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葡萄酒的诞生、发展和兴衰都与宗教有着紧密的联系,当然,教会对葡萄种植和酿造也同样有着极大的贡献。说到教会,最厉害的大Boss,非教皇莫属,有这样一个产区便是以教皇的城堡命名,想必大家也都猜到了,它就是大名鼎鼎的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Pape)。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这个威名显赫的葡萄酒产区。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起源


葡萄酒被描述为“上帝的血液”,它的发展和宗教密不可分。绝大多数情况下,葡萄酒的盛兴都随着宗教的扩张、繁荣,但教皇新堡的由来却是教权覆灭的段屈辱史让我们逆行时间来到故事开端的13世纪,一切还要从当时的法国皇帝腓力四世(Philip IV)与教皇卜尼法斯八世(Boniface VIII)的Battle说起。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教皇卜尼法斯八世

 

自从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之后,教会的权威和权力就一直不断地加强,并向天主教的各个教区延伸。中世纪的欧洲,王权与教权的对抗从来没有停止过,在教权达到巅峰的时候,几大国家都受到教皇的支配。13世纪末,教皇卜尼法斯八世通过不正当的手段迫使前任退位,权欲熏心的他坚持教皇至上论,傲慢的宣称“最高的神权,也就是教皇,不受任何人的审判,唯有上帝才能判断。”当时教皇的影响力很大,如果是一个稍微怂一点的皇帝可能就屈服在教权的管制之下了,但法王腓力四世并不吃这一套。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腓力四世

 

腓力四世看起来容貌秀美,却有着与英俊外表不相应的冷酷手腕,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狠角色。他先压制了卜尼法斯八世的财政来源,又存心挑战教皇的权威,不仅越俎代庖的跳过教皇审判主教,还发表申明“国王只服从上帝,教皇不得干涉法国的任何内政。”被各种挑衅的卜尼法斯八世自然很不爽,几个回合的较量下,最终处于弱势的他大怒到要开除法王教籍,将他逐出教会。可惜,在这个绝罚发布的前一天,腓力四世先下手为强,派出一只迅猛的雇佣军潜入他的宫殿,将他制服并羞辱了他。蒙受奇耻大辱的卜尼法斯八世虽然最终逃回了罗马,但他已经精神失常,没过多久就离开人世了。而接替他的本尼狄克十一世继任不满一年就去世了。之后在腓力四世的推举下波尔多大主教继任教皇,称为克莱蒙五世(Clement V)。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克莱蒙五世畏惧残存教皇势力的反对不敢去罗马上任,于是法王干脆将教廷迁往法国东南部的阿维尼翁(Avignon),在这里重新建立罗马教皇体系。在此后长达67年的时间里,共有7位教皇连续在阿维尼翁登位,这段屈辱的历史被称为“阿维尼翁之囚”。克莱蒙五世在位期间几乎对法王言听计从,政治上没有话语权的他只好在自己的后花园里摆弄摆弄葡萄。当时的阿维尼翁地区没有什么好酒,在克莱蒙五世到达之前,阿维尼翁大主教管理当地的葡萄种植并用于酿酒,但更多的是供给本地人消费。不知道是不是职场失意,酒场得意,让这位热爱葡萄酒的教皇(如果你很细心,一定已经波尔多名庄克莱蒙教皇堡也是以他命名)发现了教皇新堡的风土条件,他和他的后继者约翰二十二世一起推动了教皇新堡的葡萄酒发展。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图片来源:christies

除了帮助当地的酒农提升品质,约翰二十二世还把当地出产的酒选为教皇宫的御用酒,用于招待远道而来的外国使节、代表,就这样“教皇之酒(Vin du Pape)”这个名字逐渐流传开来,教皇新堡的酒也开始出口到意大利、德国、英国。除此之外,约翰二十二世另一个很大的贡献是主持修建了教皇新堡的象征城堡,也就是阿维尼翁后世教皇的夏宫,可惜在二战中被摧毁了一部分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夏宫遗址

 

18世纪,这里出产的葡萄酒以“阿维尼翁葡萄酒(Vin d’Avignon)”输出到各地。而在19世纪,就有记录表明当时被称作Châteauneuf-du-Pape-Calcernier的葡萄酒已经存在。Châteauneuf Calcernier是教皇新堡小镇曾经的名字,Calcernier的意思是石灰石采石场,当地的优质石灰石一直是人民收入很重要的来源。在1893年,它才被更名为Châteauneuf-du-Pape。从那之后直到根瘤蚜之前,教皇新堡葡萄酒蓬勃发展。一战前,勃艮第还会从教皇新堡购买散酒,再和勃艮第葡萄酒混合来增加酒精度。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可能是名声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使得20世纪早期教皇新堡的假酒层出不穷,酒农们觉得有必要建立一个更严格、完善的制度来管理葡萄酒的质量。于是在1923年教皇新堡葡萄种植业主工会成立,在Château Fortia的Le Roy男爵带领下,工会起草了许多规章制度,包括种植、最低酒精度、法定品种,最有意思的是男爵规定如果一片土地没有干旱到能种植薰衣草和百里香,那它就不能种植葡萄。这些规定给后来AOC管理制度提供了一个模板。酒农们的努力得到了当局政府的认可,1936年5月15日,法国总统签署法令,教皇新堡成为法国第一个葡萄酒原产地命名控制产区(AOC)。而教皇新堡象征性的浮雕瓶最初也来自工会的灵感,至今浮雕的图案仍具有非凡的商业价值。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风土


教皇新堡位于法国南罗纳河谷(Rhône)大区,西边是罗纳河,东边40公里处有万度山(Mont Ventoux)。产区共有近3200公顷的葡萄园,海拔最高出也只有近130米,分布在5个小镇,种植面积从大到小分别是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Pape)、库尔太宗(Courthézon)、奥朗日(Orange)、贝达里德(Bédarrides)和索尔格(Sorgues)。气候具有地中海特征,夏季炎热、干旱,冬季湿润、凉爽,偶尔发生霜冻,但却很少下雪。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想要了解教皇新堡,那么你一定要记住两个关键词:鹅卵石和密斯特拉风(Mistral)

 

教皇新堡的代表性风土,是一种覆盖在黏土上面的圆圆大大的卵石,这种比一个拳头还要大的卵石在当地被称作“Galets Roulés”。它的形成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气温变暖、高山冰川融化,将石英岩从阿尔卑斯山坡上带下。历经千万年,这些大块的石英岩逐渐破碎、在罗纳河的河水冲刷下变得圆润,最终河水退去,留在了教皇新堡的土地上。这种鹅卵石白天可以吸收并积存阳光的热量,在晚上温度降下后释放热量来温暖葡萄园,让果实可以更好的成熟。此外,水汽接触到鹅卵石会迅速蒸发,让葡萄园可以保持干爽的状态,防止霉菌等病害的发生。位于教皇新堡小镇东边的La Crau高原就以其巨大的鹅卵石被人称道,在鹅卵石下的红色黏土具有很好的保水性,避免了葡萄根系干旱。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整个产区的土壤和底土具有多样性,笼统的说,西边的表土和底土分别是石灰石和黏土;东边的土壤主要是沙土;南边有排水性很好的砾石,其上覆盖着浅浅的沙子层和黏土;而产区北边则是沙子、黏土,还有石灰石的混合。

 

除了鹅卵石,教皇新堡还有一个独特的气候特征:密斯特拉风。风会带走田间的湿度,密斯特拉风也不例外。这股凶猛的东北风时速可达100公里每小时,能够带走云层、减少降雨量,即便在雨后,它也能驱散葡萄园的湿气,减少葡萄染病概率。同时水分的流失还让葡萄糖分更加浓缩,进而酿出格外浓郁、高酒精度的葡萄酒。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种植


在最初的管理体系中教皇新堡仅允许用10个葡萄品种,这个数字在1936年增加到13个,在2009年又增加到18个,因为同一品种的不同颜色变种也被单独列出。这里最具有代表性的当然是歌海娜(Grenache,据2004年统计数据,72%的葡萄园被歌海娜占据。此外,西拉(Syrah)和慕和怀特(Mourvèdre)也是这里的明星,它们各占种植面积的10.5%和7%。而因为气候变暖,西拉可能会丧失很多酸度和新鲜感,晚熟的慕和怀特在教皇新堡越来越被看重。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其他15个品种分别是灰歌海娜(Grenache Gris)、白歌海娜(Grenache Blanc)、神索(Cinsault)、白克莱怀特(Clairette Blanche)、粉克莱怀特 (Clairette Rose)、瓦卡尔斯(Vaccarèse)、布布兰克(Bourboulenc)、胡珊(Roussanne)、古诺瓦姿(Counoise)、蜜思卡丹(Muscardin)、白匹格普勒(Picpoul Blanc)、黑匹格普勒(Picpoul Noir)、灰匹格普勒(Picpoul Gris)、毕卡丹(Picardan)和黑特蕾(Terret Noir)。虽然教皇新堡对这些品种没有进行主次之分,所以任何一个品种都可以作为一瓶单品种葡萄酒的主角,但实际上大部分教皇新堡的酒都是歌海娜为主的混酿。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在教皇新堡,杯型架势的葡萄藤好像一个个英勇的战士一样守护着葡萄园。杯型最常见、也是黑歌海娜、慕和怀特、 黑匹格普勒,和黑特蕾这四个品种唯一允许使用的修剪架势。它让葡萄果实可以藏在叶片下,免受太阳的炙烤。教皇新堡的田间产量控制的很低,每公顷只有3500升,因为高产量会让这里的葡萄酒特别消瘦。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生产


教皇新堡的葡萄酒年产量可达1000万升,其中超过一半都是用于出口。红葡萄酒一直霸占着主要生产,可达产区总产量约95%。

 

在这里传统做法的歌海娜通常都是带梗发酵,这给酒带来了一些苦味单宁,增加了复杂性和陈年能力。但现在也有一些酒庄进行除梗或者半除梗发酵,企图获得酒体更柔软、果香更浓郁的风格。虽然不锈钢罐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教皇新堡,但混凝土罐作为这里传统的发酵容器依然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之所以使用它们比较多,是因为而这两种容器的高不透氧性能让易被氧化的歌海娜更好的保持风味。当然也有酒农偏好橡木桶发酵,但通常都是用于其他葡萄品种,像是西拉和慕和怀特就经常在大橡木桶里发酵。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不仅如此,歌海娜还很少在新橡木桶里陈酿,因为它本身就足以酿出饱满、果香迷人的葡萄酒。一些酒厂会新桶通常会用于西拉、慕和怀特来给它们增添一份烟熏、香料的风味。教皇新堡一直以酒精度高而闻名世界,法律规定这里出产的葡萄酒最低酒精度为12.5%。随着全球气候变暖,这里的葡萄酒很轻易就能达到甚至超出15%。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图片来源:vinfolio blog


教皇新堡被人熟知的风格是辛香、饱满、强壮,但其中也不乏多样性,各式各样的名家更是将这里演绎的无比精彩。像是结构强劲、有力的Château de Beaucastel,Château Rayas的优雅、细腻,Domaine Henri Bonneau的浓郁、复杂,无论你喜欢哪种风格,相信在教皇新堡,你都能找到答案。

 


文|常昕

编辑|yunwei

图片来源自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在这举世闻名的葡萄酒里,竟然有教皇屈辱的眼泪!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