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传奇Brunello di Montalcino,喝之前你最好了解这些

如今,蒙塔奇诺布鲁奈罗(Brunello di Montalcino,简称BDM)已经成为与巴罗洛(Barolo)、巴巴莱斯克(Barbaresco)媲美的意大利顶级产区,被意大利爱好者戏称为杀手三B,拥有着非凡的声誉。不过,与另两个伟大产区比起来,BDM的成名最晚,在上世纪70年代时还默默无闻,这也足见其发展之快。

本文,我们就来说说BDM的发展史,以及当地的一些特色酒庄。

01 | 百分百的布鲁奈罗 Brunello

虽然蒙塔奇诺有着悠久的酿酒历史,但一开始最出名的并非红葡萄酒,而是以莫斯卡德洛(Moscadello)酿造的甜白。直到19世纪60年代,名为布鲁奈罗(Brunello)的红葡萄品种才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它由Biondi-Santi酒庄(当时还不叫这个名字)庄主Clemente Santi发现和命名,并被用来酿造了最早一批的BDM,得到了不错的反响。

随着Clemente的女儿嫁到佛罗伦萨的Biondi家族,酒庄便作为嫁妆,后又传至两人的儿子Ferrucci手中。为了纪念两个家族的结合,Ferrucci将母姓加入到家族姓氏中,连同将酒庄也更名为Biondi-Santi,也就是我们如今熟知的名字。

除了更名,Ferrucci也对葡萄园重新做了规划,拔掉大面积的莫斯卡德洛,改种抗病能力更强、品质也更出色的布鲁奈罗。直到19世纪末,当地人一直都把布鲁奈罗当作独立的品种看待,直到后来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才最终证实,它其实就是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一个亚种,即Sangiovese Grosso。

爆发于19世纪末的根瘤蚜灾害几乎毁了当地所有的葡萄园,却为Biondi-Santi酒庄带来了变革契机。正是在那段艰难时期,Ferruccio完成了对布鲁奈罗的培育,挑选出了最理想的克隆,并在1888年酿造了真正意义上的首年份BDM。除了惊人的品质外,这支酒的背后也有着特殊意义,它是向托斯卡纳传统的混酿方式,特别是红白品种混酿的早饮型酒款风格发出的挑战。

直到二战结束前,Biondi-Santi酒庄作为唯一的BDM生产商,仅仅发售了1888、1891、1925和1945一共四个年份,年产量都不足3万瓶,让那个时代的BDM毫无争议的成为了全意大利、乃至全世界最一瓶难求的佳酿。《葡萄酒观察家》(Wine Spectator)将Biondi-Santi酒庄1955年份的BDM Riserva列为20世纪最伟大的12款葡萄酒之一,更令这里跻身顶级葡萄酒产区行列。

BDM的崛起归功于Biondi-Santi酒庄,也离不开来自美国的Banfi家族。他们在70年代来到这里建立Banfi酒庄,并通过在美国强大的销售渠道令BDM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在Banfi的示范下,经历了半个世纪后,这里的酒庄数目从20来家发展到超过200家,种植布鲁奈罗的葡萄园扩张至2000多公顷,BDM产量也足足翻了十倍之多。虽然扩张也造成了一些品质上的不稳定,好在产区的整体水准还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也算是对于饮者的一大幸事了。

02 | 多样的蒙塔奇诺 Montalcino

位于托斯卡纳南部,蒙塔奇诺(Montalcino)由一大片丘陵构成,土地贫瘠而复杂。整个产区看起来十分方正,四周由翁布罗内河(Ombrone)、奥尔恰河(Orcia)和埃索河(Asso)三条河流环抱,南侧则有高达1740米的阿米亚达山(Amiata)形成了天然壁障,是一块显而易见的天选之地。

蒙塔奇诺名字的来源成谜,接受度最高的版本是出自“遍布冬青栎之山(Mons Ilcinus)”,因为这里的景致确实如此

与临近但更偏内陆的经典奇昂第(Chianti Classico)和蒙特普齐亚诺(Montepulciano)相比,蒙塔奇诺受到更多地中海气候的影响,给予葡萄藤更干更暖的夏日,高海拔造就的良好昼夜温差则赋予葡萄理想的成熟度,正是以上种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令BDM成为桑娇维塞中极具深度和陈年潜力的版本。

很多人喜欢将桑娇维塞与黑皮诺(Pinot Noir)做比较,因为它们不仅都是出名的难伺候,更都具备酿造深邃而又优雅酒款的实力,是上限极高的品种。同样,两种葡萄都对土地非常敏感,它们对于酒款的诠释,不仅仅决定于酿酒工艺,与葡萄所生长的土地也有极大关系。就像令黑皮诺扬名的勃艮第金丘,蒙塔奇诺正是令桑娇维塞施展才华的舞台。

虽然BDM的传统风格是多田混酿,但每家酒庄和葡萄园的位置不同,再加上这片丘陵地带多变的海拔和坡向,以及复杂的土壤特质,因此可以在酒款中探究到各家特色,也有越来越多的酒庄开始酿造单一园BDM,并将其视为一种新的潮流。正如很多意大利专家所言,现在正是开始了解这里各个区块风土差异的时候。

03 | 子产区和特色酒庄

虽然子产区并未定版,但将酒庄以村庄作为划分依据的理念已经跃然纸上。包括中心的蒙塔奇诺小城,以及小城西南方的Tavernelle、产区东南部的Castelnuovo dell’ Abate以及最南端的Sant’ Angelo等,这些村庄四周都分布着酒庄和葡萄园,各有特色。

BDM酒庄分布图,标黄为文中被提到的酒庄,标注为“#数字”。图片来源:Consorzio del vin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产区的核心位置,当属蒙塔奇诺小城四周的坡地葡萄园。这里是当地最悠久的种植区,有着全产区最高的海拔。

城南的山坡上云集了众多名庄,首先便是Biondi-Santi(#178),以极其强劲的单宁、复杂的结构和超长陈年潜力而闻名。

Conti Costanti(#35)则是另一座与Biondi-Santi在历史上比肩的名家,同样是传统派的标杆,酒款具有极强的陈年能力。

Fattoria dei Barbi的Vigna del Fiore单一园BDM

此外,Fattoria dei Barbi(#140)、 Il Colle(#19)、Tenuta Le Potazzine(#135)等名家也都坐落于此。

值得推荐的还有Biondi-Santi的邻居,非常年轻且蹿升速度飞快的生物动力法酒庄Pian dell’Orino(图上未标),旗下也有单一园作品Bassolino di Sopra。

Il Marroneto的Madonna delle Grazie单一园BDM

城北的葡萄园整体更冷一些,葡萄园散布在陡峭的山坡上,其中也不乏后起之秀,代表酒庄包括Fuligni(#12)Il Marroneto(#163)等。

值得一提的还有最早推出单一园BDM概念的酒庄Altesino(#13),在70年代便推出了Montosoli单一园酒款。

这里地处产区最北,Montosoli葡萄园贫瘠而多石块,富含石灰质,能够出品优雅且具有不俗陈年潜力的酒款,因此也被誉为BDM的“特级园”。除了Altesino外,Baricci(#1)也在这里拥有高质量的地块,并酿造了以Colombaio Montosoli为名的酒款,同样是单一园BDM的优秀范本。

位于蒙塔奇诺小城西南方位的Tavernelle,周围同样有不少优质的酒庄和葡萄园。Santa Restituta教堂是这里的标志性建筑,还有同名酒庄Pieve Santa Restituta(#76)。如今,这座酒庄已归Gaja所有。作为巴巴莱斯克单一葡萄园概念的先行者,Gaja也对酿造单一园BDM颇为热衷,推出多田混酿的基础款和Sugarille单一园等BDM作品。

如今这里最有名的,当属Soldera(图上未标)。这座酒庄没有悠久的历史,却已有相当高的知名度,是BDM传统派、优雅派的代表。虽然备受争议,甚至因为不满大厂把持话语权而直接把DOCG降级成餐酒Toscana IGT,走起超托路线,但不得不说,它是这里唯一可以与Biondi-Santi在名气和价格上拼得不分伯仲的酒庄了。

产区东南部的Castelnuovo dell’Abate城镇附近也不乏名庄,如果说蒙塔奇诺小城周边主要是以Biondi-Santi为代表的强劲派,这里的酒款则更多展现了BDM优雅的一面,代表酒庄是Poggio di Sotto(#67)

到了产区南部,坡地变得平缓起来,是整个产区是地势最低、最温暖的区域,土壤中也多了一些黏土,令酒款风格整体而言更加饱满直接。这里盘踞着许多大酒庄,论品质和声望,Il Poggione(#2)、Col d’Orcia(#34)等酒庄都非常出众,后者的Poggio al Vento Riserva来自老藤单一园,也是BDM兼备力量与优雅的代表酒款之一。

南面的老藤葡萄园不止一处,比如Il Poggione北面的Lisini(#3),种植着大约半公顷的老藤葡萄园。这块土地幸运地躲过根瘤蚜的侵蚀,使得葡萄藤保持了未嫁接的状态——故事与葡萄牙波特名庄 Quinta do Noval的Nacional如出一辙。酒庄自1985年起用这些珍贵葡萄酿造了一些年份的酒款,并命名为Prefillossero,是当地难得一见的传奇酒款。

当然,BDM名家远不止上面这些,本文所列举的只是冰山一角,也欢迎大家在留言中分享自己钟爱的酒庄。

据说在Biondi-Santi酒庄酿造1888年份BDM时,酒款在装瓶前,足足在橡木桶里度过了10年的时光,可见陈年时间之长。虽然现在BDM已经顺应现代口味,将橡木桶陈年时间的底线改为2年,但是每一瓶BDM依旧都受到严格的法规约束,必须经过最少待4年时间才能上市,也足以印证酒款的强劲程度了。

当然,跟BDM的超长陈年潜力比起来,这4年可能根本不值一提。无疑,BDM是可以在瓶中发展短则10年、长则20年的葡萄酒,如果是像Biondi-Santi这样的大家之作,陈年时间甚至可以更加漫长。由此可见,了解这个产区着实要有些耐心,而掌握鉴赏它的奥妙,则可能需要经历更久的岁月。

文 | Daniela
编辑 | Dolcett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