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2008年9月17日,卢瓦尔河谷酿酒巨匠Didier Dagueneau驾驶着飞机,随风永远的离去了。不禁让人想起《飞鸟集》中的那句“生命一次又一次轻薄过,轻狂不知疲倦。在Didier生命的52年里,这位头发蓬松、身材高大的酿酒巨匠用极致的细节管理、忠贞风土的虔诚、不畏打破传统的果敢,塑造了卢瓦尔河谷一代传奇。他的逝世令人哑然,却又没有那么意外。生时就酷爱追风、极具冒险精神的他,大概在山谷和心间的回声中,遇见了另一个自己吧。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起源

 

Didier Dagueneau进入酒圈绝非偶然,1956年他出生在Pouilly Fumé的St Andelain村,家族一直都从事葡萄与葡萄酒生意,到他已经是第四代。可剧情的发展会是一个乖孩子按部就班的上学、酿酒、继承家业吗?和无数叛逆的青少年一样,狂傲不羁的‍他最初并无意与葡萄酒为伴。和父亲争吵,毅然离家出走,桀骜的Didier开启了追风少年的副本。他投身于摩托车、狗拉雪橇竞速的领域,并且在国际大赛中崭露头角。但可能是命运的召唤吧,两次连续的重大车祸迫使他停止作为赛车手的事业,回到故乡。经过自我迷茫和挣扎,1982年,他决定踏入葡萄酒世界。“我要和家人好好算算账,所以我才决定酿酒,酿出超越他们的酒。”这样的的动力源泉加上无止尽的探索的精神,助他一步步成为了无可撼动的长相思霸主。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这位独立创业的野心家最初没有任何土地,只能租赁葡萄园、购买其他酒农的葡萄来酿酒。他购买的第一块葡萄园是用于酿造En Chailloux的1.2公顷长相思地块,而后的La Folie、Buisson Renard,他持续在Pouilly Fume扩张葡萄园。2000年酒庄来到Sancerre,在非常陡峭、富含石灰石的Le Mont Damné开始了新挑战。2002年,比利牛斯山脚下购买下的3公顷小芒森(Petit Manseng),让法国南部Juraçon也成为他征程的一步。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从栽培到酿造,Didier Dagueneau都是一个十足的完美主义者。他的田间管理方法十分细致,平均每公顷地就雇佣了一个栽培管理人,这在卢瓦尔河谷简直太罕见了,是其他酒庄工人数的两倍!葡萄园坚持有机,使用古老的马匹犁地耕作方法来让葡萄根系更深地扎入地底。而当需要改种的时候,酒庄会严格的进行Massale选种来获得最合适的接穗,并和低生长势的砧木做搭配。

 

相信控制产量对品质有利的Didier不仅对自家酒庄管理严格,将产量控制在每公顷4500升以下,还站出来批判卢瓦尔河谷其他酒庄高产导致的低质等等现象。他丝毫不顾及邻里之情的举动自然让乡亲父老颜面受损。大家恼火的说他“Enfant Terrible(小恶魔)”,不愿意与他来往,但他们又不得不承认Dagueneau的发声让整个产区产生了积极的变革。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与老派又复古的耕作模式相较,发酵车间里的Didier真称的上是时代的弄潮儿。在卢瓦尔河谷大部分酒庄都是用不锈钢罐发酵的年代,Didier就大胆引入橡木桶发酵。酒庄不仅在不同葡萄园和不同年份试验过各种大小、形状、新旧比例的橡木桶,还和制桶匠人一起创造了一些形状独特、烘烤度极低的橡木桶,例如十分有名的“雪茄桶”。这些独一无二的桶对酒泥陈酿和桶中的氧化反应有特别的效果,给了葡萄酒与众不同的性格。Didier像一名伟大的科学家一样,尝试、调整酿造的每一个步骤,来获得最优解。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好奇心、执行力都很强的他在勇于接纳一切合理的事物。他不排斥向葡萄醪补充糖分,为了保持酒体平衡,他在潜在酒精度不足的年份向酒里加过糖。“如果法国禁止向葡萄汁中加糖,那就该也禁止向葡萄汁中加酸”。他还能客观、批判的看待自己的决定。90年代他曾经是“不添加硫”的拥护者之一,但后来他发现这么做对酒陈年期的发展不利就及时止损,毫不犹豫的调头站在那些“无硫党”的擂台对面,希望自己的经验教训不被其他人重蹈覆辙。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总结Didier的成功我觉得只有这两个字最适合——态度。虽然没有父子相传的技艺,但Didier四处拜访酒庄,尝遍能找到的酒,追逐符合自己理念的酿酒之路。他被誉为是勃艮第酒神亨利·贾叶(Henri Jayer)最忠实的门徒,Sancerre知名酿酒师Edmond Vatan和他的祖父对他影响也很大。Didier说他以前会和祖父会花上一个下午排列十只橡木桶,只是为了确保它们看起来很完美。“虽然这并不会影响酒的质量,但也是工作质量的体现。”拥有最高级的实验室、最先进的压榨机并不一定能让你酿出一流佳酿,但是这样日复一日、一点一滴严苛对待工作的态度一定可以。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爱冒险、爱竞速的Didier在离开葡萄园的时候,总喜欢驾驶着他的超轻量飞机翱翔在群山之中。挑战极限的极限应该是生命的极限吧。2008年9月17日,一次飞机事故让Didier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年仅52岁的他连逝去都如此传奇。Didier走了,他追求完美的精神却延续到了血脉相传的儿女Louis Benjamin和Charlotte身上。Benjamin担任酒庄酿酒师,Charlotte则主要负责商业事务。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传承

 

在酒庄内长大并一直跟随父亲在葡萄园和酒窖工作的Benjamin,耳濡目染深刻学习了父亲的理念。如果没有这场意外,相比加入父亲的酒庄,Benjamin本来是更想创立自己的事业的,但命运冥冥之中还是将它带领到了这个位置。承接辉煌是一种压力,但是Benjamin的酿酒动力却不是来自于要超越上一辈的信念,而是去探索并推进酿酒的边缘。在Benjamin接手后,酒庄的品质不仅没有下滑,新一代们的选择还在不断给这个传奇酒庄增添活力。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Benjamin和父亲一样有科学严谨、精益求精的批判精神。長時間柔火烘烤,并且连桶中心也得到合适烘烤才是他理想的橡木桶。酒庄的白葡萄酒通常在橡木桶陈年12个月,Benjamin认为葡萄酒在32毫米厚的橡木桶中陈酿6个月时,能与氧气发生美妙的反应而变得开放。但12个月则能让酒更好的融合,所以他在延长陈酿时间的同时,决定使用透氧率更小的45毫米橡木桶。

 

他还会将自己的葡萄醪分成五个批次,分别接种相同剂量的五种野生酵母菌株,当确保每一批次都发酵完毕时,他再进行混酿以期表达完美的风土特色。他还挑选多家桶商的不同产品,进一步优化了酒庄的橡木桶使用,以追求最好的效果。这样费劲儿、细致的工作都坚持下来了,他们的酒还有什么理由不是最好的呢?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酒款

 

Pouilly Fumé

 

Blanc Fumé de Pouilly

最佳入门款,这款酒的“原型”是1982年Didier的第一个单一园作品“En Chailloux”。如今它由 Pur Sang,Buisson Renard 和 Silex 等四块田中藤龄更为年轻的葡萄混酿而成。作为基础款的它在年轻时就很适合饮用,给等不及Silex、Pur Sang的你安排了一个绝佳的选择。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Buisson Renard

这款酒来自单一园Buisson Renard。它最初叫做Buisson Menard,某次酒评家Michel Bettane不小心将它写成Buisson Renard(狐狸丛林)之后,Didier 觉得很有意思便重新命名了它,酒标也选了一只“酒醉的狐狸”。这款酒质地优雅、柔滑,有猕猴桃、柠檬草的风味,酸度清晰。连小狐狸都忍不住被它吸引,你还有什么理由不来一试呢?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Silex

Silex(燧石)这个名字取自St-Andelain的主要土壤成分。这款酒的工艺曾进行多次调整,最初葡萄除梗后会进行24小时的浸皮,但是后来Didier停止使用浸渍,因为这让酒的酸度降低,带来过多的肥美感。年份不同,改变的不仅是浸渍工艺,还有桶的使用。原先发酵会使用一半的500、600升新橡木桶,而到2002年,这个比例已经减少到25%。尽管酿造工艺多变,它一直以来都有着纯净的矿石感像是被雨冲刷过的卵石,复杂的果香,深沉的层次,悠长的甘苦余韵,不愧为Pouilly Fumé的风土代表。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Pur Sang

Pur Sang的意思是纯正的血统,这款1988年面世的单一园的酒标原型是史前洞穴里的一匹马。这款酒在Didier打造的“雪茄桶”中发酵,出厂配置就已经十分惊艳,但是如果你有耐心将它们再搁个10年,那你将有幸感受到它的巅峰时的所向披靡。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Astéroïde

卢瓦尔河谷最贵的Astéroïde目前国际均价9160元,远甩第二名5000多块,是当之无愧的巅峰之作。这款名为小行星的酒不仅昂贵,并且稀少,来自于La Folie 葡萄园中仅有的18行未嫁接葡萄,在十分成熟时采收,每年出产600瓶左右,一瓶难求。香气浓郁、柑橘和矿物的风味彼此交互,有一种纯净的力量感。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除了以上的定番产品,酒庄曾经还有许多已经成为限定的珍品。例如在09年Clos du Calvaire葡萄园被重新种植前,这里也出产一款同名单一园干白;他们还尝试过几年用长相思酿造甜白“Maudit”(Vin de Table餐酒);还有昙花一现般的迷之“Paradoxe”。

 

Sancerre

Le Mont Damné 

20世纪90年代,Didier在Pouilly Fumé的河对岸买下了一小块久负盛名的葡萄园。它位于Damné山上的Chavignol,十分陡峭,土壤满是黏土和石灰石。不仅不同的风土给了他很大的挑战,争取当地和AOC的同意去种植新葡萄园也耗费了他很多精力。终于在21世纪初,这款酒被成功孕育;尽管藤龄年轻,但它无论在质地、结构、回味都没有让人失望。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Jurançon

Les Jardins de Babylone

法国西南部的Jurançon一直以来都以芒森甜白受人喜爱。这款甜白是Didier和好友Guy Pautrat共同的作品,选用100%小芒森,带有浓郁的芒果、杏桃香气,还有一丝香料、干花的气息,持久的酸度纠缠着圆润的甜,给人一种飘在空中一般的享受。其实Didier去世前他们二人还合作过另一款从未正式发售过的甜白Ravaillac,更为柔嫩、温和,变化多端。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Les Jardins de Babylone Sec

这款酒来自富含卵石、粘土的葡萄园,由Camarelet,大、小芒森,Courbu,Lauzet 五个白葡萄品种混酿而成的干白。同样是酒庄与 Guy Pautrat的合作作品,具有柑橘类的果香,碎石般的矿物感,强劲有力、复杂度超群。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Didier的酿酒生涯中,他一直都在推进风土的极限,想了别人不敢想的,做了别人不敢做的,成就了别人没有成就的。而Benjamin同样传承并发扬了这样的理念,在父亲的基础上让酒庄更上一层楼,用作品证实自己。

 

在这样的传奇面前,传奇二字都显得太过单薄。

 

 

文|常昕

编辑|yunwei

图片来源自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