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资产顶2200个马云的神秘家族,除了拉菲和木桐原来还拥有这么多酒庄

说起罗斯柴尔德家族(Famille Rothschild),大家第一反应会想到什么?金融?矿业?艺术?如无意外,对于葡萄酒爱好者而言,最容易引起联想的应该是拉菲了。这个“统治地球200年”、“资产顶2200个马爸爸”的神秘家族,产业领域广泛,发家史可以被写成厚厚一本书,今天我们就在两个多世纪的历史长河里切割出洋溢着酒香的一段,讲讲这个欧洲著名家族与葡萄酒的渊源。

罗斯柴尔德家族自18世纪开始崛起,旗下产业包括金融服务、地产、矿业、葡萄酒和非盈利机构等,至今仍占领着世界近代史上最富有家族的名声与地位。家族创始人Mayer Amschel Rothschild于18世纪60年代在法兰克福一手建立家族银行业,而后将膝下五个儿子分别派往欧洲各地创业,著名的“五支箭”罗氏族徽,就是指这五位后裔及其所创建的分支,及由其构成的庞大金融帝国(Rothschild Dynasty)。

而从历史角度出发,这五支利箭中,有两支在19世纪先后射向葡萄酒行业,并且正中波尔多的靶心——一支射向木桐,一支射向拉菲。

木桐罗斯柴尔德集团

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 (Mouton)

19世纪,木桐酒庄仍被称作帕讷-木桐堡(Brane-Mouton)。1853年5月,罗斯柴尔德家族创始人Mayer Amschel的孙子、家族英国分支的第二代后人——银行家Nathaniel男爵(Nathaniel de Rothschild),以112万法郎的价格将木桐酒庄买下,并更名为罗斯柴尔德木桐酒庄(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Nathaniel de Rothschild男爵

收购酒庄2年后,波尔多的1855分级制度就出炉了。曾经代表着波尔多顶级品质的木桐,由于历史原因在19世纪中期水准稍有滑落,与第一梯队的四大名庄存在一定差距,名列二级。可惜Nathaniel男爵醉翁之意只在酒,也在彰显家族的品味与财力,并没有花费精力去恢复木桐昔日的风采。然而100多年后,一位传奇的家族后人的出现,令木桐的历史地位与命运发生了改变。

年轻的Philippe男爵,颜值怎么这么高?

Philippe男爵(Philippe de Rothschild),Nathaniel男爵的曾孙,在1922年执掌酒庄,彼时他年仅20岁。作为对葡萄酒抱有巨大热情的商业奇才,他将毕生精力灌注在葡萄酒上,在波尔多产区掀起了改革巨浪,让木桐重焕生机,更令最权威的1855分级作出了至今一个多世纪以来唯一的更改——1973年木桐由1855二级庄成功提升至一级庄,留下了“Premier je suis, second je fus. Mouton ne change(今我第一,昔我第二,木桐从未改变)”的豪言壮语。

1973年的酒标上,写着“Premier je suis, second je fus. Mouton ne change(今我第一,昔我第二,木桐从未改变)”

Philippe男爵于1988年仙逝后,其女儿Philippine女爵(Baroness Philippine de Rothschild)接任木桐古堡的庄主和整个木桐集团的主席。她在商业上的成功同样无法忽视,致力让木桐追求卓越,建立更具国际化的名声。2014年女爵也离世了,如今集团已传到罗斯柴尔德家族英国分支的第七代Philippe-Sereys de Rothschild手中,继续传承家族的荣光。

菲利萍·德罗斯柴尔德女爵与她父亲,菲利普·德罗斯柴尔德男爵。两人都曾是葡萄酒世界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

集团目前拥有的酒庄除木桐外,还有1855列级名庄中的五级庄克拉米隆古堡(Château Clerc Milon,第二排左)和达玛雅克古堡(Château d’Armailhac,第二排中),并且在法国南部朗多克的利穆(Limoux)产区建立了Domaine de Baron’arques(第二排右)。

另外,木桐集团还与全世界范围内的高端品牌合作,包括昔日与罗伯特蒙大维合作的加州作品一号(Opus One,第三排左,目前酒庄独立运营,木桐集团持股50%),与智利名门甘露酒厂(Concha y Toro)合作的活灵魂(Viña Almaviva,第三排右)。

除了酒庄外,木桐集团还有多个不同产区的品牌系列,主打日常饮用,价格便宜亲民;包括在国内非常常见的木桐嘉棣系列(Mouton Cadet,倒数第一排中间,波尔多和法国奥克区餐酒),红盾系列(Escudo Rojo,倒数第一排左,智利),Anderra(智利),菲利普男爵精选系列等。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

Domaines Barons de Rothschild (Lafite)

拉菲与木桐交织了数百年的恩怨情仇,仿佛命中注定的一样。

18世纪时,拉菲与木桐不分你我,同属Brane家族。可能某天一个心血来潮,Brane家族将一块属于拉菲的土地独立出来另立酒庄,才有了木桐。前文提到,1853年,木桐被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英国分支——Nathaniel男爵购入;而1868年,家族创始人Mayer Amschel最小的儿子,来自巴黎的另一支罗斯柴尔德的家族成员——James男爵(James Mayer de Rothschild),以400多万法郎的惊人高价购入了一级庄拉菲。

James Mayer de Rothschild男爵

发现了吗,这位James男爵,就是木桐酒庄购买者Nathaniel男爵的“小叔”了。而且,罗斯柴尔德家族为保证后代血统纯正,崇尚家族内部通婚,James男爵的大女儿早早就嫁给了Nathaniel男爵,所以当年拉菲的拥有者,不仅是木桐拥有者的小叔,还是他的老丈人。拉菲与木桐这两家酒庄,命中注定似的又归属于同一个家族中关系亲近的两个分支。

接下来,两家关系沾亲带故的顶级名庄,在岁月的打磨下都有各自的非凡成就,然而他们的关系并不亲密,相反地,一百年后Philippe男爵申请木桐晋升一级名庄,反对声音最强烈的、最终让木桐首次申请失败告终的,就是拉菲当时的掌管者Élie男爵(Élie de Rothschild)。关于这段历史,知味也曾撰文,有兴趣可点击《木桐升一级庄的传奇历史:当年最大的敌人竟是拉菲?》阅览。

1855年分级的历史手稿,木桐直到1973年才成功晋升至一级酒庄。

关于拉菲集团旗下的酒庄,除了中国知名度无人能及的拉菲古堡外,还有多家酒庄和系列产品。当然,仿冒者和为了销量硬“傍亲戚”的也不在少数。下边这张中英对照的拉菲旗下产品一览图,来自拉菲的官方微博@拉菲之旅,是集团的全部产品。市面上假冒伪劣的拉菲不在少数,除了锻炼出火眼金睛以外,仔细记准拉菲集团旗下的酒庄及产品,就不会上当受骗了。

爱德蒙德金融集团

Baron Edmond de Rothschild Group,曾用名La Compagnie financière Edmond de Rothschild

说完木桐与拉菲集团、罗斯柴尔德家族英、法的分支,在波尔多还有一个罗斯柴尔德家族分支不可不提——建立时间对比前两个分支稍短的爱德蒙德金融集团。

集团建立于1953年,创始人是Edmond Adolphe男爵(Edmond Adolphe de Rothschild),是族徽上“第五支箭”法国分支创始人James男爵的后裔。和木桐、拉菲集团不同,爱德蒙德金融集团的核心是金融业,葡萄酒占的比重并不大。

如上图可见,爱德蒙德金融集团共有6个酒庄,国内最常见的克拉克(Château Clarke)和石竹酒庄干红(Château Malmaison,经常也被错称为“拉菲蓝标”)都是在Château Clarke酒庄生产的。

爱德蒙德金融集团旗下并没有列级名庄,只在波尔多有两款中级庄。大部分酒款也是针对日常消费市场,包括与西班牙顶级名庄Vega Sicilia合作的酒庄Macán,走的也同样是亲民平价的路线。

Champagne Barons de Rothschild

唯一一款由三个罗斯柴尔德家族联手建立的酒庄

罗斯柴尔德家族实在非常庞大,家族分支、成员众多,并非一个利益共同体,生意还是各有各做,情谊可能也没有大家想象的深。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上文提到的三个热爱葡萄酒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分支,于2005年的确成功地合作过,在香槟地区共同建立罗斯柴尔德香槟厂(Champagne Barons de Rothschild)。这也是唯一由三家罗斯柴尔德合作,共享品牌与渠道的酒庄。

三个家族的合作,从左往右:Eric男爵(拉菲集团),菲利普-塞雷斯男爵和他母亲菲利萍女爵(木桐集团),Ariane女爵与Benjamin男爵夫妇(洛希尔金融集团)

如果你对这个名字生疏,那“拉菲香槟”可能看起来更为眼熟,因为这款香槟在中国及美国市场上,名字会被写作“Champagne Barons de Rothschild(Lafite)”,至于在日本,括号里的内容则改为“Mouton”。原因很简单,谁在当地名气大,就标谁的名字,让酒可以更好卖些。

时光荏苒,罗斯柴尔德家族及其各个分支传承至今已接近两个世纪,拉菲、木桐集团也已经传到第五、第六代继承人之手,“富不过三代”这句话在这个神秘家族的面前已证是谬论。希望这篇文章能让大家对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葡萄酒业有更多了解,无论此时你是在喝木桐或是银翼,拉菲或是小拉菲,从杯中酒品尝到的除了金钱与品味外,或许还能寻到一丝悠长岁月的余韵。

文 | Alexxx
编辑 | Dolcetta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