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从反目到和解,这个豪门的家族恩怨,就是美国酒的近代史

关于持家,古人总结了很多至理名言,比如“家和万事兴”,比如“勤俭持家久”,比如“兄弟齐心,其力断金”……不过,今天要聊的一家人,他们的故事基本是为了证明这些说法都不靠谱来的。

意大利情怀

1919年的秋天,美国明尼苏达州(Minnesota)一座普通的小镇上,一位帅气的水果商人踏上了拯救小镇的旅程。20年前,身无分文的他和太太从意大利来到美国,和其他佃农出生的同胞一起,建立了这座小镇。除了水果生意,他还打点着镇上唯一的酒吧。日子看上去辛苦,但还顺利。

早期的意大利移民,往往是因为淘金热和开矿热来到美国内陆地区

早期的意大利移民,往往是因为淘金热和开矿热来到美国内陆地区

但这一年初,新闻里带来糟糕的消息。美国宪法第十八修正案正式宣告通过,全国将在1920年施行禁酒令。酒厂和酒馆会被关闭、连公共场合饮酒都要面临半年监禁。对小镇来说,那如同世界末日……倒不是说他们靠卖酒谋生……单纯是意大利人们没有酒,那一个星期都坚持不下去。

禁酒令时期的美国,酒厂的存货被直接倒入湖中

禁酒令时期的美国,酒厂的存货被直接倒入湖中

危机面前,全镇人空前团结了起来。酒水买卖被禁止,那就自己在家酿!几个月内,这些意大利后裔们组织了起来,形成互帮互助的家庭酿酒俱乐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酿酒用的葡萄自然成了必需解决的问题。就这样,在全镇人殷切的目光下,Cesare Mondavi先生离开了小镇,迈上他前往加州采购葡萄的旅程。

Cesare Mondavi和他太太Rosa,以及四个孩子

Cesare Mondavi和他太太Rosa,以及四个孩子

这就是美国葡萄酒界最有影响力,最为传奇的Mondavi家族涉足葡萄酒行业的第一步。谁又能想到,成就这个家族的,居然是那个几乎毁灭整个产业的禁酒令呢?

极端相反的兄弟两

靠批发私酿酒用的葡萄,Cesare先生很快富裕了起来,他还颇有远见的做了一系列安排,等禁令结束后第一时间创立了散装酒庄Sunny St. Helena,抢占市场先机。同时,他积极游说自己的小孩,希望他们加入这个行业里。

富裕起来的 Mondavi 一家

富裕起来的 Mondavi 一家

他的两个儿子回应了他的期待——大儿子Robert Mondavi和小了一岁的Peter Mondavi。兄弟俩先后在斯坦福拿到商学学位,又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拿到了葡萄酒酿造文凭,作为继承人可以说相当理想。问题是,兄弟的关系却一直很糟。

Robert,Cesare以及Peter Mondavi

Robert,Cesare以及Peter Mondavi

两人的性格截然相反:大儿子Robert像是典型的大少爷,为人高调、挥金如土。他待人热情慷慨,但发怒时也从不给人留情面。而弟弟Peter却属于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他低调、谦虚、温和,还相当节俭。两人极端的反差让他们自小就矛盾不断。从高中开始,Robert就指责Peter缺乏主见还很懦弱,Peter也反讥Robert是个花花公子…两兄弟的争执就这样持续到Robert毕业,搬到其他镇上居住。

Robert在戴维斯分校毕业时的照片

Robert在戴维斯分校毕业时的照片

1943年,加州最古老的酒庄Charles Krug因为继承人无心经营,决定出售。当时正逢二战,Robert从事的葡萄和农产品种植属于基础产业,免去了强制征兵。而刚毕业的弟弟却被召入了美国空军服役,前往英国基地为打击德国贡献力量。

1933年,Charles Krug是全加州仅存的130家酒庄之一,他的家族撑过了13年的禁酒令,却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

1933年,Charles Krug是全加州仅存的130家酒庄之一,他的家族撑过了13年的禁酒令,却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

听闻那座酒庄出售,Robert迫切的想要想买下酒庄,但问题是年轻的他没办法筹到那么多钱。没辙的Robert只得赶回家向父亲求助,刚开始老父亲Cesare拒绝了他。但第二天,当正服兵役的Peter放假回家时,Cesare转变了态度。一番观察后,父亲出面担保,贷款75000美元买下了酒庄。

这并不是无偿帮忙,老爸的援助有一个附加条件,等Peter退役后,兄弟必须一起经营。

吵架也不影响发展

买下酒庄之是第一步,百废待兴的Charles Krug需要几年的时间进行休整。但Robert的商业天才也得到了充分展示。酒庄刚起步的的头几年,他不仅撑了下来,还偿还了三分之二贷款……

Robert举办的葡萄酒采收庆典,邀请游客参加

Robert举办的葡萄酒采收庆典,邀请游客参加

这也多亏他在加州(可能也是在全世界)首创的酒庄旅游。对那个时代的美国人来说,参观酒庄和在酒窖里品酒是小说里才有的贵族消遣,这种新奇的娱乐很快就吸引了大批的游客。

他还成功吸引到一些好莱坞公司来酒庄拍摄电影,增加人气和收入。其中一部电影“This earth is mine”还直接取材于酒庄故事,故事发生在一座祖孙三代传承的酒庄里,当老一辈人苦心酿制更好的葡萄酒时,年轻一代人却发现父辈的商业模式过时了……不知道那时有没有人想到,未来的50年里,这出戏会在加州几乎每一个家族酒庄里,真实再现。

This Earth is Mine海报,主演:Rock Hudson,Jean Simmons

This Earth is Mine海报,主演:Rock Hudson,Jean Simmons

1946年,Peter退伍归家,加入酒庄运营。Robert管理市场推广,Peter负责酿造。这两个全加州最有天赋的年轻人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合作。正是在这个时候,Peter意识到当时一个不被重视的品种——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才是最适合酒庄所在的产区,纳帕谷(Napa)用来酿酒的葡萄。

如大家所知,这成了日后葡萄酒世界的常识。

谁说家和才能万事兴?

兄弟两的合作可以用非常不顺来总结,尽管一开始Peter还是努力给兄长百分百的支持,但Robert不留情面的批评很快消磨掉了他的耐心。最后,他们几乎见面就吵架。完美主义的Robert批评酿酒师Peter工作上的瑕疵……而节俭的Peter指责总经理Robert在市场运营时大手大脚。

大学时的Robert,他和弟弟在学生时代的轨迹惊人的相似,两人都是当时大学的橄榄球队长和学生会主席。这家人的基因太逆天了

大学时的Robert,他和弟弟在学生时代的轨迹惊人的相似,两人都是当时大学的橄榄球队长和学生会主席。这家人的基因太逆天了

老父亲Cesare在世时,曾经用高压手法解决争端——他公开表示,谁再敢吵就开除谁。1959年,老父亲撒手人寰。家族CEO由他太太接任,酒庄则由兄弟俩联合管理。此后,Robert大部分时间在全国推广葡萄酒品牌,Peter负责管理酒庄运营和酿造。

19世纪关于Charles Krug酒庄的素描

19世纪关于Charles Krug酒庄的素描

但这两兄弟彼此的怨念却也积攒了足够久。再无人能阻止的两人一见面就会大吵大闹,即使合作20年后也依然如此。在两人极不愉快的协作下,Charles Krug依然蒸蒸日上。甚至开始为白宫供酒,而Robert本人也受到总统接见——谁能想到,正是这份荣誉,成了家族分裂的导火索。

家族第三代传人,Peter的两个儿子,Marc 和 Peter Jr.小时候

家族第三代传人,Peter的两个儿子,Marc 和 Peter Jr.小时候

兄弟反目,家族分裂

1965年,为了会见总统,Robert为他太太买了一件极为昂贵的貂皮大衣。那年感恩节聚会上,这件衣服引爆了兄弟两最严重的一场争吵。Peter厉声指责Robert虚荣奢侈,开销不知节制。而愤怒的Robert则重重的一巴掌扇在了他弟弟脸上……接下来,年过半百的两人就像小孩子一样,扭打在一起。

虽然这次斗殴两人只受了点轻伤,但勉强维持的家庭关系却荡然无存了。一直处于中立的老母亲这次公开表示支持小儿子Peter。1965年,52岁的Robert被从自己的家族中流放,净身出户。Robert当然不能接受,通过诉诸法律,他期待拿回自己应得的部分。这家人之间的官司一打就是13年。

诉讼的同时Robert也没有自怨自艾。在子女,朋友以及新的投资人,一个大型啤酒商的帮助下,他在离开家族的第二年在纳帕产区的Oakville建立了蒙大菲酒庄(Mondavi winery)。这是禁酒令时代后,纳帕谷的第一家新酒庄。

Robert在酒庄前

Robert在酒庄前

没了父亲和弟弟的干涉,他在新的酒庄里更加高调铺张……知名设计师Cliff May为他设计的酒庄恢弘壮丽,欧洲请来的公关人员接连不断的在酒庄里举办着音乐会和艺术展。光是为了向雇员证明纳帕谷也能出产不逊于欧洲的顶级葡萄酒,他就能把员工送到欧洲顶级酒庄去旅游。

Robert在新的酒庄

Robert在新的酒庄

而Peter则继续保持着低调谦虚的态度。砍掉了哥哥在全国嘉年华式的推广后,他把主要的资金投入到Charles Krug的酿酒上。在加州,他是很多酿酒理念的先行者。最早尝试用昂贵的全新法国小橡木桶来陈年顶级红葡萄酒,最早在卡尼罗地区(Carneros)种植黑皮诺和霞多丽,也最早引入低温发酵以酿造果香爽口的白葡萄酒。

为了表达对家人的愤怒,也为了证明自己的成就不依赖家族余荫,Robert改变了自己姓氏的读音,从“蒙戴维”改为“蒙大菲”(写法不变,还是Mondavi)。就这样,这个加州乃至全美最杰出的酒庄族就此分裂——成了2个加州乃至全美最杰出的酒庄……

Mondavi winery

Mondavi winery

和那些传统教育故事或者心灵鸡汤的套路不同,不管你是觉得哥哥不会过日子,还是弟弟不会搞宣传……事实是,他们两都干的极为成功。

弟弟的创举,让纳帕谷(Napa)由廉价劣质葡萄酒转为生产顶级红白葡萄酒成为可能。而哥哥的推广,确保了全美国市场都知道这一点。兄弟俩的工作,让这个产区焕发了非凡的活力,并最终成为全世界最顶级的产地之一。Robert首创的在酒标上标注葡萄品种的模式,也成了通行全新世界的行规。

后续的故事

1979年,法院判决Mondavi家族一次性支付Robert 500万美元。根据双方庭外达成的协议,其中一部分用家族另一座酒庄Woodbridge代为支付。胜诉提供的充裕现金,让Robert计划在加州建立一个全新的酒庄。差不多就在这时候,一位鬓角凌乱的老人找到了Robert,他向Robert诉说了一个规模惊人的计划——和世界各地最优秀的生产商一起携手,生产各个国家最顶级的葡萄酒。

Robert和Philippe de Rothschild

Robert和Philippe de Rothschild

就这样,波尔多木桐酒庄的传奇,法国贵族飞利浦·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与这位意大利佃农的儿子一拍即合。1981年,当时还没名字的合资酒庄推出了第一个年份(1979年份),并且一炮而红,这就是后来的作品一号(Opus One)。

亲自见过Robert Mondavi的人很难不喜欢他,他风趣幽默,博学多闻,还是位交际舞高手。他一直精力充沛,到80岁也未见老态。在他管理酒庄的岁月里,蒙大菲酒庄酒庄受到全球酒评家的称赞。品种卓越。但到晚年后Robert却发现他面临和老爸Cesare一样的困境,临继承人之间的不和。

Robert Mondavi和飞利浦男爵的继任者,菲利萍女爵一起推广Opus One

Robert Mondavi和飞利浦男爵的继任者,菲利萍女爵一起推广Opus One

就像他和弟弟的争执一样,他子女间也纷争不断。再加上据说是因为受不了Robert先生近乎严苛的要求,几个子女都另立门户,放弃了家族酒庄。最终,Robert不得不将自己的帝国转让给大型资本。全球最大葡萄酒生产商星座集团买下了几位继承人的股份,成为了酒庄如今的拥有者。

或许是因为又一次目睹了家族的分裂,从90年代末开始,年迈的Robert先生花费了漫长的时间来修复他和家人的关系。2005年,已经超过90岁的Robert和Peter终于和解了。在那一年的纳帕谷慈善拍卖会上,两位老人为了募集善款在在分裂40年后又一次联手合作。他们釀了一桶混合两家葡萄园风土的葡萄酒,名字叫“Ancora Una Volta”(再来一次)。

40年后的和解

40年后的和解

2008年5月,在离自己95岁生日还有一个月时,Robert Mondavi先生与世长辞。Mondavi家族基因实在令人嫉妒,不仅给了他们非凡的天分,也让他们兄弟足够的长寿。长到有时间修复因为当年的分歧而造成的遗憾。

分别见过他们兄弟俩的人,永远没有办法理解这两人的争端何来……尽管在他们彼此眼中,对方都糟糕透了,但对旁观者来说,兄弟两却都是行业中不世出的天才。他们同样辛勤工作,同样热爱葡萄酒,也同样拥有非凡的魅力。他们选择了对方决不认同的做法,却取得了同样非凡的成就。

今年2月,101岁Peter Mondavi在家人的围绕下永远的闭上了双眼。这对兄弟跨越了世纪的传奇故事,就此谢幕。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标签: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