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森堡也产葡萄酒?

全世界人均GDP最高的国家卢森堡,那里出产葡萄酒吗?请跟随我们的记者凌子,一同前往传说中的“千堡之国”,看看当地的风土,能孕育出怎样的佳酿。

心想,也难怪卢森堡素有“千堡之国”之美誉,车窗外的风景飘逸着一股浓郁的文化气息与历史内涵。一座座刷着童话故事里颜色的房子,缝隙处绿树或古城墙此起彼伏。远处,中世纪教堂尖顶与建筑吊机之间的反差诉说着另一番空间与时光的交错。驶出历史文化的中心地带,映入眼帘的是各国银行与著名外企的办公楼 。这个位于法国、德国、比利时三国的交汇处国家是拥有全球人均GDP最高的国家,也是欧洲的金融中心、全球500强公司的聚集地,但卢森堡也产葡萄酒吗?

要把卢森堡与葡萄酒联系起来,或许有人会想到波尔多侯伯王酒庄(Château Haut-Brion)的高富帅庄主是卢森堡的侯贝王子(Prince Robert),事实上,卢森堡不但产葡萄酒,而且还是一个在逐渐崛起的葡萄酒产区。

仔细一想,亦不出奇,卢森堡东南角接壤德国的边界流淌着德国高质白葡萄酒的摇篮摩泽尔河(Mosel)。就在这里,河流左岸总长42公里,占地1300公顷的山坡便是卢森堡唯一葡萄酒产区的所在地。

酒标中的卢森堡摩泽尔 “Moselle Luxembourgeoise” 是卢森堡唯一的法定产区。

酒标中的卢森堡摩泽尔 “Moselle Luxembourgeoise” 是卢森堡唯一的法定产区。

卢森堡摩泽尔产区地图

卢森堡摩泽尔产区地图

由北至南,Wasserbillig至申根(Schengen,申根签证国际公约的签署地),沿河1300公顷的卢森堡摩泽尔产区涵盖28个村庄,河流另一边相对应德国摩泽尔产区的开端——Obermosel 与Moseltor次产区 。

山坡上的葡萄园

山坡上的葡萄园

据统计,产区内的30%的葡萄园有着高达30度的坡度。河谷内较温暖的气候、河流所带来日照折射 、陡峭的山坡与朝南或东南等有利的自然条件才得以让种植在这个欧洲偏北地区的葡萄达到理想成熟度。较坚硬白垩土土层在产区的北边更为常见,因此,北边的山坡更佳险峻;南边的土壤则以泥土质地为主,水土流失较严重,山坡柔缓平坦。

北边产区常见的白垩土

北边产区常见的白垩土

种植品种看来,卢森堡摩泽尔与法国阿尔萨斯更接近,主要品种以爱博灵(Ebling)、白皮诺、霞多丽、 欧塞瓦、雷司令、黑皮诺、灰皮诺与琼瑶浆为主,大多用作酿造简单易饮的干白和干红,但少数酒庄也会在好的年份选择酿造晚收、冰酒或风干型的甜白,除此以外,采用上述前五种葡萄所制造的气泡酒也很常见。

天时地利缺一不可,但让卢森堡多年来无人问津的原因更多是人为。每公顷12000升的法定产量(几乎是2009年法国法定产区平均产量的两倍)与酒商酒占领一半市场的商业环境让索然无味的葡萄酒成为主流。哪怕放弃种植高产量品种雷万娜(Rivaner)与爱博灵(Ebling),而转向优质品种如雷司令、霞多丽等,产量如不加以控制,最终也只得寡味。

幸好,从2014年开始,卢森堡将从新建立一套分级系统,从原本由葡萄酒官方委员会盲品打分判定所属级别的评级方式(20分制,获12-13.9分首领国家认证Marque Nationale,14-15.9分为评级葡萄酒Vin Classé,14-15.9分为一级田Premier Cru,18-20为特级田Grand Premier Cru)改为产地分级制:单一葡萄园(lieu-dit)、村级(village)、地区级(regional)的产量上限将大幅调低,最高等级的单一葡萄园每公顷需控制在6000升以下,此举有向法国勃艮第靠拢之意,给总体葡萄酒质量带来转机。

艾比·杜尔正通过折射仪检测葡萄的成熟度

艾比·杜尔正通过折射仪检测葡萄的成熟度

在这种被短期利益所驱使的大规模种植生产趋势里,坚持低产(他的产量至少是官方一半),只等最佳成熟度才采收的艾比·杜尔(Abi Duhr)才被笑称为卢森堡酒农中的“顽童”(“enfant terrible”)。

在家族酒庄里长大的艾比曾在大学时期赴波尔多大学学习酿造,启蒙老师包括有“现代葡萄酒酿酒学之父”之称的埃米耶·佩诺教授(Emile Peynaud)。如今身兼多职(酒农、进口商、葡萄酒记者)的他虽在早期受到波尔多的熏陶,随着经验的累计,勃艮第的细腻才是他理想风格的缪斯,就连葡萄园内的霞多丽树苗都是从勃艮第名庄米奥·卡木泽(Meo Camuzet)那儿讨教来的。

艾比的庄园Château Pauqué,位于产区北边Grevenmacher,是卢森堡仅有的几个雷司令种植比例高达50%的酒庄,只因雷司令对风土、成熟度要求之高让不少酒农望而却步。 7公顷葡萄园散落在产区内8个不同村庄,拿2013年为例, 所酿造的15款酒中少的只有700瓶瓶,最多的不超过3000瓶,款数之多我就不一一举例。最举代表性的,还要数Château Pauqué的雷司令,Sous la Roche 2010年至2012年连贯的表达着细腻的矿物感、暗藏高酸度的圆滑纯净、细腻柑橘类为主导的果香及缜密口感,而2010年已演变出德国摩泽尔雷司令典型的汽油味、香气转向深邃。一轮品鉴过后发现每一瓶都闪耀着大师级的平衡感与细腻口感。对于已成历史的卢森堡盲品分级,艾比不曾买他们的帐,他认为消费者对葡萄酒的鉴赏不应该受到官方的分数所影响,顽童的顽固,也不无道理。

Clos du Paradis

Clos du Paradis

这款Clos du Paradis可谓是卢森堡的葡萄酒大使,笔者数月前在法国阿尔萨斯WeinStube Chambard美食餐厅就曾遇见 。这款佐餐美酒使用了100%欧塞瓦(Auxerrois),此品种向来被认为难登大雅之堂,只因缺乏个性,而艾比正是利用其果香并不突出的特点,给予优质的土壤以及产量的严格控制,结果,老藤欧塞瓦具有棉花糖般的口感、淡淡的黄花香以及蜂蜜的回甘,以大众情人的姿态被欧洲不少美食餐厅拥戴。

艾比的成功让他曾受邀在丹麦、塞尔维亚、斯洛維尼亞等新兴产区帮助展开葡萄种植及酿造工作。纵使国内外对他的酒给与极高的肯定,拥有他这样视野高度与前瞻思维的卢森堡酒农毕竟是极少数,而大批缺乏个性的例子导致卢森堡葡萄酒在人们心中的形象久久未能树立。前几年商务部也曾尝试走出欧洲,在中国就曾有5年内目标100万瓶的销售大计,但最终以两个货柜的订单成果宣告失败。或许,中国出口梦做的还太早,建立卢森堡作为葡萄酒生产国的形象定位才是关键问题。艾比的酒足以证明卢森堡摩泽尔河产区的巨大潜力,愿将来更多的酒农将以风格的确立和质量的坚守作为立足之本、长久之计 。望随着今年新产区分级制度的推出,假以时日,卢森堡将成为爱酒之人期盼探访的产区。

最后,给大家列举卢森堡值得一试酒庄,作为参考:

酒庄(所属村庄)
Sunnen Hoffmann(Remerschen)
Domaine Henri Ruppert(Schengen)
Bastian Mathis(Remich)
Domaine Alice Hartmann(Wormeldange)
Domaine Mne Ahn Aly Duhr (Grevenmacher)
Domaine Clos des Rochers (Grevenmacher)

相关阅读:
奥地利女皇私人葡萄园推出首个年份酒
杰西斯·罗宾逊: 希望有生之年雷司令能火起来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