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侣园名家大集结!大师如何评价这块勃艮第传奇超一级园?

本文转载自赏源葡萄酒评论(terroirsense.com)

香波-慕西尼(Chambolle-Musigny)村庄葡萄种植面积大约180公顷,其中61公顷是一级园(premier cru),共有24个,这里包括享誉世界的爱侣园(Les Amoueuses)。

在这大千世界中,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之倾心的葡萄园。糟糕的是,我对葡萄酒的痴迷是如此无可救药,以至于我必须承认,在全球每个主要产区中,都有一个最让我魂牵梦绕的葡萄园——但对于某些葡萄种植区,我真的无法下定决心忍痛割爱,所以我会选出两个挚爱,但实际上,我的贪恋症已经病入膏肓,在一些地方,我会有两个、三个或四个最爱的葡萄园,每个都专门针对特定的葡萄品种,如果要我从每个村庄里挑选出一个葡萄园,那可就更多了……是的,我知道我病得不轻、得治。撇开玩笑不谈,实际上除了慕西尼园(Musigny)之外,在香波-慕西尼村我最喜欢的当属爱侣园,这是葡萄酒领域中许多人共同的心头之好,所以我知道在一点上我有很多志同道合之伙伴。

事实上,早在1981年,我参加过一次在罗马举行的品酒会,这一契机令我对法国葡萄酒的喜爱一发不可收拾。倒不是说我有多需要这次品鉴活动才能激发兴趣——我在加拿大长大,葡萄酒偏好被来自波尔多地区(格外地!)、以及阿尔萨斯、勃艮第的美妙佳酿所长久滋养。但可以说,无论红白,伟大的勃艮第佳酿之辉煌、甚至可以说是神迹,在那晚前从来没有如此不可思议地显现在我面前。但在那一晚,杜鲁安的蜜蜂园白葡萄酒(Clos des Mouches by Drouhin)、拉法基的橡树园葡萄酒(Clos des Chênes by Lafarge)、武戈的爱侣园(Les Amoureuses by De Vogüé)均来自出色年份,这为我打开了一扇葡萄酒美丽新世界的大门。不用说,正是由于爱侣园——它香气馥郁简直令人陶醉、难以忘怀,正如你所见,我至今仍记忆犹新——它让我永远为爱侣园的魅力、神奇和伟大所倾倒。

葡萄园

香波-慕西尼的爱侣园,也许是全世界所有葡萄园中名字最动听的,同时也是全球最享誉盛名的葡萄园之一。事实上,爱侣园是如此有名,尽管它被归类为“仅仅是”一级园,但大多数有幸在那里拥有葡萄藤的酒商,均将爱侣园葡萄酒定价为与他们的特级园同样高。诚然,爱侣园的葡萄酒售价往往高于香波两个特级葡萄园之一的波内玛尔(Bonnes Mares)——有时爱侣园几乎可以和慕西尼特级园卖得一样贵。可惜,这意味着只有少数幸运儿可以经常品尝爱侣园葡萄酒。 

香波-慕西尼产区位于夜丘(Côte de Nuits),北部毗邻莫雷-圣丹尼(Morey-Saint-Denis),南部与伏旧(Vougeot)相连。爱侣园位于其南部,更接近伏旧,约占5.40公顷。爱侣园的形状让人联想到委内瑞拉或印度——它分为两部分,较小的部分位于慕西尼特级园的正上方(和北部),另一个大得多的部分,位于慕西尼、莎比奥一级园(Les Chabiots premier cru)和博尼克一级园(Les Borniques premier cru )的下方——博尼克一级园是个鲜为人知但品质上佳的葡萄园,因为它是慕西尼特级园去往城镇方向的延伸;以及在伏旧的小伏旧(Les Petits Vougeot)上方。在爱侣园北面,是香波-慕西尼村的另一个一级园——上多瓦(Les Hauts Doix),而并非像某些网站上报道的夏姆园(Les Charmes)。这里坡度不是特别陡峭,但由采石形成的一条深沟将其分割开来,只有罗伯特·格罗非酒庄(Robert Groffier)的葡萄藤种植在较为陡峭的区域,就在紧邻慕西尼园的正下面。

与香波产区大部分地区一样,爱侣园的特点是石灰岩的比例略多于粘土,而并非为勃艮第典型的粘土及钙质土混合物。该地区土壤中富含活性石灰,因此可能会造成叶片萎黄(chlorosis)、酒的颜色也比较浅淡、酒体更为轻盈却芳香馥郁。事实上,多亏了地质学家弗朗索瓦·瓦尼尔·佩蒂(Françoise Vannier-Petit)的研究工作,我们现在了解到葡萄园的地质成分相当复杂。在这篇文章中,我在弗朗索瓦著作的基础上,增补进来多年间我在采访爱侣园葡萄酒酿造商时所了解到的信息。从土壤上看,爱侣园北边区域与慕西尼特级园的南边相似——表层是松散的粘土和石头,下面是坚硬的孔布拉希恩石灰钙盐(Comblanchien de Calcaires)。然而,爱侣园的表土层比慕西南边地区的要更薄一些,这也造就了爱侣园作为一级园,酿造出的葡萄酒与特级园相比,葡萄酒香气更浓郁、但力量感稍弱。如果我们的视线移向爱侣园的最南边,这里土壤发生了变化,首先转变为普雷莫石灰岩(Calcaires de Prémeaux),然后转向白色的、富含化石的牡蛎泥灰岩(marnes a Ostrea Acuminata),更像是典型的波内玛尔特级园(Bonnes Mares)的上半部分,最后是最接近香波产区本身特质的海百合石灰岩(Calcaires à entroques)。 

很有意思的是,爱侣园最好的葡萄酒在历史上是与该产区的特定地质息息相关的。事实上,勃艮第葡萄酒的质量,在过往即有非常详尽的记载,朱尔斯·拉瓦列(Jules Lavalle)提出著名的1855年《金丘伟大佳酿的历史及统计数据》(Histoire et Statistique de la Vigne de Grands Vins de la Cote d’Or)——这主要基于德尼斯·莫洛(Denis Morelot )1831年的作品《勃艮第金丘省葡萄园统计》(Statistique de La Vigne Dans Le Departement de la Cote d’Or)——朱尔斯在1861年将其著作衍生为勃艮第分级制度包括最好酒款(Tête de Cuvée)、一级酒款(Première Cuvée)、二级酒款(Deuxième Cuvée)和三级酒款(Troisième Cuvée)。博纳大区农业和葡萄种植委员会(Comité d’Agriculture et de Viticulture de l’Arrondissement de Beaune)编撰于1861年的《勃艮第地区佳酿生产者统计数据纲要》、以及卡米耶·罗迪耶(Camille Rodier)在1920年出版的 《勃艮第葡萄酒》一书中,相当准确地记录了当时人们对葡萄园整体品质的看法(截止到目前更有意思的是,这其中还包括了园子内不同区块的品质)。

另外,至少在回溯历史时我们会发现,爱侣园的断层下方一直被认为是比上方稍逊一等的,而到今天,爱侣园四个最棒的生产商——武戈(de Vogüé)、卢米耶(Roumier)、木尼艾(Mugnier)、贝尔托(Bertheau)——拥有的大部分、或者说接近大部分的葡萄藤,均在爱侣园断层上方部分的南边,这说明确实这个位置令人趋之若鹜。尽管如此,时代变迁,自19世纪中叶以来,酿造者停停走走,气候也发生了变化,我们对葡萄酒质量的观点现在也与过往不尽相同了。

爱侣园名家大集结!大师如何评价这块勃艮第传奇超一级园?

由此可见,不能把葡萄田的品质分级看作是一成不变的。相对于爱侣园而言,如今有许多酿造商,在一级庄的的次等地区种植葡萄,并酿造出令人心旷神怡的葡萄酒,因此与其说“更好”或“更差”,不如说是葡萄酒的千人千面,每一款都反映了生产者的想法,以及结合特定地块的地质、排水、微气候(风流、湿度)和植株选材(马瑟拉选种或克隆技术,以及什么样的克隆)的现实情况。让我们还是面对现实吧:毕竟,无论你的葡萄田地处何方,你还都是在爱侣园上耕作,而这可是放眼全宇宙,种植黑皮诺最理想的土地之一了。

葡萄酒:酒如其名

“人如其名”,正如古罗马人常说的——名字中蕴含着征兆(或者说真相,因为名字代表着拥有它之人的模样)。毫无疑问,名称和葡萄酒风格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所有勃艮第人都在说,爱侣园的名字,来自于这儿的酒曼妙到让人坠入爱河的事实;而对其他人来说,被赋予复杂浓郁酒香的葡萄酒,就是饱含爱意的琼浆玉露。另外,我们当中最浪漫诗意的人认为,爱侣园的名字来源是一对情侣在此野餐或其他“更为私密的活动”,以此宣布他们永恒的爱情。相比之下,那些更严肃、更务实的人(或许只是需要让自己休个假、放松一下的人)指出,在下雨的情况下,这儿的泥土会粘在鞋子上,就像孟不离焦的恋人们。事实上,所有这些所谓的推论都是对葡萄园的公正评价:因为爱侣园的葡萄酒很能够让人激发出纯粹之爱恋感——别再说泥土了,那令人闻香下马的醇美,会像胶水一样粘着你。

香醇和纯净,这两个词汇用来描述爱侣园葡萄酒也是非常恰当的。它们往往因其魅力果香和超凡香气而令人难以忘怀(不过它们通常缺乏最上等慕西尼葡萄酒中深邃矿物感和相对强的张力)。

品鉴酒款 

据我所知,目前爱侣园有十三位地主或租户,尽管历经多年还有其他一些酒商采用外购的葡萄酿造或曾经酿造这款酒,如必修酒庄(Bichot)、路西安僧侣酒庄(Lucien Lemoine)、乔丹酒庄(Vincent Girardin)等。在这份为赏源葡萄酒评论撰写的葡萄园洞察报告中,我们品尝了来自以下酒庄的佳酿。

阿米奥-赛维尔酒庄(Amiot-Servelle)

酒庄的名字来自于克里斯汀·阿米奥(Christian Amiot)及伊丽莎白·塞尔维尔(Elisabeth Servelle)的联姻——克里斯汀·阿米奥是皮埃尔·阿米奥(Pierre Amiot)之子、来自著名的莫雷-圣丹尼酒庄(Morey-St-Denis Winery);伊丽莎白·塞尔维尔来自塞尔维尔-塔绍酒庄(Servelle-Tachot Estate)。新酒庄的葡萄园来自于家族两方。该酒庄自2008年起获得了有机认证,但实际上早在2003年,酒庄就开始以有机方式进行耕作。阿米奥-赛维尔酒庄在爱侣园拥有不到0.45公顷的土地,他们的地块几乎是位于爱侣园的最北侧。该地块地质条件十分优异,土质主要由孔布拉希恩石灰钙盐组成,对慕西尼及爱侣园表现最好的上半区进行充分演绎。

贝尔托酒庄(Domaine Bertheau)

佛朗索瓦·贝尔托(Francois Bertheau)是一个精品小庄,质量优异;自2000年代初期,他从父亲皮埃尔·贝尔托(Pierre Bertheau)手中接过酒庄的管理权起,就在爱侣园耕耘不辍至今。该酒庄拥有0.32公顷爱侣园。这里出产的葡萄酒,能够在杯中完美诠释各地块的典型风土特点。我特别喜欢它们的纯净感和轻盈感。贝尔托酒庄在爱侣园的四个地块,均位于葡萄园的最佳区域,乔治·卢米耶酒庄和武戈酒庄在此亦拥有其地块。

乔治武戈公爵酒庄(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üé

乔治德沃古公爵酒庄的地块面积仅略高于0.56公顷,虽然不是整个爱侣园最大的土地所有者,但肯定是最出名的。除了1964年重新种植的一小部分之外,大部分的葡萄藤都是在1974年重新种植的;酒庄在靠近伏旧,爱侣园断层上方的南部拥有两个地块,并在葡萄园更中部的区域拥有另一块地——换句话说,这是爱侣园最为精华的地方。我认为武戈非常善于在这片土地上酿造出表现优异的葡萄酒。

乔治·卢米耶酒庄(Domaine Georges Roumier)

卢米耶的土地面积比0.40公顷稍小一些,在爱侣园拥有的土地面积肯定不是数一数二,但肯定是最有名的地主之一。酒庄在爱侣园最好的地段拥有四个地块,就在德沃古北边,处在所有葡萄园中最陡峭的地方。 

罗伯特·格罗非酒庄(Domaine Robert Groffier)

这个酒庄大约占地1.12公顷,是爱侣园中最大的单一所有者。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该酒庄的绝大多数葡萄园都在香波,但实际上酒庄本身位于莫雷-圣丹尼。酒庄在爱侣园的地块于1933年收购完成,该酒庄生产的瓶装酒通常出类拔萃,这说明爱侣园山坡低矮位置地块的质量被低估了——这片区域位于葡萄园中的牡蛎泥灰岩底土区域,正好位于伏旧村上方。

木尼艾酒庄 (Jacques-Frederic Mugnier Chateau de Chambolle-Musigny)

1985年,航空飞行员弗雷德里克·木尼艾(Frederic Mugnier)接管了这家酒庄(他后来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酒庄的工作当中),事情才真正有了转机,现在酒庄提供品质遥遥领先的葡萄酒——不仅仅是在香波、而且是在整个勃艮第地区。在弗雷德里克到来之前,酒庄将其持有的香波地块进行出租——起先租给法维莱酒庄(Faiveley)一直到1977年,随后租给布鲁诺·克莱尔酒庄(Bruno Clair)直至1984年。木尼艾酒庄拥有不到0.53公顷的爱侣园,鉴于最后一次种植时间可追溯到1966年,其中一些葡萄藤均拥有古老树龄。酒庄也很幸运,拥有一些历史上被认为是最好的葡萄园。 

约瑟夫杜鲁安酒庄(Maison Joseph Drouhin)

杜鲁安是爱侣园最大的地主之一,拥有0.59公顷的著名葡萄园,这可是酒庄的福气。自1990年以来,酒庄一直以有机方式耕种,随后几年则启用生物动力法。黑皮诺使用马瑟拉选种,种植方式极为紧凑,每公顷有10,000到12,500株葡萄藤。杜鲁安葡萄酒总是呈现出来自果实纯净、直截了当的风味。 

路易亚都酒庄(Louis Jadot)

酒庄由亚都家族于1859年成立,实际上亚都家族早在1826年即已拥有乌尔苏礼克洛葡萄园(Clos des Ursules)、并在此进行耕作了。多年来,酒庄发展突飞猛进,是勃艮第绝伦佳酿——无论红葡萄酒还是白葡萄酒——最为可靠的供应来源之一,所有这些酒款均有上佳陈年表现。目前酒庄隶属于美国科布兰德集团(Kobrand Group),酒款以不同的名字出售——路易亚都酒庄(Domaine Louis Jadot)、路易亚都传承庄园(Domaine des Heritiers de Louis Jadot)、安德烈·加吉酒庄(Domaine Andre’ Gagey)等等。2012年年份以非常寒冷的2月开始,接下来比较温暖的3月让葡萄生长周期提前启动,不过由于4月相对凉爽,葡萄生长进程又放慢了;随后一个月尤其困难,霜冻、雨水、寒潮、葡萄疾病等不利因素阻碍了开花,致使葡萄产量大大降低;初夏时节,不理想的天气仍在继续,冰雹袭击了伯恩丘;8月中旬以后,好天气终于成为常态。我要特别强调这个年份的天气,因为我认为尽管在这一年里有很多困难,但路易亚都酒庄还是交出了令人惊叹的葡萄酒答卷。 

路西安僧侣酒庄(Lucien Le Moine)

这家勃艮第酒商中的杰出企业,由罗特姆·萨乌马、穆尼尔·萨乌马(Rotem and Mounir Saouma)这对才华横溢的夫妇创立,自1999年以来,他们树立了当之无愧的农户大师声誉——他们每年通过从勃艮第最有名的葡萄园中购买酒液,在它们发酵完成后第一时间放入自己的酒窖中陈年,来生产多样的葡萄酒款。

品鉴记录请点击此黑体字链接赏源葡萄酒评论(terroirsense.com)

作者

爱侣园名家大集结!大师如何评价这块勃艮第传奇超一级园?

Ian D’ Agata

伊安·达加塔

世界著名酒评家

赏源葡萄酒评论主编

赏源风土学院院长

知味葡萄酒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Ian D’Agata),世界著名酒评家,赏源评论和知味葡萄酒首席科学家;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罗马大学博士(年级第一)、哈佛大学医学院和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博士后,研究医学和分子细胞生物学。Ian曾担任世界著名葡萄酒评论Vinous和Tanzer的高级编辑,Decanter特约编辑,负责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和德国等重要葡萄酒产区的评分和评论工作,著有《意大利葡萄酒风土》和《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等专著,被誉为是意大利葡萄酒的圣经,后者获得了2015年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醉佳书籍奖,并且也是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出的醉佳葡萄酒书籍之一。

翻译 | 崔楚屏

校对、编辑 | 常昕

爱侣园名家大集结!大师如何评价这块勃艮第传奇超一级园?

 

伊安·达加塔
伊安·达加塔

赏源葡萄酒评论 Terroir Sense Wine Review主编

赏源风土研究院Terroir Sense Academy院长

国际风土协会副主席

知味 TasteSpirit 首席科学家

伊安·达加塔在葡萄酒领域耕耘超过30年,在葡萄酒品评、葡萄酒科研写作和葡萄酒教育等方面,都取得了杰出的成果,在葡萄酒行业和葡萄酒爱好者中,享有世界性声望。作为享誉国际的葡萄酒作家,他最近的两本著作《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风土》被公认为意大利葡萄酒领域的权威著作;前者荣获2015年Louis Roederer国际葡萄酒作家大奖赛“年度最佳书籍奖”,他是唯一获此殊荣的意大利葡萄酒作家,并入选《洛杉矶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评选的“年度葡萄酒书籍”榜单;后者被《纽约时报》和美国的Food & Wine杂志提名为年度最佳葡萄酒书籍。
他曾任Stephen Tanzer的葡萄酒评论International Wine Cellar评论作者团队成员,英国葡萄酒杂志Decanter的特约编辑,Vinous的高级编辑,和多家葡萄酒杂志以及网站的特约作者。他还与他的学生Michele Longo一起合著了由Hugh Johnson主编的《葡萄酒袖珍书》最新版的意大利章节————此书是世界上销量最高的葡萄酒指南,目前出版了43个版本,累计销量1200万册。

为了表彰他在葡萄酒推广和研究方面的贡献,2015年他入选为意大利著名的学术学会Accademia della Vite e del Vino的正式成员,这是意大利历史最悠久的集合葡萄酒领域集大学教授和科学院院士的学会。
多年来,他获得了葡萄酒领域的诸多奖项和荣誉,包括意大利Collio产区Dolegna城的“金页奖”,意大利名庄联盟授予的"最佳葡萄酒作家奖",2016年荣获”金羽毛奖”由法国葡萄酒生产商、酿酒师和明星厨师选为世界8大葡萄酒作家之一,2017年,他被授予加拿大Cuvée杰出葡萄酒写作和推广奖,以此表彰他对加拿大优质葡萄酒在国际上的支持和推广所做出的贡献。
伊安·达加塔精通英语、意大利语和法语,同时是一名拥有医学博士学位的研究者和科学家,他曾在罗马大学、哈佛大学等著名院校接受过多方面的严格医学训练。因为成绩优异,他成为第一位被哈佛医学院儿科系肠胃专业录取的意大利籍博士后,在细胞分子生物学领域进行了多年的深入研究,之后多年担任专业医生和加州大学UCSF医院儿科执行副主任。
他还是葡萄酒教育领域的权威专家,曾担任美国新墨西哥大学的酿酒学研究教授、纽约大学的食品科学硕士项目讲师,以及多家意大利大学和技术学校的葡萄酒管理与营销课程讲师。他还担任多家葡萄酒学校的创始人、科学总监和指导顾问,包括罗马国际葡萄酒学院、Vinitaly国际葡萄酒学院和巴罗洛的意大利国际本土中心葡萄酒和食品研究机构。所受的专业科学训练,让他的研究兴趣集中在本土酿酒葡萄品种和风土表达领域;他是这些被遗忘的意大利古老本土酿酒葡萄品种的复兴和风土文化传播最积极的推动者之一。

作者的全部文章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伊安·达加塔 伊安·达加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