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老牌贵族怎么喝波特酒?

波特酒是一个历史和文化的产物,一聊起它,脑海中就会浮现起一句话:“Port is made by British for British”。为何这么说呢?这还得回到18世纪初期,当时英法冷战,法国对英国的葡萄酒供给停滞,饥渴的英国人委派驻葡公使梅休因转而与葡萄牙签定梅休因条约,波特酒从此开始源源不断地从葡萄牙运往大英帝国。

为了穿越赤道依旧保证酒质,聪明的酒商在发酵结束前加入烈酒,杀死酵母终止发酵并保留残糖,辅之以不同的陈年方式,就形成了风格迥异,口感甜蜜的加烈酒。随着这种酒的时兴,一些奇妙得让人费解的饮用礼仪也逐渐流行了起来,形成了英国绅士俱乐部(当时的女人们几乎从不去碰男人专属的波特酒,而是饮用清淡的雪利酒)极为特别的传统。

视频来源:winefolly.com

在所有的波特酒类型中,英国人对年份波特(Vintage Port)最为痴迷,即使到如今,也依然与波尔多名庄一同赫然矗立在Liv-Ex表单中,归为值得收藏投资的珍酿之一。 餐桌上,主人先要为陈年之后的波特酒换瓶,以便去除瓶底厚厚的块状沉淀。倒入玻璃酒瓶(Hoggett Decanter)的波特缓缓醒酒,正好给绅士们留出了一个创造欢乐时光的好机会。从主人开始,每个人必须首先为自己右侧的宾客斟酒,然后再递到自己左侧的宾客的右手中,依此类推,直至顺时针一圈转完,最后传回主人的位置。

1

这么强的仪式感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据说,它起源于皇家海军之中,传统意义上弥撒晚宴的效忠酒都是一杯波特。大多数人是右撇子,手握酒器便可以占住军官们握剑的右手,表示这是一场和平无隙的友好饭局。另外,我私心暗忖,顺时针一圈转下来“Port to Port”(亦可译为港到港),是不是背后还有个海军祈福求平安的愿望呢?

Loyal Toast 敬酒场面

Loyal Toast 敬酒场面

细心的读者一定注意到了波特醒酒瓶的特别之处,为什么它们的底座浑圆,无法单独直立于桌呢?因为诱惑之下,必有贪杯。圆底设计巧妙地避免了宾客将瓶子“忘记”在手边,不致于酒瓶被霸住后整个传递卡壳。

传统波特的醒酒器,只有主人面前才会摆放木底座,其他客人倒完酒,只能再传递下去。

传统波特的醒酒器,只有主人面前才会摆放木底座,其他客人倒完酒,只能再传递下去。

上面才刚刚侃了英国精英俱乐部里的第一个规矩,知道的人相对多些。 接下来,我们来聊第二个规矩:行家们绝不把塞子重新塞回,理由是既然开了就得扫荡干净,否则如何能为第二瓶的开启创造条件(完全无视“加烈酒开瓶后可以继续放”这一事实)。

耳濡目染,多年来我对年份波特和雪利酒一直情有独钟,也早已习惯了生活中唾手可得的好年份和老年份波特。回国教书,才突然发现想要找到一瓶优质的陈年加烈酒并不容易,这可能跟品饮习惯和消费偏好都有联系,同样甜蜜而复杂,波特却不如冰酒或贵腐幸运,在中国并未拥有足够的拥趸。

遗憾之下,遂决定从英国人肉快递带回一瓶,与十月底三级课上的学员一同分享。很简单,心下只有一个念想,希望学员们能够真正体会到这类流行了数个世纪的葡萄酒之魅力,了解波特酒也可以很雅致很优美。

此次三级课我将要与大家分享的波特酒来自Kopke,一家非常古老的波特酒庄,由Christiano Kopke成立于1638年。这个家族的血统追根求源要回溯到德国汉堡市。酒庄拥有权曾转手数次,直至2006年归于Sogevinus公司麾下。数个世纪的历史长河中,真正确立Kopke江湖地位的看家作品主要是年份茶色波特(Colheita)和年份(Vintage)波特,尤其是年份茶色波特(Colheita),那绝对是行业先躯,占到了高端茶色波特全球份额的25%。什么?不知道它们之间有何区别? 冇嘢噶,三级课上我会给大家详细阐述啦!

课上品鉴时希望大家能仔细观察酒瓶,甚至用手去触摸瓶身,近距离地感受传统匠人手工制模印出的立体酒标,浓浓的怀旧气息,恍惚间自己仿佛正信步在昏暗的酒窖之中。

茶色波特橡木桶,图片来源:adrian1974fulga.wordpress.com

茶色波特橡木桶,图片来源:adrian1974fulga.wordpress.com

优秀的1975年,于橡木大桶内陈年直至2015年刚刚装瓶。75年这个年份酒体相对轻盈,但名庄佳品都十分优雅。整整四十载的修炼,如今已完全熟成,带着依旧清秀的果味和迷人的平衡。口中淡淡逝去,是那想抓住却从指间溜走的岁月。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