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风土与土壤到底有什么关系?这位法国土壤专家道出了真意

多米尼克·马斯诺先生(Dominique Massenot),是法国著名的葡萄园土壤与生物动力法专家。在2019年的风土大会上,他分享了关于土壤与风土的一项非常重要的见解——最终决定风土潜力的是土壤特质而并非是大家常说的地质特征。这两者到底有何区别?生物动力法的实施对土壤又有哪些影响?知味今天的文章就来为大家分享马斯诺先生的精彩演讲:

说到风土这个概念,人们一般会更多想到地质数据而非土壤特质,但却是后者决定着风土的潜力。风土的表达需要确保其运转良好。

只讨论地质时期没有抓住本质

现有的地质数据大多时候不足以支撑或不适用于风土特征描述。以沉积岩为例,我们经常会讲到地质层阶期(巴通阶,巴柔阶等),但在同一个地区的不同地点,几种不同的沉积岩会形成于同一年代。至于深成岩和变质岩,该分类法则没有充分地考虑到它们矿物构成及化学构成的变化。

了解风土,需使用“地质岩相”,这是唯一能以地块为单位对岩石特征进行精准表述的概念。但这依然不够,因为如果岩石没有风化,土壤就不会形成,其上也就无植物繁衍。风化的强度表现为物理变化及化学变化,均是风土特征必须考量的。但很多时候,风化岩依然不适于植物生长,这是因为形成土壤的真正进程没有得以继续,而那需要地质变化和有机物质的共同作用。

将土壤纳入考量,便需对其定义,将其同其依附的地质属性区分开来。土壤的发展是植被反复变迁发展的结果,植物直接或间接地在土壤中留下有机物:先是其残枝败叶;然后和地质风化产出的矿物质相结合而有所变化。土壤的厚度及其进化阶段决定同一地质基础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风土。若我们再综合坡地及水流的相关因素,我们就会明白为何在同样的地质基础上,一块小小的田地里可以观察到如此繁复的风土类型,这也是勃艮第“克里玛”(Climat)的情况及事实。

土壤究竟如何对葡萄藤的根系产生影响?

葡萄藤对矿物质的获取同时依赖于可用元素量(化学肥力)及植株的吸收力(物理肥力)。葡萄藤无法直接吸收母岩中的矿物质。而岩石或风化岩发生的仅仅是化学反应并不总是能够提高可吸收的矿物质量。与之相反,土壤中与有机物相关的微生物活动则会促进矿物元素的活性,尤其是在根际区域。

第二个问题就是葡萄藤的根如何接收矿物质源。葡萄藤的营养根在地表,它们只能在已有的孔隙中生长蔓延。若干类岩石,如洞石又如片岩能允许根系在其中生长,但土壤则是一个更为理想的环境,因为其中的有机活动会通过颗粒聚集而发展出一个良好的构造状态。

葡萄种植不应以尊重风土为借口而自满于复制自然系统,但也不该采用现代农学那些标准化的原则。在自然界中,极少有土壤结构是利于根系生长的,尤其对葡萄藤而言。适应于土壤情况的自生植被无法产出,既不能提高土壤的肥力还会和葡萄藤激烈竞争。与之相反,传统农业虽能给予葡萄藤长成所需的主要矿物元素,却忽略了土壤中微生物活动产生的矿物质,且彻底掩盖了风土的特性。

风土是天花板,不是保底线

任何有效的农业活动都应是利用周围环境,以便最大化产出却不会破坏资源及环境。葡萄种植者须培养作为一名优秀农民的意识及逻辑。维持土壤的生命力要求从物理层面(改善土壤结构)及化学层面(提高可吸收的矿物元素)上重视有利于葡萄藤的有机活动。

创造良好条件细心耕作土壤,管理微生物活动产生的有机物(无关腐殖土囤积),只有将二者结合才能带来好的结果。针对非石灰岩土壤,还得加上增加石灰岩这一项,以便中和微生物活动所产生的酸化效应。

于复杂中寻求精妙和平衡,这让葡萄种植者在土壤和葡萄园的表达中追求更大的和谐。生物动力法从能量层面的理解和举措能够达到这一追求。生物动力法的准备工作不能仅从准备材料进行解释。其基础准备含两方面:用以混合土地能量的牛角粪,以及混合宇宙能量的牛角硅粉。

土壤是对地块、葡萄园或“克里玛”范围内所有风土特点的综述。根据地形、水体等等因素,土壤中的地质数据表现为无穷变量。气象数据则会让同一地质基础上产出的酒有年份间的区别。但这种潜力惟有依靠酒农的技术和天赋才可体现。

在已有的地质背景下,得考虑到同一地块上可能不同的土壤特点,通过实践来优化土壤机能和地质化学规律,应用有机农业原则以尊重生命,完全了解并施行生物动力法来把一切融合汇通。土壤决定了一块风土的潜力,但却是细心的人类来保证风土的表达并且酿出绝佳的好酒。

文 | Dominique Massenot
翻译 | 翁垠莹
校对 | 云蔚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