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酒庄 Clos des Fées:通向未知之路

“我离开巴黎的前一晚,几位热爱葡萄酒的好朋友因为一场盲品会都吵得要跟我翻脸了。” 已过中年低眉顺目的埃尔维·比泽尔(Hervé Bizeul)坐在桌子对面,眨着狡黠的小眼睛告诉我。他是法国南部的露喜龙(Roussillon)近年来名声鹊起的仙子酒庄(Clos des Fées)的创始人和酿酒师。

仙子酒庄(Clos des Fées)的创始人和酿酒师埃尔维·比泽尔(Hervé Bizeul)

仙子酒庄(Clos des Fées)的创始人和酿酒师埃尔维·比泽尔(Hervé Bizeul)

那是在1997年——他决定从巴黎搬到露喜龙,从一名美食美酒记者彻底转行为酒农。“我叫上了几位老友,把这些年在巴黎存下的好酒都打开,办了一场特殊的盲品会。”这本该是热爱葡萄酒和生活的朋友间一场不醉不归的送别晚会,但结果却出人意料。盲品进行到最后,朋友们都很好奇当晚品尝到的佳酿到底是哪些酒,可这时候埃尔维却宣布,“盲品结束了,大家请回吧,我不会揭晓这些酒的名字。”

朋友们一下子懵了,都以为他在开玩笑,从没见过不揭晓答案的盲品会。可是埃尔维铁了心,无论朋友们是苦苦哀求还是强烈抗议,他都死不松口。“在品尝的时候,我们总是执着地想知道,以未知结束的盲品根本无法接受。有朋友跟我激烈争吵,甚至有一对夫妇在离开了之后跑到我家的垃圾桶去翻找酒瓶。”他耸耸肩表示无奈。看到我若有所思,他问,“你有没有读过克里希那穆提的《从已知中解脱》?(原名Freedom from the Known,中文名又译作《重新认识你自己》)”

深吸一口气,我完全没有预计到与埃尔维的谈话会从葡萄酒延伸到哲学的层面,心里盘算着如何用法语向他解释独孤九剑“无招胜有招”的寓意(:P)。不用怀疑,埃尔维·比泽尔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而眼前杯子里出自他手、漆黑如墨的“小西伯利亚(La Petite Siberie)2008年份”不断惊艳绽放的层次也在反复说明着这一点。

毕业于法国蔚蓝海岸尼斯酒店学员,埃尔维·比泽尔21岁就在全法青年最佳侍酒师大赛上夺得桂冠。在巴黎经营了几年的餐馆之后,他改行做了葡萄酒和美食记者,继续他对美食美酒的热情。直到有一天,在探索内心之路上无所畏惧的埃尔维决定离开巴黎,前往充满未知与奇迹的南方。“ 我需要亲手实践才能最终学习之前一直匮乏的深入理解:一段深色葡萄藤何以数年后能酝酿到令人难忘的琼浆玉液?出于本能,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露喜龙这片土地实践我对葡萄酒的挚爱深情。”

仙子酒庄(Clos des Fées)所在的露喜龙Vingrau村的胜景,远处便是Vingrau悬崖

仙子酒庄(Clos des Fées)所在的露喜龙Vingrau村的胜景,远处便是Vingrau悬崖

法国南部,露喜龙(Roussillon),一片让毕加索、达利这样的艺术家魂牵梦萦的土地,埃尔维在人迹罕至的小村庄Vingrau开始了新的旅程。如果说不远处心驰神荡的蔚蓝地中海的粼粼波光和依稀可见有时被白雪覆盖的比利牛斯山脉让人觉得这份工作充满诗情画意的话,常常寒冷刺骨的西北海风和田间地头不得不全部依赖手工的劳作彻底磨练经营酒庄刚刚入行的埃尔维。

“1998年,经历了艰辛的第一个年份,我才意识到葡萄园中日常工作的真实和星光点缀的餐馆浪漫气氛实在是天壤之别。” 白手起家的埃尔维没有资金,仙子酒庄(Clos des Fées)是从一片当地被抛弃的葡萄园之上建立起来的。当年他访遍当地经验丰富的老酒农,寻求指点。几乎所有的老人都指向 Vingrau悬崖之下广袤灌木丛中的一片被遗忘的葡萄园,土质中富含石灰钙质,贫瘠土地上深深扎根的老藤充满了潜力,仙子酒庄最早就从租种这片土地的酿造开始。虽然第一个年份特别艰难,但酿出的葡萄酒竟然在第二年的期酒销售中大受欢迎,销售一空。埃尔维有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酒庄,一年一年,也终于把这片大有潜力的起家之地从16个主人手上一点点买了下来。

Vingrau悬崖下的小村庄

Vingrau悬崖下的小村庄

再后来,仙子酒庄的出色品质被越来越多的酒评媒体和爱好者所发掘,这座从一片与世隔绝的小村庄冒出来的新酒庄在不长的几年间变得越来越出名。有了先前当侍酒师、经营餐馆和葡萄酒美食写作的经历和积累,埃尔维从不吝啬于通过他的口才和笔墨的感染力向世界各地的爱好者自豪地推荐他的葡萄酒,以及酒庄所在的露喜龙(Roussillon)产区。时至今日,露喜龙被很多酒评家认为是法国最有潜力最有待发掘的产区,仙子酒庄和埃尔维作为经典的成功案例,功不可没。

露喜龙是法国土壤地质条件最为多样化的产区之一,当地的酒农常常用富有艺术气息词语“palette”(调色板)来形容这里的风土多样。经过很多年的耕耘,如今的仙子酒庄已经拥有了7块葡萄园,共30公顷分散在15公里的范围里,出产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每年的产量在10万瓶左右。最早用于酿酒的Vingrau葡萄园长于酿制浓郁而充满结构的葡萄酒,陈年后大放异彩。Tautavel葡萄园的酸性土壤比较适合慕合怀特(Mourvèdre)这个不容易种好的品种;Maury和 Opoul则分别是歌海娜(Grenache)和西拉(Syrah)的乐园;Lesquerde葡萄园的片麻岩和花岗岩让这里出品的西拉带着丰盛的香料味同时又呈现出石墨般的细腻风味;仙子酒庄最为出名的“小西伯利亚”(la Petite Sibérie)来自 Calce这片尤其特别的葡萄园,因一年有超过一半的时间经受来自西北的寒风吹袭而得名,石灰钙质底土之上是富含铁质的片岩和黑红色的云母片岩,产量极低。

仙子酒庄Clos des Fées值得推荐的几款代表性佳作

仙子酒庄Clos des Fées值得推荐的几款代表性佳作

2008年份的“小西伯利亚”用接近100%的歌海娜酿制(还有3-4%的西拉和慕合怀特),使用了15%的新橡木桶陈酿,其余的则用酿造过西拉和慕合怀特的旧桶来陈酿。漆黑如墨的颜色,浓郁的石墨香气,楠木和轻微的胡椒辛香料气息,酒体极为深邃,有筋无骨柔韧得力,单宁像丝绸一般的质感,拥有非常出众的架构和单宁质地,回味长久,陈年能力出众(近年饮用注意适当醒酒)。“小西伯利亚”在法国的每瓶售价接近200欧,有人质疑何以能卖如此高价,有位酒评家妙语笑答,“小西伯利亚确实是极好的酒,如果不卖200欧,哪会有那么多人意识到它是这么好的酒?”

前年仙子酒庄再次募集资金,向100多位股东筹到酒庄进一步发展的款项。在众人的支持下埃尔维终于能够再次买入新葡萄园,在露喜龙试验他期许已久的黑皮诺(Pinot Noir),种下的7000株黑皮诺的优良克隆全部来自于勃艮第Mommessin家族所有的著名特级独占园“大德园”(Clos de Tart)。不过这款新作暂时还品尝不到。阳光灿烂的法国南部觅得的凉爽一隅,能酿出何种风格和品质的黑皮诺,这将是埃尔维毫无畏惧走向未知的下一站。

一百多年前,爱默生曾写下过这么一段话,我很喜欢,摘下来送给埃尔维:

“There is a time in every man’s education when we arrive at the conviction that envy is ignorance; that imitation is suicide.” (每个人的教育旅程中都会出现一个时刻让我们变得坚信:羡慕相当于无知,模仿等同于自杀。)

仙子酒庄主页(中文版):http://www.closdesfees.com/cn/home.php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