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年份也能出好酒吗?

在葡萄酒的世界里,年份向来是大家关注的重点,专业酒评家对各个年份的评论也一直是业内人士的至臻指南。好年份历来是大家的追捧对象,可是那些“坏年份”的酒就真无法翻身了吗?好年份与坏年份是否也是非黑即白?

图片来源:Colin Pilliner

图片来源:Colin Pilliner

降雨、光照、温度和灾害情况等都是影响年份的主要因素。若是在收获季降雨,会让葡萄显得稀释而寡淡。温度和光照是影响葡萄成熟度的最关键因素,一个长长的温暖的夏季是使葡萄足够成熟且能发展出酸度和糖分平衡的最适宜气候条件,温和的生长季会让葡萄达到最佳的成熟度,酿出状态最佳的葡萄酒。有时若是不幸,则会遇到可怕的自然灾害,比如冰雹和霜冻,不仅威胁葡萄酒的品质,甚至可能让酒庄颗粒无收。

由于气候因素比如温度和降雨是难以预测且无法控制的,每年对葡萄的影响都不同,因此每一年质量和产量都是独一无二的,于是有了年份的差异,也有了所谓的好年份和坏年份。

大家竞相购买好年份,对年份一般的酒则带着一种傲慢和轻视,这成了一种风潮。但这真的不说明年份一般的酒就没有机会了;若是在种植和酿造环节处理得当,就还有办法挽回。前不久我正好在意大利Amarone的名家Tedeschi的品鉴会上,尝到了这家酒庄1999年份的Capitel Monte Olmi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1999年酒庄在春天和夏季都遇到了接连的阴雨天气,尽管最后迎来了格外干燥的秋天,但一直不被看做是最佳的年份。但在我品尝时,这款酒仍然展现了令人称赞的陈年表现。酒庄代表Sabrina Tedeschi女士也觉得这款酒称得上是酒庄表现最佳的酒款之一。

Capitel Monte Olmi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1999

Capitel Monte Olmi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1999

不得不说,在如今,酿酒师在整个酿酒过程中占据的作用比曾经重要多了。当初无法做到的事和无法解决的问题,现在通过一些科技和酿酒技术进行改善。

安盛酒业(AXA Millésimes)的总裁克里斯蒂安·希利(Christian Seely)可能是为数不多的拥有个人博客的顶尖葡萄酒集团领导者。在各方面对波尔多年份一片悲观的时候,身为包括顶尖二级名庄碧尚男爵堡(Pichon Baron)等波尔多酒庄的管理者,希利在他博客中分享了他对波尔多年份差异的理解和面对年份挑战的亲身体验,介绍了碧尚男爵在波尔多最困难的2013年份所经历的挫折和采取的措施。

2013年开花期波尔多降雨过多,异常寒冷,导致大量花期落花和座果异常、大小不一的现象,于是酒庄严格筛选,降低产量,将未成熟的葡萄摘除;九月降雨再次降临,酒庄通过摘除叶片的方式降低湿度,让葡萄尽可能成熟;同样为了获得尽可能成熟的葡萄,由于是小产量,克里斯蒂安决定延迟采收,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措施,最终结果是葡萄产量虽低,但克里斯蒂安很有信心2013年份的男爵将是好酒。

电影《云中漫步》中男女主角阻止霜冻

电影《云中漫步》中男女主角阻止霜冻

同样,除了降低产量外,很多酒庄会在较差的年份改变风格,酿造更加轻盈,更加优雅的葡萄酒,这种改变有的时候也会让我们品尝到另一种风格的好酒来。

总之,对于那些品质优秀,不以品质做妥协的优秀酒庄来说,坏年份也未必和坏酒直接挂等号,即使某个年份比较艰难,酿酒师依然可以通过努力加以弥补。虽然它是个坏年份,但它依然有变好的潜力和机会。而且,如果我们再换个角度想,坏年份也不是坏事,价格往往更便宜,若一旦巧遇了佳作,那绝对会体会到捡了漏般的喜悦。

相关阅读:
意大利葡萄酒:一个独特迷人的世界
浪琴慕莎庄园品鉴会后记:年份的冷冷热热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