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评家布尔奇:那些逢三的艰苦年份

2013年自入夏以来,法国便一直淫雨霏霏。这个年份能否如1953年及1893年那样成功打破“逢三魔咒”而酿得优质葡萄酒呢?酒评家布尔奇为您盘点法国100年来所有逢三的年份。

如果说法国近日的阴雨天气使得法国民众的精神略显萎靡,辛勤劳作着的葡萄种植者则在加倍工作以求减少这种气候条件所带来的不良后果,然而这并非易事。瓢泼大雨使得进入葡萄园变得异常艰难。葡萄的生长情况在整个法国都出现了15天至3周的生长延迟。

Château Grand Larose

Château Grand Larose

我们需要为此感到担心么?诚然,葡萄种植的重头戏还未上演,也不该因为这次的生长周期延迟而对将来葡萄的品质做出过早的预判。只要随后而至的夏天晴朗、炎热、干燥且持续的时间足够长,就能弥补之前暴雨所带来的不足。但无论如何,2013年毋庸置疑的会同2012年一样成为晚熟的年份。幸运的是,凉爽的天气抑制了诸如霜霉病等真菌病的爆发,安茹(Anjou)的有机酒农Philippe Delesvaux强调道:“只有树叶在不断生长,这已经是我第四次到葡萄园里去巡视了。”

更为严重的是,寒冷和阳光不足阻碍了葡萄藤的光合作用,导致葡萄藤的生长发育不够完全,这可能会使得葡萄园减产,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只能维持原产量。2011年和2012年的产量缺口极大,这和经济危机带来的价格下跌一起为损益表上更是增加了不少负数。

春日霜冻

消费者的购买热情也并非始终如一的高涨。通常情况下,一旦春季霜冻的时节被忘却,桃红葡萄酒的销售便会如火如荼地迅速展开,然而今年却未见这番热闹景象。露天酒吧尚未完全开放,而桃红葡萄酒的销售业绩未见起色。而与之相反,集市则在近几年来发展繁荣,屡破交易记录,如此对比使得不少酿酒商跃跃欲试,期待他们的产品在这一渠道里一展拳脚。在这场角逐中,汤类(+24%)和干蔬菜(+17%)打败了夏日菜肴和桃红葡萄酒,成为了赢家。

2013年是否会被归为逢三年份中并不出名的那一类呢?为重温这些“逢三”年份酒的品质,波尔多圣朱利安(St Julien)的二级列级庄金玫瑰酒庄(Château Gruaud Larose)组织了一场品酒会,从1833年开始,品鉴所有的逢三年份酒。除了极少数例外的年份(1893,1923,1953,2003),大多数逢三的年份多雨且低产,但这并不妨碍当年酿制的葡萄酒如今依旧迷人,它们的口感通常都是清新且微微带些酸味。不过,并非所有的酒庄都像金玫瑰酒庄这样拥有卓越的风土条件,并以陈年能力长而出名,即使是艰难的年份也能做到如此,实在难得。

不过,我们需要注意到近几年来的形势变化。酿酒窖以及葡萄园内的技术的突飞猛进,尤其是后者挽救了不少糟糕的局面。例如2012年,最新一代的光学分拣仪机虽然价格不菲,却如同创造奇迹般对浆果进行了精心挑选,使得酿制的葡萄酒虽然缺乏深度但也美味非凡。

逢三年份的史诗

2003: 酷热的年份带来柔顺的葡萄酒,酒体成熟很快,自其诞生便被给予过高评价,且售价很贵(太贵)。

1993: 如今我们只考虑波尔多和勃艮第名庄的该年年份酒,现在正是它们最美好的年华。

1983: 葡萄受收获季的雨水使得该年年份酒略显生硬。30年后,波尔多名庄的葡萄酒味美质优,而勃艮第的葡萄酒的质量却参差不齐。

1973: 该年雨水很多,最终当年的葡萄酒使用稀释法酿制而成,要想从中找出一瓶好酒来庆祝其40年诞辰并非易事。

1963: 这是灾难性的一年,几乎所有的葡萄酒都不值得人们留恋。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选择当年的波特酒,相当雍容华贵。

1953: 晴朗而成功的年份。不少优质波尔多葡萄酒将迎来面世后的第六十个年头。

1943: 战争的年份,虽有佳品,但非常稀有,大多藏于酒窖的石板或墙板之下。

1933: 不够繁荣的开花期导致当年产量相当小。现在很难找到当年的葡萄酒,即使能找到,它们的品质也很一般。

1923: 收获季被推迟,当年鲜有美酒。

1913: 极为平凡的年份

1903: 产酒少,小年。

相关阅读:酒评家布尔奇:勃艮第年份指南总结篇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