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香槟:贝勒斯 Bérêche,新一代酒农香槟翘楚

坐落于香槟小村Ludes的小酒庄贝勒斯(Bérêche)在百年传承后如今由一对80后的兄弟继承。就在人们还在大声争论有机自然葡萄酒是否商业噱头的时候,回归天然的葡萄酒在充满梦想的年轻人努力下,正在悄无声息的进步。

如果有机会品尝几样贝勒斯(Bérêche)香槟,注意瓶口的细节,此般独特的酒瓶口说明香槟的二次发酵 (也就是起泡过程)和陈酿,是在软木塞和金属钉密封下进行的,酒庄三成左右的香槟用这种传统方式酿成,意味着每年将近三万瓶酒由人工开启除渣。之前曾经在气氛亲切的展会上相遇,与年轻的少庄主谈的热闹,加上几款香槟让人一见倾心,自然相约是日登门拜访。

Ludes徽章

Ludes徽章

兰斯教堂的玻璃

兰斯教堂的玻璃

阳光热烈的七月,2013阴寒多雨的春天之后,香槟葡萄藤终于开花挂果。酒庄所在的Ludes一如徽章所示,除了大片香槟葡萄园和广袤的森林,人们也从事普通的农业种植,作为中世纪贵族名下的产业,Ludes曾经备受青睐,如今小村还是小,只有600居民, 葡萄酒始终是主业。在兰斯著名的大教堂, 有一扇描绘香槟产地的彩绘玻璃,你可以细心找到Ludes和他的小教堂。贝勒斯(Bérêche)的故事始于1847年,由小村2.5公顷的葡萄园起家,几代人辛苦经营,直到今天的两位八零后少庄主,他们一直坚守简单的家族格言,“de la rigueur, du coeur et de la Sueur”(从谨,从心,从勤)。妈妈告诉我两个儿子自然而然的继承了家族产业,尽管,当年留长发怀揣音乐梦想的小老二有点……不太确定。说是继承家业,两兄弟打理葡园做起香槟自有一套,我很佩服两位年轻人脚踏实地追求品质的工作态度,正因如此,贝勒斯(Bérêche)正在成为新一代独立香槟酒农的翘楚。

“问题是,一切都太容易了 ”拉斐尔(Raphael)说:“拥有一片田产,依靠卖葡萄你就可以过得很好,或者做质量平平的香槟,总能卖个不错的价钱,投入最少的力量,获得最大的回报,仍然有人继续这样的思维方式。我们可以改善土壤环境,继而提高葡萄的质量,只要花更多的时间和人力照顾葡萄园。”酒庄从2004年起对化学合成药剂叫停,机动翻土,几乎完全用天然的方式对付病害。家族的9公顷葡萄园主要集中在兰斯山区Ludes和周围的一级村,北面Ormes跟马恩河谷左岸的Mareuil le port;土质地形各有不同,Ludes一带地下的石灰石被一层轻薄粉砂土和海洋沉积覆盖,人们都说这里出产的酒充满灵气;Ormes的土质结合了细砂土和白垩岩,葡萄田坡面向南 ;马恩河的一片莫尼耶皮诺田则朝北,粘土质地的土壤,果实成熟缓慢故而细致丰富;酒庄在兰斯山区的白葡萄霞多丽一级村 Trépal也有小片田产。酒庄不算大,既能轻松调配酿制延续自家风格的入门香槟,也出产姿态迥异的风土香槟。

Vincent和Raphael兄弟

Vincent和Raphael兄弟

贝勒斯(Bérêche)酿酒的方式更趋向自然,葡萄采摘榨汁后的第一轮发酵完全依靠原生酵母(Levure indigène),葡萄果实的健康状态和品质是这种自然发酵法的条件之一,酿酒环境的清洁状况也必须无可挑剔。自然发酵的过程缓慢持续到年末,来年一二月,大部分香槟酒庄已经取得澄清酒(Vin clair)开始调配的时候,他们才趁着寒冷,开放酒窖所有的出口通风口,让酒液在低温条件下自然澄清,避免人工过滤的程序 (同样崇尚自然的塔兰香槟干脆把酒桶搬到严冬室外) 酿酒师也顺理成章的避免苹果乳酸发酵……直到五月,逐渐展开品鉴,调配和装瓶的步骤。就在人们还在大声争论有机自然葡萄酒是否商业噱头的时候,回归天然的葡萄酒正在悄无声息的进步,我赞同那位离开香槟去往德国的优秀酿酒师所言,有机自然葡萄酒当然不都是好酒,但很多品味超群的葡萄酒不约而同来自尊重自然的酒庄。

贝勒斯(Bérêche)混合利用的新旧两种木桶,容量可以达到600升,用来发酵三成的葡萄酒,除此之外,酒庄还在使用老式的小型珐琅酒罐进行第一轮发酵,它们并不具备现代不锈钢酒罐的控温系统,会不会因为温度过高导致发酵中断失却果香呢?Raphael摇头说:“原生酵母发酵的过程缓慢,不会产生温度过高的状况,慢工出细活,我不在乎你信不信,这种发酵法酿出的葡萄酒深邃更有层次,另外,我们认为不锈钢材质的导电性会干扰葡萄酒,而完全中性的珐琅酒罐更适合香槟葡萄酒发酵的过程。”

在酒会上吸引我注意的酒瓶口,因为使用软木塞金属钉密封起泡陈酿而特别,大规模延续这一传统的酒庄已不多见,老庄主一向看好木塞陈酿,可惜当年势单力薄,只用在一款香槟Reflet d‘Antan上,两个儿子随其后努力扩大了木塞陈酿的规模,与皇冠瓶盖(Bidule)起泡陈酿不同,开瓶除渣的过程只能用手工操作完成,如此庞大的工作量看来很值得,我发现酒中的气泡更加纤细柔和,用少庄主的话说:木塞陈酿的气泡更加持久而优雅的。口感润泽,品鉴的体验正好用舒服二字来形容;酒液通过软木塞轻微氧化陈酿,更延展了陈年的潜力。

仅在香港和日本有售的贝勒斯(Bérêche),可能不久后也会登场上海的食肆酒店,到时,国内的朋友也可以像我一样亲身尝试这家的香槟。

品酒笔记:

Bérêche Brut Réserve

Bérêche Brut Réserve

Brut Réserve
几乎等量的黑皮诺,莫尼耶皮诺(Pinot meunier)和霞多丽,2011年基础酒调配,两成酒液经橡木桶发酵,2013年六月除渣,仅有6克糖的一款精致香槟,与众不同。金莹色调,气泡温柔,杏仁,苹果梨香为主线,伴有一丝让人意外的,可爱的焦糖甜香,口感纯粹而新鲜,甘醇有力,成熟芬芳的果酱香垫底,石灰粉清淡收尾。

Les Beaux Regards Chardonnay

Les Beaux Regards Chardonnay

Les Beaux Regards Chardonnay
Ludes村的一片40年霞多丽老藤Les Beaux Regards,因为果味华丽而被选种复制 (Selection Massale) 到其他土质各异的产地。木塞陈酿三年,绝无糖分添加,闻过花香,入口即是持续清澈的矿物感,这一款白中白跳跃而富有内涵,润泽持久,伴随偏向柑橘类的清新果香,优雅甚至有些清高,品鉴的温度不应太低,15度会有更完美的表现。不妨用Brad Baker的话来形容这一款天然风土香槟,想象你正站在葡萄园里,豪饮土壤和藤蔓…

Reflet d’Antan

Reflet d’Antan

Reflet d’Antan
酒庄父辈Jean-Pierre几十年前开始酿造的Reflet d‘Antan非常特别,首轮发酵后先在酒罐中持续陈酿18个月,再入木桶,用类似西班牙索乐拉(Solera)系统的方式(不过只有最底层即Solera层的一层木桶),陈酿一年后,取用三分之二的酒液入瓶,同时填满当年新酿的葡萄酒,如此一路延续“永恒”的珍藏酒。

瓶中木塞陈酿又是三年,一瓶需要被唤醒的葡萄酒,随后丰富成熟果香混合着粉尘冲撞而来,再化身轻盈花香,口感丰稠而不沉重,酒体强大,有如厚厚的云层逼近,伴随晶莹闪烁的矿物味道,酸度纤细灵巧,梨子,甜香南方水果收尾,这是一款不能错过的香槟,属于不随大流真心爱酒的人。

相关阅读:
深入香槟名庄:哥赛香槟 Gosset,身为历史
香槟的本色:无框之画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