体的冠军,而牛津的Ren Lim获得了单人最高分。

victory

2011剑桥获胜团队

除了著名的盲品协会(Blind Wine Tasting Society),牛津大学还有一个著名的葡萄酒俱乐部——Oxford University Wine Society(OUWS)。俱乐部采取会员制,虽然不知道非学校相关人员入会条件何许,但福利大大的有啊——每周一次的品酒会(当然仅限学期中)让会员们不仅有机会品尝世界各地的美酒,更可以与世界顶尖的酿酒师和葡萄酒专家进行交流。最后不要忘记牛津牛逼哄哄的校友团,多少世界知名的葡萄酒写手都是从那里毕业的啊!

如今在葡萄酒领域取得辉煌成就的杰西斯·罗宾逊大师,对葡萄酒的兴趣也缘起于她在牛津与一杯美酒的巧遇。很多爱酒的朋友都未曾料到,葡萄酒会在未来生命的旅途上,为我们带来这么多灵感与快乐。而在令人羡慕的牛津和剑桥,正是这样的氛围和投入,才使得这些学府对一辈辈的学子们都充满了令人着魔的吸引力。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