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折时法国酒客抢购的那些酒

有人预约参观当时尚无名气的铁瓦龙,庄主埃鲁瓦看来人车牌号属于金丘,便询问“您来自勃艮第?”来人答曰:“恩,我在勃艮第经营一家酒庄”。之后品酒,参观葡萄园,埃鲁瓦终于忍不住问了句,您是谁呢?来人答道,我是奥贝尔·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我管理罗曼尼康帝。

我最近辗转至巴黎最大的一家葡萄酒烈酒专卖酒窖当店员,正在六千五百种酒品面前深感自我之渺小时,就迎来了酒窖每年三次的“八折周末”——顾名思义,针对会员周末所有酒品八折。请大家原谅我起了个这么直白的标题,实因我刚刚目睹了一场法国酒客像买白菜一样买葡萄酒的盛况——店里人山人海,搬一两箱的都算是少的了,“打折抢购”实在是最能描述这个景象的词语了。

不少会员都是酒窖多年的老客户,看好了酒,专等打折来搬。法国人拥有深厚葡萄酒消费传统,这些法国葡萄酒资深爱好者,每个人都能聊上两句自己心爱的酒,那么他们的抢购酒单就很值得一看。不过每支酒都很有故事,篇幅有限,本文先讲一家酒庄。

Domaine de Trévallon,图片来源:Trévallon

Domaine de Trévallon,图片来源:Trévallon

不止一位酒客点名要Domaine de Trévallon(中文译名为“铁瓦龙”),红的白的,标准瓶的大瓶装的,都被搬了不少走。这个具有传奇色彩的普罗旺斯酒庄的故事,首先开始于现任庄主埃鲁瓦·杜巴克(Eloi Dürrbach)的父辈:其父雷内·杜巴克(René Dürrbach)是位雕塑家,还是艺术家毕加索的朋友,其母经营着一家地毯店。1955年,母亲所织的一张再现毕加索名画《格尔尼卡》的地毯被美国福特时期的副总统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买走,他们决定用挣来的这笔资金买下酒庄的土地。父亲觉得或许这片土地可以建一个酒庄,1973年,埃鲁瓦中断了自己在巴黎的建筑学学业,到铁瓦龙种下了第一批葡萄藤。

毕加索的名作《格尔尼卡》,描绘了经受炸弹蹂躏之后的西班牙格尔尼卡城。

毕加索的名作《格尔尼卡》,描绘了经受炸弹蹂躏之后的西班牙格尔尼卡城。

彼时新酒刚出,年轻的埃鲁瓦觉得自己的酒做得比别人的好,于是决定要比别人卖贵三倍,结果两个月过去了,一瓶也没卖出去!正当他有些担心的时候,有人预约了来参观酒庄,他看来人车牌号是金丘的牌号21,便闲聊,“您来自勃艮第?”来人答曰:“恩,我在勃艮第经营一家酒庄”。之后两人品了酒,参观了葡萄园,来人表示,您的酒很有趣,我有个朋友是美国加州的进口商,叫Kermit Lynch,过两周我和他在来一趟。埃鲁瓦惊喜之余,临送客时终于忍不住问了句,您是谁呢?来人答道,我是奥贝尔·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我管理罗曼尼康帝酒庄。这真是改变人生的一场会面啊 !

Kermit Lynch亦是名气不小,他是美国著名的专注旧世界风土的进口商,九十年代,他把铁瓦龙给酒评届泰斗罗伯特·帕克品尝,后者给了很高的评价,从此酒庄便被世界范围内的爱好者广泛所知了。

铁瓦龙的传奇基于对自然尊重,用最少的干预做最自然的酒。从土地开始,不用化学用品,用羊粪肥沃土壤,翻耕让葡萄的根往深处发展;收获等葡萄完全成熟后再采摘,不用附加酵母,连桶陈时也尽量少的换桶——“是多余的技术导致了千篇一律的味道”。当年学建筑的毛头小伙子还大胆启用普罗旺斯前根瘤蚜时代一半赤霞珠一半希拉的葡萄配比,却也因此违反现行产区规定被降级为地区餐酒,这一案例也常被拿出来批评法国古板的产区制度——同样尊重自然的罗曼尼康帝的经营者并未介意铁瓦龙仅为餐酒的分级,给了酒庄开启其全新历史的一次推荐。

每年变更的酒标取自庄主父亲留下的五十余幅遗作

每年变更的酒标取自庄主父亲留下的五十余幅遗作

埃鲁瓦的父亲在生命的后期受到癌症的困扰,一度有些沮丧,为了鼓励父亲重新振作起来,他给父亲买了彩色铅笔,建议父亲给酒庄画酒标,同时纪念父亲让酒庄有了开始。雷内·杜巴克很欣喜的接受了这个建议,于是1996年酒庄开始用起了他用彩色铅笔创作的一系列有着明亮的南法色彩的酒标。这位信奉着艺术应该和人们每天的生活联系在一起的艺术家于2000年以89岁高龄去世,他酒标中的艺术,果真随着这一支支从一方格尔尼卡地毯诞生的酒品,走进了巴黎繁华闹市间的专卖店、被抬回了藏家酒窖、被拿上了饮家餐桌,紧紧的和葡萄酒爱好者的生活联系在了一起。

相关阅读:
普罗旺斯:盛夏里的桃红王国
铁瓦龙 Trévallon,享誉全球的地区餐酒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