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罗曼尼康帝酒庄的战争与和平

勃艮第最富盛名的罗曼尼康帝酒庄(DRC)背后德维兰和乐桦两个家族之间多年以来的恩恩怨怨一直鲜为人知,梅宁博专栏的这篇开篇文章,是目前把罗曼尼康帝酒庄的历史和两家之间这段战争与和平的过往剖析得最为清晰准确的中文文字。知味葡萄酒杂志盛情推荐。

最近在法国Challenge 杂志上看到的一组关于“法国富豪排行榜”的数据引起了我的兴趣,根据这份数据,罗曼尼康帝酒庄所属的乐桦家族(Leroy)及德维兰家族(De Villaine)以3.8亿欧元的身价位列法国富豪排行榜115位。关于罗曼尼康帝这支酒和酒庄本身,我们从各种渠道了解甚多,而关于这片神田背后两大家族的故事,却鲜为人知。了解这些过往,要先从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的历史说起。

Challenge杂志的数据显示,乐桦和德维兰家族的资产在2011年有过飞跃式的增长

Challenge杂志的数据显示,乐桦和德维兰家族的资产在2011年有过飞跃式的增长

罗曼尼康帝酒庄编年史

中世纪(900年-1584年):圣维望修道院(Prieuré de Saint Vivant)的僧侣在这片位于勃艮第沃恩村(Vosne)的土地上种植葡萄酿酒,并通过受赠和几次购买,扩大了耕种面积。

1584年:Claude Cousin从修道院手中买下了葡萄田的一部分,当时名为“Le Cros des Cloux” 的一块田,这其中便包括现在的“罗曼尼康帝”。后经过数次转手,这片田被克伦堡家族购得

1651年:“Le Cros des Cloux”第一次被记载为“罗曼尼”(La Romanée)

1760年:克伦堡家族以在当时创纪录的高价将土地卖给Louis-François de Bourbon, 即康帝亲王。自此,“罗曼尼”正式得名“罗曼尼康帝”。此后,酒庄再次经历数次转手

罗曼尼康帝特级园(la Romanée Conti)标志性的石墙铭牌

罗曼尼康帝特级园(la Romanée Conti)标志性的石墙铭牌

1869年:Jacque-Marie Duvault-Blochet购得罗曼尼康帝酒庄,在这次收购之前,Duvault-Blochet已经在金丘南部的Santenay村拥有133公顷的葡萄田

1874年:随着Duvault-Blochet的过世,他的两个女儿Claudine Constance Massin和Henritte Dupuis继承地产。

1912年:Claudine Constance Massi的孙辈Jacque Chambon和Marie-Dominique Gaudin de Villane成为罗曼尼康帝的主人,双方各占50%。

1942年:法国被德军占领,Jacque Chambon出售手中50%罗曼尼康帝土地权,作为当时酒庄两位主人中的另一位埃德蒙-高丁·德维兰(Edmond Gaudin de Villaine,现任庄主Albert de villaine的祖父)在当时却没有足够资金购买,最终这50%的土地权被酒商Maison Leroy的所有人亨利·乐桦(Henri Leroy)购得。

1954年:亨利决定将自己罗曼尼康帝50%的地权平均分给两个女儿宝丽娜 (Pauline)和拉露(Lalou Bize-Leroy,原名Marcelle Leroy)

1974年:拉露和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以双管理者的方式共同接管罗曼尼康帝。

1992年:拉露被迫退出罗曼尼康帝管理层,由姐姐宝丽娜的长子Charle Roch接任管理者,不料几星期后Charle Roch在一场车祸中不幸殒命,管理权又交给宝丽娜的次子亨利-傅雷德里克(Henri-Frederic Roch)

由两位管理者签名的罗曼尼康帝酒标,来源:DRC

由两位管理者签名的罗曼尼康帝酒标,来源:DRC

罗曼尼康帝的水与火

待我长眠于世之时,你们要为我喝这支酒。”—— 亨利·乐桦

话说亨利·乐桦在刚刚入主罗曼尼康帝时,乐桦家族和德维兰家族相处还算融洽。亨利·乐桦主动让埃德蒙(Edmond Gaudin de Villaine)全权掌管掌管酒庄事宜,出资对罗曼尼康帝进行一系列的改造,尤其是对罗曼尼康帝和里奇堡两块田的重新种植,直到1950年埃德蒙过世。有一次亨利·乐桦在品尝里奇堡Richebourg 1952年份时,对身边的家人说道:“待我长眠于世之时,你们要为我喝这支酒。”他最终过世于1980年。

至此,罗曼尼康帝酒庄正式进入一个有德维兰和拉露共同掌握管理权的新时期,与此同时,拉露还继承了父亲留下的酒商Maison Leroy,并负责经营。德维兰处事严谨而低调,喜爱古典音乐的他犹如一潭止水,而拉露则是一位天生的女强人,对待事业如火一般灼热。在外人看来,酒庄的两位管理者共同拥有对风土的尊重和对完美品质的追求,不失为一个完美的组合。可事实却并非如此简单,德维兰和拉露最终的决裂早在拉露的父亲亨利-乐桦在世时已经埋下了导火索。

罗曼尼康帝的酒窖,来源:DRC

罗曼尼康帝的酒窖,来源:DRC

原来,亨利·乐桦之前对酒庄的一系列投资改造曾提出过条件,那就是:酒庄除美国和英国市场以外的经销权全部归自己所经营的Maison Leroy。众所周知,罗曼尼康帝的销售一般采用“捆绑销售”模式:一瓶罗曼尼康帝(la Romanée Conti)和由其它酒款如踏雪(la Tâche)和罗曼尼圣维望(Romanée St Vivant)等组成的11瓶酒放在一个木箱中统一出售。乐桦家族对销售的主导权和罗曼尼康帝的这种销售模式最终引发了一场不可避免的“市场危机”。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期,日本葡萄酒市场开始进入一个井喷期,日本人开始大量购入罗曼尼康帝,拉露以10300法郎一套酒(折合1570欧元),高于官方售价的价格与日本经销商签下一张订单,可罗曼尼康帝拿到手之后的日本人并没有善罢甘休,他们只对罗曼尼康帝(la Romanée Conti)这一瓶酒感兴趣,于是便迫不及待的将成套的罗曼尼康帝酒庄系列拆开来卖,当时一瓶罗曼尼康帝la Romanée Conti 1988在日本被卖到10000法郎(折合1524欧元),而一整套系列中的其它11瓶酒则以低价被倒卖到其它国家的市场。当时,一瓶踏雪 La Tâche 1988在美国官方经销商的渠道售价约为200美金,而一瓶从日本倒卖过来的同年份售价仅为125美金。这种情况引起了罗曼尼康帝美国代理商的极度不满,他们向酒庄要求退货,并声称要索赔高达270万法郎的盈利损失(折合41万欧元)。德维兰认为对于这笔损失拉露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坚持要求补偿。补偿的提议被拉露彻底否决,后经由双方家庭成员组成的“管理委员会”投票决定,拉露被罢免酒庄共同管理者的职位,由姐姐宝丽娜的儿子接替,但同时拉露仍占有罗曼尼康帝酒庄25%的股份。这件事并没有到此结束,为了彻底平息美国市场的风波,德维兰又将拉露告上法庭,最终法庭判决剥夺拉露对罗曼尼康帝酒庄的经销权。

事实上,早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拉露便已是“众叛亲离”。她在和德维兰共同管理罗曼尼康帝酒庄的同时,同时经营父亲留下来的酒商 Maison Leroy。为了Maison Leroy的发展她不惜余力地四处置地。在寸土寸金的勃艮第置地谈何容易!为了获得更多财务上的支持,1988年,Leroy决定和日本经销商高岛屋(Takashimaya)集团合作,高岛屋持有 Maison Leroy 33.6%的股份。这个消息一传出来,便在法国炸开了锅,舆论的矛头直指拉露,当时有很多人认为高岛屋对 Maison Leroy的注资的真正目的在于间接控制罗曼尼康帝!时任法国农业部长的Henri Nallet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这片勃艮第的葡萄田就是一座天主教堂,法国的文化遗产怎能落入日本人手中!”。实际上,高岛屋在1988年递交的认购申请一直没能通过,直到1990年法国出台新的吸纳外资政策时,才勉强过关。

拉露·比兹-乐桦夫人(Lalou Bize-Leroy),来源:Colin Hampden-White

拉露·比兹-乐桦夫人(Lalou Bize-Leroy),来源:Colin Hampden-White

失去对罗曼尼康帝的经销权对拉露的打击是巨大的,因为由她负责经营的Maison Leroy很大一部分收入直接来源于罗曼尼康帝的销售。与姐姐的决裂让她更加坚定了全身心投入Domaine Leroy管理的决心,她得以尝试在罗曼尼康帝酒庄不被允许的大胆想法。今天的乐桦酒庄(Domaine Leroy)已然成为勃艮第最伟大的生产商之一!

拉露离开罗曼尼康帝酒庄之后,酒庄名义上由德维兰和宝丽娜的次子亨利-傅雷德里克共同接管,而实质上,罗曼尼康帝这座圣殿真正的守护神则是德维兰。德维兰对酒庄的管理理念和对酒本身品质的追求更接近祖辈的哲学。一向低调的他并不住在罗曼尼康帝所处的沃恩村,也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除了他所主持的圣维望修道院修复工作和近年的勃艮第Climat申遗。他曾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表示:“罗曼尼康帝仿佛已经成为一种奢侈品的象征,但它的本质仍是农产品,我希望罗曼尼康帝能取悦更多真正的爱好者,而非收藏家”。他厌恶在外界宣传下被抬高的酒价,在嘈杂的外界环境下,仍保留着一颗谦卑的心:对自然,对风土,对葡萄酒,对神。

神祗的继承

德维兰在采收前在葡萄园里尝果以确认其成熟度,来源:DRC

德维兰在采收前在葡萄园里尝果以确认其成熟度,来源:DRC

今天的罗曼尼康帝,仍由两大家族掌控:德维兰 50%,拉露25%,宝丽娜之子亨利-傅雷德里克 25%。德维兰曾在2005年表示自己仍将执掌酒庄至少5-6年的时间,至于由谁来继承自己的位置,则是勃艮第最大的秘密。并无育有子嗣的德维兰有两个外甥,其中一位便是掌管位于Buzeron的Domaine A.P de Villaine的Pierre de Benoist,有人曾经猜测将由他接管德维兰对酒庄的管理权,但德维兰并没有给出正面答复,因为在他面前,有关继承人的问题永远都是禁忌。另一方面的乐桦家族,自从90年代初那场“事故”之后,作为外甥的亨利-傅雷德里克便和拉露从此不相往来,甚至连在同一家餐厅用餐时遇到都相对无言。拉露育有一个女儿裴琳(Perrine),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与母亲拉露有隔阂,后嫁给一位瑞士的银行家,母女关系和解。理论上,裴琳是罗曼尼康帝这25%的合法继承人。数年之后,人们还会看到由两家共同掌管这片神田的画面吗?抑或是由一家购得另一家手中股份,这一切都还是未知。只有一点永远不会改变:全世界不会再有第二个罗曼尼康帝这样的传奇!

主要参考资料:

Challenge杂志:http://www.challenges.fr/classements/fortune/fiche/familles-leroy-et-villaine;698.html
Guerre & Paix dans le Vignoble, Jean-Pierre de la Rocque/Corinne Tissier, 2009, SOLAR

(本文经作者梅宁博授权发布)

相关阅读:
罗曼尼康帝:传奇中的传奇
罗曼尼康帝庄主谈罗曼尼康帝

标签:,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