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传国油瓶与王者之城

早在香槟学会冒泡之前,它们就频频出现在法国国王的加冕庆典上,也因此成为了无可争议的王者之酒。本文为你从头细说,历代法国国王不辞艰辛前来兰斯,饮一杯王者之酒的背后缘由。

兰斯大教堂的彩色玻璃
兰斯大教堂的彩色玻璃

虽然让香槟地区名满天下的现代香槟在十七世纪晚期才诞生,但香槟地区酿酒的历史却可以追溯到凯撒活跃的时代了。早在本地的酒学会冒泡之前,它们就频频出现在法国国王的加冕庆典上,因而被称为王者之酒却是理所当然。但为什么法国国王们一个个不辞艰辛排除万难的来香槟加冕呢?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公元496年的圣诞节,年仅三十岁的法兰克国王开国君主克洛维(Clovis)在香槟首都兰斯(Reims)接受洗礼。他在三千名亲信的簇拥下跳入浴盆(请不要联想到洗澡…),宣告着强大的蛮族王国自上而下改宗天主教。这一洗(还是请不要想到洗澡…),也开启了天主教在欧洲的鼎盛光景。这次在政治,宗教等多个领域都产生莫大冲击的洗礼,主角克洛维功不可没,而为他进行洗礼的主教圣雷米(Saint Rémi)同样也是欧洲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克洛维洗礼
克洛维洗礼

在天主教体系内,凡是名字前面能封上“圣”前缀的人,通常都必须引发超凡的“神迹”才行。换句话说,圣人都必须有在旁人见证的情况下使用超能力的本事。这位圣雷米在历史上的笔墨不多,但奇迹倒是召来不少。特别被人铭记的就是在这场洗礼上,在他为克洛维洒完圣水之后,一只口衔装油膏小瓶的白鸽从天而至。用油膏进行涂油礼在旧约里是对君王身份的认可,而白鸽也是圣灵的象征之一,这次神迹的显现,自然被视作是上帝对克洛维作为合法统治者的承认。

此处请让我跳过之后法兰克王国的岁月更迭,直接切换到查理曼那三个不肖孙子三分帝国的时代。公元843年,秃头查理(Charles the Bald,查理一世)和他两个兄弟缔结凡尔登条约,雄霸欧陆的法兰克王国天下三分,成了德意法三个独立国家,他自己做起了法兰西国王。差不多也在同一时刻,兰斯大教堂向法国王室发来了一则重大喜讯:为圣雷米的墓地迁坟的工人,意外的发现了两个装满香油的小瓶!嚯,圣雷米不是有上帝亲赐的油膏瓶吗?好极了!既然这个油瓶是圣雷米墓中的,那就有可能是由上帝赐下,见证了老祖宗克洛维登基的宝贝油瓶;那谁用这个油瓶加冕,自然在神和人面前都倍有面子。

从左至右依次为:目前兰斯Palais du Tau保存圣油瓶碎片的盒子;历史上为君王行涂油礼用的圣油瓶与礼匣的绘图;法国大革命后制作的仿制品;中世纪早期创作的克洛维洗礼浮雕;兰斯大教堂的相关雕塑
从左至右依次为:目前兰斯Palais du Tau保存圣油瓶碎片的盒子;历史上为君王行涂油礼用的圣油瓶与礼匣的绘图;法国大革命后制作的仿制品;中世纪早期创作的克洛维洗礼浮雕;兰斯大教堂的相关雕塑

虽然这之后因为遗迹的审查和教会内政治斗争,这对油瓶的鉴定拖了很久,但最终法国王室还是认可了这对油瓶的地位。从1131年路易七世加冕开始,到1774年路易十六为止,去兰斯大教堂加冕再用这对油瓶里的油膏行涂油礼,就成了在法国登基的必要程序。熟悉中国历史的朋友大概听说过“传国玉玺”的传说,这对油瓶对法国人的意义,丝毫不亚于“传国玉玺”这样的宝物;即使是兵荒马乱的英法百年战争期间也是如此,勃艮第人趁火打劫占领兰斯的时候,身为正统的查理七世只得暂时以王储身份管理国家,直到圣女贞德在1429年帮他夺回兰斯才终于能以国王自居。

查理七世加冕,身后既是圣女贞德
查理七世加冕,身后既是圣女贞德

很可惜,这对充满传奇色彩的油瓶在法国大革命时被打了个粉碎,但见证了无数帝王兴亡的兰斯大教堂还是保存了下来。而见证了无数君王登基的香槟也因此,成就了其王者之酒的名号。

点击返回专题:欧洲“王者之酒”趣谈

王鑫
王鑫

前知味副主编,正在攻读WSET四级,ISG国际侍酒师协会中国早期学员之一。喜欢以轻松愉快的言辞与人分享葡萄酒中的乐趣。教授并主持过各类葡萄酒课程及品鉴会,有丰富的授课经验。毕业于浙江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

作者的全部文章
王鑫 王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