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喝红酒,她却爱吃火锅,能不能在一起?

1

下午三点一刻,李大猫坐在咖啡厅里,笑得像个痴汉一样。

大猫的对面坐着一枚女孩,是朋友介绍的。气质出众、面容姣好、性格开朗,而且特别爱笑。大猫说什么她都报以莞尔一笑,特甜的那种,脸上嵌着两个浅浅的梨涡,仿佛里头盛满了蜜糖。

大猫很开心。人走起猫屎运来,什么好事都有可能发生,例如捡到钱,中彩票,甚至找到女朋友。

一下午,大猫和女孩聊得十分愉快,不觉就到了晚饭时间。女孩说她最爱吃麻辣火锅了,问他一起去吃好不好。大猫点头像捣蒜,心想着吃吃吃,啥都吃,陪你吃遍整个上海的火锅店都不在话下。

高高兴兴的气氛一直持续到麻辣的锅底端上桌,李大猫才突然想起,自己带给女孩的见面礼,是一瓶勃艮第。本想着优雅细腻的黑皮诺,最适合撬开浪漫的大门,但很显然,地道的四川火锅面前,再好的特级园也会显得无力。一口爽辣的肚片之后,喝起来不像芬芳的花园,倒有几分像镇江的陈醋。

大猫的笑容有点尬。他没啥特长,因为懂点酒,算是给自己贴了个“有生活情趣”的标签,没想到第一招就打偏了。

2

绝不认输!几天后,李大猫踌躇满志,再度邀请女孩吃麻辣火锅。

谢绝了对方“点个鸳鸯锅”的怜悯,大猫掏出了背包里的一瓶巴罗萨的西拉。用重口味对付重口味,以暴制暴,武力镇压,准没差了吧,大猫胸有成竹地想道。

然而天不遂李大猫愿。那支酒是需要醒的,初倒进杯中时,香气完全打不开;待到菜过五味,酒虽然是醒开了,但却给大猫带来了一记高单宁和重麻辣对舌头的强烈暴击;喝多两口,辣度直冲脑门,李大猫活脱脱成了一列冒着烟的托马斯火车头,在火锅店里疯狂暴走,十几分钟才冷静下来。

“花椒也太多了,让酒变得又苦又麻。往锅里加点砂糖可能会好点……”估计是辣昏头了,李大猫发现自己把心底的嘀咕说出了口,赶忙捂住了嘴。

女孩愣了一愣,然后微笑着说,如果葡萄酒和麻辣火锅不配,我们点两瓶可乐呗。

谁说不配?!大猫差点冲口而出。

“只要抓准了本质,其他都是方式问题;而一切讲求搭配的关系,都是相互妥协又相互融合,达到衬托彼此,又成就彼此。”

大猫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说人,还是在说餐酒搭配。

“再说了,你爱麻辣火锅,我爱喝葡萄酒,如果不搭,下半辈子要怎么过?”他把真正想说的这半句话咽了回去。

3

问过了圈里的朋友,原来吃辣最好喝起泡酒。

一周后,李大猫不由分说地又把女孩拽了出来。这次他带了两瓶酒和女孩吃火锅,一瓶小甜水Moscato d’Asti和一瓶白中白香槟。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次总算对了。浓郁的辣味一遇到气泡的冲击,顿时化作美妙的敲击感,仿佛舌尖上的舞蹈。漂亮挺拔的酸度,既解肉腻又解辣,冰凉的酒液安抚着直冒火的唇舌。细腻的气泡从杯底升起,在酒液表面轻轻爆破,就像李大猫的心一样,在暗处放着小小的烟花。

完美的组合,就是相得益彰。李大猫意得志满,女孩也展开了她标志性的笑容,客气地说不错好喝,恭喜大猫找到了能配火锅的葡萄酒。

大猫又笑得像个痴汉,心里美滋滋:什么恭喜我,是恭喜我俩,小傻瓜。

那一晚,李大猫高高兴兴地吃完了火锅,高高兴兴地送了女孩上车,然后……

然后他们俩就没有然后了。

在过后的日子里,对方一直又冷漠又疏离。约吃饭不答应,聊天有一句没一句,想约看个电影,回复永远是“不好意思我已经看过了。”

李大猫使出浑身解数,女孩依旧渐行渐远。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这一出大猫再懂不过了,毕竟他和女孩的故事,十有八九都是这样的结局;例外的一两个,分别是删人和拉黑。

慢慢慢慢慢慢慢的,大猫接受了现实。

4

经历了长久的复盘与自省,李大猫终于找到了原因。

是他,令对方无聊了。

餐酒搭配的事儿在公司聚餐时做就好了,拿约会来做测评像什么话?退一步说,吃什么菜系,要不要喝葡萄酒,这屁大点事儿,对旁人有多重要?

大猫顿足。和以前一样,他又本末倒置了。

抵不住持续涌上心头的懊恼,李大猫打电话给介绍他们认识的朋友,想再争取一次机会。在电话里,大猫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包括所有见面的细节,自己对女孩的感觉,出错的地方,以及他的自我反省。

朋友听罢很讶异,说这不是他从女孩那听说的版本。

大猫一惊,忙问朋友,那到底是什么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听见电话里传来朋友的声音。

“她的原话:连吃三顿火锅也就算了,顿顿饭都喝酒,酗酒也太厉害了,她不要和这样的人谈恋爱。”

大猫眼都要裂了,一蹦三尺高:“是品酒,不是酗酒……品酒啊!……葡萄酒爱好者的事儿,能叫酗酒吗?!

 

文 | Alexxx
编辑 | 王鑫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