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澳洲酒评家杰里米·奥利弗 Jeremy Oliver

作为当今最为著名的澳大利亚独立酒评人之一,《澳大利亚葡萄酒年鉴》作者,杰里米·奥利弗(Jeremy Oliver)是一位旅行于全球十余个国家的“飞行酒评人”;他怎么看待中国的葡萄酒市场与文化?一起来看看知味的专访。

杰里米·奥利弗(Jeremy Oliver)是当今最为著名的澳大利亚独立酒评人,作家和澳洲酒推广者之一。1961年出生的他在23岁就出版了葡萄酒领域的第一本书《Thirst for Knowledge》,如今他已经出版了20余本书籍,其中包括非常著名,并且每年都会再版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年鉴》。作为全球为数不多,同时拥有种植栽培与酿酒相关正式文凭的葡萄酒作家,他曾经有句非常著名的言论:“如果你想评论一款酒,那至少先去了解怎么酿造它。”

知味对杰里米·奥利弗(Jeremy Olivier)进行了一次专访:

杰里米·奥利弗 Jeremy Oliver

杰里米·奥利弗 Jeremy Oliver

知味:作为澳洲首屈一指的酒评家,您经常在全世界旅行,您对主要的葡萄酒市场上消费者对澳洲葡萄酒认识的变化有怎样的观察?在中国您看到的又是怎样的情况?

杰里米·奥利弗: 通常我们都很难知道葡萄酒出口之后会怎么样?它们是如何被消费的,被谁消费了。主要市场对澳洲酒的印象通常是整体上价格更为便宜,但同时也品质不俗。在澳洲本来就有非常有力量的华人社区,在中国人们接受澳洲葡萄酒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葡萄酒的速度都很快,从文化层面上来说,也更容易理解一个特定产区的葡萄酒具有特定风味这样的“原产区”的概念。根据我的观察,中国的葡萄酒消费者更接受用互联网来学习和谈论葡萄酒,他们认知葡萄酒通常也是通过和别人协作和互动的过程。

我在尽我所能影响更多的人,我喜欢做的葡萄酒教育工作,不仅仅放上20杯拉菲让大家来品(当然这也是很有趣的,品鉴很多梦幻出名的葡萄酒),但我更对新生的市场更感兴趣——就像中国——在那里我能够帮助和影响到更多的人,这些人是那些真正有热情学习葡萄酒的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像其他一些葡萄酒作家一样,我来过中国几次,但不可能把我们当成中国专家,因为中国市场实在是太大、变化太快了。

知味:对于中国这样没有用葡萄酒来搭配饮食传统的国家而言,你认为“创造”一种饮酒文化——比如提倡中餐搭配葡萄酒对葡萄酒市场的发展重要么?

杰里米·奥利弗: 我认为也要注意到一个“反向冲击”的问题,葡萄酒配餐如果给人太大的压力负担,总让人担心搭配得不好怎么办,恐怕还会吓跑一部分刚刚接触葡萄酒的人群。对我而言,葡萄酒的第一大效用是让人享受,而且是让人们自由地选择和尝试,我更喜欢这样的一种方式。在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人们通常更乐于学习和探索葡萄酒的知识。

我曾经有一次跟200多个年轻人在一家会所进行一场活动,有一款往往成为最受欢迎的酒款的是布琅兄弟酒庄(Brown Brother’s)的森娜甜红(Cienna),5.5度酒精度的红酒,味道甜甜的还带点气泡。而这些被吸引的人,他们之前可能只喝伏特加,或许有时候来点混合鸡尾酒,但他们可能因为这个而喜欢上了葡萄酒。你知道,我最初被葡萄酒吸引就是因为一款德国的雷司令甜白。甜味、果味,最初抓住我的就是这些东西,让我成为了喝葡萄酒的人,就这么简单。一段时间之后,这些人可能会想,嗯,好像森娜甜红已经喝得够多了,想尝试一些其他的东西。这样他们就上路了,2-3年后他们将会开始讨论一些其他像雷司令、设拉子这样的品种。在澳洲,我们拥有品质非常非常高的入门级酒款,这些酒让很多人能够喝到而且享受到乐趣。

知味:您进入葡萄酒行业竟然是被一款德国雷司令吸引的,这一段经历相当有意思。那么从你开始从事葡萄酒事业到目前为止,最为难忘的一段经历是什么?

杰里米·奥利弗: 嗯,这个问题有点难。让我想想,(思考回忆了一会儿)我想应该是第一次喝罗曼尼康帝,那是在1985年,应该是一瓶1978年的DRC,让人完完全全的折服——就像是你曾经读到过一些东西,会有一个形象保留在你脑海里,比如一辆车或者一幅画,直到你真的见到亲身感受到的时候,它竟然比想象的还要好——我完全没有想到葡萄酒能够好到这样的程度。另一个我永生难忘的经历是品鉴一款来自一个名叫Sunbery的小村庄一家名叫Craiglee酒庄的葡萄酒,靠近墨尔本。这家酒庄的酒窖里发现了一批被埋藏的1872年的红酒。这款酒我喝过几次,第一次喝的时候完全惊呆了,这是一款来自寒凉产区大部分是设拉子的葡萄酒,在我喝到的时候大概有120岁了,品质是世界级的。

知味:您家里常备的葡萄酒(house wine)是什么酒?为什么选择它?

IMG_1808

杰里米·奥利弗: 我的house wine一直在变,不过现在是一款来自于吉龙产区(Geelong)的天堂四号酒庄(Paradise IV)的葡萄酒,他家的设拉子的风格就像是罗帝丘(Cote Roite)一般,品质超群。酿酒师是我的好朋友,在我的酒评团队里。目前中国还没有,不过我将来一定设法带过来让你们试试看。这款酒在盲品中是杀手,在巴黎的一个罗帝丘各大名家云集的盲品会上,这款混入其中的酒得分拿了第3名。我很高兴看到有人能在世界的这个地方酿出漂亮的好酒,喝起来像世界另一个地方的酒。我并不是说澳洲酒要做得不像澳洲酒才好,我只是觉得这样一款酒能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

相关阅读:
“十一年之痒”,澳洲引进新种葡萄的苦辣酸甜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