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裕森专栏 | Cariñena的逆袭

林裕森,几乎是每个说中文的葡萄酒爱好者都耳熟能详的名字。

饮酒三十几年,带着对葡萄酒的一片痴心,林老师“游牧”于地球的各个角落。他用心写作的每一本书都成为了中文葡萄酒的经典著作。

西班牙是林裕森尤其钟情的一个葡萄酒国度,多年以来不计其数的拜访,让他对西班牙葡萄酒了如指掌。我们有幸能够和林裕森合作,知味将会发表一系列林老师关于西班牙葡萄酒的文章,和各位爱好者分享他的一些经历感悟和深刻洞见。欢迎大家留言、分享,我们会把大家的意见和想法定期反馈给林老师。

必须承认,是先爱上Cariñena才发现Carignan的珍贵。这样说其实很矛盾,因为他们其实是同一个品种,不同的只是拼写的差异,Cariñena是西班牙名,在法国叫做Carignan。它们都有坎坷的过去,曾被弃之如敝屣,但却又在近年来咸鱼大翻身。但关键的是,因为西班牙的一些先例,让我见识到Cariñena的精采处,进而开始对法国的Carignan另眼相待。

位在加泰隆尼亚自治区南边的Priorat是西班牙最知名,酒价最高的产区之一,在当地,Cariñena经常混调在法国称为Grenache的Garnacha葡萄,酿成世界级的精致红酒。Cariñena颜色深黑,酒体结实硬朗,生长季比较长,可以慢慢成熟,而且保有清新的酸味,这对气候极端干热的Priorat产区其实相当关键,让酒精度常超过15%的Priorat红酒维持极佳的均衡感。 和色淡,高酒精,酸味少一些,结构柔和,较易氧化的Garnacha,形成了彼此互补的搭档品种。

Porrera村

特别是当地的Cariñena常种植于海拔较高,且多一些雨水的的村庄,如Porrera和Poboleda让酒风更加清新鲜明,甚至有更明显的矿石气。 有些时候甚至不需要Garnacha的陪衬就能自显完美的均衡,例如当地几款以100% Cariñena酿成,没有混调的珍稀红酒如Mas Doix的1902,Terroir al Limit的Les Tosses或是Ferrer Bobet的Selecció Especial等等都是酒风特别细腻,充满丰富变化的优雅型珍酿,也颠覆了许多人对Priorat红酒浓厚多酒精的刻板印象。

原本以为已经到顶了,但近年来又多出了许多酒风更为精巧,质地细腻多变的珍酿,例如Costers del Priorat酒庄的Clos Cypres、Celler Scala Dei酒庄的Heretge以及Torres酒庄的Mas de la Rosa,特别是后两者都出自西班牙的超大型酒业集团,却能将Cariñena酿成如此超凡的精采样貌。

虽然Cariñena是原产自西班牙的品种,但法国才是种植最多的地方,特别是在法国南部,地中海西岸,全球最大的葡萄酒产区Languedoc-Roussillon,Carignan葡萄园广及五万公顷之多,几乎是Cariñena的十倍。在二十多年前,面积甚至高达十几万公顷,比整个波尔多的葡萄园还大,主要用来酿造数以亿计,风味平凡,有些粗犷气,但极为廉价的日常餐酒。

在1990年代,Carignan曾经是质量平庸与价格低廉的象征,法国葡萄酒业的技术官僚将其定位成葡萄园再造的绊脚石。拔除Carignan在当时被视为是解救当地葡萄酒业的解药。这样的葡萄园改造计划,曾经耗掉欧盟非常庞大的预算,一直延续到最近几年才结束。虽然多了许多产量稳定的新式葡萄园,但也毁掉了数以万计,可能是现今最珍贵,以传统法种植,无人工灌溉的Carignan老树园。例如前段提到,产自西班牙Priorat区,那些高价的Cariñena珍酿,全部都来自这样的传统老树葡萄园。要重新种回来,至少要耗时半世纪的时间。

在Languedoc 葡萄园的现代化虽然比西班牙早,但却比法国其他产区较晚一些,有些以传统法种植,半世纪以上,甚至超过百年的Carignan,很幸运地被保留下来,成为今日最能代表Languedoc-Roussillon,最珍贵也最无可取代的明星品种, 虽然当地的法定产区并不容许以100%的Carignan酿造,必须混调其他品种。

1936年,法国创立了法定产区制度,严密控管葡萄园风土条件以保存传统地方风味,为法国保留了许多珍贵的传统葡萄酒风格,不会因为短暂的市场流行而随意变调。但即使如此Carignan还是差点就被遗弃了,何以至此,乃对葡萄品种的价值评断,总是过于短视,酿成质量低劣的酒,常是种植或酿造之过,或产量过高,或酿法取巧,或种错地方,而非品种天性。 今日的垃圾可能就是明日的黄金。名种与劣种,有时也仅是一念之间的距离,这是Cariñena为Carignan带来的最佳礼物。

文 | 林裕森
编辑 | yunwei
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