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视频|央视专访罗曼尼康帝庄主奥贝尔·德维拉先生

珍贵视频|央视专访罗曼尼康帝庄主

应知味葡萄酒杂志邀请,罗曼尼·康帝酒庄联合庄主、勃艮第“克里玛”联合会荣誉主席,奥贝尔·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先生于2015年12月作客上海,参加“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文化研讨会”。点击这里查看他的精彩发言:风土是人类千百年来的梦想>>>

参会同时,中央电视台法语频道《对话》节目对德维兰先生进行了特别专访。在长达30分钟的专访中,德维兰先生详细谈论了勃艮第葡萄园风土申遗成功的经历、葡萄酒酿制的工艺与对中国葡萄酒的见解。以下为采访的完整法语视频,为了更多的葡萄酒爱好者了解这位伟大酒农的风土理念,中央电视台法语频道特别将专访内容翻译为中文,经知味葡萄酒杂志校对后配上字幕与广大读者分享。

以下是采访中一些精彩内容:

 

问:对于提升(勃艮第的)葡萄酒品质来说,您觉得还有空间吗? 

当然,我自己酿酒已经50年了……问题永远都不同,因此我们能做的进步是随葡萄酒酒的年份而变。所以我认为酿酒师的一生中能做的最主要的进步是根据以往经历过不同情况积累经验,培养在适当的时机做出适当的决定的能力

珍贵视频|央视专访罗曼尼康帝庄主

奥贝尔·德维兰先生于知味葡萄酒杂志2015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研讨会上发言

问:现在 “克里玛”已经申遗成功,您觉得您的使命完成了吗?您有新的计划吗? 

我个人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但是申遗委员会的使命还没有结束……在人的一生中,我们会实现一些梦想,另一些则不会实现。而我已经实现了一部分曾经的梦想。正如我昨天提及的,乔治·贝尔纳诺斯说过一句话:“让人的生命有份量的,是他的梦想”我很清楚,到我这个年纪,我的梦想已经让我的生命有重量了,这对我来说足矣……

问:但是您还很年轻,您是否还有一个特别希望实现的愿望,哪怕一个小愿望?

一个小愿望,可能就是我在还不是太老之前,能尝到来自中国的葡萄酒佳酿。我前两天尝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葡萄酒。我想所有我们遇到的宁夏地区的葡萄酒从业者,都梦想着有一天能制出佳酿。我祝愿他们梦想成真,也希望可以有机会品尝。

问:您认为怎样才算好的酒农?

我认为酒农最重要的品质是谦卑。酿造葡萄酒可以使人谦卑,因为你不能强求任何事情。你可以锦上添花,却不能决定一切,因为自然、天气等因素均比人为更重要。因此,要成为一位好酒农,需要懂得谦卑与哲理……

德维兰先生在风土大会期间,特意带上了知味的徽章

德维兰先生在风土大会期间,特意带上了知味的徽章

问:您最欣赏的哲学思想是什么?

我最欣赏的哲学思想想必你们中国人也能产生共鸣,因为与你们熟知的道家思想相差不远。(主持人:老子?)正是!中国也推崇尊重自然的耕种方式。我认为正是如此才能酿造出伟大的葡萄酒。尽可能地减少人为干预,但这是非常难的。要尊重自然,同时也要尽可能让葡萄酒自由地、自然地表达风土。但这是非常难以实现的,需要费很多功夫。至简则至难矣。

奥贝尔·德维兰先生于风土大会发言后热情回答现场观众提问

奥贝尔·德维兰先生于风土大会发言后热情回答现场观众提问

问:请问您评价伟大的酒的标准是什么?除了您自己酒庄的酒,您最欣赏哪些酒或哪些地区的酒?

对我来说,佳酿和普通酒的区别,在于它是否能表达风土,即有没有灵魂。只有风土葡萄酒才有灵魂,这个灵魂透过葡萄酒传递。这就是我品尝一款葡萄酒所寻找的。如果没有灵魂,那么很遗憾。如果风土的灵魂融入葡萄酒,那么甚好,我认为这是一款伟大的酒。我定义的伟大的酒并不是指酒的名气。在我看来,一款小产区的葡萄酒也可以是伟大的酒,只要它能够准确地表达它的风土。

问:您如何评价新世界的葡萄酒?其中有伟大的酒吗?

新世界产区正孕育着未来伟大的葡萄酒,这是肯定的。我这次遇见了一些中国的葡萄酒酿造者,他们正在起步阶段;而一些加利福尼亚及新西兰等的酿造者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这些人都对葡萄酒抱有极大的热忱。当他们理解了他们的风土,懂得如何界定一块风土是否可以酿出好酒的时候,他们将跟法国酒农一样酿造出伟大的酒。法国酒农与他们相比并没有更多的优势,我们只有身后有这种风土文化与历史,它们成就了勃艮第佳酿,但是未来伟大的葡萄酒也肯定是由今天新世界的酒发展而来。

珍贵视频|央视专访罗曼尼康帝庄主

奥贝尔·德维兰在风土大会期间举办的罗曼尼康帝及德维兰酒庄风土品鉴会

问:如果把您放到一座孤岛上,并限制您只能带上一瓶葡萄酒的话,您会选择哪一瓶或者哪个酒庄的酒?

只选一瓶葡萄酒有点困难,我喜欢的酒太多了。但是我想我还是会选一瓶自己酒庄的酒。我很犹豫,我想我还是选两瓶吧,不好意思我想选两瓶。 第一瓶是我在布哲宏产区(Bouzeron)自己庄园的酒,我年轻时期在此颇费精力,所以白葡萄酒的话我选布哲宏,另一瓶我选一瓶红酒:罗曼尼圣维望,因为它让我想起包括我在内的酒农对这片葡萄园的付出,以及整个勃艮第的历史,克吕尼、西都、圣维望修道院的历史,等等。所以我选择的这两款酒不仅可以解渴,还可以充实我的记忆。如果是第三瓶的话,我想应该是我年轻时一个好朋友的酒,他曾经酿的这款酒非常棒,可惜他现在不再酿这款酒了,就是查尔斯·卓格酒庄(Charles Joguet)的希侬 (Chinon)红葡萄酒。

问:我知道您已经品尝过几款中国产的葡萄酒,请您真实评价一下您喝过的中国葡萄酒?中国酿造最大的问题在哪里?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我仅仅是在某一天晚宴上尝到了四五款中国葡萄酒,我觉得很有意思。有点像新世界的酒,且是很纯的好酒。尝得出酿酒水平很好,我想只要坚持这条路,中国的葡萄酒会有前途。如果需要我给前几天遇到的中国葡萄酒农一个建议的话,我想就是要坚持不懈,要执着,勃艮第产区就是建立在持续了几个世纪的执着之上。如今科技使得事物发展迅速,所以我想对这些酒农来说,必须保持卓越的精神,保持酿造佳酿的意愿。然后慢慢找出制作佳酿的方法,大自然会一点点指引他们酿制佳酿的方法,这就是我想对他们说的,要保持不走捷径、不短视眼光放长远的心态,把握时机制作佳酿。

问:您与几位或年轻或年长的中国葡萄酒农都有过接触,您对这些中国葡萄酒人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我觉得酿酒人不分年龄。重要的是精神,我遇到的这位老酒农与那些年轻酒农一样精神矍铄。从外形上看他有一些年长但是他心态依然年轻。因此中国葡萄酒酒农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我认为他们有热情,心态好,我希望所有勃艮第的酒农都有此心态。

奥贝尔·德维兰先生与宁夏精品葡萄酒先驱王奉玉先生合影

奥贝尔·德维兰先生与宁夏精品葡萄酒先驱王奉玉先生合影

问:您能与中国的葡萄酒酿造者分享您的经验吗?

最重要的是不要怕犯错。我们都可能犯错,但只有从错误中才能学习进步。知道酿酒过程中不该做什么与该做什么同样重要。所以不要害怕犯错,但要一直保持追求卓越的方向。要想制出佳酿,决不能脱离这个方向,即便有时会犯错。我认为现在市场是存在的。对于葡萄酒农来说,市场的存在至关重要。如果没有市场,他就会感到迷茫,酿酒将会变得十分困难。但是现在有市场,所以我希望他们对未来有信心,怀着做到最好的想法前进,不要走捷径或采用快速发展的商业方法。必须要走一条窄路,难路,这样未来才有可能成功。

问:所以可以说您对中国葡萄酒的未来还是很有信心的?

当然有信心,中国是一个广袤的国家,肯定蕴藏着不少绝佳的风土,我想它们将逐渐被发掘。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品尝到中国酿制的佳酿,我十分希望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